「媽,不能這樣算了,咱們要給,就給冉冉選擇最好的學校。」

「既然這個蜀南第一幼兒園很不錯,那我們就繼續去嘛,這有什麼關係的。」

張權笑了笑說道,以他現在的身份地位,一個小小的幼兒園還不至於進不去。

「行,那我明天陪你去一趟,要是能夠選擇蜀南第一幼兒園,那我們還是選擇那裏吧,我聽說哪裏的教育水平還是很不錯的。」

「不管是多少錢,我們都花。」

江芸也堅定了起來,對於孩子的教育,江芸反而是最大方的。

她或許可以不給自己買東西,但是卻一定會給冉冉最好的待遇,這也是張權喜歡江芸的原因之一。

……

翌日,張權倒也直接,帶上江芸和冉冉就直接出發去了蜀南第一幼兒園。

這蜀南的第一幼兒園倒是比較氣派,這年頭,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建築。再加上這裏遞出繁華地段,估計這裏的學費也並不便宜。

張權開着大奔,這車倒是一個最好的金字招牌,到了門口就連保安都沒有阻攔,直接放行通過。

下了車,張權就牽着冉冉的手,一蹦一跳的走到了招生辦的門口。

「你好,我來給我女兒報個名。」

此時江芸熟練的走到了一個低矮的窗口處,這裏是招生辦的服務窗口,張權看着這個窗口不由的眉頭一皺。

這不是故意折磨人嘛?窗口設置的十分低矮,而江芸的大長腿不得不蹲在地上,才能夠和裏面的人對話。

「怎麼又是你?昨天園長就已經說過了,你們不能來我們這裏就讀!」

此時,在這個窗口裏面的人有些嫌棄的說道。

「為什麼?」

張權淡淡的說道,眼中有些冷冽的色彩。

不過,張權卻沒有蹲下,只是淡淡的低頭看着透明玻璃裏面的那個工作人員。

「你蹲下說話。」

裏面的人毫不客氣的說道,壓根就不給張權面子,彷彿這些孩子家長們就該在他們這些工作人員面前卑躬屈膝的。

「你站起來說話。」

張權心中有些不爽了,這個蜀南第一幼兒園怎麼會是這樣的一個態度,如果說只是勢利眼了一些,張權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很顯然,這恐怕並不只只是勢利眼的問題了。

「哼,和你們這些賤民果然沒有話可說,滾吧,我們這裏不歡迎你們!」

窗口裏面的那個工作人員冷冷的說道。

江芸一聽見這句話,頓時就氣的有些發抖,眼中滿是怒火。

而張權更是眯着眼睛,盯的那個工作人員發毛。

「你們幹什麼!想要鬧事是嗎?」

「我們這裏可是貴族式的幼兒園,你們這些賤民就不配進來,滾啊!」

這裏面的幾個工作人員一個比一個囂張,而這裏也匯聚了不少的學生家長,此刻都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着張權等人。

「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一刻一個帶着眼鏡的胖中年大媽走了過來,這人胸口上別着一塊銀色的牌子,上面寫着園長劉淑芳的字樣。

「你就是這裏的園長?」

張權面色陰沉的說道。

「怎麼又是你們?我昨天不是和你們說了嗎?我們這裏上學最起碼家裏要有個五百萬的存款,不然你們根本就不配來我們學校!」

這個劉淑芳冷漠的看着江芸和冉冉說道,江芸委屈不已。

「爸爸,我們走吧,冉冉不想在這裏待着了。」

冉冉這個時候很乖巧的走到了張權的身邊,伸出手來拉着張權的衣角搖晃了一下。

「哼,趕緊的滾出去。」

劉淑芳沒好氣的說道,她可不在乎冉冉懂不懂事,反正她們這裏的規矩就是這樣。

原本張權也打算息事寧人,畢竟冉冉都開口了。

只是現在,張權一聽這個劉淑芬的的語氣,肺都要炸開了。

「你們這是什麼態度?你們這裏是公辦的學校吧,憑什麼要求看資產?」

張權冷冷的問道。

「呵呵,像你這種窮逼是不會了解的。」

「我們這裏是最優秀的幼兒園,培養出來的都是高級人才,而且想要進入我們學校,必須要交一筆二十萬的保送費,今後我們將把孩子保送到重點的小學去。」

「你們?你們怕是兩萬塊錢都拿不出來吧。」

劉淑芬這狗眼看人低的樣子真是醜陋之際,張權深吸一口氣,隨後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打了過去。

「啪……」

清脆的耳光聲音傳遞在這個房間中,不少學生家長和幼兒園的工作人員都是呆住了。

他們沒有想到,張權竟然會直接動手打人,這實在是有些讓人出乎意料了。

「你……你竟然敢動手打人!」

劉淑芬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挨着一巴掌,頓時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那麼張權現在指不定要被殺死無數次。

「打的就是你。」

張權沒好氣的說道,此刻江芸抱着冉冉,她們娘倆躲在一個角落,張權在為她們出頭。

「一個公辦的學校,你有什麼資格收取保送費?還張口閉口就是二十萬,你們這錢賺的不覺得羞愧嘛?」

「好好的一個公立學校,設施配備全都是吃着公家的東西,你們現在做起了私人的買賣了?」

張權這番話,其實讓不少家長都是大聲叫好。

可是他們沒有張權那樣的底氣,更加沒有張權這樣的行動力。

他們即便是有苦也不敢說,再加上他們本身就有一些錢,為了孩子將來更好的發展,他們並不介意花這筆錢。

只是這樣的一幕幕,都讓張權感覺到了一些氣憤。

這個劉淑芬已經不是勢利眼了,而是赤裸裸的非法集資!

這樣的一個罪名,恐怕能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保安!保安快點給我來啊!給我把這個賤民趕走!」

劉淑芬大聲的嘶吼著,醜陋的嘴臉瞬間暴露出來,不少小朋友都連忙轉過身去,不敢看這個醜陋的大媽。

。 李方和諾諾來到樓下,看見張若梅、柳應芳、邱冰清三人有說有笑的圍著一個竹篩子挑著金銀花,李方和諾諾也拿了小板凳坐到她們身邊幫忙。

「媽,你們怎麼想著弄這個了?」

「去年炒的金銀花沒有加茶葉,所以都給留下了,等秦銘孩子出來以後,留著給他洗澡用。那今年不得重新炒了,不然就沒得金銀花茶喝了。」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小孩洗澡幹嘛要用金銀花啊?」

「小孩子用金銀花洗澡,有治療濕疹,預防痱子的功效,小時候只要你紅屁股了,我和你奶奶就用金銀花煮水給你洗屁股。」

「哦,好吧,你也說了是小時候了,這我還真不清楚。」

大家一邊清理著金銀花的葉子,一邊看著浩浩和丫丫在院子里玩鬧。雖然現在是大夏天,但是倆人玩的滿頭大汗也不願意停下來。

「你們看浩浩,本來想著來村裡以後雖然看起來瘦了一些,不過感覺好像更結實了一些。」柳應芳再一次抬頭看著浩浩說道。

「那是,在城裡大家不是躲在空調房裡就是去那些帶空調的室內遊樂場。可是在村子里,只有家裡有空調,要想玩就只能跑外面。這天氣一玩就出汗,一出汗那不就瘦了嗎。」

「浩浩在城裡一天到晚拉著我和他爺爺去買肯德基麥當勞的,不買就耍賴。到了你家,一下子變的不挑食了,每頓飯都吃的飽飽的,也不耍賴了,真好。」

「你別說,方子初中那會縣裡開了肯德基,每個星期一放學,他二伯就被他們三兄弟拉著去吃肯德基。小孩子都饞嘴,沒辦法。」

「對了,方子,你和諾諾準備什麼時候把事情訂下來啊?你看我們家秦銘和小離連孩子都有了,你們也該準備準備了。」邱冰清笑呵呵的問道。

「乾媽,我們還早呢。」被問到的李方一下子傻眼了,以前是催著談戀愛,談了戀愛又催著結婚,那之後不得生孩子了。

「清姨。。。」諾諾也撒嬌道。

「你看,方子都26還是27了吧,諾諾也26了,都不小了,也該考慮考慮了。你問問你們媽,我們在你們這年紀的時候小孩都二三歲了吧。」邱冰清沒有理會諾諾的撒嬌繼續說著。

「這事我和諾諾再商量商量的,過段時間再說吧。」李方笑了笑回答道。

其實李方和諾諾倆人私底下也商量過,不過倆人都能為結婚可以,但是生小孩的話可以稍微晚一些,倆人在過幾年二人世界的。

「那你們可要抓把勁了,爭取趕上秦銘他么。我和你們媽他們還等著抱孫子孫女呢。」

「就是,趁著我們都沒上歲數,身體都還挺好的,還能給你們帶帶孩子呢。」這上面一直沒這麼說話的柳應芳也插了一句。

「媽,你不是讓我哥他們生二胎嗎,如果我生了你能忙的過來嗎?」

「這不是還有我嗎,你要生孩子我還能不看孩子啊。」張若梅也停下了手上的活說道。

「媽,諾諾沒那意思,只是我們倆現在都在忙這事業呢。這些事都可以考慮,但是你讓我們現在就生孩子真的太早了點,我們倆擔心沒那精力啊。」

「你們倆啊,這事我們著急也沒用,看你們自己吧。」張若梅和柳應芳對視了一下,搖搖頭苦笑道。

倆人都知道這倆人目前肯定是沒有這方面的計劃的,逼倆人也沒用,也就不說這個了。

五個人花了半個小時就把竹篩上的葉子挑乾淨,只留下了金銀花。金銀花的葉子是不能用來炒茶了,所以全部都清理掉了。

炒菜家裡肯定是沒這條件的,所以大家來到了大伯家,大伯和大伯娘正在做泡菜呢。

現在做泡菜的事情都已經交給了倆人,就連泡菜罈子都拿到了他們家。

知道來五人的來意,大伯帶著他們來到炒茶房,又去拿了一些今天早上摘的夏茶茶葉來。

現在是7月初,剛好趕上了夏茶的採摘。7月初採制的茶葉因為夏季天氣炎熱,茶樹新的梢芽葉生長迅速,滋味較為苦澀,就被稱之為夏茶。

三月下旬到五月中旬為春茶,五月初到七月初是夏茶,八月中旬是秋茶,十月下旬則是冬茶。

現在李方兩家龍蝦館用的茶葉都是大伯家採摘的綠茶,不過選的是第二等的茶葉,優品茶葉還是拿到二伯店裡出售。

李方突然想到了什麼,拿出手機開啟了視頻錄製,開始錄製視頻。

「大家好,我是方子,現在是夏天了,今天早上我媽她們去採摘了一些金銀花回來,看我我之前視頻的應該知道我大伯家是種茶的,所以我們已經來到了我們大伯家,準備炒制金銀花茶了。

給大家說個事吧,以前我公司里的人看見我喝金銀花茶,都來找我拿,但是他們發現金銀花茶裡面金銀花並沒有多少。

其實很多人對於金銀花茶都有認知上的錯誤,錯誤的認為金銀花茶就是金銀花炒制的,其實這是不對的。

金銀花茶屬於花茶類,是用優質綠茶為素坯,加以新鮮金銀花按金銀花茶窨制工藝窨制而成。

其他花茶也是一樣的道理,比如綠茶和茉莉花一起做成的茶葉就叫茉莉花茶,用玫瑰的就叫玫瑰花茶,反正就是用什麼花就叫什麼花茶。

大家應該也喝過各種花茶,比如康師傅的各種花茶,仔細分辨的話會發現裡面都有綠茶的味道,只是被其他的味道給該過去了而已。

但其主料還是用的茶葉,這些花兒的作用僅僅只是提供它們的獨特的香氣而已。

夏季為金銀花的採摘期,早上花初開時為純白色,到了第二天就會變成黃色,香氣逐漸散失,因此用來做金銀花茶的都是以開花當天採摘的為主。

炒制出來的金銀花茶味甘,性寒,具有清熱解毒、疏利咽喉、消暑除煩的作用。優質金銀花茶,外形條索緊細勻直,色澤灰綠光潤,香氣清純雋永,湯色黃綠明亮,滋味甘醇鮮美,葉底嫩勻柔軟。」。 這個時候韓瑾瑜說話了,作為明李的首席統計員,她說道:「沒錯,沒錯,周大人所言甚是。臣翻查過南京檔案,大明天下的官吏確實是一萬九千人,這是一個整數,很好記的。

再看看鄉村。如今殿下治下一共有自然村三萬八千個,鄉三千九百個。當然,完全可以把幾個相鄰的自然村落合併成一個行政村落,以村官和武裝部長兩條腿能跑得過來為準。如此一來,臣為殿下謀划,大約行政村最少也要七千兩百個,鄉仍是三千八百餘。如此一算……殿下需要村官一萬四千四百人,鄉官一萬一千四百人。鄉勇三十八萬人。

不過,鄉勇的事情可以另說,要麼鄉勇為自治兵不用軍費,或者乾脆不在鄉里設置鄉勇而把鄉勇設置在縣裏,那麼這三十八萬人就不需要一文錢的兵餉了。如此一來,殿下需要養活的村官,包括鄉官也不會少於兩萬五千八百人。需要的俸祿摺合成白銀需要七十七萬四千兩。」

李存真咂了咂嘴問道:「平均每人每年三十兩白銀,你為什麼要算三十兩,就是金陵鈔三千,為什麼?」

韓瑾瑜回答:「有三十兩才會使村官不至於和縉紳勾結,少於這個數怕是不好辦。」

「這都能算出來?」周培公驚訝地問。

「是的……其實這並不難,首先需要參考米價,算出消費水平,然後……」

「行了,行了!」李存真打斷韓瑾瑜說道,「學術上的問題以後你們再討論吧,只要知道目前是三十兩就行,摺合成金陵鈔大概就是一年三千元……」

韓瑾瑜道:「村官是一年三千元,相應的府道縣是不是奉銀也要增加?」

李存真眼睛一瞪大叫:「憑什麼!不加!」

「是!」

李存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轉而說道:「錢的問題好解決,我來想辦法。現在說移民的事。其實,完全不需要我自己掏錢,三萬萬兩白銀我也拿不出來,但是我有辦法讓百姓去四川。」

眾人很是驚訝,紛紛問是何計策?

Prev Post
楚老大夫跟著小廝進來,對盛翎施禮,隨後目光就落在了坐在那裡喝茶的蘇招娣身上,笑眯眯的道。
Next Post
此時有一柄飛劍襲來,欲要將她斬殺。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