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有一柄飛劍襲來,欲要將她斬殺。

只是千鈞一髮之際,一道渾身是血是身影擋在她面前。

劍加持了強大力量,噗的一聲,穿透了這道身影。

是客棧少年。

「想殺紅雅?除非你們從我屍體上踏過去。」少年低沉怒吼。

身上狂暴力量不斷湧向。

周圍眾人不曾言語,開始不停攻擊。

轟!

轟!

轟!

術法法寶,湧向少年。

一擊落在少年手上,砰的一聲手臂破碎。

一擊打在腳上,轟,血肉模糊。

轟轟轟!

十數人攻擊,少年根本沒有反抗力量,身體支離破碎。

最後三柄劍刺穿他的身體。

紅雅看著前方,就這樣看著少年被一點點攻擊,一點點破碎,一點點倒下。

最後砰的一聲倒在她前方。

她下意識上前扶住了少年,如此少年便倒在了她懷裡。

「你…」紅雅張了張嘴發現自己已然無法開口。

眼眶不知何時起了迷霧。

她會流淚的嗎?

少年躺在紅雅懷裡,看著紅雅,他張了張嘴,最後閉上眼睛,生機寂滅。

淚珠從紅雅臉頰低落。

她的心中突然有了恨意,有了悔意。

嘩!

火紅翅膀出現,她不計一切代價開始攻擊周圍的人。

可是她早已是強弩之末,根本無法給周圍的人帶來致命傷害。

其他人躲避了攻擊,要繼續擊殺紅雅。

只是在他們要動手時,突然一道光綻放。

紅雅錯愕的看著懷裡少年,少年身上有了無數裂痕。

砰!

少年直接化作碎片,只是在中間位置有一個光點,光點中彷彿有一位少年盤踞其中。

一道微妙的聲音在裡面響起。

「我不能待在這裡,紅雅有危險,我要去保護紅雅,我要…出去。」

咔嚓!

轟!

光點破碎,一股與眾不同的力量衝天而去,隨後化作一顆樹不斷生長。

看到樹的瞬間,紅雅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

天地建木。

創始元靈的力量。

紅雅往後退了一些距離,發現少年還在樹木核心中,似乎在沉睡,又好像在覺醒。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是金龍的寶貝!我記得,我之前好像在大殿里看見過!」陸顏霜語氣驚喜,心底一瞬湧出巨大的喜悅。

那種感覺,就是失望過後,陸顏霜本以為她剛剛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是幻覺,但眼下它又變成了真的!

「姬無月,你怎麼會有它的寶貝?」她問,一雙眸子亮晶晶的,藏著笑意。

「我拿的。」姬無月如實道。

當時,他跟在她身後。

看著她一雙眸子都彷彿移不開般,眼巴巴盯著那堆寶貝,那模樣……不知為何,姬無月即便是搶,都很想把那些寶貝搶過來,給她。

「金龍沒看見?」陸顏霜看著他,還很驚訝。

姬無月沖她笑了一下,「看見了。」

陸顏霜於是越發驚訝,「它看見了?它沒攔著你嗎?」

傳說中的龍不光寶貝多,還是守財奴呢。

竟然會忍住沒有打姬無月?

陸顏霜又細細的看手裡的煉丹爐,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所煉製的,通體流光溢彩般,摸上去冰冰涼涼,一看就不是外面會售賣的普通煉丹爐。

這明顯是很珍貴的。

「大概,它知道這個煉丹爐最終會屬於你,所以睜隻眼閉隻眼。」姬無月又道。

別有深意。

那頭龍,之前還沒見面時,就想把他弄死來著,後面現身,更是幾次將打量的視線落到了姬無月的身上。

若不是陸顏霜……

「真的?」

陸顏霜沒多想。

姬無月肯定點頭,「它對你的態度,明顯是很尊敬的。」

這點陸顏霜也看出來了。

但是她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還沒來得及問金龍就徹底消失了。

「霜兒,你知道是為什麼嗎?」果然,姬無月又問她。

陸顏霜搖頭,若是她知道,她也不會因為那堆寶貝憑空蒸發而錯愕了。

眼下這地兒,海沒有了,龍宮也沒有了。

陸顏霜收好煉丹爐,眼神終於投向不遠處的通道,這地方明顯只剩下這一條路可走。

她道:「我們出去吧。光在這裡,還不知道待會兒會不會有什麼變故。」

姬無月沒意見。

自然而然又握住了她的手,先她一步,帶路。

他……

陸顏霜又因為他的動作而愣了愣,下意識低頭,看了眼兩人交握在一起的掌心。

後知後覺,她覺出幾分異樣。

「姬無月?」

陸顏霜沒跟上去,而是站在原地喊了他一聲。

姬無月隨著她而停下,轉過頭看她,「霜兒。」

陸顏霜話到嘴邊,其實想問:姬無月你是不是喜歡我?

但她轉念一想,自己眼下可不算什麼待嫁少女,當初與對方有婚約還給人帶了綠帽子,還是三頂。

家裡還有三個嗷嗷待哺的小奶娃。

姬無月總不至於有興趣給別人養兒子吧?

他會喜歡她嗎?

陸顏霜又搖頭,越發覺得自己腦子抽了。

怎麼會突然間冒出這般詭異的念頭!

姬無月是絕對不可能會喜歡她的。

不,或者更應該說,在這裡,本就對女子苛刻保守的古時代,這天底下任何男人都不可能會對她生出這般心思的。

所以從最開始,陸顏霜見到這人時。

她心血來潮間冒出的念頭,都是以後賺到錢了,她要養小白臉。

就找像姬無月這樣的漂亮男孩子。

「沒什麼。我們走吧。」陸顏霜移開視線,心底念頭徹底消了下去。

不過剎那,她心底別說是懷疑了,連半點蛛絲馬跡都沒留下。

笑話!怎麼可能會有人看上她?

圖什麼?

陸顏霜被姬無月牽著,心底這瞬坦蕩蕩,簡直不能更光明了。

白茫茫的甬道,等兩人終於走到盡頭。

陸顏霜的視線就是豁然開朗般……之前她陸續去過的十二生肖空間,想必,從一開始那就不是秘境里真正的模樣。

畢竟,她之前借著預言丹的力量所看到的無垢幻靈小秘境,也非如此。

而眼下,大片的密林,再往遠了看是山脈,山脈旁還有河流,熔岩一般的高峰!

一眼望不到邊界,沒有邊界線,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實感。

真實到不能更真實了。

陸顏霜直接有感而發,「大概,這才是真正的小秘境入口,無垢幻靈的真正面目。」

「沒錯。」

姬無月意外的也是知道這點。

「這裡才是我剛一開始進來時,所見過的。」

而那十二生肖……更像是為了囚禁住他,後來他便遇到了陸顏霜。

陸顏霜一聽,又回想起最開始的那個疑問。

「對了,姬無月,你怎麼會進來這裡的?」陸顏霜轉過頭問姬無月。

據她所知,依著老崔家主之前的說法,無垢幻靈小秘境是只有一個入口的。

而且這個入口由崔家人一直所守護,沒有經過崔家,外人就更加不可能會發現。

否則這樣一個小秘境,也不至於能養出這麼多陸顏霜所需要的天材地寶,早就已經被人給摘光了。

她的聲音落下,之後姬無月卻是沉默下來。

好一會兒,陸顏霜對上他的視線,以為他是不想說,便識趣的轉移其話題,「我進這裡面,是為了煉丹的藥材,你也是嗎?」

陸顏霜還記得,姬無月身上的毒,很難解。

她之前還給他寫了一張藥方,讓他先按照那張藥方上的要求找齊所有陸顏霜需要的藥材。

「那張藥方,你眼下集齊了沒有?」陸顏霜又問。

「還差一些。」姬無月回她。

又突然給她解釋起上一個問題的沉默,「知道的少,你便不會被捲入我身邊的是非爭端。這件事,並非我想存心隱瞞,但是霜兒,你願意幫我解毒,我就更加不能因此而害了你。」

陸顏霜:「……」

她眨眨眼,這裡面還這麼複雜的嗎?

「好吧。」她點點頭。

Prev Post
「媽,不能這樣算了,咱們要給,就給冉冉選擇最好的學校。」
Next Post
楊真抬頭看了一眼天色,此時太陽已經接近頭頂,中午時分了,便點頭道:「李大哥,咱們夜行司,是不是有自己的食堂?」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