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真抬頭看了一眼天色,此時太陽已經接近頭頂,中午時分了,便點頭道:「李大哥,咱們夜行司,是不是有自己的食堂?」

「哎呀吃什麼食堂?」李翎拍著胸膛道,「今兒個,哥哥我帶你們去下館子!」

李翎是聰明人。

在帝都這種地方,天子腳下,不能小瞧任何一個人。

雖然他是元嬰境高手,而楊真和關小羽只是金丹境的修士,但他依然要和對方搞好關係。

他清楚得很,楊真和關小羽超越他,那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一聽到去下館子,關小羽倒是來了興趣:「哈哈哈!好!既然如此,那就多謝李大哥!」

李翎正欲答應。

可忽然,楊真搖了搖頭道:「李大哥,我看,還是不要去外面吃了吧?你就帶我們去夜行司的食堂。」

李翎蹙起眉頭,不解道:「食堂有什麼好吃的?」

關小羽道:「就是啊!真哥,去外面吃點好吃的,那不爽嗎?」

楊真笑着道:「咱們今日是第一天來夜行司,自然應該先熟悉熟悉夜行司的環境。」

頓了一下,楊真補充道:「至於下館子,以後有的是機會。」

關小羽聞言,覺得楊真說的在理,只能應道:「也是。」

李翎則略顯遺憾:「行吧!既然小楊兄弟要去食堂,那我便帶你們去見識見識。」

「走!」

大喝一聲,李翎走在前方,一邊走一邊笑道:「咱們先去食堂吃個飯,然後我帶你們去領取武器和裝備。」

楊真點了點頭道:「我們領取的是銀色盔甲么?」

李翎笑道:「那個……畢竟燕大人沒有特殊交代,所以你們還是從銀甲衛開始做起。」

楊真嗯了一聲:「銀甲衛,每天輪值六個時辰。」

「對!對對!」李翎笑道,「在咱們夜行司,銀甲衛比較辛苦,每天都要去大街上巡邏,輪值六個時辰。」

「那你呢?」關小羽突然插話道,「李大哥,你需要去大街上巡邏么?」

「呵呵!」李翎笑道,「嗯,也要!不過我每天只需要跟着你們巡邏三個時辰就可以了。」

「哦!?」關小羽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

但其實,燕紅葉早就說過。

銀甲衛,每天輪值六個時辰。

金甲衛,每天輪值三個時辰。

到了紅甲衛,幾乎就不用去大街上巡邏了。

而黑甲衛更是神一般的存在,他們沒有時間限制,想幹嘛便幹嘛。

這一路上。

楊真他們看見了一些其他的銀甲衛和金甲衛,不過卻沒有看見過紅甲衛和黑甲衛。

黑甲衛,就只有四個人,沒有碰見他們或許很正常。

可是連紅甲衛都沒有碰見,楊真覺得有點好奇:「李大哥,怎麼一個紅甲衛都沒有看見?」

「紅甲衛?」李翎愣了一下,解釋說,「其實在夜行司,紅甲衛的數量也不多,咱們總共有三五萬人,但其實紅甲衛,不會超過一百個。」

「這麼少?」楊真蹙起眉頭。

「一百個,這還少么?」李翎道,「不過我估計,有五十個就算是不錯了!」

「不是吧?」關小羽也有點不信,「好幾萬人,連五十個紅甲衛都沒有?」

「紅甲衛,修為至少都在神行境之上!」李翎道,「你們以為呢?」

頓了一下,又道:「不過夜行司具體有多少紅甲衛,我確實不知曉,不過武丞相和燕大人應該很清楚,如果有時間,你們可以去問問他們。」

好吧!

楊真點點頭。

三人聊天之際,已經來到了夜行司的食堂。

所謂的食堂,同樣是一個庭院,只是這個庭院比五十二號庭院要大很多,約有那個庭院四個那般大。

庭院中擺放了許許多多的八仙桌,一排排,整整齊齊。

此時,在這些八仙桌上,坐落了不少人,但其中基本上都是銀甲衛。

對此,楊真表示釋然。

其實,修為到了築基境之後,修真者們就不需要吃飯了,他們可以通過吸收靈氣來補充身體養分,維持生命動力。

楊真他到現在之所以還會經常進食,絕大多數都是習慣問題。

他覺得,有時候吃點東西,會舒服一點。

不過這個習慣,會伴隨着一個人的修為增加,而慢慢減弱。

就像此時,在這食堂里,還有不少銀甲衛,和少部分金甲衛。

這是因為,銀甲衛的修為最低,他們還有進食的習慣。

到了金甲衛,修為已經到了元嬰境,他們也就漸漸在摒棄進食的習慣,所以吃飯的人就越來越少了。

而食堂里完全看不到紅甲衛,就是這個原因。

紅甲衛已經是神行境的高手了,吃不吃飯、進步進食,對他們沒有任何的影響,也沒有任何的習慣。

所以楊真也知道,等他的修為越來越高,他就可以長期不吃飯了。

李翎很是客氣。

他先是尋了個地方,讓楊真和關小羽先坐,然後自己忙前忙后,端來四五盆大菜,還打了三碗米飯。

一個金甲衛,伺候兩個銀甲衛,這着實讓楊真很尷尬。

不過楊真也很清楚,李翎肯定是因為武問天和燕紅葉的關係,才對他們如此之好,所以並沒有說什麼。

人嘛,都是這樣,誰都想攀個大靠山。

桌子上的幾個大菜,不停地飄出肉香味兒,讓人垂涎欲滴。

李翎端起自己的飯碗,催促道:「來來來!小楊、小關,咱們開吃!開吃開吃!」

說着,自己已經夾起了一大塊排骨,一邊啃一邊道:「咱們夜行司的伙食,可好得很!這裏的肉類都是妖獸身上的肉,蔬菜也都是靈花靈草,這一點,武丞相很捨得花錢。」

楊真頷首。

妖獸的肉和靈花靈草,都對修鍊者有很大的幫助。

關小羽也嘗了一塊肉,道:「嗯!這味道是不錯,但比之樹屋那裏的味道,還是差了少許。」

「樹屋??」李翎驚訝道,「小關,你去樹屋吃過飯?那可是咱們武丞相的地盤啊!」

誰都知道,樹屋的幕後老闆是武問天。

「自然!」關小羽咯咯笑道,「我去過多次,就上一次……楊真,上一次咱們一起去的,你來評評,味道是不是差了些?」

楊真翻了個白眼:「人家樹屋那是專門做生意的地方,而且對標的是那些有錢人和大人物,人家請的肯定是一等一的廚師,這還用對比么?」

李翎在一旁哈哈大笑:「就是!小關,還是小楊的腦袋來得更清醒一些,這兩個地方,壓根就不用對比嘛!」

說完,李翎壓低了聲音道:「下次你們去樹屋的時候,能不能帶上我?」

沒去過樹屋的人很多很多。

關小羽沒有鄙視李翎,而是笑道:「好!李大哥,下次我一定好好請你吃一頓!」

李翎是五十二號院的老大,是他們的隊長,所以必須好好巴結一下。

李翎一聽說有機會去樹屋,高興得差點蹦起來:「一言為定!小關,咱們可是一言為定啊!?」

關小羽連連點頭:「一言為定!駟馬難追!」

李翎一邊啃著骨頭,一邊感嘆道:「嘖嘖嘖!我來到帝都少說也有五百年了,一直都聽說樹屋那個地方有這個世間的絕世美味,可就是沒機會去!哈哈哈!現在這種情況,終於到頭了!」

楊真他們三個人一邊吃一邊聊。

可忽然間,不遠處傳來一個陰陽怪氣的大叫聲:「囔囔什麼,一直囔囔個沒停?我說姓李的,你特么就是一個鄉巴佬,你知道么?吵死了在這裏!」

楊真一愣。

抬頭一看,只見不遠處的一張比較大的八仙桌上,坐着一個金甲衛領着七八個銀甲衛。

領頭的金甲衛看其約么三十來歲,身型微胖,圓臉蛋,白白凈凈。

毫無疑問,敢和李翎叫囂的,也只有這個胖子。

因為他和李翎一樣,都是金甲衛。

果然,李翎當即就來氣了,站起來瞪着胖子:「陳軒,不要以為你爸是紅甲衛就天天在這裏裝逼!別人怕你,老子可不怕你!」

「呦呵?」被叫做陳軒的胖子陰陽怪氣,「你確定不怕我?」

「我……」李翎結巴了一下,終究還是冷哼一聲,坐了下來,不再言語。

「哈哈哈哈!」這一幕,逗得陳軒哈哈大笑,「兄弟你們,你們看,看他那個慫樣兒!大傢伙兒以後都不要怕他,如果他敢對你們咋樣,就跟我說!我來替你們做主!」

聞言,陳軒手底下的那些銀甲衛一個個跟着應和起來:

「大人好樣的!」

「哈哈!他們五十二號院,就是一群慫逼!」

「對!慫逼加慫包!」

……

李翎氣得咬牙切齒,一張老臉憋得通紅。

他堂堂一個金甲衛,竟然被一群銀甲衛如此詆毀,而且還不敢反駁,這也是世間罕見之事。

雖然李翎和對方只是發生了一兩句口角,但楊真卻已經猜到事情的大概模樣。

這個陳軒,肯定是仗着他父親是紅甲衛,便耀武揚威欺負和打壓其他同行。

當即,楊真對陳軒的印象便直線下降,當即放下了碗筷,輕聲說道:「李大哥,咱們還是先走吧?」

關小羽一抹嘴巴:「對李大哥,既然吃着不高興,那就不吃了,反正咱們也不餓。」

李翎看着剛剛端上來的幾大碗熱乎乎的大菜,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點點頭:「好吧!」

說罷,三人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

可是,那胖子陳軒卻依舊不依不饒,譏笑道:「咦?李翎,今天這兩個人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他們不會是新人吧?」

李翎知道陳軒指的是楊真和關小羽,但卻並不打算理會他,而是腳下加快的速度。

身後,陳軒的聲音卻不斷地傳來:「哎呦呦!好久沒見你們五十二號院增添新人了!這以後可有得玩了,哈哈哈……」

一直等楊真他們全部走出了庭院大門,陳軒才作罷,沒有繼續大喊大叫。

「李大哥,這個陳軒是何人?」楊真忍不住問道,「方才聽你說,他爹是紅甲衛?」

「唉!」李翎瞄了楊真一眼,嘆了口氣道,「陳軒他父親是夜行司的老人了!修為達到了神行境,是紅甲衛,而陳軒仗着有他父親這個靠山,經常欺負別人。可以這麼說,咱們夜行司的金甲衛和銀甲衛,一大半都受過他的欺負……可是那又能怎麼辦?畢竟人家的老爹是紅甲衛,所以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這麼囂張啊?」關小羽感嘆道,「那咱們以後豈不是也要受他的欺負?」

李翎苦笑道:「小關,我知你們的後台是武丞相和燕大人,但正所謂君子易防、小人難防,如果你們不想惹麻煩,還是必須隱忍。」

關小羽有點心虛。

他和楊真是怎麼一回事,他清楚得很。

他們剛剛在烈陽界域被武問天帶回來,頂多就是武問天比較看好楊真,哪有什麼後台和靠山?

紅甲衛,那可是神行境的高手,誰都不願意得罪。

關小羽咽了咽口水,道:「放心吧李大哥,我和真哥會小心的。」

「嗯。」李翎指著前方拐角處,「走,我帶你們去領取武器裝備。」

三人沿着青石磚小道一直往前走。

當來到一個拐角的時候,楊真遠遠的就看見一個庭院的門框上方寫着『後勤處』三個字。

看來這裏就是夜行司的後勤保障處了。

Prev Post
此時有一柄飛劍襲來,欲要將她斬殺。
Next Post
首先倒退進來的是石虎,然後,五大長老緊跟着祭司從屋外走了進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