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時間晃眼就過,第二天十多個人穿戴整齊,上了飛舟,羅管事則留在神殿打理事物。

司徒錦跳上飛舟,對着羅管事道:「這段時間神殿就交給你了!」

「放心吧殿主!」

飛舟緩緩升空,站在飛舟上可以看到神殿的全貌,恢宏大氣,精緻絕倫!

「師妹,那個女人跟來了!」

聽淑儀師姐這麼說,花琉璃向後看去,果然見到一艘不大的飛舟正朝着他們飛來,隨着飛舟的靠近,花琉璃看到站在甲板上的紅衣女子,湊到司徒錦面前道:「這個女人就是你那所謂的未婚妻。」

「女人,我沒未婚妻,只有媳婦兒!」

邊說邊摟着花琉璃的腰!

「帝北冥!」

看着跳到他們飛舟上的女人,花琉璃挑挑眉道:「不請自來啊!」

「帝北冥,我與你有婚約,帝伯父讓你立馬跟這個女人斷了,不然他就讓人親自過來。」

在紅衣女人說到帝伯父的時候,司徒錦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陰沉之氣。看着紅衣女人冷哼一聲,道:「你是個什麼東西?」

。 「秦觀……」

柳鶯鶯輕聲喚著徐真的名字,視線里的男子顯得是那樣高大威猛,在他的懷裡,柳鶯鶯再也找不到比這裡更溫暖的地方。

「趙飛凌,你不是我的對手。這一拳就當你姐姐邀我飲茶的賠禮,若是你再不識抬舉,秦某可就不會留情了。」

「秦觀,你欺人太甚!」

徐真一臉無語,尼瑪!你打我,還特么我欺人太甚,什麼人啊都是?

趙飛絮也從屏風後走出,徐真看去,嘿!富家小姐難道沒有長的丑的嗎?一個頂一個的靚吶!

更讓徐真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與柳鶯鶯這種清純的鄰家小妹子不同,趙飛絮這整個一御姐吶。

高冷的漂亮臉蛋咱先不說,那身材,尤其是那兩座高峰,得有━(°)━━(°)━━!!這麼大!!!

趙飛絮看著徐真的眼神所看的地方,愣了一下。

徐真趕緊收回目光,將柳鶯鶯從懷中放下:「啊!脖子差點扭到了。」

趙飛絮不好說什麼,看了趙飛凌一眼:「飛凌,你不是他的對手,秦公子的修為已經是九級戰士。」

徐真有些意外,沒想到趙飛絮的眼睛這麼犀利,一眼就看出自己的修為。

「秦公子的眼睛應該沒有大礙,還請注意一下。」

趙飛絮瞥見徐真又是看了自己胸脯兩眼,沒好氣的說道。

柳鶯鶯像是徐真的小媳婦一樣,擔憂的看著徐真的眼睛:「秦觀,你的眼睛怎麼了?」

徐真尷尬一笑:「沒沒事,被兩團波光晃到了眼睛,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趙飛絮聽著徐真的話眉頭更是一皺,暗暗替柳鶯鶯不值,這秦觀雖然才情不淺,可是所謂痴情應該全是裝出來的,那對眼睛從自己出來到現在,就從自己的胸上沒挪開過。

「鶯鶯,我勸你還是多多了解了解這位秦觀公子才好。還有秦公子,你可別忘了鶯鶯妹妹與徐家的徐真可是有著婚約的,你如此行經,乃是陷鶯鶯於他人口舌之地。」

徐真露出一副哀傷的神色,深情的看著柳鶯鶯:「鶯鶯,原來你已有婚約……對不起!秦觀魯莽了,衝動了……」

「秦觀……我……」

「飛絮小姐說的對,我不該讓你成為別人討論的女子,我早該走的……」

趙飛絮眼角抽動著,她真的不明白徐真到底想要做什麼,以他如此年紀便有如此修為,秦觀的家族定不會比柳家弱才對。可是這附近城池,她沒有聽聞過什麼秦家……難道這秦觀真的是痴情於柳鶯鶯?

「秦觀,你是應該離開雲鳳。你如此喜歡鶯鶯,就應該知道朱嘯南這個人,雖然你的修為比他高,可是在這雲鳳一個人的力量是鬥不過朱家的。」

「飛凌不自量力,是他自己沒有本事。今日飛絮有幸見識秦公子的才情,自是欣賞才好言相勸。」

「秦某多謝飛絮小姐美意,今日秦某隻為得見鶯鶯一面,如今心愿已了,自會離去。」

徐真說著附耳柳鶯鶯的耳畔,輕聲道:「晚上我去找你。」

柳鶯鶯雙頰微紅,輕聲應著。

「諸位,山高水長,有緣再會,拜拜了。」

徐真推開窗戶一躍而下,只幾個輾轉表沒了蹤影。

「飛凌,我們回去。」

趙飛凌看著柳鶯鶯痴痴地望著窗外的模樣,心裡的疼比骨指的疼更讓他痛苦。

「鶯鶯……」

趙飛凌輕聲呼喚,柳鶯鶯卻是沒有理會,一聲無人聽聞的嘆息響在趙飛凌的心中,隨他下了樓。

小環攙著柳鶯鶯,柔聲:「小姐,公子已經走遠了,我們回去吧!」

沒多久這二樓安靜了下來,薛玉聲聲複述著徐真留下的詩詞,如同打開了一扇嶄新的大門:「原來感情可以如此表達……」

也在徐真消失不久,柳盛鶴派出的探子將徐真的事情稟告了柳盛鶴。

「秦觀?」

柳盛鶴有些陌生,在他的記憶里並沒有關於秦姓的任何印象。

「你說此人在追求小姐?」

「回家主,卑職親眼所見,並將此人為小姐所做的詩詞記錄了下來,請家主過目。」

柳盛鶴一一看過,眉頭一皺:「繼續盯著此人。」

「是!」

探子走後,柳盛鶴看著手中的詩詞。

「秦觀……你最好沒有什麼目的,不然你會死的很難看。」

隨後柳盛鶴便是派人暗中潛伏在柳鶯鶯的住處周圍。

而徐真此刻,關於被人跟蹤的事情一清二楚。倒不是他自己發現的,而是無限系統提示他才知道。

見對方進入柳家,徐真猜測應該是柳盛鶴懷疑進入雲鳳城的陌生人想要陰他一波,故而自己也成了柳家調察的對象。

臨近黃昏,徐真換上朱嘯南的臉皮,剛回到朱家,朱湛就一臉驚慌的拉著朱嘯南。

「嘯南,你可算回來了,上午這人便要見你,我說你出去不知何時出現,這人就等在這裡,說什麼也不離開。」

徐真看著朱湛所說的那人,穿著一身青衣,三十多歲,長相雖不如自己,也還算個帥哥。不過最為讓徐真意外的是此人的修為,無限系統已經提示,這人的修為竟然是狂戰師六級。

戰師已經是雲鳳城以及小君城的最高戰力,這突然出現的狂戰師,讓徐真有點摸不著頭腦,只盼著不要影響他的任務就行。

徐真面帶微笑:「這位先生,不知道找朱某有何事?」

這人起身,面容依舊冷峻,說道:「朱嘯南,你可以叫我岳雲,我相信未來一段時間我們會有很多機會見面的。」

徐真不明白岳雲的意思,有些懵逼。

「朱家的底我很清楚,所以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我來的目的很簡單,帶我去見朱家背後的煉丹師。」

聽完岳雲的要求,徐真更是覺得有人在朱家裝了監控。打野的!我說朱家背後有個煉丹師那都是屁朱戩的,你這傢伙是怎麼知道的?

徐真左右一想,想到了九龍,自然也將這岳雲歸類到城主府。

「想要見煉丹師?你妹的,哪有什麼煉丹師!」徐真心裡想著,當然不敢對一個狂戰師說出這樣的話。試探著問道:「不知道先生見這位大人有何貴幹?」

「我要師靈丹!當然我也不會白白拿你們的,不瞞你說,我的修為乃是狂戰師六級,只要你們拿出足夠的師靈丹,我可以為你們出手一次。」

朱湛聽的雲里霧裡,但還是將注意力放在對方是狂戰師六級的修為上。

「嘯南,咱們朱家怎麼可能有煉丹師……」

「二叔,這你不用管。」

徐真暗暗思量:狂戰師打手倒是不錯,可是無限給我的任務都是要我自己完成,別人去做根本沒用啊!

岳雲看著徐真的表情轉變,又說道:「聽說你們想對徐家動手,如果你覺得我沒有誠意的話,我可以先去滅了徐家,我們再來談如何?」

滅徐家?我看你特么的是想直接滅了我吧?

「閣下的誠意朱某會告訴那位大人的,至於徐家就不勞煩閣下動手了。閣下如果想見那位大人的話,你可以說個時間地點,朱某自會傳達。」

岳雲本就是隨意說說罷了,他也沒打算真的去滅了徐家。畢竟在岳雲的腦海里,徐家即便落寞了,也不是朱家隨便就啃的骨頭。

「今晚鳳來樓,岳某恭候大駕。」

岳雲離去。

徐真有點頭疼了,到哪裡找一個煉丹師?

「無限,這煉丹師我能不能修鍊?」

【煉丹師乃是戰武大陸重要的職業之一,想要成為煉丹師需要先天精神力天賦異稟,還需要自身擁有火木兩種屬性靈力,才能成為一名煉丹師。】

【宿主身為無限系統的主人,則沒有這些條件制約,只需花費極品靈石購買副職業捲軸,學習修鍊即可。】

「這麼簡單?我要買煉丹師捲軸。」

【宿主花費極品靈石,獲得副職業稱號:煉丹師。】

徐真看著系統的提示,打開了自己的屬性界面:

宿主:徐真

修為:戰士九級

修為經驗:13688/25萬

副職業:一級煉丹師

煉丹熟練度:0/100

精神技能:

技能:金剛體(圓滿)霸體(圓滿)靈猿體(圓滿)折花手(圓滿)王霸拳(圓滿)三刀斬(圓滿)

靈寶:黃品下等金剛刀、黃品下等無刃(可鍛造)

戰魂:

無限積分:

「嘿!這就成了煉丹師了?看來還得多煉丹才能提升熟練度。還多了個精神技能?這是什麼鬼?」

【精神技能:以宿主精神力為基本施展攻擊人體精神力的技能,是煉丹師以及以精神力為主的修鍊者的攻擊方式。】

「有沒有什麼我可以修鍊的精神技能,推薦推薦?」

【宿主精神力異於常人,系統自主推薦以下精神技能。】

神經波:黃品中等精神技能,修鍊圓滿,以精神力施展而出直接攻擊人體神經的無形精神波。

精神屏障:黃品高等精神技能,修鍊圓滿,以精神力在施展者周身形成一道精神力屏障,最高可抵擋高出施展者一個境界的精神攻擊。也可抵擋戰士類技能,最高可抵擋不超出施展者一個境界的技能攻擊。

麻痹術:黃品下等精神技能,修鍊圓滿,以精神力無形影響對手的神經,致使對方神經衰弱,精神懈怠,會施展者製造出可乘之機。

「我淦!又是神經又是麻痹的,都沒有正常點的名字嗎?」

【宿主修為過低,無法開啟高等級技能。】

「好好!知道了,老規矩,都買了,都學了。」

【宿主……】

三種精神技能修鍊圓滿,徐真感覺自己神經嗯精神許多。

朱湛看著面色變來變去的徐真,輕聲道:「嘯南,你嘀咕什麼呢?」

徐真打著哈哈,隨便應付過去,然後回到朱嘯南的房間。

一回到房間,徐真又覺得頭都大了。早上那妹子竟然還在床上睡著,更為讓徐真上火的是,這妹子的睡姿實在是把該漏的都漏完了……

「我尼瑪!早上六點多睡到下午五點,你特么的是豬咩?」

。 褚臨沉現在也顧不得想那麼多,秦舒母子離開多久了?快一個多星期了吧。

再找不到人,他又要瘋了。

衛何有些無奈,卻也能明白褚少的心情。

想起上次秦舒母子出事失聯,褚少險些瘋魔,他也就不再質疑了,點頭道:「嗯,反正到了那邊就知道了。」

兩人都打定主意,去現場確認。

Prev Post
首先倒退進來的是石虎,然後,五大長老緊跟着祭司從屋外走了進來。
Next Post
如果不是林精緻動用關係,找了很多媒體和記者,別說葉秋只是一個小小的中醫科主任,就算他是院長,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