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林精緻動用關係,找了很多媒體和記者,別說葉秋只是一個小小的中醫科主任,就算他是院長,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葉秋從一開始就想好了,既然決定要挑戰李明翰,那就要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好,最好讓全民皆知。

然後,當着全國人民的面,擊敗李明翰。

只有這樣,才能讓大家見識到中醫的厲害,才能重振大家對中醫的信心。

「葉主任,您的這封戰書在網上那麼火,我看,應該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老向心思沉穩,猜到了事情的關鍵。

「這些你不用管,今天你們的工作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在網上罵李明翰。」葉秋道:「我的目的就是要他接受挑戰。」

「葉主任,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畢竟,李明翰是大韓醫學代表的隊長。」蘇小小說。

「有什麼不好的,那個王八蛋當着全國觀眾的面,罵中醫都是垃圾,想想都讓人生氣。」傅炎傑道:「他要是在我面前,我非揍他一頓不可。」

「按照我說的做吧,我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葉秋回到辦公室,在椅子上坐下,就掏出了手機。

打開微博看了一眼。

葉秋髮現他的那封戰書已經到了熱搜榜第五,熱度高達幾百萬。

「林姐還是挺給力的,不管是床上還是床下。」

葉秋喃喃自語,然後點了進去,看到有無數大V轉發,至於評論更是不計其數。

正如蘇小小所說,網上分成了兩個陣營,有人支持葉秋,有人在罵葉秋。

其中,一個大學教授的評論引起了葉秋的注意。

因為這個傢伙罵葉秋罵得最狠。

剛開始幾條評論還比較溫和,比如:

「小小年紀,試圖挑戰大韓名醫,究竟是有真才實學,還是為了嘩眾取寵?」

「小中醫挑戰大韓名醫,完全是自不量力!」

「葉秋,聽我一句勸,你贏不了,還是收回戰書,主動認輸吧!」

後面幾條,完全是在罵葉秋。

「一個小醫生也敢挑戰李明翰,傻比。」

「論本世紀最蠢之人——江州醫院中醫科主任葉秋!」

「葉秋,一個為了出名手段下作的中醫敗類!」

「……」

靠,老子都不認識你,為什麼要罵我?

我是睡你娘了,還是拐了你老婆?

這不能忍!

葉秋正準備罵回去,手機突然響起,一個陌生號碼打了進來。

「你好,我是……」

葉秋話沒說完,電話里就穿透一個熟悉的聲音:「葉秋,我是白冰。」

【作者有話說】

第1更。第2更晚點。

。 封晏不願舉辦婚禮,奶奶覺得虧待了她,想方設法的彌補。

奶奶也不想用聘禮去養唐家的人,但萬一兩人以後公開婚情,唐柒柒沒有拿得出手的聘禮,外人會覺得封家不把她當回事?

奶奶只能便宜了唐家人,也算是一次性買斷,從今往後,她就不是唐家人了,是封家的孫媳。

「封家給的聘禮,就是我以後對唐家的孝敬。如果你不滿意,可以起訴我。我可以在法庭上說一說,封家給了多少彩禮,你們又給我添了多少嫁妝!」

「唐先生,這些年你給的贍養費屈指可數,我媽是怎麼死的?她是病死的,因為你不肯給錢治病。需要別人看看你的嘴臉嗎?還有秦女士,你是如何苛待我,我弟弟是如何丟失的,你也要我拿到檯面上說嗎?」

她聲音平緩,字字清晰,溫柔中全都是鋒芒的力量。

她小小的身子端坐在沙發上,背脊挺拔,坐的十分規矩。

明亮的眼睛沒有絲毫雜質,平靜的看著面色難堪的唐家三口。

她恨嗎?

當然是恨得,只是沒意義。

媽媽已經死了,她就算把唐家這三個千刀萬剮了,媽媽也不會回來。

如果沒有封晏那番話,她這次談判可能她們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次也需要個一千萬,不痛不癢,她要是拿了,下次就是五千萬,下下次就是一個億。

她的確沒錢,他們也不指望自己有錢,她們看中的是封家源源不斷的供給。

他們怎麼敢的呢?

是看封晏突然重視自己,甚至透露風聲給媒體,他們也在試探。

一旦自己鬆口了,就會把唐家人的胃口喂起來,幫助他們成為吸血螞蟥。

斗米恩升米仇,她要是不給了,反而是她的過錯。

不如從源頭掐斷。

她只需要知道弟弟過得好不好,如果弟弟幸福美滿,她為什麼要上前打擾。

她現在是無父無母的孤兒,可弟弟不一樣,他有新的家庭。

唐柒柒的話,讓他們三個面面相覷,瞠目結舌的回不上話。

就連門口的路遙都很驚訝。

秦蘿最先反應過來。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拿這些出去說,誰信?誰看見我讓人把你弟弟拐跑了?誰看到我苛待你了?你全須全尾的長到這麼大,沒掉一層皮,我還供你上大學,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嗎?」

「不需要證據,只要我對外說懷疑是你讓人販子拐走我弟弟,虐待我,就可以了。他們不用看證據,會自己聯想,因為你是后媽,我是繼女,這身份就夠了。」

「你們也不要和我磨嘴皮了,錢,我一分沒有。弟弟我會親自去看,律師呢也會為我索要撫育費。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唐柒柒掃了一眼,見沒別的事情,起身就要走。

唐倩倩氣得渾身顫抖,憤怒的上前扯住她的衣袖。

「唐柒柒,你別太過分!」

「別太過分的是你們。」

她一字一頓的說道,扯開了唐倩倩的手,後退一步,似乎極其不願意和她碰到一塊。

說完,頭也不回的離去。

人走遠了,唐景平才反應過來。

「逆女,這個逆女!到底是誰老子誰是女兒,她就是來討債的,想要氣死我!」

。 「……竟然有比倫貝爾還要心大的人,也是稀奇……」

入侵順利的不可思議,安切爾表情古怪站在睡著了的詭影娃娃身前,由衷的覺著這兩個身價不菲的小傢伙能在選育屋安安穩穩的待到現在也是不容易。

「有人嗎?」

糾結了一會下一步要怎麼辦,最終,沒有什麼購物經驗的小刺客選擇了最簡單直接的辦法。

「我想買魔寵!」

喊了兩句后,一隻熟悉的生物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卡娜上下打量了安切爾一圈,確認沒感覺到什麼敵意之後,才朝樓上揮了揮爪,示意自己的主人可以出來接客了。

「感謝厚愛,不過現在並不是營業時間,選育屋的一應業務,都不對外開放。客人想要買魔寵,還是另找時間吧。」

接到了沒有危險的信號,迪恩這才從拐角處走出來,居高臨下的看向了站在一層,身着一身刺客皮甲,戴着銀白色面具的安切爾。

然而不管他是怎麼回復的,安切爾還是固執的不聽人話。

「我想買你的魔寵。」

他指向睡得正香的詭影娃娃。

「兩隻,都要。」

迪恩快被這隻有自己大腿高的小孩氣笑了,他走近兩步,更加直白道。

「我的意思是,不賣。」

不僅僅是因為對底下這人半夜三更潛入買魔寵的行為不滿,從戰略方面考慮,迪恩也不能賣掉所有的詭影娃娃。

因為之前和子爵的交易,選育屋現在就剩下兩隻詭影娃娃了,阿花那邊也還沒續上,要真是讓這人都買走了,選育屋這邊就空了,接下來可是生意爆炸的一段時間,賣光詭影娃娃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當然這些,是不用和一位潛入者解釋太多的。

「我帶錢了。」

安切爾從空間戒指里拿了一個中等型號小木箱,對着迪恩,打開了蓋子。

大量的金納可堆積在一起,匯聚出了充盈的財富之氣,在兩側壁燈的照耀下,彷彿在反光一樣,晃得人不禁有些眼暈。

把迪恩的目光吸引到自己的懷裏,安切爾很有心機的抖了抖手裏的小木箱,裏面大量的金納可不斷撞擊,發出了十分清脆的聲音。

「這裏是訂金,我可以用這筆錢進行預約,只要能在三個月以內完成交易就可以。」

說完,他心裏一動,又補充了一句,「魔獸蛋也可以。」

迪恩考慮了一陣,沒說答應還是不答應,反倒是開口問了他一個完全不相干的問題。

「我想知道,閣下為什麼要選擇這個時間,夜行潛入選育屋?」

這個問題……跟交易有關係嗎?

安切爾不知道他問這個問題的緣由,不過想了想,還是如實答道:「我的身份不方便被人知道,而且白天是工作時間,只能選擇這個時候過來。」

這個描述一聽就不簡單,迪恩給卡娜使了個眼色,讓它保護好睡得跟小豬一樣的詭影娃娃們,自己則是委婉的拒絕道。

「我能理解你的難處,但是很遺憾這位先生,作為一名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我不能把魔寵賣給來歷不明的人,以防你利用我的魔寵,對帝國造成危害。」

……有道理。

安切爾露出了難辦的表情。

他來的時候沒考慮太多,只想着跟普通交易一樣,自己拿了錢,到這裏來買了魔寵就好,沒想到裏面還有這麼多問題。

迪恩一說他才覺得,這事好像不大妥當。

但是好不容易湊到了錢,就這麼無功而返……

想起出門前倫貝爾那傢伙看好戲一樣的表情,安切爾面無表情的捏了捏拳頭,有點不甘心。

感覺……不,是一定會被嘲笑的。

那個卑劣的男人是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但是直接搶,好像也不符合自己的做事原則,傳出去,還是會被恥笑的。

年幼的小刺客很快就陷入了搖擺不定的局面之中。

苦思冥想了半天之後,他憋出來了一個主意。

「……我能先把錢留在這裏嗎?」

「不能。」

迪恩果斷拒絕。

他又不是開銀行的,沒憑沒據的留錢是什麼道理?這錢是花不出去了是嗎?

沒想到竟然還有嫌錢燙手的人,也是長見識了。

被逼賺錢的迪恩看着底下又陷入沉默的安切爾,不由得一陣頭大。 前往燕京,路途遙遠。

因為異獸橫行,尋常的交通工具幾乎無法使用,機場等也癱瘓,因此以張楓的實力,徒步前往的速度反而是最快的。

在前往燕京的途中,張楓直接選了最近的一條路,這一條路沿途只有一座城市,徽城!

徽城相比於血殺城大得多,人口也有上千萬,佔地面積很廣。

剛剛抵達徽城範圍,張楓立刻就感覺到了,這座城市的雄偉和壯觀。

「這裡和血殺城很不一樣。」張楓微微一笑,在血殺城更是貼近冷兵器時代,除了電力等東西之外,幾乎沒有什麼現代化設施。

Prev Post
「好!」
Next Post
丁肥愣了一下后也沒反對,應了一聲就走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