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肥愣了一下后也沒反對,應了一聲就走了。

在知道王安石那大乾黨的動作后,秦構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這段時間他也知道自己搞出來的議會制度有利有弊,見到那些黨派都在議會上達成妥協,他都快急死了。

天竺的事他也發現問題所在,雖然將來他確實多了一個安置自己家人的地方,但不提什麼天竺作為殖民地對大乾有多少好處,又會給大乾西征時緩解多少後勤上的壓力。

單就是一句在最後一個天竺戰死前,大乾絕不投降就讓秦構能頭疼死。

現在見王安石在朝堂上講出來那句人力絕對不能廉價以後,秦構心裏真的是比普通百姓還要激動,原來王安石還沒忘了自己當初的想法,不忘初心真是好啊。

只要王安石能這麼幹下去,秦構渴望的那一天遲早會到來,然而他在大朝會上發現其他官員對王安石的說辭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后,心裏也有些鬱悶,知道這是王安石之前已經和他們談妥了。

但秦構並不氣餒,之前的條件談妥了,可要是他在王安石的政策里再加點料,那可就未必了。

7017k 挖心案的死者名為高瑤,和薛文凱是在橋城的一家公司認識的。

高瑤長得好看,熱情開朗,幾乎是公司內所有男性職工心目中的女神。

薛文凱也不例外,同樣是被高瑤吸引。

只不過薛文凱內心很自卑。

沒房沒車,收入一般。

他知道自己配不上高瑤,也沒有表白過,可高瑤在他心中佔據很大的位置,後來和吳琦在一起,也是因為吳琦的外貌和高瑤有著幾分相似。

那天薛文凱是偶遇高瑤。

一身職業裝,黑絲大長腿的高瑤,比起以前更有魅力了。

當時高瑤明顯是喝了酒,俏臉紅紅的,更是平添幾分魅力和吸引力。

二人在街邊聊了幾句,高瑤就說有事先走。

薛文凱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可他看到高瑤沒有打車,而是步行離去,他以為高瑤是住在附近,他就悄悄的跟了上去,想看看高瑤具體住在哪裡,這樣他以後每晚元神出竅來高瑤的家,就能正大光明的觀看高瑤換衣服洗澡……

可讓他意外的是,高瑤不是回家,而是從後門進了一家五星級酒店。

他頓時就想到一種可能,臉色刷的就沉了下去。

他沒有跟著進酒店,而是在一旁的網吧開機,坐下后趴在桌上,元神出竅去了酒店,一層一層,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找,很快就找到高瑤了。

他配不上的女神,竟然正在和一個老男人做著不可描述的事情。

老男人!

這個老男人更老。

恐怕比高瑤他父親的年齡還要大。

可高瑤卻熱情如火,極為主動。

而且,招數也極多。

薛文凱開眼界了,同時也怒火燃燒。

他為什麼憤怒?

高瑤和誰在一起,和他有關係嗎?

當然沒關係。

可薛文凱不這麼認為。

自己配不上的女人,憑什麼這麼伺候老男人?

他接受不了,心中又起了殺機。

等床上的二人結束后,他看到高瑤拿出一份合同,老男人痛快的簽了字,他這才知道老男人是客戶,高瑤為了拿下訂單,這才用身體和老男人做交易。

他更加憤怒。

為了錢,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吳琦是這樣,高瑤也是這樣。

他心中殺機更濃。

可一次幹掉兩個人沒那麼容易。

就在他琢磨如何下手時,高瑤收起合同,穿上衣服離開了。

比起老男人,他更恨高瑤。

他跟這高瑤離開,見高瑤沒有打車,還是步行離開,他就繼續跟著,在高瑤橫穿公園的時候,他才決定動手。

當時已經下起毛毛細雨。

凌晨時分,公園裡基本沒有什麼人。

雖然不是最佳動手時機,可他實在忍不了了。

他上了高瑤的身,用高瑤隨身攜帶的防身小刀,豁開高瑤的胸膛,將心臟挖了出來,想要偽造成被人挖心,可毛毛雨已經下成瓢潑大雨,看著腳印痕迹都被雨水破案,他就沒費力偽造現場,只是將小刀和心臟扔進公園的湖裡。

一回生,二回熟。

薛文凱沒有之前那般忐忑緊張。

三條人命了。

他心裡素質大幅度的提升。

不過,他知道公園出現挖心案,酒店裡的老男人一定會被警察找到。

他思索一番,決定讓老男人多活幾天。

半個月後,他找上老男人。

老男人當時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還是酒店,身下還是個為拿到訂單的女人。

他恨這樣的女人,可他的目標是老男人。

他上了老男人的身,屏住呼吸,硬生生的把老男人憋死。

女人驚慌失措。

他沒有理會,飄飛而去。

「你特么知道高瑤過的是什麼日子嗎?」

赤雷終於忍不住了,突然憤怒的爆吼,差點將手中的手機捏碎。

「過的什麼日子?」薛文凱看了眼暴怒的赤雷,神情變態的呵呵一笑,「一個為了錢,可以出賣自己的身體,卻在人前裝成女神的女人,過的能是什麼日子?」

「你特么……」赤雷神色都有些猙獰了。

唐宇攔下要動手的赤雷,遞過去根煙,給點上后才面無表情的看向薛文凱,「你看到高瑤為錢出賣身體,就覺得她破壞了你心中的美好,一怒之下將她殺害,還是讓她在痛苦中死去,可你知道她是個好母親嗎?」

「你知道高瑤的丈夫早就病逝了嗎?」

「你知道高瑤有個身患白血病的女兒嗎?」

「你知道高瑤是為了給女兒治病,才不得不為錢出賣身體嗎?」

「你知道高瑤被你殺害后,她的女兒被送進福利院嗎?」

說到最後,唐宇的雙眼眯了起來。

他眼底有著一抹濃烈殺機。

「那又如何?」薛文凱依然是一臉變態的微笑,「她是我心中的女神,高高在不可攀的女神,無論她因為什麼需要錢,都不能破壞在我心中的形象。為了錢,出賣身體,她就該死。如果能再來一次,我一定會讓她死的更慘一些,只怪我當時經驗不足。」

「卧槽尼瑪。」

赤雷暴怒,發瘋似地像薛文凱撲去。

「赤雷,別亂來。」唐宇已經是通玄境前期的境界,無論反應力還是速度,都遠在赤雷之上,閃身上前,在赤雷就要一拳轟在薛文凱身上時,將赤雷給拉開了。

「別攔著他。」薛文凱神色沒有絲毫變化,毫不在意生死,笑呵呵的說道:「讓他打死我,給死在我手裡的那些人報仇,別攔著他。」

赤雷幾乎暴走。

唐宇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算是把赤雷攔下。

赤雷喘著粗氣坐下,唐宇將桌子扶起,看了看錄音筆沒有摔壞,就繼續讓薛文凱交代之後做的案子,只不過他時刻用眼角盯著赤雷,怕赤雷又忍不住的動手。

其實赤雷的反應,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這個血性漢子是直脾氣,嫉惡如仇,怎麼可能受得了薛文凱。

從性格方面來說,赤雷和屠夫很像,二人都是極易衝動。

據他所知,二人在前六扇門的時候,經常在審訊時打傷打殘薛文凱這樣的人。

「後來,我又去了很多城市,又殺了不少人。」

在酒店憋死那個老男人後,薛文凱就辭職去了另一個城市。

唐宇以為那段空白期,是薛文凱沉寂了。

實際上,薛文凱在那段時間裡沒少殺人,只不過是手法各不相同,都不在唐宇篩選範圍以內,因此卷宗才沒有被找出來。

薛文凱元神殺人越來越熟練,心態也不斷的再轉變。 「你要沒透露,他怎麼會突然要自殺?還說什麼,寧願死在家裏,也不願意死在醫院?聞人新立,我告訴你,我弟弟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威脅完醫生,於城讓司機加快了速度,他要快點到醫院。

而這邊,於修見到了那個被人收賣了,想要害他的醫生聞人新立。

穿着白大褂,看上去挺人模狗樣的,可惜……

任聞人新立一副「我是良醫」的姿態,苦口婆心地請他安心在醫院看病,他肯定會看好他之類的,於修連個眼神也沒給對方,轉過頭望向窗外,就是一句話不說。

反正他是病人,他現在心情不好,他不想說話,怎麼了?

「於修先生,你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我是你的主治醫生,你還不相信我嗎?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肯定都是站你在這邊的,你要有什麼不愉快,完全可以告訴我……」

聞人新立是真心希望於修留下來,畢竟那葯已經下去一半,於修要是這個時候跑了,那他前面的心血豈不白費了?

那邊可說了,只要他不讓於修出院,就給他五千萬。

一直到於城趕過來,聞人新立硬是沒能讓於修開口說一句。

而於修看到於城的第一句就是:「我要出院。」

第二句:「十分鐘內,我要出院,要麼我樓頂跳下去。」

第三句:「你可以試試,看能不能安排人看住我,是我跳得快,還是他們的手快。」

於城懵得不行,差點沒把醫生聞人新立拎起來揍一頓。

還說他弟在醫院沒事,這叫沒事?

都刺激的想要跳樓了。

他小心臟撲通撲通的,嚇得要死,哪敢跟於修賭了,當場讓助理辦了出院手續,然後像伺候爺一樣扶於修上了回家的畫。

一路上,於城都在小心打量於修的神色,一個勁地在那裏考慮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把他弟刺激成了這個樣子?

於城不傻,他弟弟平時「萬事不管」,若不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他弟弟會這樣?

肯定是有事,就是不知道是什麼事。

「那個……小修啊……」

於修轉過了頭,望着他,面無表情地說道:「回家再說。」

「是是是,回家再說。」於城應場,連忙給他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發信息,說明情況。

那邊,於爺爺、爺奶奶、於爸、於媽接到消息,紛紛往家趕。

一路上,他們都在群里討論這件事情——於修到底怎麼了?!怎麼好端端的,就受刺激了?!

於媽:【要是讓我查出來是怎麼回事,我肯定不會放過他!】

於爸:【你放心,不用你出手,誰敢動我家於修,就是要我的命。】

於爺爺:【唉……我可憐的孫子,他已經夠慘了,誰跟他過不去啊,還這麼折騰他?氣死我了!】

於奶奶:【聽到了沒有,你們要是不給我孫子一個交待,你們一個都別想好過。】

……

別看於修是個病秧子,在於家,人家還是滿受寵的。

待回到了家裏,於修也乾脆,直接讓家裏人安排他去公立醫院,還要悄悄的去,不讓人發現,做全身檢查,尤其是「下毒」方面的。

家人有點懵:???!!!

Prev Post
如果不是林精緻動用關係,找了很多媒體和記者,別說葉秋只是一個小小的中醫科主任,就算他是院長,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Next Post
看了之後,兩人都覺得一般。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