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之後,兩人都覺得一般。

便轉頭去看了浦興房地產最新建成的江畔別墅。

在諸多獨棟別墅之中,江山一眼就看中了最豪華,最大氣的一棟。

標價五千萬!

「好,就它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剛說有消息了?」溫九傾除了皺皺眉,沒什麼表情。

「是…」管事的除了一開始的驚訝,並無對溫九傾的半分不敬,「正想跟東家說呢,那葯有消息了。」

溫九傾眼睛一亮,「在哪?」

「太子府。」管事的語氣沉重的吐出三個字,然後頓了頓說,「另外一味葯,在城外三十里的鬼林。」

亂葬崗啊?

溫九傾挑了挑眉,倒也沒說什麼。

只是太子府…..

「這不是巧了嗎,太子壓迫趙家,趙家又有求於我們,這葯我勢在必得。」溫九傾勾唇一笑,眸子裏滿是精亮的光。

「娘親!」

三個小傢伙的聲音跑來,在看到她臉的時候,三個小傢伙的臉同時跨了下去,大寶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臉,「娘親,你的臉疼嗎?」

從三個寶貝會說話開始,每次她毒發,臉變成這樣,三個寶貝都會問她疼嗎?

二寶爬上來摟着她的脖子,「娘親,二寶會努力學醫,治好娘親的病。」

小寶也往她身上爬,爬到她臉上親了口,「娘親,小寶親親你就不疼了。」

有什麼能比三個小寶貝小天使還要暖心窩子的呢。

溫九傾抱着三個寶寶一人親一口,還記得她臉上第一次長出這種蛆蟲一樣的青筋時,她生怕嚇到三個孩子,結果三個孩子一人給了她一個吻,說親一親她就不疼了。

溫九傾簡直比三月暖陽還要暖上百十倍。

「娘親不疼,這個很快就會消下去的,寶貝們不用擔心娘親。」

溫九傾攏著三個小腦袋說。

四年前,溫九傾生下三個孩子后,就發現自己體內中了慢性毒。

萬幸的是,毒素沒有通過母體傳給三個孩子。

這種慢性毒,是日積月累一點一點被種下的。

在她來之前,原身溫九傾就已經不知不覺中毒很久了。

這種毒屬性溫和,平時察覺不出來,卻像溫水煮青蛙,一旦毒發,便會立即斃命。

是夜。

溫九傾哄睡了三個小寶貝,便換上了一身夜行衣翻出了牆,纖細的身形像貓兒一樣靈活,在夜色中穿梭。

溫九傾悄無聲息的落在太子府,太子府戒備森嚴卻沒一個人發現她。

她要的東西就在太子府的藏寶庫中。

溫九傾避開一隊守衛,翻過一面牆,突然察覺到耳邊一縷微弱的氣息。

她猛地眯起眼睛,手術刀向後劃去,腰身彎成一個柔韌的弧度。

對方迅速擒住她的手,眼睛閃過一絲驚訝,幽深的眼瞳在黑夜中更加漆黑,一隻手順着溫九傾的腰栓了一圈,將她扔了出去。

溫九傾抬頭,四目相對,眼中都是一片深沉。

兩人都警惕著對方,面上都矇著黑巾,誰也看不清誰。

秦北舟眯起獵鷹般的眸子,目光凜冽的打量着眼前這個人,方才摟過的那一截柔韌的腰肢,竟讓他心裏有了絲絲波動。

彷彿有點似曾相識?

「這位仁兄,不如我們各取所需,當作誰也沒看見誰怎麼樣?」

正在秦北舟狐疑的時候,溫九傾壓低了聲音同他打商量道。

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不好惹,身手絕對是一流的。

能避則避。

你偷你的,我拿我的,誰也別妨礙誰是最好的!

「噓。」

男人摁住她的頭,拽着她躲到了閣樓旁側,外頭一隊守衛巡查路過。

溫九傾皺起眉頭有些惱火,她不喜歡被人碰她的頭,平時誰敢摁她腦袋,絕對挨打。

「離我遠點!」溫九傾一掌推開男人,矇著臉也擋不住眼睛裏的冷意,「盜亦有盜,我們各取所需,誰也別聲張,有問題嗎?」

秦北舟幽暗的眸子裏好似一團化不開的濃墨,其中透出幾分玩味來,「沒問題,你先請。」

做個賊還挺客氣!

溫九傾心想今日出門沒看黃曆,做個賊還能碰到『同行』,惦記太子府寶庫的人還真多。

『咔噠』

寶庫的鎖成功被溫九傾撬開,溫九傾撬鎖技能一流。

溫九傾才不管身後那位呢,一個貓身就溜了進去,秦北舟玩味的挑眉,太子府的寶庫都能撬開,有點本事。

隨後也一個閃身跟了進去。

無需點燈,寶庫里的金銀珠寶在夜明珠的照耀下金光閃閃。

溫九傾目光快速掃描,最後定格在一個琉璃打造的水晶盒上,她眼神一亮。

可當被她無視的男人跟她同時按住那水晶盒的時候,溫九傾臉色頓時就沉了下去,「你什麼意思?!」

這人不僅跟她目地一致,連目標也一致?

都是沖着玄火併蒂蓮來的?

琉璃水晶盒裏,躺着一株雙生並蒂蓮,一朵如寒冰般清冽,一朵如岩漿般赤紅,玄火併蒂蓮百年才得這麼一朵,這貨居然是來跟她搶葯的?!

「這個,我要。」秦北舟嗓音低沉,霸氣的不容置疑。

溫九傾臉色一沉再沉,目光冷厲,黑巾下冷聲一笑,「想都別想,寶庫里別的東西隨你拿,這個只能是我的。」

秦北舟不為所動,甚至有點鄙視她,「就憑你?」

「誰贏了歸誰!」

不等男人答應,溫九傾赫然抽手,薄而鋒利的手術刀從男人壓在水晶盒上的手臂劃過。

秦北舟迅速撤回手,利刃的寒芒又朝他喉嚨刺了過來!

這女人下手真狠!

秦北舟微微眯起眸子,身形一閃就到了溫九傾身後,溫九傾迅速從空間換出弓弩,巴掌大小的精鋼弓弩猛地射出一枚鋼針,直直的射向秦北舟的眉心。王瀚真是痴心妄想。

在那家私立醫院裏天上掉了餡餅,還真認為天下間的便宜都是他一個人的呢?

既然昭天苑得了陳禪救命的恩情,自然對他言聽計從。

他找到修養的桂花園喬桂以及睡蓮園許蓮潁,大概把大王家內的事說了一遍。

兩人服用了血魄固體丹之後,精神比適才好了百倍,體內傷勢去了八八九九,剩下的那點無關緊要,慢慢養著自然而然會痊癒。

「王瀚!哼,此獠簡直作惡多端,最喜歡無事獻殷勤,往年我遊歷魯州大地親眼看到他強搶民女,……

《我真不想長生啊》第二百二十章自有秋香三萬斛 明月小區。

「叮叮叮!」

「阿羽,快來虛擬空間戰鬥!」

白羽看了看簡訊,這是羅峰在這個月第十二次挑戰了,自從羅峰從精英訓練營回來后,幾乎是每天都過來跟他在虛擬空間內戰鬥一次。

而且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不過羅峰的進步也非常的快,不僅身體發力方面,在刀法使用方面也是突飛猛進。

好在白羽又獲得了百獸星的傳承,要不然過個半年,一年的時間,恐怕就要追上他了。

搖了搖頭,白羽戴上虛擬頭盔,進入虛擬空間內,準備再虐一次羅峰。

每天一次的戰鬥,剛好能夠舒緩他修鍊《七重踏天梯》所帶來的精神壓力。

一個時辰之後,白羽才心滿意足的退出虛擬空間,然後閉上眼睛,繼續修鍊《七重踏天梯》。

……

七周后。

白羽盤坐在卧室內,兩隻手快速的揮動著。

這是最後突破行星級的最後一道程序。

修鍊《七重踏天梯》七周,踏天梯已經圓滿,到達了頂峰,現在他對靈魂和意志都已經到達了極限,只需要吸收足夠的宇宙原力,就能順理成章的突破。

而他現在就是用著《七重踏天梯》裡面的引導術,吸收宇宙原力。

「呼呼呼……」

白羽一呼一吸,伴隨手中的動作,每一個呼吸,每一秒鐘都有大量的宇宙原力被吸入體內。

他的全身開始慢慢的發熱,身體內的每一處皮膚,每一處細胞,都貪婪的吸收著基因原力。

最後這一股原力開始從全身的各個位置慢慢匯聚,最終流入腹部的位置。

「轟隆!」

彷彿開天闢地一般,他感覺自己的小腹位置一陣顫動,從虛無之中生出丹田。

而丹田內,基因原力流轉,不斷的旋轉壓縮,一顆水藍色的微型星球驟然形成,彷彿仙俠小說中金丹一般,懸浮在丹田之中。

白宇還沒來得及多想,這顆水藍色的微型星球上面就傳來了一道道藍色的光芒,開始從全身的肌肉骨骼,血管,血液皮膚中擴散開來。

白羽彷彿被一股暖流包裹住,就彷彿嬰兒在母體一般,全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他感覺自己的整個身體都在瘋狂的蛻變,骨骼變得更加的堅韌,五臟變得更加的強勁有力,血液變得洶湧澎湃。

藍色的基因原力在不斷的重新塑造白羽的身體。

這股暖流結束之後,白羽知道自己已經成功晉級行星級了。

「果然邁入行星級的武者,都會得到一項特殊能力。」白羽感覺了下一身體的狀態笑了笑,「柔水身?這就是我的特殊能力嗎?看來我的基因原力是水屬性的。」

閉上眼思索片刻后,白羽就明白了自己柔水身的效果,第一就是身體受到傷害后,自己恢復的速度會增加百分之十。第二就是體力恢復,不管是在戰鬥時,還是戰鬥結束后,只有驅動柔水身,就能讓體力的恢復速度增加百分之十。

白羽念頭一動,一道水藍色的基因原力覆蓋全身,和全身的細胞產生共鳴。

全身的細胞快速的恢復著活力,比起平常要更加的活躍。

看了看鏡子,整個身體只是略微露出一點淺藍色光芒,白羽不由慶幸的笑了笑,「還好整個人沒有變成藍色,要不然這一變身就成藍色星人了。」

握了握自己的拳頭,現在的自己全身都是用之不竭的力量,這是微型星球所帶來的能力。

能夠小範圍的自動吸收宇宙原力,當然吸收的速度很慢,白羽也是剛剛突破,才有這種力量用不完的錯覺。

「該去測試一下真正的力量了。」白羽戴上虛擬頭盔,進入虛擬空間裡面。

畢竟地球上基本上無法得到輔助光腦或者智腦光腦,所以行星級別的實力,只能進入虛擬空間裡面進行測試。

「測試拳力。」白羽對著空間喊了一聲。

一個白羽等高的拳靶出現在眼前。

「砰!」

——115.2噸。

白羽又驅動身體振幅揮了一拳。

——807.1噸。

「7倍的身體發力差不多算是穩定下來了,基礎力量也比普通行星多十噸左右,我現在的實力大概是接近行星三層,不過真的跟老牌的行星三層打,恐怕會輸的很慘。」白羽搖了搖頭。

就算不計算對方的身體發力,白羽在身法還有意境方面跟他們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唯一的優勢就是身體發力還有別人都不會的防禦振幅。

但是在地球,大部分的行星級武者都有黑神套裝,這裝備在行星級確實是很強的存在,能夠削弱百分之九十的衝擊力,白羽在百獸星內都沒有這種裝備。

Prev Post
丁肥愣了一下后也沒反對,應了一聲就走了。
Next Post
為了了解自己部下的想法,飛飛將書打開,仔細的閱讀起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