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了解自己部下的想法,飛飛將書打開,仔細的閱讀起來。

而懷特則轉而與達因交談:

「達因先生,我聽彼得說您的職業是森林祭祀,是魔力系的職業嗎?」

在YYG中,所有隻使用魔法值為戰鬥資源的職業都統稱為魔力系,比如飛飛的死靈學派,而希姆的『世界湮滅者』與『世界創造者』則並不在此列,因為這兩個職業既使用魔法值也使用體力值,擁有魔法等級的同時也擁有技能欄位,屬於混合系職業。

「是的,是屬於祭祀職業的分支,雖然說的是可以控制自然植物,但是由於我天賦比較差,只能做到讓植物快速生長罷了。」

「那豈不是說您在沒有植物的地方戰鬥力將會大打折扣了?」

「的確是這樣的,所以我也有戰士這個職業,使用的武器也不是法杖而是權杖。」達因對這種敏感的話題倒是不抵觸,畢竟這是事實。

類似森林祭祀職業懷特也曾經使用超位魔法得到過,不論在何種地形都能召喚出植物對戰,比較偏向於控制系。

與達因的交談進行的很愉快,四個小時的路程並沒有感覺到無聊。

飛飛合起希姆之書,對迪米烏哥斯的想像力深深折服。

(看來希姆桑是想借歐西里斯教來尋找十二個勇者並以神跡為由讓他們獲得特殊職業啊,看來是我多慮了。)

就在眾人剛剛走下馬車準備找個地方紮營時,作為瞭望手的盧克洛特卻忽然大叫起來:

「隊長!有哥布林!不好,還有幾隻食人魔。」

原本還在搬運物資的彼得立刻停下手中的動作,將劍盾抽出順着盧克洛特所指的方向看去。

由於這一帶都是平原,只要稍加辨別就可以看到遠處的異動。

的確如盧克洛特所說,正西方有攢動的身影,距離大概在一百三十米左右。

哥布林據說是猿與人類的後代,智力不及人類力量不及猿,生命力非常頑強,繁殖能力也和老鼠一樣快的嚇人,會製作一些簡單的道具,極具侵略性。

如果哥布林的數量搞到一個程度,會誕生更高級別的哥布林,甚至可以威脅到耶蘭提爾。

與哥布林將軍號角召喚出的哥布林不一樣,這些野生的哥布林長相醜陋至極,臉上還有得了某種病之後留下的膿包。

就算是天真的涅姆也不會把它們歸於冷冰冰這一類。

果不其然,這些貌似是從遠處走來的哥布林也看到了漆黑之劍這一方,嘴裏嘰里呱啦的叫着,最後一起向這裏沖了過來。

人類的肉對食人魔與哥布林來說是至上的美味。

「所有人準備戰鬥,先遠離馬車。」

戰鬥時馬匹很容易受到驚嚇,若是離馬匹太進很有可能被誤傷。

「懷特,這太巧合了吧?」飛飛頗有深意的問道。

「雖然讓克羅斯安排了幾次魔物襲擊,但是這些哥布林真的不在計劃之中。」懷特以只有他們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回答道。

臨行之前,懷特用訊息技能聯繫上了馴獸師克羅斯斯凱,讓他盡量召集魔物以備使用,並且交代他在這次旅程的路途上安排幾次小規模的魔物襲擊以獲取漆黑之劍成員的信任。

「您為什麼不和我商量一下,我也安排了。。。」

「啊?」

和希姆一樣,飛飛也想最大限度的獲取漆黑之劍成員的信任,讓馬雷與迪米烏哥斯在這一帶佈置了一個遺跡與一些自動生成的低級的不死者。

「那就一起吧,反正有我們在,以這個身份引起別人注目也是在保護納薩力克。」懷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將腰間的長劍與法杖抽出。

「看來以後要多商量一些了。」

「啊!懷特大叔,這是怎麼了?」涅姆從夢中醒來,看到擺出戰鬥姿態的漆黑之劍小隊,立刻意識到出問題了。

飛飛也伸手將身後的兩把巨劍抽出,緩緩向前走去。

兩位無上至尊直接越過了漆黑之劍成員結成的陣型,走到了最前面,甚至還在往前走。

「飛飛先生!懷特先生!危險!」彼得大叫一聲。

「無妨,作為合作的見面禮,這場戰鬥就由我們裁決者來打頭陣。」飛飛展開雙臂,長得離譜的臂展很符合一個強大戰士的特徵。

「至少讓我給您釋放一個輔助魔法吧!」尼亞想為這位勇猛的戰士釋放鎧甲強化的魔法。

「不必了,強化魔法的事,就交給我了。」懷特舉起左手的木質法杖:

「鎧甲強化、低階全能強化、反應力提升、迴避提升、低階魔法盾、武器鋒利度強化、飛行。」

「誒?!」尼亞第一次看到這樣使用強化魔法的。

「那麼,開始首秀吧!」同樣獲得魔法強化的懷特將法杖收回,雙手持劍等待着即將衝到面前的哥布林與食人魔。

。驟聞紅葉竊聽得來的組織情報,真一義憤填膺,覺得赤井秀一矇騙了自己。

但情緒舒緩下來之後,真一冷靜地思考了一番,開始覺得事情也未必是自己所猜測的那樣。

畢竟紅葉所提供的信息就只有兩條,一條是「庫拉索要來」,另一條則是沒有任何具體細節的「藤原財團」。

單獨的一句「藤原財

《柯學之銀彈》第一百零四章借題發揮 此話一出,其餘兩人的神情都十分的精彩。

一個驚訝,一個無奈。

挑了挑眉,蕭如風吹了聲口哨:「琳琳啊,朋友妻不可欺,同樣的道理,朋友夫也一樣,你白操心。」

霍城:「你的擔心是多餘的。」

見兩人不約而同的否認,沈懷琳抿了抿唇,緊張的心慢慢的平復下來。

雖然但是,以防萬一嘛。

「好啦,別在這裡站著了,既然遇到了,不如一起喝一杯吧。」

沈懷琳笑眯眯的邀請蕭如風,「正好朋友過生日。」

蕭如風倒是隨性,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

至於霍城……

自然更不用問,沈懷琳在哪他在哪。

於是,當沈懷琳帶著兩個男人回去的時候,董安然驚訝不已。

「這是……」

「安然,介紹一下,這是酒吧老闆,蕭如風,我朋友,剛才碰巧遇到了,就邀著一起過來了。」

沈懷琳笑眯眯的為兩人介紹。

燈光昏暗,是以未曾注意到,在看到蕭如風的時候,董安然眼底的詫異。

那是一種……意料之外的久別重逢的訝然。

但是很快便被她掩藏起來,收的很好,不曾泄露分毫。

互相打過招呼之後,眾人落座。

看著其餘幾個男人,霍城的眉頭不由得皺起。

「董安然,你什麼時候喜歡這個了?」

「嗐,那是我喜歡啊,這不是擔心懷琳沒意思,給她準備的嘛。」

「啥玩意?!」

沈懷琳正喝水,聽到這話,直接一口水噴了出來。

嗆的面紅脖子粗。

見狀霍城點連忙輕拍著她的背,幫著順氣。

又抽出紙巾來,擦乾淨她臉上沾的水。

「多大的人了,怎麼喝水還這麼不小心。」

「你咋不問問她多大的人了還胡說八道。」

手指指向董安然,沈懷琳張口就是控訴。

天地良心,她可干不出這事來!

被當場指認,董安然依舊穩如泰山。

還擺了擺手,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嗐,多大點兒事啊,是我就是我吧,不用計較。」

沈懷琳:「……」

計較個屁!這是事實!

她是萬萬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事上被坑。

頓時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相比之下,霍城倒是十分的淡定,握著她的手,輕輕捏了捏,靠在她的耳邊低語:「放心,我相信你。」

簡單的一句話,頓時撫慰了沈懷琳躁動不安的心。

看看,還是有明眼人的!

看到沈懷琳的表情,董安然毫不客氣的哈哈大笑起來。

一邊笑一邊誇:「琳琳,你可真有意思。」

沈懷琳皮笑肉不笑:「客氣了,你也有意思。」

於是董安然笑的更大聲了。

就離譜!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不覺,已然深夜。

看著已經昏昏欲睡的沈懷琳,霍城開口道;「今天也不早了,我們就先回去了。」

「這就要走了?」

董安然一聽,頓時就不高興了,癟著嘴,委屈巴巴,「再玩會兒嘛,這才哪到哪啊,我這一年才過一次生日,不得讓我盡興了才行嘛。」

「琳琳已經困了。」

「給她開個房間,先去休息。」

「……」

見霍城不說話,董安然咬著唇,當即拉住沈懷琳的手,不依不饒:「不行,說好了今天陪我過生日。琳琳喝不動了,你是她老公,換你來。不然……」

冷笑一聲,她意味深長的表示,「別怪我以後不客氣。」

從小一起長大,霍城對她的脾氣也算了解。

一聽她說這話,大概就猜到要幹什麼了。

頓時倍感無奈。

怎麼就認識這麼一個不嫌事大的主呢?

造孽啊!

無聲的嘆了口氣,霍城終於還是舉手投降:「我把她送去房間休息、」

「好嘞!等你回來哦!」

見目的達成,董安然笑的陽光燦爛。

目光瞥到一旁自斟自飲的蕭如風,她抿了抿唇,深吸了口氣,壯了壯膽子。

舉起酒杯:「兄弟,自己喝多沒意思。來,一起啊!」

蕭如風抬眼,目光掃向她。

只見五彩燈光下,董安然笑顏如花。

沒人察覺到她激動的心和顫抖的手。

片刻之後,蕭如風微微一笑。

「好,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一聲輕響,兩隻酒杯撞到了一起。

就像是一滴水,滴入了董安然的心間。

掀起了陣陣漣漪。

。 「沈城,最近你算是火了。」

Prev Post
看了之後,兩人都覺得一般。
Next Post
「走吧,這就是未來咱們住的地方。」趙青葵朝她揮揮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