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這就是未來咱們住的地方。」趙青葵朝她揮揮手。

「咱們?」葛圓圓一臉驚愕。

「當然,我給你預留了房間的。」

趙青葵說着哥倆好的摟着她的肩膀進去,同時不忘跟司寧說:「司寧我帶圓圓參觀一圈,你休息一下。」

司寧眉目含笑地點頭。

趙青葵便帶着葛圓圓進屋了。

進屋后的圓圓果真如劉姥姥進大觀園,整個人都僵硬了。

這裏的地板鋪着地磚,天花板點着水晶燈,四周還有那種布沙發,跟外國古堡似的。

最為重要的是從一樓看上去,二樓好多個房間,門都好高級的樣子。

「這……這裏?恕我見識少,這裏確定不是馮程程家?」

這些日子《上海灘》熱播之後,她也是看過一點點的。

這裏就跟馮程程的家一樣漂亮,這種地方不應該在大上海嗎?怎麼會在白晝?

「這裏是咱們的家!」趙青葵大氣地說。

說實話,她也覺得自己撿了便宜,3塊錢一個月就能住上這麼舒坦的地,以前想都不敢想。

從今天開始,她終於擺脫去澡堂洗澡的命運,可以在家裏浴室暢享淋浴了!

思及此趙青葵整個人都明亮了。

她屁顛屁顛地帶着葛圓圓上去認了自己的房間就着手搬東西。

。 納蘭黛看了看奚淺,也不意外她知道,「不錯,曾經的軒轅家,是高等城池的勢力,不巧,那座高等城池,現在是納蘭家的勢力!」

已經過了幾百年,納蘭黛早就平靜了。

何況,曾經納蘭家算計軒轅一族時,她還沒有出生,沒有親身感受。

但軒轅家有留影石,記錄了那一幕,五十多年前,她看過。

隨後,納蘭黛把她和納蘭家的糾葛和奚淺說了說。

這是師父說的,她必須要坦誠,才有可能會讓貴人同意。

所以,不止是納蘭家,她也把和其他人的仇恨說了。

聽完后,奚淺沉默了。

她面色難得的升起複雜,納蘭黛……確實挺慘的。

不過,她卻沒有露出同情的神色,因為她知道,納蘭黛不需要。

「其實你最恨的,不是郁西壑,反而是孟青枳吧?」

奚淺看着納蘭黛,聲音有些悠遠,她眼裏的光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這讓納蘭黛提起的心放了放,她鬆了口氣,沒有同情便好。

「恨?不知道,我分不太清楚,心裏只有一個想法,他們!全部都得死!或者!生不如死!」

不僅是他們,當初動手的所有人,全部都得死!

納蘭黛眼裏泛起猩紅,身上爆發出一股衝天的恨意。

半晌后,才漸漸平靜下來。

「抱歉,我失態了!」納蘭黛吐了一口濁氣。

「無妨!」奚淺輕輕搖頭!表示不在意!

她心底轉了幾轉,已經有了決定,「既然你有誠意,那我們就開誠佈公的談一談。」

這個軒轅境,能讓她用三年,也確實不錯。

納蘭黛徹底鬆了口氣,聽這個話音,她八成是同意了。

「好!」

「那就說說你手腕上的那個殘魂吧!」奚淺的視線落在她的手腕上。

納蘭黛的手腕非常纖細,不說骨瘦如柴,但也很清瘦,皮膚特別白,還隱隱透著青。

這是有內傷的原因。

「你知道?!」納蘭黛終於變了臉色,她狠狠一怔。

「梵音那和尚沒算到我會發現?」奚淺輕輕扯出一個笑容,怎麼看怎麼瘮人!

納蘭黛:「……」

「說吧!」奚淺恢復神色,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納蘭黛還沒想好怎麼開口,她手腕上的枯木突然有了反應。

『唰』的一下閃過一道紅光,轉瞬即逝。

隨後,是黑黝黝的光芒和靈氣!

奚淺心底一凜,豁然起身,立刻退後了幾步,戒備的盯着納蘭黛。

準確的說,是盯着她的手腕。

「看來小友是認出來了!」那一團黑霧漸漸凝實,發出一道聲音。

聽起來很是沙啞!

奚淺體內的靈力和功法同時運轉起來,目光幽暗,深不見底,「魔修!」

是的,納蘭黛手腕上的那縷殘魂,竟然是個魔修!

一個貨真價實,修為極高的魔修!

「不錯!」嘛道聲音並沒有否認!

他的身體,已經凝實成了人影,能看得清楚長相。

面容瘦削,稜角分明!

「師父……」納蘭黛欲言又止,師父不是說好不能暴露身份的嗎?

怎麼會突然出來!

「黛兒,你還不明白嗎?為師說的坦誠相待,自然也指這件事!」

。 食物已經是整好了!

正正好好的!

那此刻此時是可以收隊回家了,是吧!

回家是回家,但是,不知道為何,總是感覺不是很順利呢!

湯姆客正在暗處利用望遠鏡觀察!

在觀察到了葉浮生等人已經是將食物都給帶了回來以後,他的神色就不是很好了。

這幾個人隨着葉浮生死了,倖存者基地少幾個人那都是無所謂的事情,一定一定是不能讓這個該死的傢伙回來。

為了除掉這個傢伙,他可是私自行動了好么。

那,現在干點正經的事情吧。

這不,湯姆客的右手豎立了起來,隨後呢,這是打了一個響指。

再然後呢,只聽砰砰砰的巨響聲音不絕於耳,這巨響的聲音簡直就是圍繞着在了葉浮生的旁邊,嗯,這是鎖定了葉浮生的這麼一種感覺。

葉浮生的雙眸,盯着這前方看着。

認準了,認清楚了,在這冷不丁的這麼一瞬間,這是直接就是展開了攻擊。

噗噗噗!

喪屍出現了,但是,一出現就被葉浮生給斬殺了。

「撤退,撤退!」

葉浮生大喝。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個環節出現了問題怎麼會突然之間出現這麼多的動靜,以至於這是將四周的喪屍都給吸引了過來,他呢,這是完完全全處在了被包圍的狀態之中,前面也有,後面也有,左側也有右側也要,只要是有小巷子的地方就會是有喪屍這樣子的物種。

那隻要是有喪屍這樣子的物種,就算是葉浮生一個人可以輕易地出去,他這還帶着幾個人呢。

要是六個人出來一個人回去,那算是個什麼情況?所有的人都是被他給謀殺了,是么?這事情簡直就是沒有辦法說得清楚,到時候就真的是麻煩了啊!

所以,一定一定是會要解決了問題才行。

干點正經事吧。

葉浮生的目光看向了一棟大樓,似乎,這是唯一的逃生希望了。

那,首當其衝的肯定是他,因為其餘的人那是扛不住的。

「所有的人,跟着我走!」

葉浮生大喝一聲,這身形已經是朝着這樓棟門口嗖的一聲竄了過去。

這不,樓棟之中也有喪屍並且是已經出現在了這葉浮生的視覺之中。

葉浮生呢,這攻擊已經是展現了出來威能。

噗噗噗的聲音,不絕於耳。

這些喪屍,這是處在了葉浮生的攻擊之下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些喪屍怎麼可能是葉浮生的對手?誰出現,誰就完犢子。

也就一個厲害的,這麼多的喪屍之中總會是出現這麼的個把兩個的另類,這麼的不走尋常路走上了修鍊的道路,從而是從這些底層的喪屍之中廝殺了出來一片天。

刷!

刀光劍影一般的感覺,這樣子的攻擊朝着葉浮生的身上就這麼的幹了上來。

然後,葉浮生躲避了過去。

呵呵了都,是這麼的容易就可以命中與他的?

對方也真的是相當的天真的這麼一種感覺。

這是第一次!

這也不是最後一次!

只要是對方不放棄這麼的進行着一次次的攻擊,他,那就不放棄,這麼的一次次的進行着躲避。

只要是對方這麼的一直的攻擊下去,他,就這麼的一直的躲避下去,對方願意這樣子他也願意這樣子。

玩耍嘛,就這麼的玩耍下去這又有什麼呢?對不對?

刷,刷!

對方一瞬間就是展開了連擊數次,數次不間斷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朝着這葉浮生的身上幹了上來。

這是想的那是可清楚了,一瞬間直接就是要給你帶去了這致命的傷害將你給淹沒在了其中,最好的那就是直接將你給拿下,真的是天王老子來了,那都不會是有任何的改變,就是這麼的一回事了。

結果……

差強人意!

不是想的這麼的簡單的事情!

絕對不是!

葉浮生穩紮穩打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還有這閑工夫出招呢,這麼的一瞬間,這是直接就是一刀子朝着這對方的身上這麼的信誓旦旦的招呼了上去,這是準備直接就是將對方給徹底的是拿下了的一種節奏。

「你特么的,你以為,你這麼的簡單的就可以命中了我么?不可能的事情,絕對!」

對方的雙手已經是合十了起來就將這把刀給這麼的徹底的是夾住了。

夾住了哦,可不單單隻是這麼的威脅威脅你的事情。

這是徹底的夾住了哦。

「少年,你呀,真的是有點幼稚,我說的!」

葉浮生點頭說道。

「我不幼稚,絕對不!」

Prev Post
為了了解自己部下的想法,飛飛將書打開,仔細的閱讀起來。
Next Post
「好!那王爺的生辰禮我們還要不要準備?」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