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王爺的生辰禮我們還要不要準備?」

「準備啊,為什麼不準備,喜歡他和報復他,二者之間沒有阻礙。」余長安邪笑一聲走向門口,看着不知打哪兒飄在空中的紙鳶心裏疼了一瞬,也僅僅一瞬。

她目不轉睛盯着紙鳶,話鋒一轉就問:「你姐姐長什麼模樣?」

突然被問到自己身上來,起初山藥還沒反應過來,腦中一片空白猛地就記不起姐姐的臉,想了許久方才有了些許印象,還用着不太肯定的口吻:「她……身形比較乾瘦,若站在王妃身邊,估摸著和您一般高……」

山藥說話還是很講究的,怕余長安為她拿青樓女子相提並論特意說得委婉許多,余長安心裏一暖,這樣懂事的女孩子,可得保護好了才行。

只聽山藥繼續說:「她下顎有顆痣,不怎麼明顯,眉眼怎樣我也記不得了……我們許久不見了……」

。 他的聲音低沉暗啞又富有磁性,在耳邊響起的時候,猶如婉轉悠揚的大提琴聲,格外迷人動聽。

「小喬,去掉『好像』再說一遍。」

此刻的喬思語已經被吻得雲里霧裏的,腦袋一片空白,渾身熱得難受,她想到他剛剛對他的態度,便搖了搖頭,「不說,你剛剛凶我還不相信我。」

「乖,我沒有不相信你,我只是突然看到你和靳子塵在一起,心裏很不爽,再說一遍好不好?」厲默川哄着她。

「厲默川,我要睡你。」

厲默川卻欣喜若狂,今晚她帶給他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嘴角邪邪一勾,他拉着她的手放在了他的皮帶上,「悉聽尊便。」

他的皮帶好想有一團火,喬思語一碰到之後被燒的快速鬆開了手,可下一秒,他就緊緊地抓着她的手,一點一點地揭開了皮帶。

「不是想睡我?怎麼又臨陣退縮了,可別讓我看不起你……」

「……」喬思語骨子裏有一種叛逆性格,只是因為段瀟南和靳家人的緣故,她收起了所有自己的情緒,努力戴上一層面具迎合著他們,迎合著這個社會,如今跟厲默川待久了,不知道是跟他在一起完全沒有壓力,還是因為他太過寵她,她漸漸地不再壓抑自己,那個真實的自己又回來了。

喬思語的一句「我愛你」讓厲默川興奮了一晚上,當然他興奮喬思語就遭殃了,直到被他折騰的昏過去前,喬思語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今後她絕不再說「我愛你」三個字。

第二天一早,喬思語睜開酸澀的眼睛時,渾身就跟剛跑完馬拉松似的,一點力氣都沒有,而且還酸軟的厲害。

「醒了?」

低沉性感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下一秒,她的背上被一個溫熱的東西覆蓋,喬思語脊背一僵,以為厲默川還要再來,迅速起身用杯子遮住了自己的胸口,「厲默川,有件事我必須要跟你說清楚!」

「什麼!?」厲默川用手撐著腦袋,幽深漆黑的眸子裏閃著魅惑人的光芒。

妖孽啊妖孽!大清早就開始勾.引人,太不要臉了。

「我覺得我們最近做的太頻繁了,這樣對身體不好,一般情況下,我們一個星期兩次才是正常的。」

厲默川被喬思語一本正經的某樣逗笑了,「我們是特殊情況!」

「什麼!?」

「我三十一歲才遇到你,儲存了三十一年的精力就是為了每天睡你並且睡一輩子,況且,你還有一個星期的經期,那我們一個月有五天不能做,你讓我忍了三十一年,每個月再忍五天也就算了,還要剝奪我其餘的時間,小喬,你怎麼能這麼殘忍!」

。寬慰的話語宛如清泉溫潤入肺,白亦非少有這種語氣說話。

依偎在白亦非胸膛中的明珠本來還對他心有怨言,怪白亦非私自窺探她的內心,得虧白亦非做事留了餘地。

所以對於白亦非剛才的冒犯,她還是選擇了諒解。來斗羅大陸已經半個月了,期間她聽到的最多關於白亦非的描述就是冷酷無情,現在白亦非

《斗羅之皚皚血衣侯》第二百二十八章兄妹相認 阿威帶着兩人,揚起下巴,走到九叔面前。

文才顫顫巍巍,「大師兄……」

九叔:「……」

九叔萬萬沒想到,讓茅山派團滅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區區一個保安隊長。

哎,劫數啊!

阿威朗聲道:「還愣著做什麼,開門。」

身後小弟打開牢門。

阿威又道:「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出來?」

九叔:「???」

文才欣喜若狂,這幸福來得太快!

石少堅暗暗好笑,的抱手,「師父。」

九叔心中疑惑,面色不改站起來。

秋生大喜,「師父。這一次多虧的大師兄。」

【來自九叔的感激,你的悟性+100】

石少堅暗暗好笑,這老頭子那麼好面子,還給我一副臭臉。

阿威道:「林九。現在命你為任家鎮保安隊首席顧問,輔助任家鎮保安隊破案,走吧。」

九叔對阿威這人有些不舒服,可是現在處境總好比蹲牢獄好得多。

秋生一個勁的使眼神。

九叔無奈,抱拳,「林某人竭盡所能。」

阿威很是滿意,「好。走吧。」

屍體已經拉到義莊。

師徒四人跟阿威一起回到義莊,九叔、石少堅來到屍體面前。

九叔掀開白布,第一個,就是村長老余。

這個老頭,昨日的面容還歷歷在目,今日這模樣栩栩如生。

阿威站在一旁,捂著口鼻。屍體的腐臭味,讓他感覺十分的不適應。

不耐煩道,「我說,到底找到原因沒有。」

九叔查看后,看了一眼石少堅。

很明顯,他有意在場教學。

石少堅走近查看一番,脖子四個手指大的窟窿,肉身乾癟。

要不是白布上寫有餘得水,根本就不知道這貨是村長。

「你怎麼看。」林九想考考石少堅的眼力。

到目前為止,他沒有跟石少堅說起任何跟殭屍有關的知識,就像看看石少堅分析到什麼部分。

比如,這屍體怎麼變得如此乾癟。

比如,這屍體要怎麼處理。

等等之類的……

石少堅看一眼,馬上蓋起來。

九叔對這學生的態度有些不悅,「你做什麼。」

石少堅老實說道:「師父。好臭。」

九叔怒道:「哼!我讓你看着屍體是怎麼造成的,你嫌這嫌那的,怎麼學東西。」

石少堅壓低聲音,吐出兩個字,「殭屍。」

聞言,九叔難以置信的看着石少堅……「我們出去說。」

沒看下去的必要了。

一擊,命中要害。

阿威問道:「我說林九。你看出問題所在沒有。」

石少堅搶先道:「我師父看出來了。村裏吃了野生動物,被動物復仇。這血都給吸幹了。」

九叔詫異,這徒弟胡說什麼。

阿威大驚,「真是這樣?從何說起。」

石少堅解釋,「脖子有四個血窟窿,正是從這個地方,把村民的血吸干。他們的肉身乾癟,是因為血被抽乾的緣故。」

阿威點頭,「都記錄好沒有。」

「好了。」

「林九簽字。」

簽字完畢,阿威道:「這些這些屍體暫放義莊。」

九叔搖頭,很配合道:「不可。這些屍體……有傳染病,必須今晚燒掉。」

如果真是殭屍所為,這些村民會在今晚屍變,絕對不能留過夜。

阿威想了想,「准了。走。」

就這樣走了,前後不到十分鐘。

九叔:「……」

秋生文才都傻眼,這就結束了?

石少堅鬆口氣,差一點以為九叔說漏嘴,可見九叔關鍵時候,還是很靈活的。

師徒四人再坐一起。

九叔冷冰冰的說道:「石少堅,你可知錯。」

石少堅一拍額頭,又要從我這裏找面子,

好吧,給你面子。

「弟子知錯。弟子不該去怡紅院……」

秋生嘀咕道:「師兄不去怡紅院咱們就團滅了,今日也沒辦法救師父出來。這冥冥之中註定好的。」

九叔瞪了秋生一眼,「為師說話要你多嘴。」

「我來問你石少堅。你整日去怡紅院,所為何事。」

石少堅乾咳,「那柳姐拜託我去十里坡給她姐妹紅紅處理後事。事情做完,我自然去收尾款。」

九叔:「……」

尾款……

「哼!我輩修道。豈能沾染那些紅塵俗物,這些東西沾多了,對修道沒有一點好處!」

秋生嘀咕道:「師兄築基了。」

九叔:「……」

尼瑪,還讓為師說嗎?

「為師平日是如何教誨你們,作為茅山弟子,行善積德,斬殺邪魔這都是分內的事,不應取人錢財,拿人好處。沾染因果關係太多,對你們的修鍊沒有一點好處。」

文才:「那師兄為什麼築基了。」

九叔:「……」

艹!

沒法說了!我要拍死你們!!

眼看九叔就要殺人,石少堅一下爬起來,「師父。弟子有事請教。什麼是殭屍。」

九叔順着台階,「秋生把水缸的水裝滿。」

秋生:「水缸的水滿了啊。」

九叔:「文才去把水缸的水倒掉。」

文才:「……」

秋生:「……」

早知道就不多嘴了。

九叔負手,冷冷看着兩個徒弟,「回頭再收拾你們。」

等九叔轉身走後,石少堅安慰道:「別垂頭喪氣。晚點我們一起去摸屍體。」

「卧槽!師兄你那麼變態,這種好事你帶上文才就好了。」秋生急忙拒絕。

石少堅推開秋生,對文才道:「我就不信,這幾十具屍體就摸不出幾塊大洋。」

秋生義正言辭,「師父經常教導我們,為逝者整理儀容,是對他們最後的尊重。請讓我送他們最後一程。」

石少堅白了秋生一眼,「香不香。」

Prev Post
「走吧,這就是未來咱們住的地方。」趙青葵朝她揮揮手。
Next Post
「逗逗你而已嘛,買二十盒我吃不完會壞掉的,如果你執意要以禮物來表示自己的歉意的話,一盒就夠了。」諸葛明轉過身來,笑眯眯的說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