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你而已嘛,買二十盒我吃不完會壞掉的,如果你執意要以禮物來表示自己的歉意的話,一盒就夠了。」諸葛明轉過身來,笑眯眯的說道。

「你這,肥豬……」松下恭平拽起了他的領子,臉上的表情不知是怒,還是笑。

——某座宅邸——

坐在自己房間之內,正吃著三明治的歐陽越心情十分不錯。

敲門的聲音響了起來,他放下那個吃了一半的金槍魚三明治,將門打開。

門外的人完全不出他的所料。

Michelle,王凱,諸葛明,還有……

澤間浩樹,水谷峪,以及松下恭平。

「都來了啊,那咱們就到客廳里聊一聊吧。」看著眾人,歐陽越說起了流利的日語。

眾人遂挪步到客廳當中,Michelle便開始向其他三人介紹起歐陽越。

「這個人呢,就是我們幕後的那個人,他叫歐陽越,歐陽數碼股份有限公司的ceo,當然咯,他呢,也是鬥士之一。」

「幸會幸會。」

澤間浩樹上下打量著他,而水谷峪卻出乎意料地寒暄起來。

「你好,我的名字是水谷峪,暗之鬥士。」

「你好,初次見面,多多指教。」

「我叫……松下恭平。」

松下恭平顯得有些不太自然,或許是因為在此之前本就是站在他們對立面的關係。

「嗯,你好,松下君,你能選擇加入我們,我對此表示不勝感激。」

「你……不,您過獎了。」

松下恭平撓撓頭,露出非常不自然的笑容,然後偷偷看了看水谷峪和澤間浩樹的表情。

他們兩個的表情沒什麼變化,似乎沒有覺察出自己過去的身份,這讓他鬆了一口氣。

「那個,歐陽大哥你好。」

「嗯,你好啊,澤間君。」

「這次找你們來,是讓你們盡量了解一下現如今數碼世界和人類世界的狀況,以及給你們的手機里安裝幾個利於咱們戰鬥的小程序,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別的事情,嗯……那傢伙居然還沒有到啊。」

歐陽越說著,看了一眼手錶,但話音剛落,一個身穿黑色大衣的青年人便走了進來。

「說曹操曹操就到,維特,你來的正好。」

名為維特的青年人一邊脫衣摘帽一邊抱怨著。

「這裡的交通真是太糟糕了,我和貝希摩斯堵了將近一個小時啊,真是的,明明就只是個周六為什麼還會這麼堵。」

「好了,這裡的交通本來就是這樣啊。」歐陽越面帶微笑,而水谷峪反倒是一臉敵意。

「那傢伙……」

「就像我說的那樣啊……他是某個歷史節點上的他的複製品,而且,他現在也早就失去了『冠冕』,已經不是我們的敵人了。」王凱在水谷峪耳邊輕輕耳語道。

水谷峪將信將疑的看了一眼王凱,遂嘆了口氣,說了句「好吧」。

「話說……需要我力量的小鬼頭是哪個?」

「是這位。」王凱拍了拍水谷峪的肩膀,說道。

「對了,我還沒有向你們介紹……他的名字,叫做維特里烏斯,是咱們的生力軍之一,你們叫他維特就好。」

松下恭平打量了下維特里烏斯,總覺得他很面熟,像是在哪裡見到過一樣,不僅如此,這個名字,他也非常耳熟,但是就是想不起究竟是在哪兒聽到、看到過了。

「維特先生你好。」

「你們好。」維特里烏斯沖他們打了個招呼。

「那麼,現在人就到齊了,來,跟我來吧。」

歐陽越站起身,拿起自己的手提電腦,帶領眾人去了宅邸的後花園。

宅邸的後花園種滿了灰色的虞美人花和藍色的矢車菊,其中也不乏一些藤本植物,諸如紫藤花或者是翠玉藤,當然,還有荼蘼花,勿忘我和蔦蘿這樣細碎的小花,但是,其中最惹人注目的,怕就是正中央的那一株杜鵑樹了。

眾人踏著大理石小道,來到了杜鵑樹之前。

歐陽越在手提電腦上輕輕敲打,隨即只聽得一陣機關發動的聲音,面前的草皮竟然打開來,一條燈火通明,但又深不見底的地下樓梯通道在眾人面前顯現。

「好厲害……」澤間浩樹感嘆道,而Michelle卻說。

「我說過的,你所有的疑問都能在今天、此處所解開,怎樣,我沒騙你吧?」

「沒有沒有!話說歐陽先生除了公司ceo和鬥士之外應該還有別的身份吧?」

「嗯?你倒是突然敏銳起來了啊。」Michelle笑笑,說道。

「除此之外,他還是這家公司的老闆之子,同時也是和數碼世界的高層管理者們認識的人。」

「誒,好厲害啊!」

「好了,還是先進去吧。」

Michelle雙手環與腦後,進入了通道。

澤間浩樹緊隨其後,也進入了這個神秘的通道,隨後,只聽得通道大門關閉的聲音,外部的光源就此切斷。

「下面是我們公司的地下研究室,專門用來研究數碼獸和開發對抗七大魔王軍隊的應用程序。」歐陽越在前面走著,說道。

「七大魔王?」澤間浩樹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歐陽越剛想解釋,松下恭平卻說道。

「是以『原罪』為概念產生的數碼獸,現在咱們所對付的光明獸,正是其中之一,他代表的是『傲慢之罪』,光明獸在2002年被上一任鬥士們所打敗,但是經由『原罪』的力量,他才再度復活。」

「不錯,松下君說的很符合,而且,『原罪』是數碼世界最神秘的概念之一,我們公司,至今也沒找到『原罪』的誕生源頭,所以我懷疑,這東西極有可能是人造物,而非是在數碼世界自然產生,當然,也有另一種可能……好了,具體的事情,等到進入研究室里再說吧。」歐陽越補充道。

眾人在又走過一段路程之後,終於來到了樓梯的底端。

「先生,下午好。」一個研究員走了過來,向歐陽越寒暄,歐陽越點點頭,遂帶領眾人走進了研究室。

「這裡就是我們的數碼獸地下研究室了。」Michelle說道。

研究室安裝著藍色的燈,四周陳列著一些檔案資料,和一些被冰封起來地數碼獸標本,水谷峪注意到了自己右手邊類似於雷達的大型錶盤儀器,好奇地看著,遂又掃了一眼按鈕之上的文字,奇怪的是,那些文字既不是英文,也不是日文、中文、俄文或者是其他國家的語言文字,他又駐足觀察了下,恍然想起了這好像是數碼世界的文字。

「那個是落單數碼獸探測器,用來探測一些無意中跑到人類世界的數碼獸的。」諸葛明解釋道。

「無意中跑到人類世界的數碼獸?會有那種嗎?」水谷峪問,而諸葛明卻嘿嘿一笑。

「當然有啊,不然你以為為什麼有時候電腦會出現網路狀況不好的問題啊。」

「啊?所以那根本不是電腦的問題嗎?」

「是的,全都是數碼獸在作怪,因為有時候兩個世界的信號場會不穩定,一些數碼獸會從數碼世界經由各種電子設備跑到人類世界,不過由於是非法進入人類世界的,所以其數據核酸無法經由電子設備的程序快速轉錄翻譯並在人類世界顯現,反而會被困在電子設備里,出不去也進不來,這種數碼獸就被稱為落單數碼獸。而在這個時候,這個儀器就會檢測到那些落單數碼獸,這裡的研究人員就會在所有網頁和app里悄悄輸入退回代碼,或者發射退回信號,把那些數碼獸送回數碼世界。」諸葛明繼續解釋。

「原來如此……那麼,電腦或者手機病毒也是數碼獸造成的嗎?」水谷峪接著問。

「沒錯,程序員在編輯病毒程序時,會對兩個世界的信號場產生干擾,造成選擇性空間扭曲,然後就會把病毒種數碼獸強行拉進人類世界,將其吸附在所編輯的程序之中,當附帶病毒種數碼獸的程序被安裝進電子設備,病毒種數碼獸身上的病毒數據就會在其中發生作用,同理,一些殺毒軟體也是疫苗種數碼獸依附在軟體程序當中,當遇到病毒種數碼獸,其疫苗數據也就會發動,減少或者滅除掉病毒數據給電子設備帶來的破壞,然後再由裡面依附的數據種數碼獸修復原本數據,而那些病毒種數碼獸在病毒程序被破解之後就會解開對程序的依附,被我們研究室的技術送回數碼世界。」諸葛明剛想說,卻被Michelle搶了先。

「原來還有這種事情……今天可還真是大開眼界可。」松下恭平聽到了他們談話的全內容,才意識到自己對數碼獸和數碼世界的了解只是皮毛而已——畢竟他乾的最多的事情是在人類世界和數碼世界打架以及一些數碼獸的習性和背景底細,對於數碼獸和電子設備間的關聯卻是少之又少。

「呵呵,所以……歐陽數碼股份有限公司,可是凌駕於世界上所有的互聯網公司的,如果沒有這研究室的所有成員的努力,這個世界的互聯網技術可能不會發展到這個地步……畢竟沒了它們,人類世界的網路可是要被數碼獸搞得一團糟的。」王凱再度眯著眼睛微笑著,插了句嘴。

「咳,小王,別這麼亂說……我們呢,還沒有那麼偉大,只不過是做著應該做的事情罷了。」

歐陽越輕輕咳了一聲,回頭看著王凱。

「沒問題,歐陽。」王凱方才有所收斂。

「好了,還是給你們介紹一下有關於數碼世界的事情吧。」

眾人來到了一個大屏幕之前,歐陽越對在屏幕之前的一個女研究員示意啟動屏幕,研究員點點頭,按照其指示做事。

隨即,屏幕之上開始播放起一段錄像。

屏幕之上,四個打扮各異的人正冷眼看著數碼世界的主星球,其中一個身著粉紅色紗麗的印度女人眉頭緊蹙,突然抬起右手,幾道光從其手中飛出,直入數碼世界。

「什……」另外一個獨眼穿盔的老者驚訝的看著那印度女人。

「吾等不可干涉此世之事……薩蒂……」身穿蛇紋白袍的人轉頭看向那印度女人,語氣之中不帶任何感情。

「……」印度女人沉默不語。

視頻暫時被停住了。

「這是光明獸被古代十鬥士封印之前的幾年,光明獸的軍隊正和古代十鬥士所率領的軍隊進行戰爭……你們所看到的那四個人,是數碼世界的管理高層,被斥責的女人是【薩蒂】,身穿白袍者叫做【∞】,那個驚異的老者,名字叫做【奧丁】,而一直冷眼看著,肩上扛著斧子的,叫做【盤古】。」歐陽越解釋道。

「數碼世界的這幾位高層,本應是不該涉足於數碼世界的……不過過於慈愛的薩蒂卻是插手了。」他繼續說道,而水谷峪卻問。

「為什麼……數碼世界的高層沒有辦法插手數碼世界的事情呢?」

「因為,那是世界樹的工作啊……他們不過只是世界樹的管理者,因而很難插足數碼世界的事情。」

「四個高層管理一個下屬?」澤間浩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是啊,世界樹是容易暴走的存在,所以需要嚴加看管。」Michelle回答道,隨後又繼續說:「薩蒂手中飛出的幾道光,化作了和古代十鬥士類似的存在,在有了他們的幫助,剩下的八位古代十鬥士又把力量全部貢獻於古代暴龍獸和古代加魯魯獸身上,這才把光明獸封印,而這幾個從天而降的傢伙轉而又在後面的幾場人族與獸族數碼獸的大戰相繼陣亡,只剩其中一位現如今以拉結爾獸的姿態苟活於世,但是,他們的事迹並未真正的記載於數碼世界的正史當中。」

「後來,光明獸的封印鬆動,米迦勒獸率自己所造的十鬥士加固封印,當然,這其中還有薩蒂和盤古的幫助,最後紛紛趕緊力量沉睡。」似乎是為了報剛才Michelle的「搶話之仇」似的,沒等Michelle繼續說下去,諸葛明卻接上了話頭搶先解釋,一語完了還頗為得意地看了看Michelle。

Michelle瞪大眼睛,臉上流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氣惱。

「嘖……有你們兩個的解說我覺得這個視頻沒有什麼繼續播下去的必要了吧。」看著尚有些火焰味但總體還算和諧的二人,王凱不禁汗顏地嘖了一聲。

「哈哈,好了好了,接下來給你們看一看我們公司的最新科技。」

歐陽越說罷,只聽得清脆的響指聲,其中一個戴著藍色框眼鏡,看起來肉乎乎的男性研究員打開了自己手機上的照相機,並對準了眾人。

隨即,快門聲起,眾人周圍的風景突然變成了黃沙滿天的沙漠。

「歐陽,原來這個研發成功了啊。」諸葛明看著周圍的景色,有些錯愕。

「是啊,要不是我這個天才黑客少女的幫助,及時修改了上次那個失敗品的幾個錯誤代碼,我想這個軟體也沒可能完成得那麼快。」Michelle說道,又瞅了諸葛明一眼。

「這個軟體,叫做『模擬數碼領域』,是參考邪惡鋼之獸型鬥士十數獸的體內空間所做,能夠結合手機自帶的照相機功能,製造虛擬數據空間,還原數碼世界的某些區域,隔離在裡面的人和數碼獸,從而減少現界數碼獸對人類世界造成的破壞,我會把這個軟體也發給你們,這樣的話,下次遇到數碼獸的時候,就用這個把他們拖進虛擬空間里戰鬥吧。」歐陽越得意的微笑。

「十數獸……那傢伙是敵人嗎?」浩樹問,而這次回答他的卻是水谷峪。

「應該……不是了吧。」

他給出了一個模糊的答案。

「說不準,鋼之鬥士之魂現在都沒有找到,而且我們不排除鋼之人型鬥士銀鏡獸已經變化為普通人藏在人類世界的某處,那傢伙非常狡猾,而且不清楚他的立場,所以,想找到他很難。」Michelle說道。

「那個,他似乎現在沒有加入光明獸的隊伍。」松下恭平發話,歐陽越聽到這句話,雙眼閃過了激動的光。

「真的嗎?」他追問道。

「是的,目前,光明獸麾下的,就……只有那幾個人。」

松下恭平吞吞吐吐地回答道,看來,他是真的很不想提起自己過去的身份。

「嗯,這還真是個好消息……另外,我還要向你們介紹一個地方,跟我來。」

眾人再度跟著歐陽越,來到了研究室最深處的一個房間。

房間里停放著一個巨大的筒形裝置,裝置的一側還有著

「這裡是虛擬對戰裝置,簡單來說,就是訓練場,你們以後可以到這裡來和虛擬的敵人對戰……」

沒等歐陽越說完,一陣手裡的鈴聲便響了起來。

是歐陽越的手機進了一通電話。

他接通電話,聽到對面的人所說的內容,不由得眉頭緊鎖,等到掛斷電話之後,他掃視了眾人一眼。

「有數碼獸出沒,這下要麻煩大家一下了,地址有點多,口頭說不方便,我馬上連帶剛才的『模擬數碼領域』也發給你們……對了,還有一件事,維特,你先帶水谷君去那裡吧,事情結束之後趕快和我們回合。」

「嗯,行,那……對了,你叫什麼?」

維特里烏斯答應道,隨後,他的目光落在了水谷峪身上。

水谷峪咽了口口水,然後直視維特里烏斯的雙眼,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淡然的回答道。

「我的名字,是水谷峪。」

「嗯,那好,水谷峪,你先跟我來一下。」

「好了,接下來,大家趕快出去分頭行動吧。」

歐陽越的眼神中,閃動著堅毅的光。

本章,完。。 永康元年夏七月,離劉弘去世已經過去了三月有餘,劉備要開始承擔一個人子最主要的事情,那就是守孝,古人言:百善孝為先,況且在大漢這樣的極力推崇孝道的時代里,更是如此。

從永康元年,直到建寧二年,將近三年的時光之中,說長也是相當長,這段時間內,永康元年,孝桓帝去世,竇太後派遣太傅陳蕃迎立河間國解瀆亭侯劉宏為帝,其父乃河間王劉開之子劉萇,章帝之玄孫,從親緣關係來說,劉宏與孝桓皇帝親屬關係最近,故而立為皇帝。

Prev Post
「好!那王爺的生辰禮我們還要不要準備?」
Next Post
「去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