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退兩難吶!

葉秋皺起了眉頭。

如果繼續尋找兇手,就會招惹巫神教,有可能遭到報復。如果停止尋找,那麼龍王必死,他也會斷一條手臂。

思考了一陣之後,葉秋下定了決心,說道:「先找到兇手再說,巫神教就算要報復我,那也是以後的事情。」

龍王還想再勸,說道:「可是……」

「龍王,您不想找到給您下毒的那個人嗎?」葉秋道:「只要我們找到了兇手,就有可能知道巫神教的信息,挖出他們在江州的分堂,說不定能找到當年給您下毒的那個人。」

「我覺得葉秋說得對,我們應該繼續尋找兇手。」趙雲支持葉秋的想法。

龍王道:「我也想找到當年那個人,如果能在死之前報仇,那我就真的死而無憾了,只是這樣做的話,小葉你勢必會遭到巫神教的報復。」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眼下我們還是先找兇手吧!」

見葉秋態度堅決,龍王最終點了點頭。

趙雲問道:「現在我們已經知道這件事情是巫神教的人乾的了,接下來我們去哪找他們?」

龍王道:「我找了那麼多年,都沒有找到巫神教的蹤跡,現在九千歲只給我們三天時間,恐怕很難找到兇手。」

「那可不一定。」葉秋笑了起來。

龍王看了葉秋一眼,問道:「你有辦法?」

「嗯。」葉秋點頭。

趙雲好奇的問道:「什麼辦法?」

「什麼辦法你就別管了,總之,只要兇手還在江州,我肯定能找到他。」

葉秋說完,雙手悄然結印,嘴裡默念追蹤符的咒語,很快,一縷黑氣又浮現在眼前。

「去!」

隨著葉秋一聲輕喝,黑氣飄進了電梯。

「走!」

葉秋帶著龍王和軍神進入電梯,來到酒店大堂,然後那縷黑氣在酒店大堂里漂浮了一圈之後,徑直出了酒店。

葉秋緊緊跟著那縷黑氣,在街上七拐八拐,最後,走進了一條僻靜的巷子里。

這條巷子彎彎曲曲,幽深窄長,地面上的青石板斑駁不堪,一個人影都見不到,十分冷清。

「你們小心點,我有種預感,我們現在距離兇手很近了。」葉秋提醒道。

龍王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雙眼不停地掃向四周。

趙雲也一隻手伸到了腰后,握住了槍。

葉秋跟著那縷黑氣一直往巷子深處走,最終,這縷黑氣落在了一個老舊的院子門口。

「就是這裡。」

葉秋停下了腳步,手指著院子大門。

龍王和趙雲抬頭,看到一扇黝黑的宅門,此時大門緊閉,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

「小葉,兇手在裡面?」龍王小聲問道。

「我不知道。」葉秋也不確定兇手在不在裡面,跟著又說:「就算兇手不在裡面,那裡面也一定有兇手的線索。」

「趙雲,你去敲門。」龍王叮囑道:「小心一點。」

趙雲微微點頭,慢慢地走到大門面前,舉手叩門。

「咚咚咚!」

敲了一會兒,一點反應都沒有,趙雲接著又喊了起來:「請問有人在家嗎?」

連續喊了好幾遍,也沒有任何反應。

趙雲回頭看著葉秋,問道:「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只能破門了」

「砰!」

葉秋一腳踹開了門,頓時,撲面而來一股濃郁的惡臭味,讓人反胃。

「進去看看。」葉秋捂住了鼻子,率先走進屋裡。

趙雲和龍王緊隨其後。

客廳里一片雜亂,桌子上放著一些發霉的飯菜,上面爬滿了蒼蠅,非常噁心。

地上堆滿了啤酒瓶和瓜子殼。

看得出來,這裡以前居住過人,而且居住的還不止一個人。

葉秋遞給龍王和趙雲一個眼神,然後三個人分頭行動,在屋裡面找了起來。

「龍王,葉秋,你們快過來看。」突然,趙雲的聲音從一個房間裡面傳了出來。

葉秋和龍王立刻沖了進去。

進門,首先映入眼前的就是一個銅製的古樸香爐,接著,又看到在香爐後面靠牆的位置,擺放著一塊木牌。

木牌上一個字都沒有。

葉秋快速從廚房弄了一碗水,潑在木牌上,沒過多久,一個蛇形圖案緩緩地在木牌上顯現,正是巫神教的圖騰。

在圖騰的下面,還有四個小字:

江州分堂!

「沒想到,巫神教的江州分堂竟然在這裡。」葉秋有些意外。

「現在人跑了,找到了他們的分堂也沒什麼用,媽的。」趙雲罵道。

龍王也嘆氣道:「好不容易找到了巫神教的信息,沒想到又斷了,我們來晚了。」

「沒事,他們跑不掉的。」

葉秋剛說完,突然聽到門口傳來了聲音:「咚咚——」

。 猴哥雖然是神仙,但這幾樣玩意兒,他也沒吃過啊,吃都沒吃過,他這大廚哪知道怎麼做?

七尋機靈的跟著猴哥往廚房裡去,好在靈舟這會兒也來了,有人幫著待客,他們兄妹倒也不必陪縣尊大人說話。

進了廚房,七尋定了幾個菜譜,土豆燒肉,酸辣土豆絲,烤土豆,前兩樣是菜,后一樣可作主食。另有撥絲紅薯,烤紅薯,炸紅薯條,烤玉米,爆玉米花,南瓜玉米餅,南瓜這種儲冬瓜類,這會兒正甜著呢,他們家的南瓜,還是村裡人送的。

七尋把幾樣菜一說,猴哥就動手試做。

猴哥本來就是天地生靈,聰慧自不必說,但他的天賦,除了智商和修仙資質、戰鬥天賦外,其它天賦點好像點的有點歪。

尤其是廚藝,似乎一下子就打通了仁督二脈,你只動動嘴皮子告訴他怎麼做,他一上手,就能做個七七八八。

所以七尋一點也不擔心猴哥頭一次做出來的菜在縣尊大人面前失禮。她猴哥的傑作,哪怕不算頂級美味,但至少絕不會難以下咽。好吃,肯定是好吃的。

當然,這幾樣都是嘗鮮試吃菜,主菜還得有,畢竟待客嘛。

猴哥做了紅燒鹿肉,烤鹿肉,這兩樣做法簡單,又因為終於有了辣椒,猴哥在七尋的指點下,做了道酸菜魚,加了辣味的酸菜魚,整個口感都提了一個檔次。

七尋還在念叨,等以後做泡椒,咱們吃剁椒魚頭。

此外猴哥還做了老鴨酸筍煲,蒸香腸,紅燒肉和糖醋排骨、涼拌綠豆芽,涼拌乾絲,香乾肉絲,醋溜白菜等,湊了個八葷八素。

八葷簡單,家裡現在最不缺的就是各種肉類,但這季節,八素真有點難為人。還好有了土豆紅薯,好歹能湊幾樣出來。

雖然有些大菜需要的時間長,不過猴哥是誰?他動用了真靈之氣,不但大大縮短了食材的處理時間,做出來的味道,其實也比灶火好的多。

等所有的菜上桌,李行簡一瞧,嘖,別看人家住著三間土房子,但人家這菜,色香味俱全的,不比他家國公府上的大宴差。

公玉昊那小子,說他手藝至味樓的大廚都得贊一聲,看樣子還真沒吹牛。

再一看,有幾樣菜還挺眼熟:「至味樓好似也有這幾道菜,我記得我不久前還在他家嘗過。」

猴哥笑的得意:「菜譜就是我提供的啊。那吳掌柜還挺講究,十樣菜譜,給了我五千兩銀子呢。本來說是折算成紅利的,不過我懶得摻和人家的生意,便只取了五千兩。」

李行簡點頭,至味樓背後是棣王府,少打交道是對的。

十樣菜譜,五千兩銀子不算少了。

世家的菜譜很少外傳,精美的食物,那也是家族底蘊的一種體現,若是國公府,五萬兩銀子他也不可能把菜譜傳給外人,畢竟這不只是銀子的問題,還是國公府的體面問題。

但晏家不需要這種虛假的體面,銀子顯然更實在。

李行簡笑道:「果然有本事的人,到哪裡都能活的好。」

誰說廚藝就不是本事了?看看,人家就能憑著十道菜譜,換回來五千兩銀,普通百姓,幾代人也賺不了這麼多!

再看人家這土牆草頂的三間大屋,李行簡悟了,凡事真不能看表面,誰能想到,外面看著就是三間土房的人家,這一進屋,就別有洞天呢?別的不說,光人家牆上兩幾張字畫,換個縣城的三進大院,根本就不是問題。

等猴哥拍開一罈子酒,那濃醇的酒香,立馬就吸引了李行簡的全部目光。

連那幾樣要試吃的菜都顧不上了。

想當年他少年輕狂時,最愛的便是酒啊。

這些年修身養性,已經很少喝了。

但他敢發誓,這酒,比他從前所有喝過的所有美酒都香!

尚未入口,只聞一聞這味道,身心皆醉!

公玉明溪一看,這是同道中人啊。

小酒微醺,人生至美。

生命中若是缺了美酒的點綴,未免少了許多樂趣。

對此七尋雖然極不認同,但她尊重老娘的興趣愛好。

猴哥也是很愛酒的,在這一點上,他和老娘很有共同語言,可惜酒再醇烈,這兩個都是不醉的,老娘是自我控制,猴哥是因為修為在身。

這酒靈舟靈啟也嘗過,但都只是淺嘗輒止,雖然聞著香極,但口感辛辣到他們這種未曾喝過幾回酒的少年壓根受不了,所以內心裡並不喜歡,不過這次靈舟是作為主人應酬貴客的,不喝不行,總不能指著二嬸吧?。

靈舟給李行簡才一斟酒,李行簡就逼不及待的舉杯淺嘗了一口。

入口辛辣,至喉又覺得微甜,口感綿長悠香,讓他這個老酒客都忍不住嘖了一聲,然後大讚:「好酒!」

難怪昊兒這小子說今兒拿極品好酒招待他。

這酒確實當得極品二字。

公玉明溪笑道:「既然大人喜歡,回頭就給您捎一壇回去慢慢品嘗。本該多送些,只可惜家中惟余兩壇了。」

李行簡笑道:「那我可不與嫂夫人客氣了。等明年鳳池兄回來,可得與他說道說道,家中有如此瓊漿玉液,從前竟不捨得與我共飲。與嫂夫人比起來,鳳池兄未免小氣了些。哈哈,今兒不虛此行,不虛此行啊。」

公玉明溪心道,你鳳池兄,並不知道家中有美酒,你可比他先享了這口福吶。

而被惦記著的鳳池兄,此時拿著信正仔細看著。

信挺多,二兒和三個丫頭各一封,家中夫人也有一封,還挺厚的。

兒子閨女的信且不急,他看的,是夫人的信。

才讀了幾段字,始皇陛下便一臉震驚,看的一邊正打算拆弟弟妹妹們的靈蔚嚇了一跳,難道家裡出事了?

他父皇何等威重,上輩子天大的事,他父皇也是泰山崩不改色的人啊。

始皇顧不得震驚,急急往下看,看完怔然。

夫人信里想要透露的意思,他看明白了,此時也顧不得他的老婆孩子都跟他和扶蘇的境遇一樣,他震驚的是,他二兒子,竟然是個修行者!

他在京城這些日子,閑時一直尋求修仙之法,可惜也才有一點眉目罷了,並未得到具體的修鍊功法。

結果呢?他兒子上輩子,竟然是個神仙!哪怕夫人說的再隱晦,他二兒子上輩子是神仙的事情,他也看明白了!

。 「張凡,你整天跟別的女人不三不四,我嫁你?我瘋了還是你瘋了?我今天發個誓在這裡,我孟津妍,就是一輩子青燈古卷,也不可能嫁你!」

感覺孟津妍這誓起得太毒,師父大約是擔心張凡灰心,便安慰道:「小凡,繼續追,我會做津妍家的工作。這個月老,我是當定了。」

「我明天就找人嫁了,讓你當月老?!」孟津妍怒道,然後再也不吱聲了。

張凡怔了一會,心裡頗覺得不爽快。

沒想到,公聊有毒呀!

想著想著,放下手機。孟津妍這下子受刺激大了!以後,兩人之間恐怕很難交流了?

接連給孟津妍打了幾個電話,她都不接。

張凡越發地鬱悶了。以前,他總是迴避孟津妍這方面的事,可是,後來發現迴避不開,屬於理不斷心還亂那種。

Prev Post
「去死!」
Next Post
本來高大巍峨的房子,就這麼……被兩個小祖宗給搞沒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