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高大巍峨的房子,就這麼……被兩個小祖宗給搞沒了。

藍曦若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著混沌大帝的樣子,大概……是不太好。

「娘親!」兩個熊孩子一看到藍曦若,就歡快的撲上來,這邊一個那邊一個,猛親她的臉頰。

親的夜華傲看不下去了,直接把兩個孩子拽著后領提起來:「別親了,羞不羞?」

兩個孩子才不管這些,笑嘻嘻的看著夜華傲:「啊哈哈哈,爹爹吃醋了吃醋了。」

夜華傲無語。

這都是誰叫的?

懂得也太多了點吧?

藍曦若只是笑嘻嘻的看著兩個孩子,心裡被塞得滿滿的。這下子,她終於不用再提心弔膽了。

不管兩個孩子幹了些什麼,藍曦若只能說:幹得漂亮!不愧是娘親的孩子!

估計混沌大帝知道藍曦若的想法,是會……瘋的吧?

嗯,一定會瘋的。

藍櫟淵站在後面,看著夜白璃歡快的樣子,似乎鬆了一口氣,然後站在了沉月和藍夭澈的面前。很酷很酷的站在那裡,也不抱也不說話,似乎在說「我才是最帥氣的那一個」。

這小大人的樣子,搞得其他人哭笑不得。

藍曦若覺得,可能物極必反,沉月和藍夭澈都不是這種冷淡的性子,偏偏生出來了一個冷淡的孩子……嗯……就是這樣。

這下子是真的都到齊了,藍曦若覺得這正廳熱鬧起來。

「哎喲喂,怎麼這麼多人,嚇死你爹爹我了。」藍寧絕一進來,就看到一屋子的人,直接喊道。

藍曦若捂著臉:「爹爹,外面那些屬下,你幫忙安排一下,就和我們藍家的高手安排在一起吧,以後就是我們的一份力量了。」

藍寧絕點點頭,就去安排了。

可能,藍寧絕正常的時候,僅限於他忙碌的時候。

這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會議也無法進行下去了,藍曦若轉而問夏落雨:「你們都過來了,夏家怎麼辦?」

夏落雨笑嘻嘻的開口:「夢家家主現在不是失勢了嗎,夏家自然也不怕他。而且爹爹說了,夢家家主更恨你一點……」

得了,大實話……

藍曦若忽然想把夏落雨扔出去。

但是看了看一臉寵溺的紫月離,行吧……還是留著吧,這大神好不容易開一次竅,太不易了。

這一場會議,就在兩個熊孩子的搗亂下徹底失敗了,藍曦若無奈的抱著兩個熊孩子搖搖頭:「明日再商量吧,我先去照顧他們。」於是,她就讓夜華傲提著兩個孩子進了房間。

沒錯,還是提著。

藍曦若揉揉陽穴,總覺得以後的日子不會太平。兩個熊孩子,一堆不正常的人,還時不時的冒出幾個秀恩愛的。

嗯,這生活真美好。

鳳傾歌和藍寧絕也終於終於算是團聚了,然而這並沒有按照套路來,來一番什麼膩膩歪歪的擁抱之類的。

「你還想得到回來?你還回來?哼,這些日子跑到哪裡撒野了?是不是覺得沒有我還過的挺自在?」藍寧絕非常傲嬌。

鳳傾歌已經習慣了藍寧絕這貨的樣子,撇撇嘴:「是啊,還挺自在的。沒有一個逗比在身邊還是不錯的。」

逗比……

藍寧絕就憂傷了……

他這麼正經的一個人,怎麼就逗比了?

怎麼就……逗比了?

「不行,歌兒,你今兒要是不給我說清楚,我和你沒完!」藍寧絕喊著,氣呼呼的看著鳳傾歌,「你說我哪裡逗比了?」

逗比這個詞還是他們跟藍曦若學來的,沒想到鳳傾歌就用來形容自家的男人了。

鳳傾歌眨眨眼:「哪裡都逗比了。」

本以為藍寧絕會抓著他不鬆手,沒想到……

「啊啊啊,歌兒,你不愛我了,你一定是外面有人了,嗚嗚嗚,你怎麼是這樣的人啊……你以前不是這樣對我的,你變了,你變了……」藍寧絕哭的那叫一個驚天動地。

藍曦若在逗兩個小奶包玩,就聽到了這聲音。

我的媽呀……藍曦若想著。

鳳傾歌也很頭疼啊,她捂著額頭,半晌才緩過來:「藍寧絕,你最好是給我好好說話,不然我揍你啊!」

揍?

藍寧絕很是傲嬌的在心裡冷哼一聲,繼續哭的撕心裂肺。

得……

鳳傾歌就真的揍人了。

「啊,歌兒,你竟然這樣對我,你變了!」藍寧絕叫的慘絕人寰。

鳳傾歌無語:「明明是你變了好吧?這麼長時間不見,你怎麼就……逗比到了一個新境界了呢?」

於是,這場鬧劇,就一直在繼續。

一直到鳳傾歌拍暈了藍寧絕,他才消停下來。

藍曦若饒有興緻的逗著夜白璃和夜白赫,覺得兩個孩子都猴精猴精的。

「告訴娘親,這些日子你們都玩什麼了啊?」

這一問,兩個孩子忽然就興奮起來。

「娘親娘親,我們玩騎大馬了!我偷偷告訴你哦,那個奇怪的大姐姐跑的可快了,我用火一燒她,她就飛快的跑。」夜白璃神神秘秘的和藍曦若說道。

額……

奇怪的大姐姐……

藍曦若知道,他們說的是混沌大帝。因為這貨到現在的身子還是藍悠悠的那個,所以……咳咳咳,兩個小傢伙就把他當成了奇怪的大姐姐。

不過,這用火燒……兩個小傢伙倒是挺有創意的。

「娘親娘親還有啊,我們會拆房子玩。」夜白赫也開口。

額……拆房子……玩?

「娘親,是那個奇怪的大姐姐啊,她不和我們玩,我們就去拆他的房子,然後他就和我們玩了。」

這貨說的一臉理所當然。

額……

這個……

藍曦若怎麼覺得混沌大帝過的這麼凄慘呢?

「還有還有,我們還會在奇怪大姐姐的臉上畫烏龜,可好玩了。」夜白璃笑嘻嘻的說。

「娘親,我們還會用她燒湯喝,還有做飯飯,把大姐姐埋到米裡面,米就自己熟了。」

。 浮屠古族,祖塔之中。

就在清衍靜突破天至尊之時,璀璨而極致的光芒,就從祖塔某處激射而出。

這璀璨光芒甚至穿透了祖塔,照耀在整個浮屠古族之中,讓整個浮屠古族為之震驚。

無數浮屠古族強者聞風而動,當今的族長、大長老、各脈長老……齊齊匯聚而來。

就在眾人眼前。

一輪又一輪的紫色圓月,就在光芒之中逐漸升起,到了最後一共有着八輪紫月,高懸於天空之上,散發着美輪美奐的迷離之感。

眾多長老神色各異,有震驚、有惱怒、有竊喜……

浮屠古族大長老浮屠玄,看向身前的錦衣中年,蒼老的聲音從其口中傳出:

「族長,聖女已經突破天至尊,這解放的八神脈就是明證,不愧是我族最優秀的血脈,您也可以將她召回來了。」

錦衣中年看上去並不顯蒼老,不過眉宇之間卻是繚繞着一股衰敗之意,仿若垂垂老朽,命不久矣。

他早年遭受了重創,現在就算有着聖品修為打底,身體卻是已經扛不住了。

浮屠族長眼底閃過一抹譏諷,突然之間猛的咳嗽幾聲,這才幽幽說道:

「這不孝之女,竟然也突破到了天至尊境界,不過……現在就是我也不知道她在哪裏,又如何能夠叫她回來?」

浮屠玄眼底一片平靜,就像是一座深淵,足以吞沒萬物一般。

「族長不用擔心,現在聖女已經突破天至尊,同樣有着繼任族長的資格,不會再和摩柯古族聯姻了。」

「因為聖女的逃婚,現在的摩柯古族對我族可算不上友好,還是將聖女早日找回為妙。」

聞言,眾人的反應各不相同,浮屠族長眼底譏諷之意更甚,清脈之人還頗為歡喜,不過玄脈、墨脈之人面色就有些難看了。

明明都是同族之人,體內更是有着相同的血脈,相互之間卻只講利益,不講親情。

浮屠族長沉默許久,最後聲音平靜的道:「那大長老準備吧,動用血契之力,同時把玄光、墨瞳都給找回來,現在我們需要團結一致,才能渡過這一關。」

浮屠族長其實還是頗為高興,現在的他已經時日無多,至少在他隕落之前,清衍靜已經成功突破了天至尊境界。

以後有着自保之力。

不過現在的浮屠古族,一下子少了六位天至尊,而且他這個族長也是時日無多。

若是清衍靜可以回來,並順利繼承族長之位,總要比交給墨脈、玄脈之人要好。

這才是他拖着,沒有將玄光、墨瞳立馬給找回來的原因。

浮屠玄感到有些意外:

「族長終於同意了,那到時就由老夫動用祖塔之力來開啟血契。」

「都已經四年了,就是代價耗費巨大,也要將他們找回來。」

……

百靈大陸。

清衍靜突破天至尊以後,柳席就帶着清衍靜暫時離開了。

這次提升實在巨大,不過修鍊之道應該張馳有度,之前修鍊了三、四年,也該稍稍放鬆放鬆。

還有跟清衍靜培養培養感情。

爭取早日吃到嘴裏。

半個月以後。

日曜山。

這裏是百靈大陸最高的山峰,在這日耀山之上,終年受到陽光的照耀,不但有益於修鍊,而且還能出產一種炎陽礦石。

最為重要的是,這裏可以完整的看到日出之景,於是柳席就帶着清衍靜一起來這裏看日出了。

只是,還沒見到日出,就見到清衍靜身上亮起淡淡的光暈,光暈靈力向著眉心匯聚,而後一道奇異黑白紋印緩緩浮現。

柳席皺了皺眉,而後再度舒展開來,因為他發現這紋印的出現,不但並沒有壞處,反而是讓清衍靜多了幾分神聖之感。

而清衍靜,眼底頗有些複雜,看到身上的變化,臉上不由浮現了些許掙扎之意。

見到了這一切以後,柳席輕聲安慰道:「跟我說說吧,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可是你的男人,無論遇到什麼事情,我們都該一起面對。」

聽到柳席的話,本來還是一臉掙扎之意的清衍靜,臉上微微泛起紅暈。

玉手緊握成拳,「猛的」用力在柳席的胸口捶了幾下。

「別胡說,我可還沒答應。」

柳席輕笑一聲,將清衍靜柔荑抓在手裏,溫聲道:

「遲早的事,所以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抽了幾次,都沒將手抽回去,清衍靜也就任由柳席抓着了,眼神有些複雜,幽幽開口:

「這是血契,我們擁有浮屠古族血脈之人,從出生之日起,就已經與祖塔建立了聯繫。」

「因此只要族中付出足夠代價,就可以以祖塔為媒介,查到每個人的所在。」

「而在這次的血契之中,大長老就說了,只要我現在回去,就可以斷絕與摩柯古族的聯姻。」

「哦!」柳席明白了,這些古族有些手段,在他的遮掩之下,還能聯繫到清衍靜。

Prev Post
進退兩難吶!
Next Post
他們與妙雨師叔祖雖是同屬丹霞峰一脈,但妙雨師叔祖與自家師祖卻並不熟絡,連帶著師叔祖座下的弟子們相互之間也並不熟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