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海,白牛,傅源,靈女四人同時出現。

很快,雙方在山頂正面相遇了,傅源見狀,整個人都傻了,不會這麼巧吧!

歸海見狀,沉聲道:「不打招呼,不請自來,恐怕不太好吧。」

嚴摩一眼便認出了傅源,給岳環山指了指傅源,後者頓時爆發出盛烈的靈皇威壓!

。 離開了郡主府後,胡天來到文山郡外的密林中,試圖藉著此前獲得天材地寶繼續穩固一下境界。

然而就在這時,胡天察覺到一股異樣的氣息!

「嗯?」

「有人在跟蹤我?」

「這些氣息……有些熟悉。」

「一位偽仙一層後期,還有好多半步偽仙巔峰?」

「為首的這道氣息,這不是郡主府的侍衛統領的氣息嗎?」

「雖然他遮掩了,但怎麼可能瞞得過我!」

胡天神色一冷,瞬間就意識到了什麼。

顯然,文山不願意放他離去。

他自己雖然沒法抽身親至,但竟然派遣了屬下來追殺胡天!

胡天臉色一片凝重,因為他的修為只有偽仙一層初期。

而對手不僅有個偽仙一層後期,還帶了諸多實力不俗的幫手。

「硬拼不是辦法。」

「我暈,又要逃命了!」

胡天心知自己只是偽仙一層初期,很可能不是那人的對手。

因為那人修為可是偽仙一層後期,不僅如此,停在偽仙境界的時間也遠比他要長得多。

不是胡天不夠自信,只是他心知肚明,自己還有諸多缺陷。

他其實剛來崑崙仙界沒多久,如今最大的倚仗還是自己夯實的基礎,而實際上根本沒有多少底蘊。

流雲步和那柄飛劍都太過高深,如今胡天尚未悟透,因此這二者都不能算是他的底牌。

既如此,那胡天還有什麼?

醫道?

可這也不是搏鬥時臨時能用的東西啊!

但對手卻是老牌偽仙。

胡天知道,他仙氣興許不如自己,但收單肯定諸多。

至少學會的仙法準保要比他更多一些,因此實力絕不可能弱於他。

既如此,那硬拼毫無疑問是失智之舉。

即便境界差距不大,那也是同樣。

胡天感受到那股氣息后,扭頭便要逃跑!

眼下時間不夠,他肯定是來不及催動飛劍,所以只能動用流雲步逃竄。

同為偽仙一層,即便境界有些差異,但催動了流雲步的胡天速度卻是極快,眼看着距離便越拉越遠。

然而,一道仙光驟然迸發!

「縮地符,天涯咫尺,去!」

符籙被仙火焚盡,虛空似乎都在其影響下崩解。

一道身影穿過千里之遙,剎那間出現在了胡天的身前!

胡天瞳孔驟縮!

這時候回身已經來不及了。

雖然他不知道這人到底是怎麼忽然跑到他身邊的,但是他知道,現在自己必須跑!

胡天一咬牙,剛打算迴轉身子。

但那人速度極快。

他握著一柄長刀,瞬息之間逼近胡天,猛地一刀劈落!

刀光帶着磅礴的仙氣,剎那間席捲而來。

恐怖的刀氣橫掃四方,將整片山林都給摧毀殆盡!

胡天一咬牙,只能取出仙劍,不得已和他短兵相接。

刀劍相抵,很顯然,那把長刀也是一件法器。

只不過這法器的力量,似乎還沒有他此前遭遇的黑色短刀強。

胡天目光一凜,手腕驟然發力,勉強能和那偽仙一層後期的護衛打個五五開。

護衛神色變得稍許沉重:「哼,怪不得郡主要我親至!」

「你的實力在散修中算是不錯。不過……也就如此!」

話音剛落,那護衛身後,出現了一個數丈高的巨靈身影!

那道巨靈與他相仿,同樣是握著一柄戰刀,然後猛地劈落!

「仙法!」

「我暈,怎麼人人都有仙法!」

胡天瞳孔驟然放大,立刻借力後退。

他腳步微錯,展身而起,與那道從天而降的刀光錯身而過。

戰刀的虛影重重地砸落在地,掀起漫天煙塵,將地面都砸出了一個碩大的陷坑。

而胡天卻已經飄然騰空,險而又險地劈開了這一道仙法。

他的流雲步不僅擁有極快的速度,還能讓他的御空能力比之其他修士更強。

所以這種勢大力沉,動作緩慢的下劈,對胡天而言並不算難防。

胡天展身而起后,乘勢便御空朝側翼逃竄。

隨後再沒入山林,隱匿蹤跡。

「這群傢伙竟然也有仙法,仙法不應該很少見嗎,我路上也不見有人拍賣啊。」

「萬一那群半步偽仙也都個個身懷仙法,那我肯定對付不了他們一群。」

胡天心想着,萬一衛兵人人都會那個巨靈幻象,然後所有人一同催使著巨靈力劈而下,那即便是大羅金仙,也無處逃脫啊!

考慮到這巨靈仙法的消耗,想來就算是半步偽仙巔峰的修士,全力一擊之下也有可能讓他稍微受點傷。

這麼一想,胡天頓時明白了孰優孰劣。

他現在已經想明白,無利可圖的戰鬥他肯定能能避就避,絕無可能意氣用事。

哪怕他有這個實力戰勝他們,但那要付出的代價未免太過昂貴。

顯然並不划算。

還不如趁早逃脫,只要跑遠,想必他們就不會追了。

「嘖,還有半顆念珠沒弄到手,我可不能和他們再拖下去!」

時間緊迫,胡天全力催動流雲步,和追兵的距離越拉越遠。

等到再遠一些,他就有時間催動仙劍了。

屆時哪怕他們擁有什麼奇異的手段,胡天也自認不可能會再被追上。

然而就當胡天如此謀划著的時候,他神識中陡然察覺到一陣危機之感!

胡天下意識側身一閃,趕忙避開。

就在他側身的一瞬,一道身影忽然憑空驟現,從虛無中撕裂而出!

與此同時,一道巨靈揮刀劈落!

蒼青色的長刀力劈而下!

刀光劈開長風,破風的聲音,彷彿是嗚咽與嚎哭,令人心驚莫名。

而當那柄長刀最終落下,地面炸開一團刺目的亮光,磅礴的仙氣從中爆開,驟然掃向四面八方。

萬幸,胡天退避的及時,因此只是被後續的氣浪給震飛了出去,並無大礙。

然而他尚未來得及緩過神,身後竟然又是出現了一陣危機的預感!

胡天瞳孔驟縮,隱約意識到了什麼,於是立刻催動流雲步,縱身踏空,騰飛而起!

然後他便駭然地看到,自己身後的位置,又出現了幾道裂隙。

那幾個半步偽仙巔峰的修士,忽然從裂隙中踏出,又是一刀猛然劈落!

氣浪爆散,塵煙四起。

成排的靈木,在巨靈的揮砍之下盡皆斷裂,山林之中一片狼藉。

。 這個數目可驚到了小李導購,畢竟趙青葵點的量已經不亞於供銷社或者其他小布行的進貨量了。

一般遇到大客戶都要通知店長讓店長親自簽單的,於是小李導購把店長請了出來。

店長聽說有大客戶,看到來人又是趙青葵稍稍挑眉,但心中對趙青葵身份的猜測又肯定了幾分。

趙青葵第二次來進貨他就隱隱猜到小丫頭幫親戚帶布可能是借口,最近他大院的新媳婦擺酒穿的新衣和這幾天穿的暈染小西裝更是證實了他的猜測。

沒想到那個小丫頭竟然那麼大膽,把生意盤口做的這麼大!

雖然心裏有數了,但店長到底沒有說出去,畢竟在他眼裏小丫頭有幾分才華,她設計的這幾套衣服確實別出心裁。

出於惜才的心,店長選擇了保持沉默。

隨着個體自由經營開放,店長更沒有檢舉的必要了。

他估摸著小丫頭還會再來,心裏還在想,等小姑娘來一定要問問她的來歷和背景。

結果,剛說完她就過來了。

本來店長的問題還有很多,但看到小丫頭身後的司寧,所有的問題就那麼迎刃而解了。

原來,小姑娘背後有他,難怪有恃無恐,敢這般大操大辦。

司寧。

帶着帝都科研技術小組到一廠檢修設備的隊長,年輕有本事,家裏背景深,他非常有印象。

眼前的司寧只穿着簡單的襯衫黑褲,少了幾分穿西裝時的距離感,多了幾分親切。

「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司隊長。」

店長勾起了一抹和藹的笑容。

「您好。」司寧闔眸打招呼。

趙青葵看着兩人有些驚奇:「呃?你們認識?」

司隊長又是什麼奇奇怪怪的稱呼?

司寧看了她一眼淡定地解說:「我曾來一廠維修過設備。」

「您謙虛了。」

店長看司寧說稀鬆平常,忍不住幫他補充:「司隊長帶着帝都的科研技術小組到我們廠進行設備檢測和技術革新,可不是普通的修理這麼簡單。」

「一廠能得到科研技術小組的指導,可謂榮幸之至!」

「誒?」趙青葵聽着怎麼這麼熟悉!

回想起二廠貌似也曾來過一組科研小組,當時全廠領導都超緊張的,她還說是維修部的。

而且記憶里她在食堂碰到了科研小組,想到那黑壓壓一群西裝革履的精英分子,趙青葵難以置信地看着司寧。

沒想到,那天的那群人里竟然有司寧?

Prev Post
他們與妙雨師叔祖雖是同屬丹霞峰一脈,但妙雨師叔祖與自家師祖卻並不熟絡,連帶著師叔祖座下的弟子們相互之間也並不熟悉。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