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傍晚,天空好似被捅破了似的。

突然烏雲密布,傾盆大雨而下,頃刻間就把眾人淋成了落雞湯。

陸瑤趕緊從空間拿出之前準備好的油布,一個人拉一角,讓大家都躲到底下來。

雨越下越大,瞬間就填滿了路上的小水坑,豆大的雨點落在上面,賤起一朵朵小水花。

見雨被遮住,陸瑤又趕緊拿出大家的換洗衣物來,她怕穿著濕濕的衣服,等會大家都感冒了。

「丫頭,先別拿出來,我們得找個高點的地方在說。」

白墨禹看著越下越大的雨,連忙阻止了往外拿衣服的丫頭。

照著雨勢,怕是要發大水,他們得趕快找個制高點才行,再說,這到處都是死屍,在這水上泡著也不安全。

陸瑤聽白墨禹這麼說,也想到了問題的重要性。

「那成,小瑤兒你趕快收好油布,待會上山別弄破了,倒時我們可以用這個搭個棚子。」

吳君瑞別看平時弔兒郎當的,關鍵時刻還是挺有腦子的。

所以陸瑤聽話的趕緊收了油布,反正濕都濕了,不在乎多淋一會。 「什麼?」

聽到侍衛隊長親口說出這話,所有人都被震驚了。

女帝身邊的侍衛,性質和武神身邊的神侍是一樣的,只不過實力比對方略微遜色一些。

這些侍衛對女帝有著絕對的忠誠,在這件事情上不可能說謊!

所以,侍衛隊長說出來了真相,女帝一開始……就沒有留在部落裡面!

眾人紛紛陷入沉默,旋即想到一個要命的問題。

女帝,到底去哪裡了?

一名長老忽然開口道:「葉獨尊也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部落裡面了,我有理由懷疑,他們兩人在大戰結束之後不久,就離開了部落!」

另外一名長老疑惑道:「難道葉獨尊仗著自己得到了海神族的聖器,將女帝給拐走了?」

考慮到葉獨尊外來者的身份,不是沒有這個可能給。

然而侍衛隊長卻果斷的搖頭。

「不可能,女帝絕對不會屈服於葉獨尊,而且我之前有看到他們兩人回來,關係看起來很正常!」

聞言眾人再次陷入沉默。

忽然,又有一位長老道:「你們還記得三天之前,山谷外面出現的異象么?」

「莫非說,女帝和葉獨尊,已經在山谷之外的地方,和武神還有秦風交手過了?」

這話一說,眾人紛紛反應過來,想起了三天之前的事情。

當時他們都感覺到情況那天地異象不太對勁,但是女帝陛下沒有露面,他們也就沒有及時去處理!

現在回想起來,那根本不是異象,而是強者之間發生的戰鬥!

而那場大戰很可能就是女帝和武神殿下之間的戰鬥!

「女帝到現在都沒回來,難道……」

一個長老忽然臉色慘白的說道:「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我不相信,當時的情況所有人都看到了,武神和秦風都已經被重傷,女帝身邊還有葉獨尊陪同,絕對不可能輸給對方!」

一名長老大喊道。

然而,這無法解釋為什麼女帝到現在都沒有回歸!

一番爭吵后,眾人也沒有得出結論,於是暫時由長老團來負責主持大局。

現在,最終的已經不再是去追殺那些神侍了,而是儘快找到女帝,讓女帝來主持大局!

經過商議之後,長老團決定加派人手,在周圍尋找女帝和葉獨尊的下落。

……

而與此同時,另外一邊,秦風和雲嵐等人,則是逃到了山谷外面,一片安全的地方。

「終於活著出來了,我還以為這次死定了!」

一名神侍慶幸的說道。

其餘人臉上也是同樣的表情,都有種劫後餘生之感!

唯獨迪文一臉興奮,他朝著雲嵐道:「武神殿下,現在女帝和那個叫葉獨尊的外來者都已經死了,正是咱們徹底消滅幽冥海族的最好時機!」

「咱們反攻回去吧!」

雲嵐道:「就我們這麼點人,幽冥海族的部落里還有那麼多高手,你是想找死嗎?」

迪文道:「咱們可以回去召集人手啊!」

「現在女帝和葉獨尊一死,幽冥海族就失去了獨當一面的強者,肯定會陷入內亂!」

「我們先回到外面,將大軍召集起來,再聯合各大世家的高手一同圍攻幽冥海族,肯定可以將其消滅!」

這話一說,雲嵐頓時眼中放出奇異光芒。

「說的不錯,這樣做倒也確實可行!」

她有些心動了。

但還是沒有足夠的把握。

要知道,迪利斯山脈環境極其特殊,普通的軍隊想要進入山脈深處,非常困難。

關鍵是,光憑自己的力量還不夠。

雲嵐轉身朝著秦風道:「秦風,你願意幫我一同對付幽冥海族嗎?」

「樂意至極!」

秦風面帶微笑道。

這次在幽冥海族手上吃了這麼大的虧,他心中也是暗自不爽。

而且看在雲嵐和自己同生共死的交情上,說什麼也會全力幫對方一次!

「好,那我們現在就返回外面,我以武神的名義,號召亞特蘭蒂斯的全部力量,一起消滅幽冥海族!」

於是就這樣,一行人以最快速度離開了迪利斯山脈,重新返回王城。

回到王城之後,武神直接召來長老團,下達了要對幽冥海族發動全面戰爭的命令。

「什麼?武神殿下打算全面開戰?」

「殿下,請三思啊,迪利斯山脈太危險了,裡面有著數量龐大的凶獸,我們的大軍損失會十分慘重!」

「殿下,您難道忘了上一代武神經歷的失敗嗎?我們到現在元氣還沒有恢復過來呢!」

雲嵐坐在黃金王座之上,目光從眾長老臉上掃過。

看到這些人膽怯,懦弱的模樣,心中冷笑。

「實話告訴你們,這一次離開王城,其實本宮已經去了一趟迪利斯山脈!」

「幽冥海族的女帝,已經被秦風所斬殺,如今整個幽冥海族都已經陷入了內亂之中,正是我們發兵的最好時機!」

「本宮心意已決,現在立即召集亞特蘭蒂斯境內所有家族,讓他們派出強者前來皇城,五天之內,大軍必須集結完畢!」

聽完雲嵐一番話,大殿內,長老團的所有成員全都被震驚了!

幽冥海族的女帝,居然被秦風給斬殺了?

這個叫秦風的外來者,實力到底有多恐怖?

要知道,連上一任武神最終都輸給了幽冥海族的女帝……

但不管怎麼樣,雲嵐的命令傳達下來,他們只能遵守!

而一部分長老得知這消息后,也是頗有些心動。

如果雲嵐說的是真的,幽冥海族的女帝已經隕落,那這一次,確實是對幽冥海族下手的最好機會!

於是,很快的一道道命令經過長老團之手,在整個亞特蘭蒂斯境內發布出來!

第一條命令,就是召集各地精銳軍團,以及各大勢力的私軍,在皇城集結,準備對幽冥海族發動全面戰爭。

第二條,則是專門召集各大勢力的宗師級強者,一同征戰迪利斯山脈!

這起重工,包括各大頂尖家族,商會,工會,還有幫派,等等!

而與此同時,長老團也沒有隱瞞女帝隕落的消息,還專程將這消息宣揚了一番,以激勵各大勢力踴躍參戰!

消息一出,整個亞特蘭蒂斯都震動了!

。 隗侯的聲音一瞬間變得無比之冰冷,那語氣更是十分的冷漠:「蘇銘……他們不是很在乎嗎?!」

「他們更是投入了那麼多資源……」

「可是……如今的蘇銘,又混成了什麼樣子?!」隗侯臉色冰冷,雙眼之中有着一道不屑之色,他長長的深吸了一口氣,在沉默了一會後,便是連嘴角吐出的那些字眼,都顯得無比之戲謔:「一個廢物!」

彷彿是想到了什麼,隗侯側身問道:「那個蘇銘,現在修鍊到什麼境界了?!」

「回隗侯的話,蘇銘已經修鍊到氣變境了。」

隗侯身邊一個探子恭恭敬敬道,而隨着這探子的話語落下,包括隗侯在內的大多數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是笑了以後,他們的臉色卻都漠然了起來。

「不滅子是落魄了,他們的這一脈,全部都落魄!可是……這件我曾經琢磨了好久也沒有辦成的事情,如今辦成了,我反而心裏是不情願的!」

隗侯不再笑了,他的目光一瞬間變得無比之幽冷:「不滅子是特么的指望不上了,至於那個蘇銘,更是徹底的淪為了一個廢物……但是,我們蒼元界的活就沒人幹了嗎?!」

「總得特么的有人干啊……那上仙界,不是要佔領我們蒼元界,是毀滅!我們這些人,如果擋不住……是會死的!」

「誰願意死?!」隗侯怒吼了起來。

現場的一眾弟子,更是盡皆啞然無聲的。

他們看着隗侯,突然間好像是明白了很多很多……

也許,不滅子很讓他們討厭,那時候,不滅子無論是行為舉止,還是言語決策,都讓他們上界之人極其反感,但今日,就在隗侯帶着他們,無奈之下,只能選擇正面迎戰那氣勢洶洶的上仙界敵軍時候,他們才知道……

他們討厭、反感的,或許並不是不滅子其人,而是不滅子所在的位置。

曾幾何時,他們在另外的位置上看到不滅子的一言一行,就討厭甚至憤恨,那時候,他們更是千方百計的,要對不滅子施加掣肘,可是當有一日,他們處於了不滅子所在的位置時,他們又該如何回憶自己的那些年?!

自己那些年……做的真的對嗎?!

而自己站在了不滅子所在的位置時,又是如何看,曾經自己位置的那些人,而自己曾經位置上現在所站着的人,又該如何看自己?!

他們終於明白,蒼元界過去在面對上仙界敵軍時候,打的一場場仗,之所以損失慘重……歸根結底,就是因為,蒼元界或許從來都是不團結的……

隗侯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不知在何時,他輕輕的閉上了眼睛,滿眼都是自己所帶領的上界,那些年和不滅子鬧矛盾、搞掣肘的時候,如今想來,他只覺得心中有無限的後悔……

而他身邊的那些人,同樣在想着這件事……

自己等人,當年……難道真的是做錯了嗎?!

做錯事情了啊……

這些人無不是在此時,大口的咳嗽了一聲,旋即有着一道黑血,便是咳了出來,而他們的臉色,都是驟然間變得無比之蒼白!

心魔!

這些人竟然在一瞬之間,齊齊的都是擁有了那種心魔……當的這種心魔,從他們的心中肆無忌憚的發展了起來之後,所有人都是深深的難受了起來……

就在上界如此難受的時候,黑淵卻是有着一道道的笑意,在此間響徹而起。

不滅子伸手一劃,便是有着一道水鏡之面出現在了神祇女和神魔女二女的身前。

二女驚奇的看着那鏡子之中出現的一切,只見的是蘇銘,正雙眼微微閉着,微微的依靠在那山風之中,非常端正的盤膝坐在了那裏,他的雙手,更是五心向天的朝上立着,而他的五指更是微微的張開着,在那手掌之中,赫然是有着空空蕩蕩的的風!

是的,就是微風!

蘇銘此刻,處於的地方,已經不是定安城的靈武宗!

他早已是從那靈武宗走了出去,而他更不是個人出去的,而是通過了江東武府的考核。

而這江東武府之考核,蘇銘已經經歷過兩次,至於那第三次,蘇銘則是什麼都沒有做,他就靜靜的站在了那雕像之下,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蘇銘起初是站在雕像之前,深深的凝望着的,而看了很久很久,他也沒有說什麼話,最終的他,卻是微微笑了一下,是的,他露出了一個微笑之後,仍然是沒有說什麼話的。

看着蘇銘一個人在這裏獃獃的看着雕像,其他正在等待着考核選拔的外門弟子們,一個個的都是不知道怎麼了,便是走過來勸道:「蘇銘,你怎麼了……」

「你怎麼看這雕像啊……這是第二十三代祖師的雕像啊……你如果好奇他的故事,我想我可以三天三夜不重樣的,將他的故事講給你聽!」

那個弟子,身材都是比較高大的,長得虎頭虎腦的,而其身材更是無比之壯碩,其穿着的衣服,更不是城市之中,那些富家弟子所穿的綾羅綢緞,而是鄉野村夫所穿着的那種獸皮之衣!

Prev Post
「魔王龍會感冒嗎?」紫月困擾的擰著眉頭,少女紫色的長發高高紮成馬尾,在腦後左右甩動,活潑可愛的打扮可謂是人見人愛。
Next Post
本以為錢員外會拒絕,沒想到他居然答應了:「好啊。」 看到焱的情況逐漸穩定了下來,在場眾人的面色不由的好了許多,尤其是胡列娜,揉了揉有些微紅的眼睛,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