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錢員外會拒絕,沒想到他居然答應了:「好啊。」 看到焱的情況逐漸穩定了下來,在場眾人的面色不由的好了許多,尤其是胡列娜,揉了揉有些微紅的眼睛,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

焱與她自小從武魂殿張大,覺醒武魂后紛紛加入了武魂殿的精英隊伍,隨後加入黃金一代,這些年的共處,自然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不過並非是男女之情,而是兄弟朋友之情。

胡列娜隨後又連忙從包裹里拿出一個小瓶,從裏面倒出一個拇指大小的藥丸,隨後拿出水杯和水混在一起給昏迷的焱灌下。

這是武魂殿給他們發放的可以治療傷勢的藥丸,效果很好,由武魂殿內一名食物系輔助系的魂聖製作,很是珍貴。

這種藥丸並非是直接治癒傷口,而是增加一股能量,增強人體的自愈能力,不會對身體有任何負擔和副作用。

所以說對於傷口的見效並不是很好,但是如果是養傷的話,確實很珍貴的療傷葯了。

他們黃金一代的成員也只是每人一粒,不過用完之後,可以再申請。

隨着藥水慢慢被灌入,焱的面色也有了紅潤的色彩。

只不過還沒有等胡列娜高興,張嵐用冷肅的語氣突然對着趙玲綺道:「玲綺,等下你保護好極索和焱!」

聽到張嵐的話,趙玲綺一愣,隨後面色微微一變,同時同樣聽到張嵐話語的趙凌羽和胡列娜也是面色一變。

三人面色警惕的看向四周,隨後看到了在極遠處,不知何時停下了腳步,用着幽冷目光看着他們的奇卡,那個魂聖級別的邪魂師!

奇卡在逃跑了一會,發現身後並無人追逐的時候,他的腳步就逐漸放慢了下來,隨後在使用他自己用來搜尋敵人的魂技,發現張嵐那些人竟然在原地沒有移動后,他就停了下來,並且回看張嵐等人的方向。

隨後,他就看出了一些東西。

那個瞬間秒殺了他隊友的極索魂力虛弱,身體看樣子彷彿沒有了一絲力氣,用着長劍支撐着他的身體當着拐杖,踉蹌著走向張嵐幾人,而極索的身體上還有着數道血痕不斷的留着鮮血。

而那個詭異的一擊殺死了亞特利的張嵐,也是魂力有些混亂,似乎是消耗了大量的魂力所致。

奇卡看着張嵐,內心之中掙扎不定。

【那個叫張嵐,發出的那可以詭異一下殺死亞特利的攻擊,應該是魂骨的力量!也只有這樣,才可以解釋,為什麼亞特利一個魂聖會被那一個區區魂宗的小子殺掉!

而那樣的攻擊,絕對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而且絕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再放出第二下!

那個叫極索的那詭異的速度,也應該是魂骨的功勞!否則怎麼可能會這麼快?!而從亞特利之前給的情報和現在那個極索的表現而言,他現在應該是處於虛弱的狀態,甚至連個普通人都打不過!】

想到這裏,奇卡的眼中閃過一絲貪婪與慾望。

最少兩個魂骨!而且甚至有一個魂骨說不定是十萬年的魂骨!!!不然也沒有有着讓一個魂宗可以殺掉魂聖的強大能力!!!

除了這樣的解釋,奇卡也無法想到為什麼張嵐可以發出那如此詭異的攻擊!讓一個魂聖毫無反抗的就這樣被殺掉!

只是張嵐和極索之前的表現以及隊友的死亡讓奇卡猶豫着,猶豫着不敢過去。

所以索性在原地觀察。

「發現我沒有離開了嗎?」

奇卡看着那幾人警惕的看向自己的方向,微微低語喃喃著。

隨後平復了一下剛剛光顧著逃跑有些混亂的魂力,接着緩緩向著張嵐幾人的方向走去。

「最少也有一個魂骨吧?甚至是十萬年的魂骨!!!一個魂宗都可以憑藉着魂骨的力量殺死魂聖!如果我得到了!」

奇卡內心這樣想着,貪婪的慾火逐漸壓過了自身的理智。

「我賭他們現在沒有反抗的力量了!「

奇卡看着張嵐,低聲自語,彷彿在增強自己剛才猜想,給自己更大的信心。

張嵐看着奇卡緩緩向著自己等人走來,暗自冷笑,是覺得他們這些人剛才只是付出了巨大代價發出的爆發嗎?

張嵐快速從戒指里拿出盔甲,然後老練的將盔甲穿戴完畢。

剛才的戰鬥爆發的太快,沒有太多的準備,現在可是要全副武裝了。

張嵐將盔甲穿戴好,轉身對着胡列娜幾人道:」胡列娜你和趙凌羽掩護我,咱們仨人幹掉那個丑不拉幾的玩意,趙玲綺你保護好焱和極索。「

胡列娜,趙凌羽和趙玲綺都點了點頭。

哪怕被安排保護傷員趙玲綺也沒有發出異議,之前張嵐表現出的強大已經完全征服了他們三個。

張嵐顛了顛厚重的巨大盾牌,龐大的體積以及巨大的重量,帶來的是濃濃的安全感。

感受着體內涌動的力量,張嵐內心戰意沸騰!

「還能給我上個增益效果嗎?」

張嵐轉頭問向趙凌羽。

趙凌羽搖搖頭,無奈道:「不行了,我的這招魂技有着時間的冷卻,需要在五分鐘后才能使用,哦,現在是四分鐘后。」

張嵐看着依舊逐漸走到百米外的奇卡,道:「算了,我主攻,胡列娜後方控制,趙凌羽側翼輔助,上了,烏拉!!!」

說完,張嵐就怒吼一聲沖向奇卡。

看着氣勢洶洶衝來的張嵐,奇卡內心突然變得忐忑了起來。

【該不是那個傢伙還有着之前那樣的力量吧?!】

奇卡看着張嵐一絲沒有虛弱的樣子,反而氣勢十足的向著自己衝來,內心不由的擔憂的猜測著。

不過猶豫了一下后,還是忍不住內心的貪婪。

奇卡低吼道:「人為財死,鳥為財亡!我今天就賭你無法再使用魂骨了!」

隨後奇卡也沖向了張嵐。

兩人的速度都極快,眨眼間兩人的距離就已經不到了三十米。

張嵐左手一抬,一道烏光從手腕下發出,急速的向著奇卡衝去。

正是袖箭!

奇卡一驚,卻沒有慌亂,揮出充滿黑色毛髮的右掌,一掌排向前方。

叮~

一聲輕響,袖箭被奇卡一掌拍飛,而奇卡的手掌也不過是微微留了一點鮮血而已。

緊接着,兩人已經相撞。

張嵐將身體蜷縮在大盾后,用右肩頂住盾牌,全力向著奇卡撞去。

而奇卡也發出自己的第四魂技,上身散發着黑色的光芒,雙手狠狠的排向張嵐的大盾。

砰!!!

。 「二哥?」

「你沒事吧?」

看到自己二哥受了傷,慕容雪神情緊繃,開口關心的問道。

受傷的慕容海,咬了咬牙,揮手示意自己沒事,而雙目卻是血紅,怒視着對面的雷凌。

「滋味如何?!」

面對慕容海的仇視,雷凌淡然一笑,絲毫不曾客氣。

他這一劍,尚未動用全力,不然慕容海必將命喪於此。

「哼!」

「若我沒有猜錯,你就是雷凌對嗎?」

慕容海氣惱,自己修為明明比雷凌高,可竟然還抵不住雷凌這一劍,這讓他臉面無光,殺意未泯。

「是我。」

「還想有什麼指教嗎?」

雷凌微微一笑,看慕容海那副不服輸的樣子,他笑容冰冷的可怕,嚇的對面慕容海忍不住倒退幾步。

「二哥?我們走吧?」慕容雪神情緊繃,這裏有雷凌在,她們根本就沒辦法討到便宜。

與其在這裏冒險,還不如趁著雷凌沒出手,早早離開這裏再說。

「雷凌,今日之仇,我慕容海記下了。」

「他日必將加倍奉還!」

慕容海心有不甘,但他知道自己不是雷凌對手,丟下一句狠話,轉身帶着妹妹慕容雪迅速離去。

「雷凌?」

「你為什麼不把他們留下來?」

青冥不解,以雷凌實力,完全可以輕鬆斬殺這慕容家兄妹,可雷凌竟然沒有出手的意思。

「你不懂。」

「殺了他們,反而會徒增煩惱。」

「我只要保證小黎不受傷害就好。」

「誰與李天龍結婚不重要,反正小黎是不可能,也是不合適的一個。」

雷凌搖頭。

他壓根就沒想殺慕容雪。

這次純粹是給慕容雪一個教訓,

只是,他沒有想到又蹦出一個慕容海。

「你要早就這麼想,當初也就不會撮合小黎與李天龍在一起了。」

青冥神色古怪。

雷凌這番話,算是為自己之前決定感到後悔了嗎?

「好了。」

「這裏交給你了?」

「我也該回那邊了?」

「不然我怕慕容雪藉機,向珊珊她們發難。」

雷凌搖頭苦澀一笑。

收回目光的他,看了一眼病房裏並沒有醒來的小黎,向青冥說了一聲后,剎那間消失不見。

青冥愣了神。

雷凌走了,又把自己扔下醫院裏了,

看着醫院的走廊,弄得已經沒了樣子,他真怕等會有人來找自己。

苦笑的青冥,急忙跑到病房裏,洋裝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

國宴餐廳。

「這個雷凌,去了這麼久怎麼還沒有回來呢?」

接近一個小時了,李天龍的母親跟李珊珊三哥都已經來了,就差慕容雪的家人還沒有到。

可雷凌,去了這麼久還沒有見到影子,這讓李珊珊幾人坐不住了。

「金不煥,雷凌到底去哪了?」

茅十八眉頭緊皺,湊到金不煥近前,低聲問了一句。

「醫院。」

金不煥一臉冷漠,瞥視茅十八一眼,到也沒有繼續隱瞞。

「醫院?」

「金不煥,你怎麼知道的?」

聽到金不煥回答,一旁的花雲毅、花小蕊幾人都是驚訝看向他。

「不是我怎麼知道了。」

「你們沒看到,慕容雪也一直沒回來嗎?」

面對眾人的目光,金不煥卻很淡定,貌似現在的他很聰明,到顯得眾人很笨。

「珊珊!」

就在李珊珊,聽到金不煥所說時,還沒有來得及追問,只見自己的母親與三哥兩人向她這邊走了過來。

「媽?三哥!」李珊珊急忙起身,邁步來到自己母親面前,面露微笑很是開心的樣子。

Prev Post
臨近傍晚,天空好似被捅破了似的。
Next Post
她當然知道這狐狸皮的由來,要說她不想要嗎?當然想要的,這麼好的狐狸皮,值十幾兩銀子呢,將來能當傳家寶的好東西,那麼漂亮,誰不喜歡?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