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方才已經稍微顯露了自己的本事。

但凡有些警覺性的人,都不敢如此挑釁蕭陽。

這傢伙,怕不是自己要作死!

「哼,就憑你得罪了我家少爺,足以叛你死罪。」

「你要是想活命,就給我束手就擒,別浪費我的時間和精力。」

李興自始至終,都沒將蕭陽當回事。

張家在江海的底蘊驚人,對付區區一個蕭陽,那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嗎?

在李興眼裡,蕭陽縱然是有幾分本事,但那又如何?

終究,掀不起什麼大風浪。

只要張家出手,定然分分鐘就將蕭陽拍死。

「好一個張振哲!」

「光天化日之下,在醫院對主治醫生趕出這種齷齪的事情也就罷了!」

「如今,還想跟我玩硬手段!」

「行,那我倒是想看看,他到底能把我怎樣!」

李興仗著有張振哲在背後撐腰,此時神色扯高氣揚。

一而再,再而三的對蕭陽出言嘲諷。

此刻,終於將蕭陽激怒了。

一場狂風暴雨正不斷醞釀,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 袁紹手中緊握著匕首,護著身後瑟瑟發抖的袁術。

一前一後,兩隻獵犬,正留著口水,向他們緩緩踱步。

袁紹這時頭也不回,小聲的對袁術說道:「術弟,等下我衝上去將前面那隻獵犬撲倒,你趁機快跑,然後找個地方躲起來,躲到天黑,父親和祖父肯定會來找你的。」

「那你怎麼辦?」袁術看著獵犬,害怕的說道。

袁紹沒有說話,過了一會,才笑著說道:「大哥曾說過,我是二哥,要保護好弟弟的安全,不管你認不認我這個二哥,我必須要完成我和大哥之間的承諾,再說了,區區兩條畜生,我還是可以對付的。」

袁術愣住了,袁紹的這些話對他來說觸動很大,因為母親的教導,他一直覺得袁紹不配做他的二哥,他認為袁紹就是個下人,可是沒想到在袁紹的心中,竟然真的拿自己當弟弟看。

還沒等袁術過多的思考,那兩隻獵犬已經撲了上來。

這時,袁紹也大叫一聲,沖了上去,並對袁術喊道:「快跑,不要回頭。」

只見六歲的袁紹,竟然真的憑藉著一股勇氣,將前方這隻獵犬撲倒。

袁術也趁這個時候,拚命的向前跑去,他牢記這袁紹的話,不要回頭。

可是不久他就覺得不對了,因為後面沒有了聲音,他轉頭一看,發現另一隻獵犬也撲了上去,兩隻獵犬將袁紹壓在身下,而袁紹則掙扎不出來,漸漸地沒有了動靜。

袁術看到這一幕,目眥盡裂,不由悲戚的大喊一聲:「二哥。」

連忙掉轉方向跑了回來,這個時候他也不管什麼逃命了,他只想著他二哥快要被兩隻獵犬吃了,他要救他二哥。

袁術掏出袁基送他的彈弓,撿了幾個石子,朝獵犬彈去,並大喊著:「快滾開。」

而兩隻獵犬,被這不痛不癢的石子打到之後,也沒有什麼反應,但是也停了下來,從袁紹身上起來了,準備朝袁術撲來。

就在袁術嚇得不知所措的時候,袁紹的虛弱的聲音響起:「術弟,他們好像沒有什麼惡意。」

袁術沒想到袁紹還活著,不由得一愣,而兩隻獵犬則撲了上來,將袁術壓在身下。

看著留著口水的惡犬,袁術嚇得閉上了眼睛,誰知道,臉上傳來了溫熱濕潤的感覺,睜開眼一看,兩隻獵犬正不斷地舔他的臉,一副討好的樣子。

袁紹也來到袁術身邊,將他扶了起來,而兩隻獵犬就安靜地跟著他們。

袁紹和袁術兩人,看著對方狼狽的樣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袁術笑完之後,對袁紹說道:「庶出的,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今後你就是我二哥,兄弟齊心,生死與共。」

袁紹看著認真的袁術,也笑道:「三弟。」

……….

平台之上,看到全過程的袁基終於欣慰的笑了笑。

心想,這一世,終於將這兩個小子的關係搞好了,而我四世三公的袁家,要一統天下。

就在這時,袁基臉色一變,看向下方林中。

而那兩隻獵犬也是突然對著林中開始狂吠。

袁紹和袁術被這突然而來的叫聲嚇到,這一天他們受到的驚嚇實在是太多了。

就在獵犬的狂吠聲和所有人的注視下,一隻斑斕巨獸緩緩的踱步從林中走出。

這竟是一隻巨大的成年猛虎,通體棕黃色,並具有圈圈黑紋,額頭之上有一個明顯的王字。

猛虎聽著獵犬的狂吠,一絲不屑之色浮現臉色,緊接著,張開血盆大口,一聲震人心魄的咆哮聲傳來,將袁紹和袁術,嚇傻在當場。

袁基看到這隻猛虎,轉頭對鐵牛問道:「這也是你安排的?」

鐵牛連忙瘋狂搖頭,說道:「大少爺放心,我現在就去擊殺這隻老虎,絕對不會讓二少爺和三少爺受傷的。」

誰知道這時,曹操卻在旁邊說道:「鐵牛大叔,你現在出去,大哥的計劃不就暴露了。」

袁基也是一臉無奈的看著鐵牛,然後說道:「行了,你先回去吧,這裡我來對付,不過這計劃估計要和兩個小傢伙說了,還好計劃已經成功了。」

鐵牛看了看猛虎說道:「大少爺,還是我來吧,這猛虎的實力估計可以匹敵鑄骨境五層。。。。」

話還沒說完,就見袁基拉著曹操從平台之上跳了下去。

將曹操放在袁紹他們身邊,袁基就拿出匕首,緩步向猛虎走去。

「大哥」

「大哥,阿瞞」

袁紹和袁術看到袁基和曹操突然出現在面前,不由得興奮的大喊一聲,看著袁基的背影,他們不禁有一種死裡逃生的感覺。

曹操看著護著袁術的袁紹,不禁感嘆一聲自己這個最好的好朋友,有一個好大哥,有一個好弟弟。

而這時曹操也想到了自己的族兄,也不由得笑了笑,袁紹你有個好大哥,好弟弟,好家族,我曹操也不差,我的族兄,族弟也能為我做到這一步。

曹操笑著將癱軟在地的兩人扶了起來,說道:「大哥將我救了出來,放心不要怕,大哥的實力很強。」

這下袁紹和袁術終於放心了,突然而來的放鬆,讓原本緊繃心神的兩人暈了過去。

而正在和猛虎對峙的袁基,則對著猛虎揮了揮手中的匕首,看著挑釁的袁基,猛虎不在猶豫,朝著袁基一躍撲來。

而就在這時,還沒等袁基出手,兩個雄壯的少年正一左一右,一拳擊向猛虎,將這猛虎打翻在地。

其中一個少年更是壓在猛虎身上,不斷地錘擊它,將猛虎擊暈過去,然後拿出繩子將它的手腳困了起來。

「少爺,沒有事吧,我和文丑來晚了。」這兩人,分明就是顏良和文丑。

袁基見猛虎已經被制伏,也就懶得出手了,說道:「剛剛好,今天的計劃也完美成功了,這隻猛虎給你和文丑了,要是熬了湯,記得給你倆家老爺子也送去一些。」

顏良文丑聽后興奮的說道:「多謝少爺,少爺那我們現在回府?」

「回府。」袁基說著,走向暈過去的袁紹和袁術二人,左手一個右手一個將他們抱起來,向著洛水河畔走去。

……….

「袁兄,今日可還順利。」

洛陽城門處,張邈等人和袁基紛紛告別返回家中,而蔡瑁則神秘的對著袁基問道。

袁基看了看在車裡熟睡的二人,笑道:「順利的不能在順利了。」

「那就好,明日我就返回荊州了,袁兄就不用來送了,省的荊州士族緊張你我的關係。」

「好,那你我兄弟今日一別,等來日相見之時,必將盡皆名揚天下。」

「好。」

說完,兩人就分別回各自府邸了。

……..

在讓人將曹操送回家之後,袁基就來到祖父袁湯的院中。

雖然天色已黑,但是袁湯依舊躺在躺椅上,看樣子也是等候許久了。。 「超凡寶箱開啟:獲得技能快速恢復。」

「快速恢復:宿主受到除致命傷之外的傷害能夠在短時間內快速的恢復。」

葉飄看到寶箱中開出來的這個技能,不禁瞪大了眼睛。

這可是神技啊。

有了快速恢復這個技能,只要不是自己受到了致命傷,那就可以很快的恢復過來。

再配合雙抗免疫的話,那簡直就是無敵了。

這邊的葉飄殺完者帥之後已經達到了六級。

六級的盲僧才是好盲僧,有了大招神龍擺尾之後的瞎子,才算是注入了靈魂。

葉飄開完寶箱之後,就再次把目光投向了中路。中單的路key也是一名世界排名靠前的中單選手,他的實力也是毋庸置疑的,發揮穩定,穩紮穩打是他一貫的打法。

葉飄開始走向中路,路key的沙皇打得還算是十分的激進的。由於手長又善於消耗。

此刻的小魚人只能被迫站在兵線的最後,可憐巴巴的拿著魚叉看著前面的沙皇補兵,而自己只能夠在後面吃吃經驗。

看著自家的小魚人就像一條魚兒一般躲在後面,葉飄為他心疼了幾秒鐘。

「小魚人,你等我,我找機會來幫你抓。」

說實話,路key的這個沙皇比上路者帥的天使更加的難抓。沙皇擁有超長距離的QE位移距離,而且E技能碰撞到英雄之後還會觸發一層護盾,這就更加保證了沙皇在線上的防GANK能力。

而且似乎是意識到葉飄在上半野區晃悠,對面的打野酒桶此刻也出現在了葉飄的三倍視野中了。

此刻的葉飄已經六級了,而lin的打野只有堪堪**。

看到lin的打野如此的凄慘,中路的路key就開口說道:「lin,你等下到我中路來吃點經驗吧,你太慘了。」

反正路key本來也是打算回家一波的,剛好可以把中路的兵線讓lin吃一波。

這個時候葉飄已經接近了中路,他發現路key這人也十分的謹慎,他在中路的靠近上半野區的草叢中插了一個真眼,然後又在河道和F6前方的空地上查了一個偵察守衛,把上路這一塊區域看得死死的。

如果葉飄從這兩個方向去抓路key的話,那麼不出意外的話肯定是會讓路key給跑掉的。

一時間葉飄就站旁邊河道的草叢中觀察了起來。

此刻對面的酒桶正在那邊的F6那邊自顧自地打著野怪。

中路的路key視野做的這麼好,可能一時半會兒從這一側過去的話抓不到了,葉飄得從另一側繞才行。

或者讓小魚人故技重施去那邊排眼,然後葉飄再對路key使用一次指定失誤,把路key給吸引過來,然後用剛剛擊殺者帥的方法去擊殺路key。

不過這個方法剛剛用在者帥身上可以收到非常好的效果,現在用到路key的身上就不一定了。

因為者帥的天使是沒有位移的,被人抓的話只能用加速來逃跑,而且上單的奧恩還有控制技能,這樣的話抓天使就更加的好抓了

但是中路就不同了,中路的小魚人六級之前兩個減速留人的技能都沒有,再加上沙皇又有位移技能。

就算葉飄對這個路key用了一次指定失誤,路key也有很大的可能利用閃現和QE技能逃跑。

畢竟指定失誤又不是指定百分百送人頭。

還是存在這一絲不確定性的。

不過,就算是這樣,葉飄還是打算讓對面的路key先來一波失誤,就算不能擊殺路key,他也可以拖慢路key的節奏,為自家的小魚人爭取一些發育的時間。

就當葉飄給自家的小魚人發信號的時候,他通過三倍視野突然發現了對面的沙皇竟然提前往後退了過去,開始往自家的防禦塔那裡走了。

「難道是被發現了?」

葉飄看到對面的沙皇竟然提前往後跑了,不禁有些吃驚。按理來說,對面的沙皇應該根本不可能發現他的,怎麼突然就往後跑了。

就當葉飄有些疑惑地時候,那邊路key的沙皇,站在塔下一動不動,身上突然亮起了一陣傳送之光。

葉飄一看到沙皇的傳送,就立刻餘光往小地圖上看了看,他沒有把屏幕移到下路,他只是看了一眼小地圖,當他看到小地圖上對面的兩個人和己方的兩個人堆積在了一起的時候,他就明白了,原來是自己這邊的下路和對面那邊的下路打了起來。

此刻的沙皇傳送下去是去幫下路打架的,準確的說,是去幫下路的王校長的。為了讓王校長有更好的遊戲體驗,為了讓王校長享受到殺戮的快感,路key可是隨時都關注著下路的情況的。當他看到王校長讓錘石再次主動開啟了戰鬥,他就毫不猶豫地往回走,然後在自家塔下往下路傳送了。

看到這一幕,下路這邊的王校長不禁心中篤定,在屏幕前面冷哼了一聲,開口說道:「對面的這兩個傢伙,剛剛要不是因為有打野來幫忙,怎麼可能是我們的對手,現在沙皇過來了,我看他們怎麼死。」

此刻下路戰場上的局勢十分的焦著,兩邊的英雄實力基本上都是半斤八兩。而沙皇的這一個傳送立馬就讓葉飄這邊的寒冰和機器人慌神了。

他們環顧了一下小地圖,自家的小魚人還在中路,自家的盲僧也在中路。

Prev Post
她當然知道這狐狸皮的由來,要說她不想要嗎?當然想要的,這麼好的狐狸皮,值十幾兩銀子呢,將來能當傳家寶的好東西,那麼漂亮,誰不喜歡?
Next Post
而且,秦風也沒有告訴神策營的人,自己到底會不會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