澆了一些解毒藥,江瀾便沒有在意。

這些年植物蛋也會生病,蛋殼變黑不算罕見。

身為植物,植物蛋的病比幽夜花多一些。

但比幽夜花省心。

解毒藥效果特別好。

幽夜花一枯萎,就需要大量時間回復。

恢復也是那種萎靡狀態,沒有精神的那天。

怎麼照顧都是這樣,按理說它們應該滋生靈氣,茁壯成長。

可惜,一直這種處於生死邊緣的模樣。

也不知道它們倆還能堅持多少年。

江瀾覺得,只要不是天災人禍,他應該會為植物蛋它們送行。

隨後江瀾便坐在一邊,讓內心趨向平靜。

剛剛坐下,小雨就直接坐到他對面:

「師弟,你說我晚上要是待在第九峰,會不會出心魔?」

小雨跟江瀾回到第九峰,並沒有回瑤池。

會嗎?

理論上並不會。

沉默了片刻,江瀾想到了什麼,便道:

「師姐等我一下。」

看着江瀾起身,小雨有些疑惑。

不過她也沒着急,只是點頭看着,看師弟要做什麼。

片刻后。

她看到江瀾在院子四周弄一些她看着生澀的符文,跟陣法有關。

但具體是何種陣法,毫無頭緒。

江瀾花了一些時間,構建了臨時框架。

工程較大,好在被他簡化,否則三天都無法構建出來。

當天下午。

一些佈置順利完成。

江瀾起身看向小雨,此時小雨也睜著大大眼睛看着他。

彷彿目光就未曾離開過。

「師姐一直看着?」江瀾好奇的問。

「感覺看師弟做事,時間好像比較快。」小雨輕聲說道。

江瀾怔了下,這樣嗎?。

他沒有多問,而是坐回小雨對面:

「師姐閉上眼睛。」

看到小雨眼睛突然睜大,江瀾有些詫異,師姐可能多慮了,而後補充了一句:

「靜下心,去感受一下院子。」

聽到這個小雨才明悟過來,有些羞澀的低頭,隨後閉上眼睛。

不過片刻之間,她就看到了院子。

只是院子比較空曠,跟現實院子有一些差距。

心神院子。

「師姐看到了?」江瀾的聲音在院子高空響起。

小雨知道江瀾在跟她說話。

而後清醒過來,她有些難以置信:

「那是心神客棧?」

「嗯。」江瀾微微點頭:

「近些年構建的,但是還差一些,所以一直都只有一些框架。」

小雨用纖細白皙的手指指了指自己,道:

「是給我準備的?」

她曾經問過心神客棧,但是那時候江瀾也不知道。

這麼多年過去了,師弟應該從不會變成了會。

之後她想起了鏡花水月。

那本書也是在她說過心神客棧后,師弟才從客棧老闆那邊要來的。

小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但是就是想問問。

她看着江瀾,彷彿在等待答案。

答案並沒有讓她失望。

江瀾微微點頭「嗯」了一聲。

小雨露出笑臉,就是想笑一笑。

在師弟這裏,她很經常笑。

「師姐可以用心神院子檢查自己有沒有心魔。」江瀾說道。

他本打算弄好讓小雨玩的。

現在倒可以用來檢測心魔。

「那師弟今晚是要休息,還是要繼續修鍊?

如果要修鍊,我就不打擾師弟了,我研究一下心神院子。」小雨彷彿很想現在去玩心神院子。

跟心神客棧完全不同的心態。

大概院子是送她的吧。

搖了搖頭,江瀾開始靜下心,他要面對明天的挑戰賽,自然需要用最好的狀態。

小雨在這裏,大概也是在意明天那一戰吧。

敖滿跟在敖野身後。

他們在往崑崙外面而去。

「真的不去喝酒?我訂了好酒,還買了下酒菜。」敖野看着敖滿說道。

好東西,他是懂得分享的。

聽到這句話,敖滿翻着眼看着敖野。

他算明白了,每次敖野喝酒都會鬧事,每次都要跟人打起來。

這就是一個沒有酒品的人。

跟他一起喝酒,丟臉是小。

一不小心可能丟掉性命。

他實力不夠,喝不起這酒,再者明天要跟未來姐夫交手,他也不能喝酒誤事。

雖然第九峰峰主因為看在他未來姐夫的面子上,對他尚且留手,但這場挑戰事關重大。

他會留手,但絕不會輸。

畢竟事關整個龍族,不是他可以任性的。

身為龍族先天仙靈,他也丟不起整個臉。

敗給一個元神後期的人族,那簡直是無法洗刷的恥辱。

別的龍或許不在意,但是他不一樣,他身為龍族八太子。

天生仙靈,是龍族未來的希望。

怎麼可以輸?

又怎麼能輸?

告別了敖野,敖滿便知這幾天見不到敖野叔了。

希望人沒事。

他一路來到了第九峰下的樹林。

沒有上去,而是站在下面,等待天黑,再等待天亮。

屆時上第九峰,挑戰未來姐夫。

他也想見識見識傳說中的斬龍劍。

未來姐夫唯一能依仗的,就只有這個。

「明日,不欺他,不辱他,光明正大,贏他。」

這便是敖滿的信念。

如此方對得起所有人,不得罪崑崙,也能跟族裏交代。

姐姐那裏,也算個交代。

至於後續影響,便不是他們這些小輩可以參與的。

人仙圓滿對元神後期,本就是欺負人,但沒有辦法。

是江瀾太弱,卻闖進了他們的視野。

不然應該還混跡在仙之下。

清晨。

雨露凝聚。

江瀾睜開了眼眸。

小雨也從心神院子中退了出來。

「師弟做好準備了?」小雨開口問道。

昨天晚上,她把記錄下來的七場戰鬥都給了江瀾。

好讓江瀾有個準備。

「嗯,現在想去把廣場打掃打掃。

等待八太子到來。」江瀾站了起來,輕聲說道。

「我幫師弟一起打掃。」小雨跟着站起來。

隨後他們一前一後往第九峰廣場而去。

第九峰廣場江瀾曾經修過,也附加了許多陣法。

這次元神後期對戰,不至於受損。

天還未亮,小雨跟江瀾拿着掃帚打掃這落葉。

Prev Post
而且,秦風也沒有告訴神策營的人,自己到底會不會來。
Next Post
「空中的能源巨獸已經進入了可俯衝角度。」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