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最後,林天成不得已只能召喚出娜迦背着自己繼續飛行!

一直追了三天三夜,暴龍最終才不敵傷勢惡化一頭扎向大地,頓時將腦袋上的那隻異靈撞死。

暴龍龐大的身軀砸在地面,頓時江大地砸出一個巨大的凹坑,瞬間凹坑內就被暴龍的鮮血填滿,形成一個血湖。

此時的暴龍已經是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眼看就要身隕,但是林天成卻早已經透支了,根本無力斬殺它,只能坐在它身上依偎在娜迦懷裏靜靜的等着它死去。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魔主手中的巨劍,發出螢螢墨光,「很好,今天你阻止了滅派之難,願下次煉境派還有此能人,能庇佑過!此劍名為渾油,是我的本體,用身體好好感受威力吧。」

隨著話語,那股漆黑夾雜著殺意,無邊無盡的劍壓,崩碎大地,撕裂大空,整個天地為之變色,整座萬劍崖大地進裂,龜裂了開來,葉缺的身軀逐漸粉碎開來,黑白分明的太極逐漸顯形出來。

忽地,血腥味撲鼻而來,溫潤的血液,灑落在那劍身上,熟悉的芬芳,夾雜著血腥中特有的鐵鏽味……..

葉缺睜開了雙眼,喜兒的笑意帶著一絲的凄美,落在了眼前。

不可能這一定是幻覺,她怎麼可能會來這裡…..

喜兒的血液環繞在葉缺和喜兒身旁,飛濺的血液阻隔開魔主和葉缺、喜兒,所有的血液,發著凄美的血光,魔主竟一時無法破開此結界。

葉缺眼前的喜兒整個人被渾沌給腰斬開來,摟著葉缺的頸,眼神迷濛的笑了;「我就知道……我、我一定能幫到你的忙的…咳…」

芬芳的血液從口嗆出,喜兒的身軀逐漸轉為冰冷

葉缺雙手發顫的抱住了喜兒,「不、不會有事的,這、這有靈元…」

喜兒笑了,那鮮紅的血液,如叢中的一抹嫣紅般,揮散不去…..

真的、真的很擔心你,怕你傻傻的被人欺負,因為擔心你,所以一直躲在一旁偷看,不要哭了,為什麼要哭,你流淚的樣子真的讓我好心痛,但是真的很高興再最後一刻,能幫的上忙。

「我有幫到你的忙吧…」喜兒聲音越來越輕,細如遊絲,直至聽不清楚葉缺哽咽的點了點頭,強烈的哀傷,讓他覺得自己無法呼吸了。

「如果有來生,你…會不會接受我。」喜兒手中的白赦令,發出了一絲白芒。

「會的!會的!」葉缺的淚水決堤,聲響穿透了天際,聽者無不哀凄。

聽著葉缺的回覆,喜兒笑了笑,朦朧的雙眼渙散,清秀的面容浮現出畏懼,柔弱的身子骨不停的顫抖著,「怕冷…黑….」

「我、我陪你,別怕別怕。」葉缺顫抖的手挽過喜兒凌亂的髮絲,深深的珍貴的緊抱住喜兒。

喜兒聞著葉缺的味道,印象中的味道,「放你一個人,真的有點擔心…」

喜兒呼出了最後一口氣,身軀逐漸冰寒,眼裡有著最後那份擔憂,嘴角有著淡淡的幸福。

「不要!」葉缺尖銳的哀號,傳遍了整座萬劍崖

白光一閃而過,護山大陣瓦解,葉缺和喜兒也已隨之不見蹤影….

潺潺的溪流聲,在耳邊不斷響起,清泉的水花不斷飛濺到臉龐上,就只是深深的抱著……..

第二次了,在一次無能為力的看著摯愛之人,在自己的懷中煙消雲散,用力發白的指結,卻挽回不了什麼,那這雙手生來到底有何用?

「放開吧,抱著也不會改變什麼的。」一道聲音從耳旁響起。

騙人.……她怎麼可能會死,她上一刻才在跟我允諾下輩子要做結髮夫妻的。

葉缺的髮絲,因溪水而濕海,卻又因淚水而凝結,暗沉的血色將下擺渲染成夕,她臉龐上的那股幸福的笑靨,依然掛存在頰上,笑的如此霎那,存的如此永恆……..

忽地,一道黑影從眼前晃過。

「啪」地一聲,葉缺整個人被一個巴堂扇落到溪流中。

姥姥面容哀凄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銀狐,那是一隻被腰斬成半的銀狐,五條銀光似的狐尾早已如衰敗的垂草,癱軟在地上,但有那含蘊而笑的面容,卻表露無疑。

「傻孩子,你答應過姥姥不會做傻事的,你怎就!」姥姥抿著嘴,口中的話語再也吐露不出來。

姥姥露出哀凄的眼神,手中的妖氣一閃而過,分離的身軀在妖氣的薰療下,癒合了起來,一把抱起了喜兒,走到了一旁,玉指一伸,成堆的土石飛奔而起。

遙望著喜兒的身影,靜躺在土坑中,宛如安眠的面容,葉缺站了起身,目送著喜兒的最後一眼,手腕上憑掛著的白赦令,在水光下輝映閃耀。

姥姥眼目一闊,土石落壟而下,喜兒的身影在兩人眼前化成了土丘,姥姥立了塊玉石於上,伸出了一指,緩緩的在玉石上刻落而下。

「痴情總為情關難,執而不悔最為呆,盼君回燦一眼故,生離死別又何栽。」

看著姥姥提落而下的詩句,葉缺的眼眶轉瞬決堤而出,淡望一眼葉缺,姥姥嘆息了一聲,不再理會葉缺,緩步步出了後山。

悄然的天空飄雪了,片片的雪花,灑落在整座後山上,只是葉缺卻感受不到一絲溪流凝冰的寒霜,只是白觸手可及的白,吞噬了周遭的景色。

靜靜的在冰雪中待了十日,不動也不眠,雙眼只是凝視著喜兒的墳,腦中一遍空白,煉墳派怎樣了,琅邪的近況都被拋諸九天之外。

濃厚的冬雪,山石承受不住冰雪的重量,紛紛崩落下來,突然間一塊巨石滑落到了眼前,擋落在葉缺和墳之間,看著那塊巨石,葉缺的眼盼中漸漸回了神,伸出了手顫巍巍的剝去了覆蓋其上的霜雪…..

在冰面下,粗獷的劍痕在石上留下的字跡「珍重」下,多了幾個秀氣雅緻的刻字,龍飛鳳舞的字跡里有藏不住的淘氣和深情,「誰跟你珍重,我們還要再見!!

葉缺的指順著喜兒的字句不斷滑順而下,和喜兒相處的畫面,一一的浮現在眼前。

那淚水,那悸動,歡樂和笑聲,掙扎和信任…….

葉缺的心思,隨著思緒化成了詩句….

一直都沒有跟你說,其實我跟寧如沒有什麼,只是同門關係;當你和我告白的時候,是我逃避了…當時我應該追上去才是的,至少不會像現在充滿著遺憾和歉疚。

想到此,葉缺的指停落了下來,思緒化成了詩句刻落成了永恆…

「花芳伴水枯,花落存水竭,非有意無情,來世盼結髮。」

看著巨石上刻下的詩句,葉缺的淚水冷凝成冰,風霜一過,什麼都沒有剩下來,一切都走了…….

遙望著葉缺的神態,姥姥緩步走近而來,遞了杯茶給葉缺。

看著手中的茶,感受著掌心的溫熱,茶香的芬芳,葉缺的心思反而沉澱了下來,端過了卻又放了下來。

「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喜兒。」躊躇了片刻,葉缺轉過身面著姥姥,整個人跪了下來,將頭埋入雪地內。

「不關你的事」姥姥淡薄輕笑,看著緩緩飄落的雪,「也許這就是命運。」

「魔教走後,喜兒就不見蹤影了,身懷白赦令的她,即便是大羅金仙也無法困住她,那時我就已預料到了,要怪……也應該是怪我,放她進來才是。」看了一眼葉缺腕上的白赦令,姥姥露出一絲苦笑。

「也罷,這孩子活的很辛苦,為了生存也夠了…看到最後她臉上的笑靨,我看得出她一點都不後悔。」姥姥想起喜兒最後臉上幸福的笑容,她若有所思的說著。

「可是、如果我在當下布上封存陣的話,說不定能夠挽留魂魄下來。」葉缺眼神暗了下來

姥姥聽著此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露出淡淡欣慰的笑容,「喜兒…….會希望以那樣的面貌存活下來的,再說,自毀內丹的她,早已註定魂飛魄散。」

「自毀內丹!?」葉缺震驚的抬起頭,不解的看著姥姥。

姥姥點了點頭,「那一劍不是靠著她那點淺薄的修為可以擋下的,沒有自毀內丹,她連擋都擋不下來。」

聽著姥姥的話語,葉缺回想到「渾沌」貫穿喜兒那刻,血色的帷幕繚繞,魔主在帷幕之外氣憤的神情,嘴裡喃喃自語道,「原來……是那個。」

姥姥拍了拍葉缺的肩,把他整個人拉了起來,「別想太多,休息幾天後,就回去你該回去的地方吧。

葉缺將腕上的白赦令脫了下來,遞給了姥姥,「那這個還給前輩。」

姥姥盯著白赦令一晌,搖了搖頭,「那是她留給你的,你自己隨意處置吧。

語畢,姥姥轉過身子,緩緩走離開來。

看著轉身逐漸離去的姥姥,葉缺咬了咬牙,還是喊了出來,「為什麼不罵我,不然至少打我兩掌也好…這樣我、我….」

葉缺痛苦的想道,這樣至少我會好過一點…..

姥姥停下了腳步,沒有轉過身來,語氣中帶有一絲無奈和苦痛,「我也不知道,原本我以為我會殺了你,可……我知道喜兒那丫頭不會希望如此的,好好活下來吧,至少這樣比較對得起她。」

葉缺緊緊捏著腕上的白赦令,哀凄攫上了心神,卻無法衰敗其一分一絲,或許心痛是無法避免的,但是她不會希望我沉浸在悲傷之中的,「對吧,喜兒!」

「就這樣放他一人獨自下山,好嗎?」

不知何時,凰主早已站在的姥姥身旁,看著天空中已化成小點的葉缺,御劍離開凄牙山,打趣的問道。

「不然能怎辦,沒一爪抓碎他,連我自己都很訝異。」姥姥看著自己的手,鬱悶的直皺眉頭。

「天狐,哭出來會好過一點的。」凰主看著神情冷漠的姥姥,忍不住說了出口。

。 其實這個趙哥和喬安一樣,都是為了能接高級副本任務,特地接受了越級任務考驗。

他認為自己的實力已經足夠接高級任務來做,覺得低級中級任務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什麼挑戰性。

可他現在的等級不能接高級任務,為了以後能越級挑戰,趙哥使用了三個月一次的越級挑戰權力。

這次是趙哥第一次進入高級副本。

他並不覺得高級副本對他來說會有什麼難度。

雖然心裡這麼想,倒底是第一次進入高級副本,趙哥還是決定聽聽這些已經做過高級副本的老手的意見。

那個小來,看著這麼淡定還敢一個人單獨行動,八成是個老手,還有小雲,看她的樣子也不是第一次做高級任務。

高級副本的挑戰趙哥是第一次參加,為了謹慎起見,他接受了小雲的意見。

下午,趙哥和小雲一起去附近的商場,各自買了一個電飯鍋回來,買鍋回來的時候,他們還故意讓龍哥看到。

喬安在家做了一頓簡單的午餐,再配上她在第二世界買的一些肉菜,吃得還是挺開心的。

高級副本不愧是高級副本,副本裡面居然連商店商場都有,而且街上還能看到行人,如果不是知道這是在副本之內,真的會以為這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吃過飯,喬安下午又出去了直到下午三點多才回來。

喬安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兩個雙胞胎男孩在院子里玩,喬安沒有理他們,拎著包就要上樓,這時兩個兩孩兒拿起彈弓,拿起小石子就朝著喬安射。

「你們快住手!你們兩個是哪家的孩子?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喬安沒有用精神力去擋,而是硬生生的受了這幾下。

小石子打人雖然打不死人,但打在人身上也是真的疼。

「略略略略!」兩個小男孩兒對著喬安做鬼臉,做完鬼臉還想繼續拿彈弓打她。

喬安當然不可能站在讓他們打,幾步過去一把抓住了兩個使壞的小鬼。

「還想打我!做夢!你們住哪一層?我今天倒要去看看究竟什麼樣的父母,才能把了孩子教成這樣!」喬安一臉氣憤的抓著兩個孩子的手說。

就在這時喬安突然感到身後有什麼東西襲來,為了躲開身後的襲擊,她不得不鬆開了兩個孩子的手。

「奶奶!這個壞女人打我們!」兩個小屁孩兒衝進一個老人的懷裡,然後一臉控訴的看著喬安向老人告狀。

「你個狗娘養的騷娘們兒!居然敢打我孫子!我的孫子是你能打的嗎!打壞了我要你的命!」這個老人正是住在401的羅老太。

另外兩個孩子就不用說了,正是羅老太的兩個雙胞胎孫子。

這個羅老太長得一臉刻薄,一看就不是個好相與的。

「你誤會了老太太,剛才是你的孫子突然拿著彈弓攻擊我,我是為了不被他們打到,這才拿住他們的手的,我可沒有打過他們。」喬安看著羅老太狀似慌張的解釋著。

「你沒打過,他們怎麼可能這麼說,小孩子是不會說謊的,你剛才肯定打他們了!」羅老太一臉不信。

「我說的是真的,明明就是他們剛才在攻擊我,我根本沒有打過他們!」喬安努力想要說服羅老太太。

「我可以證明,小來真的沒有打過他們,只是抓住他們的手而已!」這時一個男人從大門口走進院子里。

這個男人正是和羅老太一家一樣,同住四樓的小許。

小許和喬安一樣也是剛才從頭回來,剛一回來就親眼目睹了這兩個小孩兒如何淘氣欺負人的畫面。

他本來想去幫忙的,但羅老太出現得太快,他想幫忙也來不及。

「果然是個小賤人,這才搬進來一天,就已經勾引上男人了,小賤蹄子!」羅老太冷冷一笑。

「老太太,你怎麼能罵人呢,我和小來可是清清白白,也就昨天見過一面,你可不能亂說話污衊我們的清白啊!」小許說。

「誰知道你們清不清白。」老太太哼了一聲,眼中全是不以為然。

「算了,別和她說了,這個老太太根本不講道理,明明是她孫子用彈弓打人,到她嘴裡到成了我們的錯了,跟著她這樣的奶奶,難怪她孫子會是這副性子!」

小來氣呼呼的說。

「我孫子怎麼了!我孫子好得很!倒是你一個大人,你和兩個孩子計較什麼!他們多大你多大,你心裡沒點逼數啊……」

老太太把喬安罵了個狗血淋頭,罵人的話還不帶重樣的,喬安被欺負得眼眶泛紅,一臉委屈。

後來還是龍哥聽到動靜出來,把這老太太給勸走了。

「小來,你也別傷心了,那個羅老太太兒子媳婦兒都死了,一個人養兩個孫子,脾氣是又臭又硬。

你以後見到他們祖孫三個,能避就避著點吧,省得那老太太要是出個什麼事兒訛上你。」

見祖孫三人上樓,龍哥才對喬安說道。

「我知道了龍哥,我就是氣不過,明明就不是我的錯,她怎麼這麼不講道理。」喬安委屈巴巴的說。

「看開點吧,這老太太就這德性,我們都習慣了,只要避著點就行了。」顯然龍哥對羅老太太這副性子已經非常習慣了。

「對了,我看你們一大早就出去了,是不是出去找工作了,工作找得怎麼樣啊?」龍哥狀似不經意的問。

「我在附近問了好幾家店,要麼就是工資太低,要麼就是離這裡太遠,還沒有找到合適的,看來我還得再多花幾天時間才能找到工作了。」喬安一臉失落的說。

「我也是,現在的工作真不好找。」小許嘆了口氣說。

「沒事兒,慢慢來不著急,工作機會多的是,總能找到合適你們的工作。」

三人聊了兩句之後,就各自離開了。

Prev Post
「空中的能源巨獸已經進入了可俯衝角度。」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