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抬起頭,臉色並不高興。

要高興也困難,這麼多的人圍著自己的後輩殺,能高興就有鬼了。

大家一時之間跟被那啥塞了嘴似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不是其他的,就沖大長老這麼猛,誰比比都有可能被殺啊。

一個個都尷尬的笑了起來,倒是蓋倫最為洒脫,一拱手道:「寶物能者而居之,你項家既有機緣,又有實力,合該得此寶物,我等就此離去。」

說著,背著大劍傲然一轉身,登天而去。

拉克絲隨後跟上,接著是十三王朝的那些人,一個個都離開了。

「既然無事,那我們便先走了。」

大長老略微點頭,回頭一手抓住了姜亢,隨即一步邁出,眨眼就在眾人面前消失了。

「穿梭空間!」

剩下的人眼神一縮,看著二人消失的地方眼中滿是忌憚之色。

世間最為可怕的兩種力量,一是天地間的時間秩序,據說連至尊也只能觸摸到一絲門檻,其二便是空間法則。

到了至尊境界,可以隨意開闢空間,舉手投足便是一片世界,隨便一步跨出,便可天涯海角。

任你再快的飛行速度,再不能突破空間阻礙的情況下,要想勝過空間穿越是難之又難。

「早已知了,何須驚嘆。」

扁巫搖了搖頭,隨即轉身離去。

他走來走去,似乎參與了每一件事情,但又不參合任何一件事情。

醫神家族,多喜歡閉關研葯,但也有一部分愛走遍世間,懸壺濟世,到極少參與到各大勢力的鬥爭之中。

一個個人離去,剩下的人則是驀然的立在半空之中。

良久,有人打破了沉默。

「魯班七號的心臟極有可能被項家得走,如今他們的後輩又進入了死界拿走了重寶,竟然能夠鎮殺化神,或許崛起之日已經不遠了。」

眾人一聽,頓時都明白了這個意思。

這是赤裸裸的項家威脅論啊!

不過事實也確實如此,一直沉浸的項家最近的表現讓人非常驚嘆啊。

尤其他們的大長老項玄,已經鎮殺汗族三位合道和一位化神境界的高手了。

有人嘿嘿的笑了起來,道:「此事不必我們憂心,自有成吉思汗打頭陣去!」

有人會心的笑了起來,這個用意雖然陰險,但確實是直接切入了重點當中!

項玄修為極高,幾乎是凌駕於目前出場的人物之上,但是他手下的人命卻只有汗族!

而成吉思汗的親弟弟更是死在了姜亢的鼎下,此事要是成吉思汗還能忍的話,那便不是草原汗族了!

「我姜家絕對不忘此仇!」

下方有姜家的隨從怒吼了起來。

姜恆不曾出手對付姜亢,卻被其莫名其妙鎮殺,實在是惡劣至極的行為。

再加上姜亢應該是取走了姜家至尊的屍體,此仇可以說是不共戴天了。

比起草原汗族,姜家應該是直接興兵打過去的節奏!

眾人臉上都出現了一股冷冷的笑意,項家得了太多的好處,眼下的不安穩才合了眾人的心意,不然誰人心中能平?

「各位!封天家族重在平衡,我們昔日以為項家沒落,不曾想還有項玄這等人傑存在,再加上今日露面的項羽,恐怕也不是易於之輩,不然怎能從死界之中逃生出來?」

有人繼續挑動著矛盾,道:「我等將此地之事帶回家族之中,大家聯手,鎮壓項家!」

相對於如此高調的言論,更多人選擇的卻是沉默。

「你說,你得了至尊的屍體?!」

聽到這個消息,大長老也是一臉震驚之色。

「是。」

空間通道之中,姜亢直接取出了自己的霸王鼎,道:「就在裡面。」

大長老閉上了眼睛,隨後神念慢慢鋪張開來,謹慎的進入了那口大鼎之中。

豁然!

那澎湃的力量一張!

大長老眼睛猛地睜開,臉色閃過了一絲蒼白之色,眼中滿是震撼和落寞之色,緩緩點頭,口中輕嘆:「這便是至尊么,可惜啊。」

說著,他抬起了頭,看著頭頂,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姜亢收了鼎,不曾說話。

良久,大長老方才微微笑了笑,道:「此事容后再和姜家解釋吧,那時你親自上門道歉,再將至尊屍體歸還,姜子牙此人一向講理,應該無事。」

「恩。」

聽到這話,姜亢點頭,同時對於姜子牙的實力也有些好奇。

在王者榮耀當中,這傢伙可是出了名的拖油瓶啊,失敗率高的可怕,幾乎就是一個廢物一樣的存在。

而在封神演義當中,這傢伙雖然是主角,但是打起來基本上是靠楊戩哪吒,還有一幫子的隊友。

「不知道姜子牙實力如何。」

姜亢問道。

大長老突然就笑了。

看到大長老這個樣子,姜亢心裡似乎有些底了。

這傢伙,怕真的是一個拖油瓶。

出乎意料的,大長老並未否定他的實力。

「姜子牙實力雖然不出眾,但是在各大家族族長之中也不算差,比起我們項家的要強了太多。」

說著,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此人機緣了得,年輕時曾四處闖蕩,得了一身非常了得的寶貝,戰力遠超平日。」

「寶貝?」

姜亢眼睛一閃,「有打神鞭么?」

「你怎知道?」大長老別過頭,訝異的看了姜亢一眼。

姜亢嘿嘿笑了笑,撓了撓頭道:「我聽說的,是不是還有戊己杏黃旗?」

「你怎麼又知道!」

大長老眼中已經滿是驚色了。

自己這個後輩,難道已經和他們打過交道了嗎?

姜亢嘿嘿得意的笑了起來,全然忘我。

「那……大長老您認識哪吒嗎?」

「你怎麼知道哪吒!」

這一次,是大長老和女神兩個人同時喊出來的!

「孫悟空呢?」

千秋一夙 啪嗒!

半空中,大長老一個趔趄,眉頭竟然皺了起來,微微見了一些怒色。

「別提那該死的猴子!」

一聲憤怒的咆哮從無際之戒中傳了出來,讓姜亢瞬間好奇的不得了。

那遭瘟的弼馬溫,在這個世界做了些什麼呢?

作者緣道君何在說:馬上會有大批人物出場哦,不過還有些章節,作者今天八節課啊……照常六章,這一周都是,但是今晚要到十二點才能更新完了,抱歉。 「你是不是認識那猴子!」

自從進入了死界之後,女神一直比較沉默,現在卻像發了瘋一般的追問了起來,弄得姜亢焦頭爛額。

「我不認識啊!」

「那你怎麼知道他!?」

「我曾經聽說過。」姜亢隨便扯了一個謊。

「放屁!」

第一次,姜亢第一次聽到女神爆粗口,而且果斷而乾脆,可想而知,猴子將她惹得有多麼著惱。

「那是天地禁忌,人鬼神皆不提,你如何知道!」女神說道。

姜亢聞言一驚,猴哥這麼猛?

還混成禁忌了,咋不一把火燒死這猴子呢?

「我……我聽過而已,你別激動,禁忌也有人說嘛。」

姜亢嘿嘿的回答著,擦去了腦門上的一滴冷汗。

絕地追殺 「哼。」

女神滿是不滿的冷哼了一聲,隨後聲音陡然拔高。

「那死猴子精通變化,你莫非就是他!」

姜亢一聽差點癱了下去。

尼瑪的啊,這黑鍋給背的,他連忙否認道:「不不不!您誤會了,我哪能是他啊,你感覺我們兩個像嗎?」

「不像。」

女神不假思索的回答了出來。

聞言,姜亢也是鬆了一口氣。

他真的非常擔心,女神突然蹦出來對大長老說道:他不是項羽!

那自己就玩幾把蛋蛋了!

不說別的,大長老肯定會把自己給抓回去好好研究,甚至想辦法殺死自己現在的魂魄,讓項羽重生。

「你小子不用胡思亂想,我不認識那個項羽,倒是你對我有諸多幫助,曾經還救過我。恩將仇報之事,本宮絕不會做。」

女神說道,接著又補了一句:「但是……希望你跟那猴子沒有關聯。」

姜亢越發的好奇了,這他么的,到底做了些什麼?

「你怎麼認識孫悟空的?」

大長老問道。

姜亢搖頭,隨後編了一句謊話道:「我曾經在一個山壁上看到過一句話,說:齊天大聖孫悟空到此一游!」

大長老沉默了一會兒,隨後忍不住嘆道:「不死真的是一個好處,連這猴子也學會寫字了。」

姜亢嘴角一抽,差點沒趴下去。

猴哥啊,你就不能爭點氣嗎?

不過大長老說不死是個好處,難道……

「孫悟空,他是一個另類,一個不是神族的人,卻能夠長生不死。」

大長老搖頭嘆息,道:「無數至尊都無法做到的事情,這猴子竟然做到了。而且他的不死比起神族更加過分,他無懼時光,無懼刀劍。 韓娛之綜藝演員 不但打不死,而且殺不死,煩人至極,曾經被收入佛門,結果在佛門五蓮池裡撒尿,激怒了諸佛,被逐出了佛教。

你知道他做了些什麼好事來報復佛門嗎?」說到這裡,大長老竟然忍不住笑了起來。

姜亢心裡好奇,連忙追問:「做了什麼?」

「他……他去拉了泡屎。」

大長老嘴角一抽,喉嚨不斷的抖動著,顯然在憋著笑。

姜亢愣了一會兒,而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淚出來了,肚子也抽的難受。

大長老似乎說的起勁了。

「接著,他被佛門追殺了一千多年,可依舊是活蹦亂跳的。」

「佛門打不贏他?」姜亢好奇的問道,那不是有如來佛祖嗎,還有漫天的神佛,怎麼會打不過一個猴子呢?

「打得過,哪裡會打不過。」

大長老搖頭,道:「那猴子的修為也甚是了得,但架不住佛門人多,每次被堵住了都是一陣猛打,都是被打到躺在地上不動的那種。」

Prev Post
乞丐幫被張沐陽帶人掃平,幾十個人的生死,在羊城裡傳的滿是風雨,不少人都說,他這是替天行道,尤其是拐賣兒童和販賣人體器官一事,被爆出之後,更是群情激奮,一時間整個羊城的乞丐,不論真假,都遭受了不少莫名的毆打,甚至不少人,都被拉進了警察局,張沐陽的名聲在羊城,提高不少。
Next Post
不過,兩個守衛讓李瀟先行進入,並且告知不能飛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