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當中所布禁制,非是一般人可以破開的,這怎麼可能有人進得去?」

…….

隱世丹門門主身邊的人,一個個驚呼出聲,感到很震驚,一臉不敢置信之色。

「根據仙鼎之魂傳來的影像,此人,諸位應該見過。」

隱世丹門門主淡淡地開口道,同時,他一揮袖,一道靈光,凝出一道虛影。

「江寂塵,竟然是他?」

看到那一道虛影,隱世丹門門主身邊的一眾高手都不由得驚呼出聲。

顯然,他們都認得江寂塵,因為,他們正在準備,如召集各方強者,要前去滅掉江寂塵。

而江寂塵成為新的星雲之主的消息,已經傳遍四方,只是,對於江寂塵星雲之主的身份,他們不認可而已

「沒錯,就是他!」

隱世丹門門主此時臉色難看,但還暫時還能保持平靜。

「我們正要去討伐他,沒想到,他竟然敢自己送上門來了。」

「門主,讓仙鼎之魂,操控所有丹藥傀儡,對他進行圍殺,這小子,必死無疑。」

一眾隱世丹門的高手憤怒的大叫道。

然而,隱世丹門門主道:「我現在關心的,不是江寂塵生死的問題,而是,他為什麼摸上我們隱世丹門,進入仙鼎之魂中的目的是什麼?」

聽到隱世丹門門主的話,眾隱世丹門的高手聽了,都感到一愣。

之前,他們都被江寂塵殺上門來刺激到了,被憤怒沖暈了頭腦。

現在被隱世丹門門主一提醒,他們也才醒悟過來。

「仙鼎之中,只有丹藥傀儡,他進入其中,莫非是為了丹藥傀儡而來?」

這時候,隱世丹門的高手驚呼出聲道。

「看來,也只有如此了。」

「但是,丹藥傀儡只有我們隱世丹門的人才能控制,江寂塵他要丹藥傀儡有何用?」

但這時候,也有隱世丹門的高手如此問道。

隱世丹門門主道:「你們不要忘了,江寂塵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他是我們死對頭丹器宗的現任掌門。」

「而且,他是仙丹宗老祖和仙器宗老祖的親傳弟子,擁有丹藥雙絕之能,能夠操控丹藥傀儡,也並不奇怪。」

聽隱世丹門門主這麼一說,一眾隱世丹門的弟子,都不由得臉色大變起來。

「既然如此,那此子,絕不能讓他活著離去!」

「哼,他現在被發現了,就走不了,不說他能不能從仙鼎之中活著出來,就算能從中出來,我們整個隱世丹門的高手都在等著他,他插翅也飛不走。」

此時,一群隱世丹門的高手,非常自信地開口道,完全一幅吃定了江寂塵的樣子。

「那麼,江寂塵這小子還在仙鼎之中,還沒有出來,我們應該怎麼做?」

這時候,隱世丹門的高手開口問道。

「仙鼎空間,我們不好進!」

「但是,我們可以加大仙鼎之火,把江寂塵從仙鼎之逼出來。」

隱世丹門門主淡淡地開口道,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門主英明!」

眾修隱世丹門弟子,聽到隱世丹門門主的話,一個個立刻恭維起來。

而這時候,隱世丹門一伸手,一簇丹火浮現,飛向仙鼎下面。

不止他,還有各個隱世丹門的弟子,也凝出自己的丹火,送到仙鼎之下。

瞬間,仙鼎之下,一簇簇丹火,熊熊燃燒,火勢旺到了極點。

「哼,這樣的丹火溫度,便是煉製一顆人丹都已足夠了。」

「江寂塵的一身修為,也要化成一顆丹藥了。」

一眾隱世丹門弟子得意地開口道。

這一刻,他們認定,江寂塵在這樣的丹火燃燒下,必死無疑。

而這時候,仙鼎內部空間,江寂塵正在一步一步走向那一尊超品丹藥傀儡處,驀然感到,殿廳的地上,突然冒出無數的丹火,將整片地面充滿了。

此時,江寂塵完全就是身處丹火之中。

「他們,竟然想以丹火煉化我?」

江寂塵瞬間明白了隱世丹門那些人打的什麼注意。

而且,他感覺到,丹火的溫度越來越高。

(本章完) 仙鼎之中,溫度越來越高,換作一個,早已經被焚滅成灰了。

但是,江寂塵此時只感到稍有不適外,並無太大的反應。

這種程度的丹火,顯然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畢竟,他的肉身,並不比這些丹藥傀儡弱。

所以,這些丹火把一群丹藥傀儡煉化了,他暫時也不會有事。

當然,若是長久呆著,那江寂塵也會受不了,畢竟,這仙鼎之中的溫度只會越來越高,直至可以融煉一切。

「現在,仙鼎之外,只怕已經被凶世丹門門主率領一群強者包圍了,所以,我若出去,需要有十足的把握面對他們。」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而這時候,他已經走到了寶座前。

哪怕丹火熊熊,這一尊超品丹藥傀儡,依舊還在那裡靜坐,雙眼緊閉,沒有睜開。

「若是,我能控制這一尊超品傀儡,不失為一大助力,到時殺出隱世丹門,絕非難事。」

江寂塵心中驀然生出這一種想法。

同時,他要運轉神魂秘法,想控制這一尊超品傀儡的神魂。

「你想控制我?」

驀然,超品丹藥傀儡突然睜眼,看著江寂塵道。

對方突然醒來,倒是嚇了江寂塵一跳。

不過,江寂塵心志過人,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對方能說出這樣的話,這說明,對方並不僅僅只是一尊丹藥傀儡那麼簡單,因為他必然擁有了自己的意識和思想。」

「若是如此,這尊超品的丹藥傀儡,只怕難以控制,非常可怕。」

江寂塵反應奇快,瞬息之間,心中如電般轉過了這些念頭。

而且,江寂塵看到了超品丹藥傀儡的那一雙眼睛。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一片幽黑,深不見底,與之對視,一眼之間,彷彿就要把你靈魂吞噬掉。

也即是說,你的靈魂會深陷於那一雙幽黑的目光之中,那種感覺非常的可怕。

若是一般的人,此時只怕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但是,江寂塵的神魂與意志,那是何等的強大,稍有影響后,江寂塵便已經恢復了清明狀態。

這一點,連超品丹藥傀儡臉上都閃過了驚異之色,絕然沒有想到,江寂塵可以不受他的魔目影響。

是的,他的這一雙幽黑眼睛,是一對魔目,擁有著超然的魔力,可以奪人心志,無比可怕。

就在超品丹藥傀儡驚訝之時,江寂塵已經開口道:「前輩誤會,小子來此,是要救出前輩的。」

「按理說,以前輩的絕強修為,要離開這裡,本是輕而易舉之事,但前輩依舊被困於此無數歲月,這說明,這裡設置有專門對付前輩的禁制規則。」

「若是這裡的禁制規則不除,前輩便無法從這裡出去,不知小子說得對是不對?」

江寂塵此時開口說道。

既然不能力敵,唯有智取了。

畢竟,眼前的超品丹藥傀儡真的很強,非江寂塵能敵。

何況,哪怕自己不比他弱,與他在這裡戰一場,沒有任何意義,反而對他非常的不利。

「你很聰明,竟然能看出這些!」

「那麼,你還看出了什麼?」

超品丹藥傀儡,完全不像是一個丹藥傀儡,反而像是一個活人。

按理說,傀儡都是木枘獃滯之輩,但超品丹藥傀儡,表現得非常的靈活聰慧,知道考較江寂塵,看他是否有合作的資格。

江寂塵聽到超品丹藥傀儡的話,微微一笑道:「前輩非常想離開這裡,但奈何造化弄人,卻把前輩困在仙鼎漫長歲月。」

「而且,我還知道,前輩必然試過很多次,但都失敗了,因為,那禁制規則剛好可以剋制你。」

「我想,曾經布下那規則禁制的人,必然對你非常的了解。」

江寂塵的話,讓超品丹藥傀儡臉色變了一變,身上散發出滔天的殺意。

殿廳之外,一群丹藥傀儡,感受到這氣息,一個個禁若寒蟬。

此時,江寂塵是首當其衝,面對超品丹藥傀儡身上恐怖的氣息,但是,江寂塵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可以輕易承受下來。

超品丹藥傀儡看到這一幕,心中越發吃驚。

眼前的青年,年紀不大,修為不高,但是實力卻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也許,眼前這小子真的有可能帶他出去也說不定,因為,對方說的每一句話,都正切中要點。

於是,超品丹藥傀儡極力平靜了下來,才開口說道:「你說的,都沒錯,那個人就是隱世丹門的始祖。」

「我隱世在一片古地之中,他卻無意間闖入,我們後來,成為了要好的朋友,對於他的丹藥之術,我很佩服,特別是他創造出來的丹藥傀儡,更是驚人。」

「不過,他時常感嘆說,找不到好苗子,適合做他的本命丹藥傀儡。」

「然後,他說要遠行,尋找適合做他本命丹藥傀儡的人,如此他一去便是千年。」

「千年之後,他來見我,我們許久不見,狂飲暢聊,不亦樂乎,並且,他高興地告訴我,他找到了適合做他本命丹藥傀儡的人。」

「我問,是誰?他指指著我道,是你!」

「聽到這句話,當時我還以為只是開玩笑,但當我感到全身無力,仙力被封,無法凝聚起來的時候,我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並不是開玩笑,我最好的朋友,竟然要把我煉製成丹藥傀儡,那時候,我難以接受這樣的殘酷。」

「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遠行千年,遊歷仙界億萬仙星,但就是沒有遇到適合的本命丹藥傀儡,但在他絕望的時候,驀然就想到了我。」

「他說,我一直都是他最適合的丹藥傀儡,只是,那時候,我遠比他強大,他根本無法擊敗我,於是,他遊歷千年,尋遍仙界毒物,煉製出仙界至毒,就為了把我毒倒,再將我煉製成他的本命丹藥傀儡。」

「只是,我的神魂超他想象的強大,他將我置於仙鼎之中,不斷煉化,但是卻始終無法控制我,甚至,還差點讓我反殺出去,將他擊殺他。」

(本章完) 「於是,隱世丹門的始祖,終於怕了,他始終無法讓我成為他的本命丹藥傀儡,反而有被我反殺的危險。」

「因為,我的強大,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

「於是,他控制不了我,便想辦法將我困住。」

「他了解我,所以請來十大仙族的一名第一代老祖,布下專門克制我的規則禁制。」

「所以,這仙鼎之中,有十大仙族第一代老祖布下,可以專門克我的規則禁制。」

「你想救我出去,便需要解開這規則禁制,你能做到么?」

最後,超品丹藥傀儡開口問道。

江寂塵道:「這等規則禁制,我解不了。」

超品丹藥傀儡倒是愣了一下道:「你解不了,那你如何救我出去?」

此時,超品丹藥傀儡眼中已經閃過殺意,語氣已經變得不善起來,他覺得江寂塵這是在戲耍他。

江寂塵卻是淡定一笑道:「我雖然解不了這禁制規則,但是,我得到過惡魔傳承,我卻可以以惡魔規則,構築一條通道,讓前輩安然從這裡走出去。」

聽到江寂塵的話,超品丹藥傀儡倒是一驚道:「你竟會惡魔規則?」

江寂塵道:「略懂一二,構築一條惡魔規則通道,已足夠。」

超品丹藥傀儡聽到江寂塵的話,臉上終於閃過喜意,剛才的殺意消失,眉笑眼笑地道:「不錯,小兄弟,你若能帶我出去,我可以為你辦三件事!」

然而,江寂塵卻搖搖頭道:「我不需要三件事,我若是能救前輩出去,前輩答應當我及我身邊之人的守護者十年,如何?」

十年,對於活了漫長無盡歲月的超品傀儡來說,那不過是彈指即逝的時間,所以,聽到江寂塵的話,超品丹藥傀儡根本想都不想,直接答應道:「自無不可!」

江寂塵聽后一喜,因為他可以想到,若有超品丹藥傀儡守護十年,那便是十大仙族的老祖歸來,正面對上,他也無有懼意。

在江寂塵看來,超品丹藥傀儡只怕只差一步便已踏入七品仙王境的存在,現在恐怕是偽仙王境。

而江寂塵之所以說是十年,他覺得,這十年將是他的過渡期,這期間,他的處境必會非常的危險。

或者說,他本身自己還好,但身邊的人,需要有人守護,無疑超品丹藥傀儡是最適合的人選了。

江寂塵道:「前輩,現在就開始構築惡魔規則通道,但是,隱世丹門的人,正在催動丹火,這裡的溫度只怕會越來越高。」

Prev Post
八長老身軀劇震,盯著葉秋和李意道:「你們真的這麼絕,不念情份,真要趕緊盡殺絕嗎?你還是人嗎?」
Next Post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