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李海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樣。

「李海,你彆氣餒。」趙冉安慰道,「總能治好的。」

「小弟,怎麼樣?」華新的神秘手段,趙冉見識的不多,卻也讓她對華新充滿了希望。

華新撇了一眼趙冉,淡淡的看向趙冉,隨後回到了客廳。

「小弟?是不是?」高速公路上,華新面對瀕死之人都從容不迫,把人拯救了回來,對於華新的神秘手段,趙冉抱有很大的信心的,只是一見華新這個神色,她一顆心頓時沉到了谷底。

「沒病裝病。」華新仰躺在沙發上,不急不緩的道。

‘ 「什麼意思?」

趙冉見到華新的臉色,隨手關上了卧房門。此刻,完全不明白華新話里的意思。

「沒病裝病而已。」華新淡淡的道。

「你沒那個能力,就不要在哪裡胡言亂語。」夏紫雨瞪了華新一眼,上前挽住趙冉。姐妹承受的壓力已經夠大了,這話不是給姐妹心裡添堵么。

「小弟,你說沒病裝病究竟是什麼意思?」趙冉甩開夏紫雨來到華新面前,再次求證道。

「沒病裝病,你知道什麼意思。」華新道。

「不可能。」趙冉豁然站了起來,心裡有些慌,不願意承認。

這麼多家醫院檢查遍了,都檢查不出什麼病,都說他沒病,但是他一天就是病怏怏的,就有病友說會不會是中邪了,中邪了上醫院也沒用,她這才恍然大悟,於是多方打聽才打聽到周大神棍那裡。

「冉冉,你別聽他胡言亂語,他就是個大神棍,是個騙子。」夏紫雨安慰道。

「自己看。」華新一把就從沙發地上拉出了垃圾口袋,裡面儘是捏扁了的啤酒罐子、花生米甚至還有滷味熟食絕味鴨脖等等,「病怏怏的人還有胃口喝小酒,磕花生米,吃滷味嗎?這生活倒是挺愜意和逍遙的。」

趙冉見此,神情一僵,失魂落魄的跌坐在了沙發上。

「就你多嘴。」夏紫雨白了華新一眼,摟著趙冉安慰著。

「人我醫了,價該你出了。」

華新固執的說道:「一價一醫,我華新的規矩不可破。」

「破個屁啊,你還有沒有一點良心,沒看見冉冉這樣了嘛。」夏紫雨瞪著華新道,「就沒見過你這麼市儈的人,鑽錢眼裡面去了。」

「我只是告訴她一個事實而已。」華新聳肩,無奈的道。

「事實就是你就是個神棍,是個騙子。」夏紫雨惱火道。

「小弟說得沒錯,一價一醫,這價我給。」趙冉突然回過了神來,凄涼笑道,「這價由趙姐隨意出么?」

「隨你出價我都接受,但一價一醫的規矩不可破。」華新固執道,「這是我的底線。」

「這就是趙姐的價格。」趙冉笑了,旋即湊到華新耳邊說道,「你不是一直說要扒光了趙姐,睡了趙姐么?趙姐不要你扒,趙姐自己來。」

旋即,她就坐在了華新的腿上,雙手摸向時尚中長款收腰顯瘦翻領條紋A字風衣連衣裙的收腰帶上,揭開了扣子,旋即緩緩的展開,露出了裡面穿著內衣的白皙嬌軀,抱住了華新的頭按進自己的懷裡。

「冉冉,你做什麼?」夏紫雨大驚,連忙去拉趙冉,「你可別胡亂賭氣,到時候做錯了事後悔都來不及了。」

「後悔,我有什麼好後悔的,我就是很久沒做了,想了。」趙冉口是心非的道。

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你胡說八道什麼,你要做,也不能在這裡做啊。」夏紫雨連忙上前,想要幫助趙冉把衣服拉好。可她解開了時尚的收腰風衣連衣裙的腰帶,完全露出了裡面白皙的嬌軀抱住了華新,夏紫雨就是想要幫她蓋住身子都沒辦法,完全被華新給擋住了。

「你個死流氓,趁人之危,你還不快放開冉冉。」夏紫雨捶打著華新的背道。

「我可什麼都沒做,你不能這麼冤枉我。」華新悶聲悶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死流氓,無恥。」夏紫雨沖著華新腳背就是一腳踩了過去。

這一腳又重又狠,踩得華新連連甩腳。

坐在華新腿上的趙冉一個重心不穩,身子便向後仰去撞進了夏紫雨的懷裡,撞得夏紫雨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整個後背就磕在了茶几的邊沿上。

「嘶。」

夏紫雨只覺得腰部脊椎要斷了一樣,疼得連連吸氣。

「你有完沒完,我得罪你了嗎。」華新那個窩火,連忙捂著腳。

而這時,趙冉從地上站了起來,抓著時尚風衣連衣裙的衣邊往兩邊一拉,整個就掉在了地上,露出一具穿著內衣的嬌軀,就抱住了華新:「來吧。」

卧房裡,李海有氣無力的眼神沒了,躺在床上無所事事,不由拿起手機玩起了約約APP,開始聊騷。

「什麼?」

「什麼意思?」

趙冉的驚呼聲傳了過來。

李海聞言,仰躺在床上,一臉舒坦:「又矇混過關一次。」

隨後,客廳內便傳來了雜亂的聲音。

李海反而豎起耳朵聽了起來,心裡不由猜想那什麼中醫一定是聽了自己的暗示所以把自己的病情說得很重很重,才會有這麼雜亂的聲音。

「怎麼吵起來了?」李海聽了一陣發現聲音有些不對啊。

剛開始嘈雜的聲音沒了,反而傳來了吧唧吧唧的聲音,似乎還有嗯嗯聲和喘息聲。

「嗯?」

「她們幹什麼呢?」李海不由好奇了起來,輕手輕腳得走到了卧房門口,貼耳傾聽著。

粗重的呼吸聲,還有啪啪的聲響。

李海的神色變得奇怪起來,怎麼會有這種聲音。

畢竟外面兩女一男,怎麼可能發生那種事情呢,李海揣測著。

但是,外面的確是傳來了那種聲音啊,喘息聲,啪啪聲。

他不由輕輕的擰開了門把手,露了一個縫朝著外面看了過去。

頓時,只見自家老婆赤果果的坐在那個叫什麼華新的小年輕身上。

李海眼睛頓時紅了,怒氣沖沖的摔門而出,怒視著自家老婆赤果果的坐在華新身上:「你們幹什麼?」氣得李海渾身顫抖,目眥欲裂。

趙冉聞言,嬌軀驟然一僵,旋即停了下來抱住華新,一臉羞愧的道:「我……我也沒辦法啊,人蔘人蔘沒了,店子店子藥材爛掉了,你還一病不起,你讓我一個女人能怎麼辦啊。」

「他們一開始就是沖著我來的,覬覦我身子,你不也這麼說的嘛,你說如果我真委身於他們同他們發生了關係,你也認為我是清白的乾淨的,還只求我原諒你,你說只怪你沒用。」

「我不會怪你的,我們是夫妻嘛,有苦有難一起抗嘛,既然他們覬覦我的身子,我只要把身子給他們,他們就不會再刁難我們了,你話里不也是那個意思嗎?既然你都不介意被綠了,身為你的老婆,為了這個家,我受苦受難和他發生了關係,就當被鬼壓了,你就別自責了,我還抗得起,你先進去,等我們做完了,我再和你說。」

‘ 「來吧。」趙冉脫掉風衣連衣裙抱住華新的頭。

「你確定?」華新微微抬頭道,「這就是你的出價?」

「怎麼?難道你不接受?」趙冉低頭,鄙夷的道,「你口口聲聲要扒光了我,然後睡了我,還是說,你只是裝腔作勢,你根本就不行?」

「男人不能說不行。」華新一臉邪魅,「我接受你的價格。」

「廢話那麼多,只會讓我鄙視你,還是說,你只有蚯蚓那麼小?」趙冉眼神輕蔑,伸手探去。

「我喜歡你的出價。」華新眸子中邪氣四溢,抓住趙冉的手,一臉邪魅,「你試試就知道了。」

「冉冉……」

被撞得跌坐在地上,後背脊椎磕在了茶几邊邊上的夏紫雨疼得一動不敢動。

她緩緩的支起後背,用手墊著靠在茶几上看向趙冉。

趙冉伸手到後背,解開了文胸的扣子,而另外一雙男人的手也放在了趙冉的內褲褲沿上往下拉。

「哎。」

夏紫雨凝視著自己的好姐妹脫光了同華新翻滾在沙發上,心裡微一嘆,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了她的預料。兩人已經滾成了一團,就在沙發上開始做。

她不由挪開視線,看向李海的方向。

……

半響,卧房門終於打開,李海走了出來。

「你們幹什麼?」

夏紫雨看了眼李海,旋即看向趙冉。

趙冉聞言,嬌軀驟然一僵。

她旋即停了下來抱住華新,一臉羞愧的道:「我……我也沒辦法啊,人蔘人蔘沒了,店子店子藥材爛掉了,你還一病不起,你讓我一個女人能怎麼辦啊。」

「他們一開始就是沖著我來的,覬覦我身子,你不也這麼說的嘛,你說如果我真委身於他們同他們發生了關係,你也認為我是清白的乾淨的,還只求我原諒你,你說只怪你沒用。」

「我不會怪你的,我們是夫妻嘛,有苦有難一起抗嘛,既然他們覬覦我的身子,我只要把身子給他們,他們就不會再刁難我們了,你話里不也是那個意思嗎?既然你都不介意被綠了,身為你的老婆,為了這個家,我受苦受難和他發生了關係,就當被鬼壓了,你就別自責了,我還抗得起,你先進去,等我們做完了,我再和你說。」趙冉真誠的凝視著李海。

我想你幫我擋桃花 「你特么胡說八道什麼,讓你和他們睡,他們包括他嗎?」李海指著趙冉身下的華新道,「老子根本不認識他是誰?」

「他?」

趙冉目光真誠:「那不是和他做,還是和誰做?」

「他們是一夥的嘛。」趙冉目光真誠,一臉我原諒你了的表情道,「我不會責怪你的,畢竟我們是夫妻嘛,你話里話外這麼暗示讓我和他們做,既然你都能接受被綠,那我還有什麼不能接受,我就當被鬼壓了,和鬼在做,就好像一場夢一樣。」

「你快進去吧,你這樣看著我,我都不好意思了。」趙冉一臉嬌羞的說。

「嗯。」

趙冉發出喘息聲。

「你個婊z,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李海聞言,氣得就要衝了上去。

「啪。」

華新躺在沙發上,任由趙冉施展,隨手拿起沙發上的遙控板沖著李海丟了過去,頓時點中後者胸口檀中穴,旋即一動不動了。

「冉冉……」

夏紫雨不由看向趙冉。

「夠了。」

「你已經達到目的了,姐妹看見了,李海他是沒病裝病,你不用在賭氣了。」 霸寵田園:潑辣小娘子 夏紫雨勸說道,場面太污,她渾身有些不自在。不是見到兩人做不自在,而是她感覺自己盡然……

良久。

華新同趙冉同時停了下來。

「呼呼。」

「這出價,我喜歡。」華新抱住赤果果的趙冉溫純著。

「無恥。」夏紫雨瞪了華新一眼。

「冉冉,快穿上衣服。」緩了半天的夏紫雨脊椎終於沒那麼疼,旋即站了起來,撿起地上的時尚風衣連衣裙就披在趙冉的身上。

「嗯。」

趙冉用衣服捂著胸口,不由看向李海,眼底深處閃過濃濃的恨意,旋即一臉真誠,善解人意的說道:「老公,你不必自責。我和他做了,他就不會再拿人蔘刁難我們了,對吧,小弟?」趙冉看向華新。

「嗯。」

「既然你們要這個人參,我給你們就是了。」華新那裡看不出趙冉有賭氣的嫌疑,把自己當作報復李海的工具,於是配合的一揮手,豪氣的道,「李海,你乾的不錯,你老婆的味道我很喜歡,就像我們之前說好的,只要你讓你老婆陪我,我就不再找你們麻煩,還全部免了你們的欠款。你小子真的不錯,沒有下藥,那樣死氣沉沉的,一點味道沒有,還是你老婆主動的好,看來你小子下了一番功夫,不錯不錯。」

李海一動不動,只能用眼神表達自己的憤怒。

「什麼?」

趙冉此刻嫣然化身奧斯卡影帝,豁然震怒:「你……你居然早就打算把我送給他們睡,我是你老婆,是你妻子啊,你盡然……你不是生病了嗎?怎麼這麼生龍活虎,我知道了,你……」

趙冉猛然沖著李海就是一個大耳光扇了過去:「你盡然沒病裝病,就是為了暗示你老婆陪人家睡,你……」

說著,趙冉捂著胸口,蹲了下來,大聲抽泣著。

「啪。」

華新也趁此解開了李海的穴道。

被華新和趙冉一唱一和的點出了背後的目的,李海頓時啞口無言。

戚少的絕寵嬌妻 剛剛湧出的火氣嘎然而止,支支吾吾的。

「你還特么是不是男人,盡然齷蹉到沒病裝病暗示你老婆陪人睡。」夏紫雨從來未聽趙冉說起過這事,原來自己的好姐妹這段時間承受了這麼大的壓力,頓時怒從心中起,對著李海啪啪就是幾個耳光子,一腳踹向李海大胯胯里。

「啊……」

猝不及防之下,李海頓時捂著大胯胯就蹲了下去。

「渣男,去死吧。」夏紫雨一腳把李海踹翻,旋即蹲了下來,樓住趙冉的肩膀安慰道,「冉冉,你別慪氣了,我們先去洗洗吧。」旋即,攙扶著趙冉就直奔衛生間而去,同時還不由狠狠瞪了一眼赤果果的華新。

「渣男。」

‘ 「你先出去吧,我洗洗。」到了衛生間里,趙冉對著夏紫雨道。

「冉冉,你沒事吧,想哭就哭出來吧。」夏紫雨抱住趙冉,輕撫著她的頭道。

「我已經哭夠了,沒事了。」趙冉拍了拍夏紫雨道。

「信你才怪,你就是這麼逞強。」夏紫雨滿懷關切的責備道。

「我真的沒事了。」趙冉推了推夏紫雨道。

Prev Post
「而且,當中所布禁制,非是一般人可以破開的,這怎麼可能有人進得去?」
Next Post
「再見,我要去國外了,今天是來向您告別的,謝謝你。」宮野明美說完,轉身離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