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我要去國外了,今天是來向您告別的,謝謝你。」宮野明美說完,轉身離去。

「阿笠博士!」柯南的麻醉型手錶對準了阿笠博士。

「我不是,我沒有,新一,你不相信我嗎?」阿笠博士一臉委屈的表情。

「對了,阿笠博士,你的車上還有我的衣服…算了,就送給你吧。」宮野明美回過頭來,有些臉紅的說了一句。

「站住!」柯南追了過去,卻看到宮野明美上了一輛車,轉瞬之間就消失不見了。

「阿笠博士!現在追上她,我還可以救你!」柯南轉過身,認真道。

「嗯」阿笠博士連忙開車,出了門。

柯南上了車,坐在了後排,低頭一看地面上的藍白條紋,腦子裡嗡的一聲。

「怎麼了?新一…」阿笠博士轉過頭,看著地面上的藍白條紋,整個人一呆。

「阿笠博士,你還說不是你救的她?」柯南拿起來了藍白條紋,憤怒道,這表情就像是妻子質問丈夫一般。

「這個…那個…」阿笠博士額頭上冒著汗。

「雖然沒有味道,但是…」柯南嗅了嗅藍白條紋,作為一個偵探,這是基本的搜查。

「那是我的…」阿笠博士小聲道。

「你說什麼?」柯南臉上一僵。

「那是我的…」阿笠博士重複了一遍。

「證據呢?」柯南臉上憋得通紅,阿笠博士的藍白條紋?這簡直就是崩塌了柯南的世界觀。

「不追人了嗎?」阿笠博士小心翼翼道。

「不追了,她來挑撥離間的。」柯南想了一下道。

「新一,你要笑的話,儘管笑我吧。」阿笠博士帶著柯南來到了他的房間前,一臉悲壯的表情。

柯南沒有說話,他還是不相信。

霸道老公的鑽石妻 阿笠博士打開了房間,在衣櫃背後打開了一個機關,看著裡面掛著的藍白條紋,柯南嘴角抽搐著。

「我還是不相信!」柯南咬著牙道。

阿笠博士猶豫了一下,把他的褲子扔到了一旁。

柯南一眼看去,屏住了呼吸,捂著心臟,只感覺腦中的善良博士形象崩塌,這是…這是心肌梗塞的感覺。

這畫面太美,柯南的眼睛無法接受,甚至於有些刺痛。

「新一,其實我還發明了一樣東西…」阿笠博士從床底下拿出來了一個盒子,打開了。

柯南看著盒子里的人偶,倒吸一口涼氣,這簡直太像人類了,而且如此精緻的美少女…等等,美少女?

「這個人偶的主要作用…」

「我明白了,你不要再說了,阿笠博士,你真是太優秀了!」柯南秒懂了人偶的作用。

(PS:求推薦票和收藏,還有一章) 帝丹高中校門口。

蘇羽坐在了車,看了一眼車子後排的貝爾摩德。

「你給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有什麼獎勵嗎?」貝爾摩德照著鏡子,正在化妝。

「你想要什麼?」蘇羽問道。

「聽說你有一枚特殊的寶石,不知道能不能送給我?」貝爾摩德合起來了鏡子,一笑道。

「海洋之心嗎?這個可不行,你承擔不起。」蘇羽搖了搖頭道。

「琴酒說的超越人類的存在,那枚寶石就是嗎?」貝爾摩德靠近了蘇羽,小聲道。

「這枚寶石只是通行證罷了,這個世界上不可思議的存在還有很多,你這個千面魔女,在我面前只能夠排到二流水準。」 文娛大崛起 蘇羽若有所思道。

「琴酒大哥說你遇到過吸血鬼,那種東西真的存在嗎?」開車的伏特加好奇道。

「好奇心太重,會死的。」蘇羽笑了笑,沒有回答伏特加的問題。

「我認識一個陰陽師,似乎有些實力,可以輕鬆看透我的偽裝。」貝爾摩德點了一根煙,緩緩道。

「陰陽師?在什麼地方?」蘇羽一愣道。

「東京,那是十年前的事情。」貝爾摩德回憶了一下道。

「難怪他有那樣的經歷…」蘇羽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貝爾摩德敏銳的捕捉到了蘇羽話里的重點。

「你遲早會知道的。」蘇羽神秘一笑,不再說話。

……

夜晚,海邊。

「謝謝你能夠幫我救她,關於那樣東西,其實在鈴木家。」赤井秀一接過了昏迷的宮野明美,開口道。

「工藤優作的秘密呢?」蘇羽隨口問道。

「他…失去了那種能力,情報來自於某個醫院,三年前的事情。」赤井秀一小聲道。

「你們的情報還真是神通廣大,這一次,你欠我一個人情,等到下次再還吧。」蘇羽微笑著道。

「嗯」赤井秀一點了一下頭,抱著宮野明美上了船。

「這樣好嗎?把那個女人還給她,沒有任何價值,就算是赤井秀一的人情,也只是他能夠做到的範圍罷了。」貝爾摩德走到了蘇羽身邊,說出來了她的疑惑。

「換成琴酒會怎麼樣?用她要挾赤井秀一嗎?我可不是為了組織的利益,我只是為了我自己。」蘇羽看著離開的貨船,赤井秀一的渠道比他方便多了。

「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在乎老闆怎麼想?」貝爾摩德抱著蘇羽,輕聲道。

「你想要套我的話嗎?」蘇羽轉過了身,緊盯著貝爾摩德。

「你願意分享給我嗎?」貝爾摩德一隻手托著蘇羽的下巴。

媽粉睡前集訓 「要是別的男人,應該會把一切告訴你,但是,我拒絕!」蘇羽拍開了貝爾摩德的手,笑著離開了。

一個小時后。

酒店房間里。

「琴酒,有…有什麼事情嗎?」貝爾摩德氣喘吁吁的接了電話。

「你在做什麼?」對面的琴酒聽著貝爾摩德的聲音不對,疑惑道。

「我…我在跑步,健身房,有什麼事情嗎?」貝爾摩德小聲道。

「我要你去確認一件事情,現在立刻過來。」琴酒沒有糾結,直接道。

「現在?抱歉,琴酒,我在老闆這裡,暫時…暫時走不開。」貝爾摩德白了一眼蘇羽,低聲道。

「你在老闆那裡?」琴酒有些驚訝。

「嗯,我在老闆這裡跑步健身,他明天就要離開…離開這裡了。」貝爾摩德聲音斷斷續續道。

「那好吧,你明天來我這裡,替我向老闆問好。」琴酒說完,掛了電話。

「你真是個壞傢伙,就不能讓我好好打完電話嗎?要是被他聽出來不對勁,你要死嗎?」貝爾摩德把手機扔到了一旁,嗔怒道。

「沒關係,我和琴酒是兄弟。」蘇羽壞笑著道。

……

第二天,清晨。

蘇羽看著琴酒發來的簡訊。

琴酒:老闆,我昨天晚上給貝爾摩德打電話,她說在您那裡跑步,您在親自訓練她嗎?(˙-˙)?

琴酒:老闆,聽她的聲音好像很累,能讓她休息一下嗎?當然,這是為了組織更好的服務…(˙ε.)?

琴酒:老闆,那個傢伙和赤井秀一完成了某個交易,我懷疑他和赤井秀一的組織有關。(?`~′?)

蘇羽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貝爾摩德,回復了四個字:我的命令。

「嘟」手機震動了一下,琴酒的簡訊來了。

琴酒:老闆,您這是要那個傢伙打進赤井秀一的組織,接近他,然後傳遞給我們更多的情報,立於不敗之地嗎?Σ(っ°Д°;)っ

蘇羽:聰明。

琴酒:老闆,您才是真的聰明,我對您的欽佩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會配合那個傢伙,請您放心。最近天氣有些陰晴不定,老闆,您千萬要注意身體。(。』▽』。)?

蘇羽:我要獎勵你一件禮物,稍後送到,勿回。

琴酒:(′⊙ω⊙`)

蘇羽收起手機,出了門。

今天請假不去學校,他的目標是取回那件東西。

「轟隆隆」蘇羽騎著摩托車,出了停車場,直接向著鈴木家而去。

鈴木家的收藏家是鈴木園子的大伯,想要找到那件東西非常容易,只需要知道鈴木園子的大伯把收藏品放在什麼地方,就可以去連接天界網路試試。

天界網路連接成功,就可以確定那件物品的位置,購買一些神奇的東西,就可以輕鬆取回來那件物品。

蘇羽來到了鈴木家,表示想要見識鈴木園子大伯的收藏品,鈴木園子的母親鈴木朋子表示沒問題,她就有收藏室的鑰匙,建立在鈴木家的地下室里。

蘇羽對鈴木史郎擁有救命之恩,區區幾件收藏品,讓蘇羽看看也沒什麼。

蘇羽來到了地下室門口,感覺到了智能手機震動了一下,心情一松,終於再一次擁有了這件物品!

鈴木朋子打開了收藏室的大門,蘇羽看著擺放在櫃檯裡面的收藏品,目光落在了一個白色的小盒子上面,沒錯,那就是天界出產的網路盒子。

「蘇羽君,喜歡什麼東西,隨便挑一件帶走吧,這些東西放在這裡,也是積灰罷了。」鈴木朋子開口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鈴木夫人。」蘇羽一愣道。

(PS:求推薦票和收藏,系統正式上線) ?咚……!

沉悶的鐘聲驟然響起,古樸悠揚,遠遠的傳了出去。

除了鐘聲,廣場之上,一片寂靜。

「上妖獸!」

鐘聲收斂,一道響亮的聲音好似炸開的雷霆,忽然響起,碩大的祭壇之下,恭敬站著的數百口子人有了絲慌亂,卻沒有交頭接耳之聲,大都熱切的盯著祭壇。

在眾人之中,卻有一個少年兩眼獃滯,眼神迷茫,身子細微的顫抖。

「這、這是哪兒?」

「我不是救了個孩子被車撞了嗎?怎麼會出現這裡?」

心中有無數疑問,可隨之被憑空出現的記憶淹沒,腦海中出現一個個畫面,飛快的植入記憶中。

他的異樣,並沒有引起別人的主意。

祭壇之上,被抬上來三頭巨大的凶獸,一頭花斑猛虎,卻有兩米多高,五米多長,這是一個龐然大物;一頭黃色大牛,四米高,腿粗如柱,碩大的鼻孔噴出道道白氣,還有一條三十多米長,水桶粗細的大白蟒。

這三頭大的詭異的凶獸都被粗大的鐵鏈子捆著,儘管它們都精神萎靡,可凶厲的氣息,仍然讓祭壇前面的數百口子人倒吸口涼氣,甚至有不少腿肚子都發顫。

吼吼吼!

花斑猛虎似有不屈,掙扎著吼了一聲,掀起一陣狂風,卻讓陷入迷茫中的少年驚醒。

「這……!」

少年抬頭,當看到祭壇上的三頭凶獸時,差點驚叫出聲。

「好大的猛虎,好大的黃牛,好大的蟒蛇……根據腦海中繼承來的記憶,我應該是借體重生了。還好,這具身體的名字也叫做丁峰,和我原本的名字一樣,只是……!」

丁峰咬了咬牙,仍然難以置信。

這是一方神奇的世界,好似遠古蠻荒,凶獸縱橫,妖蟲肆虐,異族殘暴,而根據記憶所知,又有很多矛盾的地方,讓丁峰感覺彆扭,卻又說不上來。

「我到底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又怎麼佔據了這麼一具軀體?這是個問題,非常大的問題,可惜,卻無法探究。」暗暗搖頭,壓下奇異的想法,丁峰不禁苦笑,「我這個前身,還真是個倒霉胚子,六歲死了爹娘,失去了依靠,儘管爺爺是一族之長,可在家大業大的丁家,因為練武天賦奇差,也只是保證不被凍餓死罷了。」

「祭刀!」

一聲大喝,驚醒了沉思中的丁峰,抬頭看去,頓時震驚。

只見一道灰色的人影騰空而起,縱起十餘米高,刀光一閃,煞氣橫空,狠狠的朝下一劈,匹練似的刀光閃瞎了丁峰的眼睛,再定睛一瞧,虎頭、牛頭、蟒頭紛紛被斬斷,腥臭的鮮血如噴泉一般射向了高空。

「這是何等樣的武力!」

丁峰微微一顫,心中卻火熱一片,好男兒哪個沒有武俠之心,這樣的武力,縱橫快意,縱馬天涯,瀟洒世間,他似乎已經看到了光明未來,可卻不禁苦笑萬分,「我這個前身,怪不得不受重視,時常遭受欺壓,很大的原因恐怕是因為習武天賦差,就連爺爺都不多看他一眼。」

「武力至上的世界啊!」

丁峰低低的感嘆一聲,卻機靈靈一顫,在他腦海中響起了一道聲音。

「叮,發現無主靈魂!」

「範圍之內,可以吸收!」

「吸收一枚靈魂,系統開啟!」

「系統開啟中……!」

Prev Post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Next Post
小迪:有什麼區別?解決他不等同於殺了他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