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袁滿站了出來,在詹姆斯接球后準備扣籃的一刻,雙手按在了詹姆斯的球上!

帶著劇烈的驚訝,詹姆斯手裡的球被袁滿徹底的破壞掉,打出了禁區!

在球被打在地板上的同時,裁判的哨聲響起,比賽結束了!

袁滿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群人簇擁著舉了起來。

「贏了,贏了!了不起啊,60分!」張指導能做的只剩下感慨了。

TNT直播間,巴克利已經站在了直播廳的桌子上,對著一臉無語的傑夫-霍納塞克和肯尼-史密斯跳起了肚皮舞。

「我的眼光不會錯的,從來都不會!」 這個彎著腰低著頭的姿勢,她很累的好嗎。

能不能稍微快一點?

「怎麼,你有意見?」

何止是有意見,意見很大好嗎。

林沁兒有苦難言,口腔內都燙傷了,從起初的火辣辣,到現在刺刺麻麻的,難以言說的痛苦。

沖了十五分鐘的冷水后,陸胤扶著她起身,沾了燙傷葯的棉簽,舉了起來。

「張開嘴巴。」

「我……我自己來。」每一個字,都說得含含糊糊的。

「行。」

棉簽塞進她手裡,陸胤一副看好戲的模樣,「既然你可以,那就自己來吧。」

林沁兒:「……」

舉著棉簽,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嘗試著伸進嘴巴里,可她看不到,這麼盲目的擦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葯剛碰到燙傷處,她痛得尖叫,眼淚立即溢滿了眼眶。

別說上藥了,就連拿著棉簽的手都開始抖了起來。

「你……你幫我。」

拿起他的手,棉簽塞進他手裡,林沁兒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深吸一口氣,「開始吧。」

說完,立即閉上眼。

睫毛輕顫著,昭示了她的緊張。

陸胤嗤笑一聲,無奈的搖頭,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微微抬起,一邊吐槽,「一開始就不這樣,不是很好么?非要逞強,逞強是能有糖吃么?」

「你快點……」

廚房裡,尖叫聲持續不斷。

伴隨著男聲的嫌棄:「別嚎了。」

「忍耐一下。」

「馬上就好。」

「鬼吼鬼叫的,別人還以為鬧鬼了呢。」

終於上完葯了,林沁兒抬手就往陸胤身上打,讓你嫌棄,讓你嫌棄我!

「不許說話,否則會把葯咽下去的。」陸胤捂住她的嘴巴,一臉嚴肅。

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唯有那雙眼眸,眸底泄露了几絲促狹。

林沁兒可憐巴巴的點頭,她現在是一句話也不敢說了,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把葯咽了下去。

男人袖長的手指,打了個響指。

隨即,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指向門口的方向。

林沁兒不明所以,茫然的眨了眨眼。

陸胤:「出去啊,還愣著幹什麼?」

林沁兒點點頭,往外走了兩步,沒聽到腳步聲跟上來,她扭頭,指了指他,又指了指門口方向。

問他不走么?

陸胤下巴微抬,示意她看流理台,「我還要煮咖啡,你出去吧。笨手笨腳的,別礙著我了。」

礙著他?

這話林沁兒就不愛聽了。

好吧,既然他這麼說了,那她不礙著他,那就顯得她不懂事了。

當即,又走了回來,就跟在他身邊,哪也不去。

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眸,死死盯著他。

譴責他!

陸胤被她盯得心裡發毛,一個被口腔內被燙傷的人,又不能說話,就用那雙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看,這大晚上的,盯得人心裡發毛。

食指抵在她腦門上,推開,「離我遠點。」

「哼!」林沁兒哼了一聲,乾脆抓住了他的衣角,偏不!

偏不離他遠點。

「林沁兒,你忘恩負義是不是?」陸胤雙手叉腰。 隨著騎士在主場1分險勝本賽季的勁敵兼冤家熱火,速貸中心的球場上空飄放了無數彩帶,慶祝球隊獲勝!

「老闆,紙巾。」

丹尼爾-吉爾伯特手上的雪茄久久沒有吸上一口,身體卻微微抽搐,接過身邊叢人的紙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這濕潤的眼眶不僅僅是因為這場比賽的勝利為自己和這座城市贏得了尊嚴,更是因為…

「爸爸,我們贏了,對嗎?果然我們騎士才是最棒的,爸爸!」

吉爾伯特疼惜的看著自己削瘦的兒子,連連點頭。

「爸爸,我想要一件那個23號的球衣。」

「沒問題。」吉爾伯特的臉上浮現出久違的笑容。

……

「所以,我們是去酒吧喝一杯,還是?」

「得了吧,斯嘉麗,今天這裡的名人和媒體這麼多,你覺得合適嗎?」

見斯嘉麗的屁股黏在板凳上起不來,福克斯笑罵道:「怎麼,對自己的魅力沒有自信嗎?總有機會再見面的!」

斯嘉麗也笑了起來,站起來牽住福克斯的手說:「就你會講,那天晚上也不知道是誰先放蕩起來的。」

「啊!你說過不說的!」福克斯臉紅著追向已經向出口方向逃跑的斯嘉麗。

……

「爸爸,我總覺得騎士的實力不如熱火,但是為什麼最後騎士贏得了比賽?」索菲亞-羅絲疑惑的向史泰龍問道。

「索菲亞,你還沒發現嗎?因為騎士隊有那個將球隊扛在肩上的擎天柱啊,就像爸爸一樣。」史泰龍笑著回答了自己的女兒羅絲,手指向被媒體團團圍住的袁滿,同時還沒有忘記在女兒面前誇獎一下自己。

羅絲看著被簇擁起來的袁滿,覺得這個人最後時刻幾乎一人獨斗對方全隊的表現的確非常的硬氣,與自己開始對他的印象形成了不小的反差。

「或許,我看待別人應該更加客觀一些?」

羅絲不知道,在自己14歲的心裡,對這個20歲的大男孩,種下了一課匍匐待放的種子。

……

「耶,贏了!袁滿,你真是太棒了!」一直安靜的看著球的布萊克-萊弗利在比賽獲勝的一刻,突然站起來沖著袁滿大聲的表達出了一直按捺在心裡的話語,讓坐在身邊的艾爾芭和希爾德大吃一驚。

「這小妮子,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希爾德立即嘲笑起萊弗利。

「哼,怎麼樣,我就是覺得袁滿不錯,我要主動發起進攻!」對著自己的閨蜜們袒露了心意之後,萊弗利突然覺得自己舒服多了,能夠主動表達出自己喜歡一個人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艾爾芭的臉上帶著玩味的笑意,說道:「布萊克,你可要加油哦,據我所知,你的對手可不少呢。」

「啊?」傻白甜似的萊弗利臉上立即表現出一絲擔憂的神色。

……

「查爾斯,怎麼停下來了?跳的不錯,繼續啊!」肯尼-史密斯見肚皮舞跳的正歡的巴克利停止了動作,立即催促道,因為眼看著巴克利就要把舞種由肚皮舞改為脫衣舞了。

「美…美女,你是怎麼進來的?」巴克利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從直播間推門進來的艾比-霍納塞克。

「艾比,你怎麼來了?」傑夫-霍納塞克順著巴克利的目光回頭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女兒艾比。

「爸爸,我來找你一起回家呀,我聽外面的導播說,直播已經結束了。」艾比笑著答道。

「爸爸?」查爾斯立即轉頭對著傑夫-霍納塞克說道。

「喂喂喂,查爾斯,輩分亂了。」史密斯笑著提醒道。

在傑夫-霍納塞克和艾比手牽手準備離開的時候,查爾斯看著艾比的翹臀忍不住的問道:「傑夫,你女兒真的才16歲嗎?」

「查爾斯,你可別整天胡思亂想。」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巴克利立即舉起手,表明自己的清白。

……

張偉平指導站在袁滿的身前,代表catv做賽后的採訪。

「首先恭喜你們戰勝了熱火,這場比賽打的非常的精彩,你是怎麼評價這場比賽的?」張指導感慨自己終於可以不用英文做賽后採訪了。

袁滿正準備回答的時候,身後霍林斯和希克森一左一右搭著袁滿的肩膀,對著鏡頭大聲的吼叫著,沒等別人發問,霍林斯指著袁滿說道:「他是上帝派給我們的救世主。」

「沒錯,今天他就是神!」希克森也立即附和道。

說完兩人摸了摸袁滿的頭,離開了鏡頭,袁滿則笑著和兩人打了聲招呼,接著轉頭對著鏡頭說道:「這場比賽實在是太重要了,我們都知道,雙方都想贏得這場比賽的勝利,幸好我們最後做到了,在比賽前我就堅信這一點,我的隊友們他們很努力,我們配得上這場比賽的勝利!」

「能說一說最後那次精彩的封蓋嗎?可以說比賽最後的那次封蓋,直接將熱火隊取勝的希望之火給澆滅了。」

總裁的天價窮妻 「那絕對是一次足以載入史冊的封蓋。」袁滿笑著給自己的致勝一蓋戴了頂高帽,接著說道,「不知道為何,在最後那個時刻,我就預感到詹姆斯會在那個位置和韋德做一次空接,或許就是第六感吧,所以我出現在了那裡,完成了這次封蓋,我想這也是上天的旨意,人自助天亦助,我們拼盡了全力,勝利也是水到渠成,至於用什麼方式,那無所謂。」

這麼年輕就有如此高的覺悟,張指導對袁滿的印象分又提升了不少。

「這場比賽你拿到了60分,作為一名新秀,打破了上賽季詹寧斯剛剛創造的近40年來最高新秀得分記錄的55分,並且一舉打破了NBA歷史上新秀單場得分記錄,那是張伯倫在1960年創造的單場58分的壯舉,這場比賽對於你來說一定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對此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哦,我真的沒有意識到我已經拿了這麼多分了。」袁滿抬頭看了看技術統計的面板,心想果然擁有了科比+麥迪的天賦之後,得分就像切菜砍瓜一樣容易。

但袁滿知道,雖然在自己看來,詹寧斯對於自己來說沒有什麼威脅,但親身感受過張伯倫的厲害之後,袁滿在口頭上表現的非常謙虛。

「能夠打破他們的記錄,這是讓我感到非常榮幸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知道,就我自己本身來說,距離這些大神還有不少差距,我會不斷的打磨自己的技術,爭取可以早日邁入到他們的行列當中。」

年輕,但思想成熟,技術優秀還很謙虛,這樣的年輕人實在不多了!

張指導非常滿意的結束了本次採訪,與袁滿握手告別,並祝願袁滿本賽季可以率領騎士取得好成績,一直贏下去。

「對了!」眼看現場的直播採訪就要結束,袁滿突然想起了什麼。

「記得給我投票,全明星賽要開始了!」

袁滿調皮的對著鏡頭為自己拉票,惹得張指導在一旁哈哈大笑,袁滿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但是袁滿不知道的是,在這場比賽結束后的短短24小時,自己的全明星選票由之前的8萬票立即飆升至16萬票,整整翻了一倍,遠遠超過了排在自己身後第二位的詹姆斯!

……

中外體育各類媒體對於本場比賽也立即做了大篇幅的報道。

ESPN:《詹姆斯會後悔嗎?》

騎士隊在主場捍衛了自己的尊嚴,雖然比賽的過程一波三折,但騎士隊用鐵血意志和中國新秀袁滿的60分,成功狙擊了熱火三巨頭,讓詹姆斯、韋德和波什聯手拿下的72分26個籃板13次助攻無功而返,這一夜,是屬於騎士的!詹姆斯會後悔離開了騎士嗎?

TNT:《巴克利的大嘴巴》

巴克利終於贏了一次,這一次他一下子幹掉了兩個解說員,傑夫-霍納塞克和肯尼-史密斯,巴克利對於袁滿非常的看好,這有別於以前巴克利對國外球員的偏見,好吧,無論如何騎士贏了,希望巴克利的好運氣能夠持續下去。今天,巴克利可以趾高氣昂的走出直播間了。

虎撲:《接過姚明的旗幟》

姚明在比賽結束后第一時間從德國視頻連接了袁滿,並對自己的小兄弟表示了祝賀。姚明祝願袁滿可以再接再厲,將狀態保持下去。這番視頻見證了中國新球王的誕生,在姚明受傷倒下之後,袁滿正式接過了扛起中國籃球迷們期望的大旗,成為國內球員在NBA的標杆,向袁滿同志學習!今晚必須給騎士隊全體球員加雞腿!

籃球報:《Jay-B呢?》

籃球報竟然沒有通報籃球的事情,反而以一篇「Jay-B呢」作為文章的標題。這也難怪,袁滿的這場球為中國的球迷乃至媒體狠狠的出了口惡氣,在之前,雖然姚明在NBA打的也很不錯,但是國外的報道對於中國的籃球一直有著偏見,甚至對於姚明的評價也不是特別的客觀,在這次Jay-B聯合詹姆斯公開打壓一名中國新秀之後,袁滿很好的在比賽中做出了回擊,這一次終於輪到國內媒體站在高點上對美國的人物指手畫腳了。同時,籃球報還肯定了袁滿簽約「幼稚園殺手」的做法,稱這對於中國說唱的發展起到了非常積極的推動作用,文章的最後,還特別推薦了一把幼殺的新歌《戰舞》。

一時間,鋪天蓋地的讚揚聲將袁滿包裹了起來,比賽剛結束,貝克爾就打來了電話,說有20多個採訪和通告找到了自己,問袁滿是怎麼想的。

袁滿思考了一秒鐘,對話筒另一邊的貝克爾說道:「全推了吧,我暫時還只是想把精力集中在籃球上。」

掛掉電話,袁滿的手機twitter發出不斷的通知提示,袁滿打開一看,除了at自己表示了稱讚的話題之外,竟然還有女生髮來自己清涼的照片,併發出了明確的約P請求。

袁滿算是感受到什麼叫做一夜爆紅了。

不過沉下心來的袁滿回想了一下剛剛結束的比賽,如果這場比賽不是因為有了科比天賦的加持,中場休息體力100%恢復的特殊獎勵以及最後時刻天帝之眼-蓋帽的解封,誰勝誰負真的很難預料,甚至熱火隊的贏面或許會更大。

袁滿也是在剛剛系統的提示后,才發現原來自己在比賽最後時刻能夠成功蓋帽並不是因為自己的第六感判斷正確,而是天帝之眼提前預判到了詹姆斯的空接扣籃,所以才能讓袁滿下意識的出現在那個位置並完成了封蓋。

Prev Post
「等會兒,你,你前幾天還上電視來的是吧?」老總的愛人從外面走進來問道。
Next Post
葉凡很是懵逼,他發現自己的實力明明提升了老大一截,沒想到居然還在五重主宰層次,難道這個層次有什麼特殊不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