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很是懵逼,他發現自己的實力明明提升了老大一截,沒想到居然還在五重主宰層次,難道這個層次有什麼特殊不成?

葉凡皺眉,修鍊效果雖然誇張,但是沒能擁有媲美六重主宰的實力還是非常遺憾的。至於原因肯定是五重主宰跨度太大,他或許還沒有達到巔峰狀態。

搖了搖頭,雖然沒能更進一步,但是成為三重主宰還是讓葉凡的實力提升了很多。當然了,從劍道境界上來說,葉凡的劍道還是在原地踏步,所以他決定完成真正劍道境界的積累,衝擊更高的層次。

葉凡暫時將這更高境界定義為再度封神,這是需要讓所有的劍道重歸如一,成為真正至高無上的劍之道。要做到這一步當然不會容易,不過葉凡感覺這一切並不算太難,他要達到其實很容易。

怎麼達到?

葉凡認為自己要做的就是刷完第三層劍塔,如今他的修為達到三重主宰,所以他需要刷完三層劍塔才行。

第三層局絕對是一個非常艱巨的任務,葉凡已經做好足夠多的時間去刷完,可是當真正進入剎那永恆狀態時,他發現速度遠比自己想象的快太多。

一次剎那永恆狀態完成百分之一的進度,這可是非常恐怖的了,如此可怕的速度都讓葉凡感到害怕。

「我這個剎那永恆狀態到底經歷了多久?」

葉凡當然是在詢問神腦,有了這東西基本上都不用詢問傳承之塔了。

「按照正常時間流速,大人消耗的時間應當是十萬年。」

十萬年?

葉凡倒吸口涼氣,一次的剎那永恆相當於消耗了十萬年的時間,可這還只是百分之一,如果全都刷滿最少也需要一千萬年。

這尼瑪太久了,一般人就算有這樣的天賦技能怕是也不會跟葉凡一樣這樣瘋狂的修鍊,簡直就跟入魔了一樣。葉凡有些擔心,有后做事情可能也會這樣,一旦一不小心入魔,可能現實中就會消耗無數的時間。

必須給神腦安排一個任務,那就是現實中不要讓自己陷入這種瘋狂的狀態,葉凡可不想等自己反應過來之後,已經是十萬年後,那樣就太坑爹了。

一百個剎那永恆狀態而已,葉凡開始瘋狂的刷,不過事實上越往後難度越高,一百次絕對是遠遠不夠的。

……

戰爭女神一族的準備工作終於完成,所有的大軍開始登艦,她們的目標就是星辰大海。這次的目標就是靠戰爭女神一族最近的星瀾神宇,能夠跟戰爭女神一族成為鄰居,其實星瀾神這根戰爭女神一族的關係還算是可以的,只不過這次在月萌的命令下,星瀾神宇將成為第一個被征服的對象。

一切準備就緒,月萌來到自己的閉關之地,葉凡自從進入這裡修鍊后就再也沒有出來,如今過去已經三年,她這是來叫他一道去征服天下了。

「他的情況如何?」

「陛下,葉公子的修鍊很特殊,要不是親眼所見,我們也難以相信,他竟然達到了如今這個程度?」

女武神臉色有些古怪的說,她一直都在這裡,主要就是女皇給的命令,多關心一下葉凡的修鍊,關鍵時刻可以指點一下。女武神對於女皇的命令當然不敢違背,甚至說她非常的上心。這還是女皇第一次如此關心一個男神,尤其這個男神在未來還會成為女皇的丈夫,她哪裡敢怠慢。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月萌對女武神的話很不滿。

「陛下,葉公子的修鍊速度快得嚇人,當初他開始閉關的時候,一身修為差不多也就三重主宰,可是如今的他境界已經達到四重主宰境界。僅僅一年的時間啊,就二重主宰達到四重主宰,這速度太快了。」

月萌挑眉道:「修鍊這麼快有隱患?」

女武神苦笑道:「問題就在這裡,葉公子如此快速的的修鍊,可是他的境界穩固的嚇人。雖然境界或許只有四重主宰,但是他的修為絕對相當於六重主宰。」

「四重主宰卻又六重主宰的實力,看來他重修果然就是不一樣,如此以來這次大戰朕也就放心了。」

月萌滿意點頭,她沒有注意到一旁的女武神眼中滿是笑意,不過節就算看到了或許也不會在意了,她是一個不會因為別人怎麼看就會怎麼樣的女神。

「見過陛下。」

葉凡的心情非常好,三年的時間修鍊,以他現在的剎那永恆狀態來說潛修可是非常恐怖的。可以說葉凡一次剎那永恆現在有五十萬年的水平,基本上很多東西都能夠一個念頭之間搞定。

修鍊這種事情當然不是有足夠多的時間就能搞定,葉凡的極限也就是達到四重主宰,至於接下來要如何修鍊一點頭緒都沒有,所有他剩下的時間並沒有用來修鍊劍道,而是開始攻克煉製術與鍛造術。

剎那永恆簡直太給力了,在試煉夢境中葉凡根本不用考慮材料的問題,這真是想怎麼樣都可以。

這次閉關修鍊,葉凡已經讓自己的煉製術跟鍛造術都達到了四重主宰的高度,這樣他要打造五重主宰級別的裝備絕對非常強悍。

……

星瀾神宇,冰神世界。

作為星瀾神宇的門戶,這裡時常都會迎來無數神宇的冒險者,如今正是冒險者的旺季,無數神宇的修士穿越遙遠的星宇來到星瀾神宇。

如今的大神宇氣氛非常和諧,沒有誰能夠料到一直野心勃勃的神之主居然會在百年後發動滅世之戰。

神宇很大,跟宇宙神國一樣,甚至某種程度上來說要比宇宙神國強出很多,因為神宇是真正的一個完整的宇宙,而宇宙神國完全不同,這是無數神國跟世界的組合體。

這個時代武者的實力普遍強於後代,星瀾神宇在所有神宇中當然不算什麼強大,可這裡主宰級別的強者仍然不在少數,其中最強的一位達到了八重主宰的高度,一身實力絕對可怕。

冰神世界作為星瀾神宇的門戶自然強者無數,這裡不僅有神宇派來的軍團鎮守,本身還有三位七重主宰,這樣的實力一般可沒有人趕來搞事。冰神世界和平的日子很久了,上次的戰爭要追溯到數十萬萬年前,當初戰爭女神一族的皇剛剛登上皇位,她野心勃勃,發動了一場波及數十個神宇的大戰。

當時的戰爭女神一族絕對如日中天,就算是強橫一時的戰魔一族最終都跑路了,扔下戰魔神宇躲到了遙遠的星宇。

自從戰爭神族撤了回去,如今星瀾神宇已經數十萬面沒有經歷戰亂了,冰神世界的武者們怕是都快要忘掉戰爭到底是什麼滋味了。

「如今的世界還是太平靜了,如果我們身處戰亂年代,或許我們的實力早就達到了主宰層次了。」

冰神世界中一名半步主主宰嘆息著說,戰爭雖然殘酷,但絕對是最佳的磨刀石,它能夠讓武者更快的成長,原本無法突破的武者在生死攸關之際,說不定就覺醒了,晉陞到更高一層次。

如今的時代和平太久了,讓武者們忘記了血與火,所以星瀾神宇始終無法誕生九重主宰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一群半步主宰聚在一起,他們基本上都認為自己的修為沒有任何進步,完全就是缺少真正的血與火的聖生死之戰,要不然他們早就不是今天這樣子了。

半步主宰們都在嘆氣,他們感嘆生不逢時。

「哼!真是一群不知所謂的人,如果戰爭真正來了,你們早就死了,哪裡還有機會突破到主宰境界。」

一聲冷笑出現,只讓一群喝酒的半步主宰臉都漲得通紅。

「放屁!如果讓我回到數十萬年的那次神戰,我一定能夠晉陞主宰境界,哪裡像現在生活沒有一點挑戰。」

「就是,要是給我們一個適當的環境,我們一定能夠做的比所有人都好。」

這些半步主宰都冷冷的看著說話的男子,他們對於自己充滿信心,如果能夠給他們合適的環境,哪裡像現在一樣止步不前。

「笑話,連主宰級情節都突破不了,承認自己的天賦不行不就得了。結果卻要將一切責任都算到生不逢時,簡直就是不知所謂。」

男子冷笑不止,對於這些無病呻吟的傢伙很是不恥。

「說的好像自己就能突破到一樣,你不還是更我們一樣被困在半步主宰境界這麼多年突破不了,有什麼資格嘲笑我們。」

一群半步主宰嘴巴自然不會認輸。

「哈哈!我承認是自己的天賦不夠,從怪罪過生不逢時,這要比你們更有自知之明。」

男子的笑聲讓一群半步主宰惱羞成怒。他們打算教訓這個很有自知之明的傢伙,讓他知道犯眾怒會有什麼下場。

「你這是自找的,大家……」

一名半步主宰正想呼喚大家一起上,忽然天地間出現異常恐怖的氣息,這絕對是主宰的力量氣息,這讓一群半步主宰的臉色都忍不住變了。

如果僅僅只是一兩尊主宰的話,眾人不會太擔心,可在那一瞬間足有上萬道主宰的氣息出現,這讓他們的心中湧現非常不好的預感。

麻蛋!

不會一語成鑒,真的要有戰爭爆發了吧。

一群半步主宰差不多同時抬頭,那一刻他們看到無數的戰艦衝進冰神世界,那龐大的艦身跟一座座階段的城市一樣,這一幕讓所有修士都驚呆了。

這……絕對是戰艦,而且還不是他們冰神世界的任何一個力量所擁有。

「星瀾神宇的居民們你們好,朕乃戰爭女皇,現通告整個星瀾神宇,戰爭開始了。你們可以投降,本皇絕對不會殺俘虜。你們也可以抵抗到底,本皇非常歡迎,就如數十萬年前那樣將星瀾神宇殺的片甲不留。」

月萌的聲音傳遍冰神世界每一個角落,那一刻無數武者都驚呆了,先前還在大嘆生不逢時的一群半步主宰臉色都非常難看。戰爭女皇對於星瀾神宇的居民來說那可是如雷貫耳,這個女神數十萬年差點將星瀾神宇屠滅。如今這個殺神又來了,並且宣告戰爭開始了,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你們不是感嘆生不逢時嘛,如今戰爭真正來到,這可是戰爭女皇御駕親征,你們還有什麼想說?」

男子的臉色異常的凝重,戰爭女皇可是就九重主宰啊,這簡直就是宣告星瀾神宇的慘敗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戰爭真正開始了,月萌被譽為戰爭女皇,那可不是吹出來的,這可是她用一次次滅世之戰打出來的威名,如今她再度掀起殺戮風暴,沒有誰不怕。

可惜這次月萌絕對是認真的,既然百年後恐怖的神之主就要在這裡發動戰爭,她一定要讓遠離戰爭的族人們重新感受到昔日的血與火。百年時間真的非常短暫,也許轉瞬即過,所以月萌不打算跟這些神宇的居民玩什麼戰略,直接就是硬碰硬,殺得星瀾神宇毀滅都可以。反正這些傢伙百年之後也會死光光,還不如給戰爭女神一族練兵。

無數的戰爭女神一族的強者被投放到冰神世界,機械族的神艦對於投放可是非常擅長的,基本上瞬間就可以將所有武者扔到戰場上。這些神艦可是經歷了未來戰爭的恐怖洗禮,很清楚投放兵員必須快准狠,不然戰士們怕是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團滅了。 冰神世界很快淪陷,戰爭女神一族的實力真的非常強悍,這點出乎葉凡的預料。或許戰爭女神一族的整體實力諸神黃昏那些武士,但是他發現所有女神的武技都非常強悍,尤其是聯手攻擊,在冰神世界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夠堅持一下的力量。

葉凡發現女神們的武技都非常強悍,如果僅僅以技巧而言,都達到一個極限,就算是以他的境界,也很難在技巧上做得更好。

「戰爭女神一族的技巧真的很特殊,不知道機械劍塔中是否有這些東西?」

「劍塔內有這些東西。」

「那為何我沒有見到過這些?」

葉凡愣住。

「這個需要許可權?」

「什麼意思?」

「這個許可權是一種特殊許可權,大人只有遇到特定的人才可以解開許可權,就算大人擁有糾集全新也無權瀏覽。」

葉凡驚訝了,他沒想到機械劍塔中居然還有他沒有許可權的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存在留下的劍道?」

「這種劍道被譽為劍技之道,所有劍技都是最純粹的技巧,根據記載,戰爭女神一族或許跟許可權擁有者有關係。所以我建議大人去問一問月萌女皇,也許她能夠給出答案。」

得到神腦的提示葉凡當然知道自己要怎麼做,不過現在月萌已經離開冰神世界。這次戰爭女神一族帶來的武力可不是一個小小冰神世界能夠承受的,所以絕大多數的大軍向下一個大世界進發。

葉凡沒有跟著月萌,他在主神艦內,戰艦的目的就是將冰神世界的資源搜刮一空。

機械主宰沒有投放到戰爭去,這是月萌不同意,不過對於開採各種資源那就不受限制了,甚至戰爭女神一族還會配合葉凡的行動。

機械族有自己的探測手段,很快數千艘神艦衝出主神艦,這些都是專門用來探測的勘探艦。當然了,雖然是勘探艦,但是武力還是有的,起碼它配備了一尊機械主宰。

每一個勘探艦都能負責很大一片區域,數千艘足夠將整個冰神世界納入探測之中。這次要做的就是將冰神世界挖空,之所以這樣做完全就是因為這裡百年後就會淪陷,到時候全都要便宜神之主。

一切都進行得非常快,葉凡沒有離開冰神世界,由主神艦負責的量產機械主宰還是需要他負責一部分的,所以他會跟著主神艦一道在個大世界穿梭。

百年的時間,葉凡需要積累出一直數量堪稱恐怖的大軍,這不是數萬名主宰就行了,他要將這個數字無限放大。

勘探艦的工作還是非常輕鬆的,很快就是專門負責挖掘的戰艦了,這些數量更加可怕,而且還有無數的專門用來挖掘的機械,將冰神世界挖穿都有可能。

「大人,女皇說你們的工作最好加快,我們的大軍已經征服了十多個大世界,現在正在向星瀾神宇的中心進發,爭取快速將這裡控制。」

一名戰爭女神一族的女神來到主神艦中,她地帶來了月萌最新的戰報,這讓葉凡非常的域盟,本來他還沒有將這事放心上,畢竟征服一個神宇可是需要費很多時間的。可是現在看來,葉凡發現戰爭女神一族的大軍踏平了星瀾神宇時,他們的工作進度也許一半都不到。

這樣可不行。

葉凡可不想拖後腿,所以他讓娜塔莎跟秋雨加快速度,他需要最快時間內將冰神世界搞定。

秋雨跟娜塔莎深以為然,本來還想慢慢來,不過現在看來他們遠遠跟不上戰爭女神一族的腳步。很快主神艦內釋放出數十倍多的挖掘艦,同時無數的機械主宰被拍了出去。機械族的生產線可是非常恐怖的,一年的時間能夠讓他們做很多事情,組建一直龐大的軍隊絕不是問題。

這也是未來神戰有機械族的加入后,才能跟神之主的爪牙打得那麼慘烈的原因,要是換做生靈去跟母巢大軍對抗,早就被人海戰術淹沒了。

一年的時間,娜塔莎跟秋雨只做了一千多座專門用來製造母巢的戰爭堡壘,這東西造型跟葉凡當初見到的那個主宰之城有些相似,看樣子當初那就是機械族的戰爭堡壘了。

娜塔莎劍意讓葉凡將一部分戰爭堡壘收進自己的內神宇中,最好能夠用剎那永恆狀態來製造,這樣可以將效率提到最大,未來跟神之主開戰,不至於因為數量的問題崩潰。

葉凡對於娜塔莎的提議深以為然,所以他將三百做戰爭堡壘收進了內神宇中。這倒不是葉凡不想要收取更多,而是他發現內神宇的極限就是這樣,再多的話會讓自己的剎那永恆失效。

既然身體中收取了三百做戰爭堡壘,葉凡脫離主神艦,進入第二個大世界,他打算先一步開採第二個大世界。葉凡這樣做可就是打算一邊製造,一邊擴充隊伍。戰爭堡壘可不僅僅只是打造機械主宰,只要資源充足,還可以打造裝備。當然了,一般的撞癟對於機械種族來說就是雞肋,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簡單粗暴的不斷的製造機械主宰。至於打造戰爭堡壘這些事情完全可以交給秋雨與娜塔莎。

第二座世界就離冰神世界並不遙遠,當葉凡抵達這裡的時候,整個世界快要成為廢墟了。葉凡有些吃驚,這個世界的戰爭明顯要比冰神世界更加的慘烈,看樣子戰爭女神一族遇到了抵抗。不過這個大世界的武者顯然不清楚他們遇到的都是什麼樣的對手,更不清楚對手這次可是玩真的,所以他們的抵抗最終的結果就是打來了更多的傷亡,不過這個傷亡全都是他們自己的。

戰爭女神一族非常粗暴,將整個世界的抵抗力量打垮之後,其他的就不管了,至於是否有漏網之魚根本不關心。

葉凡還真沒有經歷過這樣戰爭,規模上雖然距離諸神黃昏時差太遠,但這是對一個大世界的征討,這裡會有無數的普通人,所以感官完全不同。

葉凡其實還是討厭戰爭的,可他沒有任何辦法,百年的時間要想壯大,戰爭就是最好的方法,因為他不想將時間浪費在無休止的談判中。

葉凡的手中有三百做戰爭堡壘,其中兩百多座都是用來製造機械主宰的,剩下的都是用來製造戰艦。機械主宰雖然是非常重要的戰力,但是戰艦同樣非常重要,畢竟很遠的距離還是需要戰艦開道的,不然在大神宇中穿梭那就是蝸牛,任誰都會崩潰。葉凡的軍隊數量肯定會越來越多,所以他需要製造足夠多的戰艦來裝。

挖掘艦數量有些少了,葉凡認為應需要加大生產這樣的神艦,至於戰艦可以延後,畢竟他不需要戰鬥,他需要的就是開採。

葉凡現在身邊的美女不多,邪艷這些女神全都加入了戰爭女神的軍隊中,她們喜歡戰爭,自然不可能跟葉凡一樣充當後勤。 遙望行止 葉凡沒有阻止邪艷她們,事實上她們進入戰場更高,她鼓勵更多的神母都加入戰爭,這樣可以鍛煉她們的實力。

葉凡當初為了讓月萌意識到母巢的可怕,可是向她展示了自己手中的幾座母巢。這些母巢隨著葉凡的實力提升都水漲船高,最低都有一重主宰,像光明母巢、生命母巢、劍巢、兵巢這些母巢更是強大,都有二重主宰級別的實力。

二重主宰級別的母巢都能製造兩尊二重主宰,同樣還有數量驚人的一重主宰,至於至神者那是可以源源不斷的製造,只要他們能夠在葉凡的身邊,他們絕對無所不能。

葉凡到沒有讓母巢們瘋狂的製造強者,不知道為什麼,他寧願製造足夠數量的機械主宰,也不願意製造太多的女神。戰爭太殘酷了,葉凡不希望看到無數的自己人成為炮灰走向戰場。葉凡知道自己有些婦人之仁了,可是他始終無法擺脫這種情緒,所以他打算讓自己的母巢走經營路線,寧願少一點,但是絕對要實力強一點。

就好像現在,一重主宰級別的母巢除了打造兩尊一重主宰外,基本上都不會製造女神。至於二重主宰則會製造足夠數量的一重主宰。至於主宰境界以下,葉凡不需要,如果缺少兵員可以讓機械母巢出馬,然後就是製造機械武士了。

戰爭的洪流席捲整個星瀾神宇,一切發生都太快了,當星瀾神宇的掌權者知道消失時,戰爭女神一族的大軍已經抵達核心區域了。

慌了!

恐慌的情緒在蔓延,雖然已經過去數十萬年,但是星瀾神宇一直流傳著關於戰爭女神一族的恐怖傳說,如今戰爭女神一族再度發動戰爭,這讓他們都要絕望了。

星瀾神宇的強者們很是絕望,為何戰爭女神一族的女神們都安靜了數十萬年了,以往最多都是小摩擦,這回卻是集體閃過來,完全就是不講道理啊,絕對是要將星瀾神宇滅掉。

不少強者都在自省,尋思什麼地方得罪了戰爭女神一族,要不然這幫女神不會沒事攻入星瀾神宇,還放出狠話,要將星瀾神宇洗劫一空。

對了!

這次好像只是洗劫一空,如果不抵抗的話,戰爭女神一族是不會殺人的。這樣的事情沒少發生,戰爭女神一族一路橫掃而來,有不少世界直接放棄了抵抗,結果他們死亡的武者數量可以忽略不計。

葉凡跟上來月萌的速度,沒辦法,機械主宰跟各種神艦那是越來越多,現在都要比女神們佔領世界的速度更快了。

已經有多少機械主宰了?

別看佔領了大半個星瀾神宇,可要製造機械主宰還是有數量限制的,畢竟材料有自己的限制。不過就算這樣,葉凡手中掌握的機械主宰也突破百萬大關,這樣的力量剿滅一個神宇還是很簡單的。

百萬數量機械主宰可是非常誇張了,不過這可是一個大神宇將近三分之一的資源,除掉用來製造其他東西,其實並不算多,可見製造機械主宰對於材料的消耗非常恐怖。畢竟一個神宇就是一個宇宙,無數的資源可是非常恐怖的,然而卻只能打造不到千萬機械主宰,這不得不說機械主宰的恐怖。

「真的不考慮讓機械主宰出手?」

Prev Post
然而…
Next Post
聽到聖塔利亞直接點明自己的身份,塞西莉亞渾身一震!目光警惕的看向他!沒想到這個老者居然瞬間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