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不知道諸葛混沌話中的意思,不過也沒去多想,畢竟他的主要目的是元磁仙光,誰若是敢跟他搶,那麼就是他的敵人。

「走!」洛天與龍傑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沖著周維抱了抱拳,飛身而起,衝進了光幕之中。

「混沌深淵,終於有機會一見了!」孫滅辰,周維,閆洪濤三人眼中露出期待之色,同樣飛身而起,消失在了諸葛混沌的視線當中。

……

陣陣的波動作用在洛天三人的身上,一道道灰氣在三人的周身升起,彷彿一道無形的漩渦,跨過時空,讓三人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不知道要被送往哪裡。

時間緩緩的流逝,大約過了一刻鐘,直到洛天三人被卷的有些發暈,終於落到了地面之上。

剛一落地,三人便是身軀瞬間緊張起來,甩了甩頭,隨後目光朝著四周望去。

灰色的大地,灰色的天空,灰色的氣息,遮擋住了三人的視線,讓三人臉上露出緊張之色,因為第一眼望去,望著那灰色的霧氣,竟然讓他們有種眩暈之感。

「來了?」諸葛青天,諸葛傑,諸葛皇朝三人,臉上帶著冷漠,站在灰色的迷霧之中,彷彿等待著洛天等人一般。

「嗡……」洛天三人剛剛下落,孫滅辰,周維,還有閆洪濤三人便是緊隨其後,降落在洛天三人的不遠處。

「既然都到齊了,那麼就一起進去吧,也算有個照應!」諸葛青天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沖著洛天幾人開口,彷彿絲毫沒有將洛天幾人當成敵人一般。

「誰要跟你一起?」孫滅辰冷哼一聲,並不想同諸葛青年一起,畢竟對方是個強大對手。

「那個你們好像真沒有我們熟悉這裡吧!」諸葛青天彷彿天生的自來熟一般,沒有在乎孫滅辰的敵意。

「況且,你們不想同我們一起也不行,因為馬上便是要闖過第一處險地,那裡是通往深淵的必經之路!」諸葛青天開口,顯然混沌域對於這裡比較了解。

「好!不過,事先說好,我可不會領你們的情,若是有什麼機遇我還是會爭取的!」孫滅辰冷哼一聲,不過卻是跟在了諸葛青天幾人的身後。

洛天沒有說話,而是帶著龍傑兩人,站在那裡,至於楊洪濤和周維兩人也是站在那裡,表示會跟隨在諸葛青天三人的身後。

「希望到時候你們別扯我們的後腿!」諸葛皇朝冷笑一聲,開口譏諷起來。

「誰扯誰的後腿還不一定呢!」孫克念開口反駁,眼中露出不屑看著諸葛皇朝。

「走吧!」諸葛青天輕笑一聲,示意諸葛傑帶路,雖然聽了諸葛混沌介紹了這裡,但是諸葛青天也是第一次進入,讓來過這裡的諸葛傑帶路比較好。

諸葛傑不止來過一次,輕輕的點了點頭,他知道想要走到深處,需要眾人合作。

「這混沌深淵的與其他的絕地好像有些不同,當年混沌之主,也是進入過,所以前面的一段路,被混沌之主掃平了,不過卻也是危險無比,彷彿是混沌之主為了歷練後人準備,也可以說,為了選拔傳人所準備,前面的露出看似兇險,但是卻都有著一線生機!」

「我們混沌域也僅僅深入過一段距離,至於之後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所以到時候需要合作,為了大家能夠走到更深處,我希望眾位能夠合作,對大家都有好處!」諸葛傑輕聲開口,目光在洛天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眼,他相信洛天幾人都不傻,在絕地之中,還是合作比較有利。

「廢話少說,帶路吧!」孫滅辰眼中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沖著諸葛傑開口。

「走!」諸葛傑冷哼一聲,隨後身形閃動,朝著前方走去,行走在灰氣之中彷彿行走在平地之中一般。

「跟緊了,這霧氣任憑你們神識過人也只能夠看清一百丈的距離,若是離的太遠容易迷路!」諸葛傑的聲音在洛天幾人的耳中響起,讓洛天幾人眼中露出一絲凝重,緊緊的跟隨在諸葛傑的身後。

足足行走了半個時辰,諸葛傑才停下了身軀,兩座百丈高的石像阻擋在了洛天幾人的去路。

石像栩栩如生,猙獰的面容,石質的獠牙,雖然沒有光芒閃動,但是卻是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

「這是混沌之主的第一關考驗!」諸葛傑看著擋住去路的兩個石像,沖著洛天幾人開口。

「不就是兩個破石像么,有什麼了不起的!」孫克念臉上露出不屑,一步邁出,朝著石像靠近。

「回來!」諸葛傑臉色一變,大聲呵斥起來,但是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孫克念的速度不慢,諸葛傑的話音還沒落下,便是距離百丈高的石像,不超過百丈。

「咔嚓……」陣陣的脆裂的聲音響起,在孫克念的腳落在地面之上的時候,兩個石像周圍的地面便是開始緩緩的脆裂起來,一隻森白的白骨手掌從地面之上伸了出來。

隨後一隻只白骨骷髏從地面之中爬了出來,彷彿從墳墓之中爬出一般,不過白骨的身上卻是散發著陣陣混沌的氣息。

四道紅芒閃動,兩座石像的雙眼散發出陣陣凶勵的氣息,身上的石皮開始緩緩的一塊一塊的崩落,彷彿被觸發了什麼一樣,飛速的復甦著,龐大的身軀之上,泛起陣陣讓人心驚的氣息。

「什麼情況!」孫克念身形倒轉,出現在了眾人的身前,臉上露出凝重。

「該死,這下要麻煩了,原本很好通過,被你給攪和了!」諸葛傑臉色冷淡,看向孫克念。

巨大的翅膀,緩緩的扇動起來,陣陣的狂風,席捲在洛天等人的身軀之上。

「才紀元初期而已嘛!」孫克念看著兩座龐大的雕像,雖然氣息驚人,但是實力在他們這些人眼中還真的不算什麼。

「你懂個屁!混沌之主的手段,怎麼是你能夠想象的!」諸葛皇朝臉色凝重,沖著孫克念呵斥。

「吼……」低沉的吼聲,在一個已經復甦的雕像的口中傳出,下一刻,綠色的氣息瞬間充斥在了天地之間朝著洛天幾人席捲而來。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修為下降

腥臭的氣息,鋪天蓋地,瞬間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眾人的感知之中,讓眾人的臉色募然一變。

「別被那綠氣碰到!」諸葛傑大聲開口隨後雙手撐起一道光華,將諸葛青天三人籠罩起來,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凝重。

洛天幾人見此,也是紛紛撐起一道結界,籠罩下來,想要試圖阻擋那綠色的氣息。

「這是什麼東西!毒么?」孫克念大聲開口,看著綠色的霧氣逐漸遮擋住眾人的視線。

「你個王八蛋,下次你要是再不聽我的話,立馬將你踢出去!」

「原本只要從遠處不斷的轟擊石像,將其轟碎就能夠安全過去,現在因為你讓兩個石像復活,還有這麼的骷髏,麻煩太多了!」諸葛傑臉色難看,沖著孫克念呵斥。

在諸葛傑說話間,另外一座石像也是終於復甦過來,口中噴出陣陣的灰氣,遍布在天地之間。

兩者彷彿相輔相成一般,使得原本惡臭無比的綠氣變成了陣陣的幽香,而兩者聯合在一起的威力,也是瞬間變大。

眾人的結界,在兩道那濃郁到極致的氣息之下,緩緩的被侵蝕起來,眨眼之間,便是被滲透進來。

「好香啊!」孫克念臉上露出一絲迷醉之色,低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懶散。

「該死!」洛天在雙色霧氣之中臉色難看,身體之中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衝進來,隨後慢慢的滋生起來,最後纏繞在輪迴不死身之上。

陣陣的波動在輪迴不死身上開始蔓延起來,隨後原本氣息衝天的輪迴不死身,卻是在這股力量之下,變的有些萎靡。

「修為被封印了!」孫滅辰等人臉上也是露出一絲驚駭,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受到了強烈的壓制。

「孫克念,你乾的好事!」除了洛天和龍傑,所有人對著孫克念呵斥起來,目光不善的看著孫克念。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孫克念大聲辯駁,隨後伸手一揮,陣陣的白光從孫克念的手中飛出,正是陽魚。

「這次算我的,老子惹出來的事情,老子自己收拾!」孫克念臉色難看,隨著陽魚的出現,孫克念的修為才停止了下來,不過卻是感覺到丹田之中多了一股綠色的氣息,制衡著自己的紀元之力,使得修為跌落到了紀元初期。

其他人也是紛紛施展手段,但是時間也是有些略晚,包括洛天在內,整體上的修為都是跌落了一個檔次。

「自己惹出來的事自己收拾?那你去將那兩個大傢伙幹掉吧!」諸葛傑等人臉上露出譏諷之色,目光看向孫克念。

「幹掉就干……」孫克念看到幾人眼中的譏諷,下意識的想要頂著幾個人,但是隨後,孫克念便是看到了那已經復甦的兩尊百丈高的石像,渾身上下散發著凶勵的氣息,猩紅的雙眼,看著自己。

兩尊石像周圍那數不盡的骷髏,每一尊都是帶著強大的波動,竟然讓孫克念有些看不透這些骷髏的實力。

「洛天,你是不是得幫我!」孫克念所縮了縮脖子,隨後目光看向洛天。

「小龍,大家都是朋友,你也要幫我啊!」孫克念白白胖胖的臉上帶著阿諛奉承之色,舔著臉來到了龍傑面前。

「孫克念,你快點出手啊,別耽誤大家時間行么?」諸葛皇朝眼中帶著譏諷之色,看著向洛天和龍傑求助的孫克念,不斷的催促起來。

「走吧!」洛天看著諸葛皇朝眼中的譏諷之色,眼中露出一絲冷芒,隨後身形飛身而起,朝著一尊石像沖了過去。

「另外一個交給我!」龍傑眼中露出一絲激動之色,朝著另外一尊石像衝去。

「那些骷髏,交給你了!」洛天沖著孫克念開口,將三人的分工明確起來。

「好!」孫克念目光之中帶著一絲冷淡,隨後以陽魚護體,朝著那數不盡的骷髏衝去。

三人的話音還沒落下,洛天便是衝到了那尊口中噴出綠氣的石像沖了過去,強勢的一拳轟擊而出。

雖然修為被壓制到了紀元初期,但是洛天一拳的威力一樣強大,轟鳴中,便是砸在了那尊與洛天身形根本不成正比的雕像之上。

「咔嚓……」碎石崩落,龐大的石像在洛天一拳之下,僅僅只是崩落了一些碎石而已,讓洛天的臉色猛然變化起來,拳頭之上傳出陣陣的酥麻之感,身形爆退。

「吼……」在洛天三人衝進雕像百丈之內的範圍之時,兩尊石像以及無數的骷髏,便是開始瘋狂的暴動起來。

龐大的石爪,朝著洛天狠狠的抓去,灰色的氣息,在灰色的石爪之上散發而出。

「該死,這是什麼防禦!」洛天眼中露出凝重,心中震撼石像的防禦的變態。

自己雖然被壓制到了紀元初期,但是洛天自信自己一拳之下,絕對能夠重創到任何紀元初期,哪怕是孫滅辰這樣的神體。

「變態的防禦!」看到洛天如此強勢的一拳,竟然絲毫沒有傷到石像,孫滅辰等人的臉色都是跟著變化起來。

「轟隆隆……」在幾人震撼間,龐大的石爪,彷彿從混沌之中衍生一般,再次同洛天碰撞在了一起。

洛天臉色徹底難看起來,在石像的攻擊之下,雙腿狠狠的插進了結實無比的地面中。

「嘭……」不等洛天反應過來,石像的第二抓緊隨其後,再次拍在了洛天的身上,讓洛天的身軀再次下沉了幾分。

另外一邊龍傑也是沒有好到哪裡去,渾身金光湛湛不斷的與另外一尊石像對碰,每一次對碰之下龍傑的臉色便是蒼白一分。

三人之中,就是孫克念那裡比較好一些,雖然那些骷髏同樣難纏,每次被孫克念轟碎,便是迅速的重生出來,但是畢竟實力比較弱。

「呵呵,真以為混沌深淵是那麼簡單么,這才僅僅只是開始而已,這雕像是我師傅親手煉製而出,石像之中孕育著一隻厲鬼,被師傅以無上的手段抹去了凶性,成為了不死不滅一般的存在!」 重生后她成了腹黑大佬的心尖寶 諸葛青年眼中露出尊敬之色,低聲輕嘆,顯然知道這些石像的來歷。

不過幾人也只是看著而已,並沒有出手的意思,他們知道洛天很強,但是剛才的確是孫克念做的不對,做錯了事情,理應由他們負責,而且洛天三人若是連這第一道關卡都過去不的話,那麼就真的沒有必要再繼續行走下去了。

「嘭……」就在洛天的身影即將沒入到灰色大地之中時,潔白的光芒閃動而出,下一刻,洛天便是破土而出,嘴角有些血緩緩的滴落。

「一個畜生而已,我就不信老子破不了你的防禦!」洛天雙手舞動,飛行中,一道金色的漩渦,出現在了眾人的頭頂之上,瘋狂的吸力在金色的漩渦之中傳遞而出。

「梵天攻殺!」洛天伸手一點,潔白的紀元符文從洛天的手中飛出,隨後衝進了漩渦之中。

「一力破萬法!」仙音回蕩,洛天口中誦念羽化仙經化成無形的波動,再次衝進了漩渦之中,龐大的吸力,甚至將那濃郁到極致的灰色霧氣都是吸收進了不少,。

金色的大印,震斷虛空,帶著強大的壓力,轟然墜落,正是截天之主的手段,截天印。

「真的強,不愧是截天之主的截天三式的最強一擊!」諸葛青年眼中閃過陣陣的光芒,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忌憚。

幾人驚嘆間,加持了兩種大術的大印,便是轟然墜落,狠狠的砸在了石像之上。

滔天的轟鳴之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整個地面晃了三晃,百丈高的石像在洛天傾盡全力的截天印前,轟然破碎,化成一堆亂世,朝著四周飛濺出去。

「解決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看向了龍傑和孫克念兩人的方向,隨後輕笑起來。

視線中,一條金色的長龍穿梭在灰色的霧氣之中,龐大的龍身纏繞在石像之上,龍筋突起,整個石像被龍身纏繞的結結實實,傳出陣陣碎裂的聲音。

「嘭……」第二尊石像轟然碎裂,化成一堆碎石,散落在地面之上。

金光閃動,龍傑幻化出了人形,眼中露出冷芒,站到了洛天的身邊。

「龍皇的肉身果然名不續傳!」幾人心中感嘆,目光看著洛天和龍傑。

「去死吧!」孫克念雙手舞動,一把潔白的光幕出現在了天空之上,一道虛影在孫克念身幻化而出。

「那是什麼?還有這樣的武技?」幾人看著天空之上的光幕,隨後嘴角不由的抽搐起來。

就連洛天的臉上都是青筋直跳,還是第一次看見孫克念用出這樣的武技來。

潔白的光幕,籠罩在眾人的頭頂之上,不過若是仔細觀察之下,便會發現,那潔白的光幕正是一把放大版的鐵鍬的形狀。

而孫克念身後的那道虛影,則是伸手抓住的鍬把之上,緩緩的抬起雙臂,舞動起來,掄動著鐵鍬朝著不計其數的骷髏們狠狠的拍下。

原本孫克念身後的虛影威嚴無比,但是配合上那把潔白的鐵鍬,卻是讓人感覺到奇葩無比。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巨寶盆現

高大身影輪著紀元之力凝聚出來的鐵鍬,不斷的拍下,地面之上那一隻只骷髏,在龐大的鐵鍬之下,成片的碎裂著,化成一具具枯骨,隨後沒入到地面之中。

「一千……一萬……十萬……」一具具骷髏不斷的化成碎片,孫克念足足拍了將近一刻鐘的時間,整個地面之上被一枯骨填滿,隨後沒入到地面。

「喝……」孫克念長長的出了口氣,身後的虛影轟然碎裂,隨後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當中。

「你孫大爺,彈指間,混沌之主的手段,灰飛煙滅!」孫克念抖了抖臉上的肥肉,臉上帶著傲色,看著孫滅辰,諸葛青天幾人。

「尼瑪,還能再要點臉么!」諸葛傑,諸葛皇朝幾人心中暗罵,但是卻沒有出聲。

「好了吧?」洛天不想聽見孫克念繼續廢話,隨後目光看向諸葛青天幾人,眼中露出一絲冷芒。

「之前,大家曾說過,要通力合作,但是剛才你們卻是站在那裡,看熱鬧,還請幾位給我個解釋!」 強寵:冷帝33日索情 洛天不等幾人開口,目光冰冷的看向諸葛青天幾人。

「那你想怎麼樣?麻煩明明是孫克念惹下的,那麼就要他自己去收拾!這樣沒什麼不對吧?」孫滅辰卻是絲毫不懼洛天,直接強勢回應。

「你再說一遍?」龍傑看到孫滅辰的強勢,身上的氣勢轟然而起,目光滿含戰意的看向孫滅辰。

「再說一遍又能怎麼樣,那個孫克念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真想不通,你們為什麼要叫這個廢物來!」孫滅辰冷笑一聲,目光看向孫克念,眼中露出濃濃的不屑。

「你想怎麼樣,大不了一拍兩散,你算什麼東西!在我們眼裡,什麼都不是!」龍傑目光之中帶著冷芒,開口呵斥。

「好了,大家不要吵了,這才只是第一關而已,不要因為一些小事,傷了和氣!」諸葛青天眉頭微微一皺,目光在洛天三人還有孫滅辰身上的掃了一眼。

「孫滅辰,你這是在侮辱我么?」孫克念平靜的站在那裡,第一次露出正經之意,整個人身上的氣勢彷彿發生了一些變化,目光看向孫滅辰。

「嗯?」感覺到孫克念的氣質大變,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孫克念變成這副模樣,彷彿變了個人一般。

「侮辱你又怎麼樣,只知道偷雞摸狗的廢物而已,有什麼資格與我們站在一起?」孫滅辰想到了在混沌聖殿之外,孫克念對他的嘲諷,絲毫沒有將氣質大變的孫克念放在眼裡。

「好!你會後悔的!」孫克念輕笑一聲,身上的氣勢隨後緩緩下降,再次恢復了之前那個不正經的模樣。

「嗡……」就在孫克念的話音剛剛落下,陣陣的嗡鳴之聲,在剛才幾個石像呆的地方升騰而已。

「出現了,這就是通過之後的好處,可以提升修為的紀元之力!」諸葛傑眼中帶著一下笑意,飛身而起,衝進了之前洛天三人戰鬥過的地方。

陣陣灰光在地面之上的裂痕之上升騰而起,隨後每一道光柱,都是帶著的強大的紀元之力,讓幾人臉上神光閃動。

「吸收吧! 鐘意你傾心我 比起苦修來要強上許多!」諸葛青天飛身而起,盤坐在了諸葛傑的不遠處,身上泛起陣陣的轟鳴之音,一片青天出現在諸葛青天的頭頂之上開始吸收起那濃郁至極的紀元之力來。

「該死!我們拼死拼活,你們卻在這裡撿現成的!」龍傑臉上露出憤怒之色,大吼一聲,頭頂之上盤旋著一條金色的長龍,不斷的吞噬起來。

「那就各憑本事了!」孫滅辰眼中露出一絲笑意,對於這樣的便宜完全是不撿白不撿。

周維,閆洪濤兩人一直保持著沉默,但是也是飛身而起,盤膝坐下,開始吸收起來。

「我說過,你會後悔,從現在開始,在這裡的任何寶物,孫滅辰你都不會得到!包括修為!這一趟混沌深淵之行,老子讓你白來!」孫克念雙眼閃過陣陣的寒芒,隨手雙手舞動,一個潔白的寶盆出現在了孫克念的手中,正是曾經在截天之地,與洛天爭搶傳承烙印之時,出現過的聚寶盆。

「嗚……」在聚寶盆形成的一瞬間,陣陣的嗚咽之聲,便是孫克念的手中響起,龐大的吸力在孫克念的手中傳出,眨眼之間便是在天地之間席捲起來。

Prev Post
聽到聖塔利亞直接點明自己的身份,塞西莉亞渾身一震!目光警惕的看向他!沒想到這個老者居然瞬間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Next Post
是啊,就是在說你。謝烯然也沒有想到自己哪兒的勇氣,憋了多年的話就在這隨意聊天的情況下給說出來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