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旁聽浪凡責問夏洛奇露出微笑。

浪凡是水屬性意念高手。

夢非是夢境高手。

花蝶與鳥語兩人屬於意念感知類高手。

一般能夠通過植物、昆蟲、小動物等進行遠距離信息探測。

浪凡與夢非與帕慕克實力相當,均為地境高級中階。

現在帕慕克被夏洛奇的七彩霞光神元境能量給硬生生的提了一級。

帕慕克的實力已經超過了兩人。

花蝶與鳥語兩人的實力略差,為地境高級初階。

可她們的長項並不是戰鬥,而是探測。

所以,她們的存在相當於雷達。

感知類意念師有時候非常可怕。

很多高手都願意跟這些感知類意念師搭伴出任務。

絕對不會中埋伏,絕對不會被偷襲。

一旦有危險,有了花蝶與鳥語這樣的意念師在,絕對會第一時間進行規避或反擊。

「這是愛月鏢隊的隊長茹連達,副隊長奧德與露娜。」

「哦,大家好。」

「我們都是帕慕克大師的朋友。」

「我們也是。」

茹連達豪爽的說。

「帕慕克大師,您沒事吧?」

夢非忽然問了一句。

帕慕克很感動。

夢非很少說話,能這麼問候,足見對自己的關切。

「沒事,只是想大家了,看見你們在遠處顯現,忍不住派小徒去把你們叫來。」

「哎呀,老帕,你這就不對了。」

「快給我回去,米開朗基羅團長親自帶隊前來,你還不去拜見一下?」

浪凡熱切的拉著帕慕克的手就要回去。

然後用手點了點夏洛奇的腦袋,意思是說小傢伙,以後說話不能張口亂說。

「叫你們來的確是有事。」

「但原因卻不便出口。」

萌妻來襲:小叔,接招吧 悠閑鄉村直播間 「你怎麼變得吞吞吐吐的了?」

「咱們之間還有什麼不能說開的?」

浪凡有些愕然,不理解。

「嗯?」

「不對!」

「有埋伏!」

花蝶與鳥語兩人均臉色一變,脫口說道。

「是針對我們軍團的,好大的能量!」

花蝶與鳥語臉色忽然變得有些蒼白。

顯然她們探測到的能量已經超出自己能夠對抗的程度了。

「四大暴君?」

「獸潮不是退了么?」

「怎麼忽然出現在這裡?」

就在慕容垂跪下接旨的瞬間,四大野區暴君從時空中閃現,手下的高級別的府君戰將亦顯出身形。

水、火、木、金四元素戰隊重重疊疊的破開時空,源源不斷的走出來。

三百名意念師軍團當即被圍困在內。 一招,就一招!

三百意念師軍團全滅!

慕容垂抬頭看見高遠的藍天上,一個渾身白銀流動的人。

不經意間流露出一張天神般英俊嚴厲的面容。

三百多意念師,一點反抗都沒有,團滅!

這是什麼層級的生命?

這還是王者大陸上的人類么?

絕對不是野區的怪獸暴君,絕對不是!

慕容垂驚呆了,帕慕克、夏洛奇等人也驚呆了。

夏洛奇體內被這一招的氣機牽引,那絲空洞再次張開,泄露出一絲極為精純的七彩霞光。

神元境精神力!

「嘿!」

「戰神境高級巔峰實力!」

夏洛奇感覺到了那名白銀男子的實力。

「嗯?」

那名白衣男子也被夏洛奇的氣機說吸引。

「居然?」

「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讓我心悸的能量?」

夏洛奇的這絲精神力轉瞬即逝,不再外放。

等那男子抬頭掃視過來時,夏洛奇已經泯然眾人。

「沒有,是我產生了幻覺?」

那名男子停頓了會,然後淡淡的消失在空間的漣漪中。

現場什麼都沒留下,三百名意念師軍團全部變成了空氣。

粉碎性碾壓!

「恭送天神!」

四大暴君一齊跪倒在地,叩首行禮。

慕容垂獃獃的站在那裡,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是?」

慕容垂問熊迪。

「嗯,他就是這次行動的主帥,戰神大人。」

「哦,戰神!」

慕容垂內心有些恍惚了。

實力太強大了。

感覺這人一招就能將長平城夷為平地。

「這回有信心了么?」

熊迪問。

「這種層級的人為何還要干預世俗間的事?」

「他一個人就能滅了百羅帝國,何須我們出手?」

慕容垂不解。

「應該是受到宇宙規則壓制了。」

熊迪是見過世面的。

多少懂得些天地規則。

「哦,也就是說,他在此時空中停留的時間不能太長,對么?」

「是這樣的,慕容城主。」

「你們是怎麼認識他的?」

「不是我們認識他,我們原本就是他豢養的寵物。」

「什麼?你們是他豢養的寵物?」

「對,王者大陸很久以前並不在此。」

「我們也沒有變異,變成現在這樣。」

「他也沒有變的像現在這樣強大。」

「可整個大陸被傳送過來后,一切都變了。」

「環境使然啊!」

熊迪回憶滄桑,不禁悵然。

「對了,他的名字叫庄顏。」

熊迪說起這個名字,渾身流露出一種不由自主的幸福。

慕容垂不禁動容了。

「還真是寵物啊?」

……

「天啊!」

「團滅?」

浪凡此時才反應過來。

夢非還是一言不發,緊盯著長平城巍峨高大的玄武門。

三百名戰友瞬間在人間蒸發,情何以堪?

花蝶、鳥語兩人默默的流下了淚水。

「別哭了,傻姑娘。」

帕慕克將花蝶、鳥語緊緊摟在懷裡。

「帕慕克大師,他們,他們全沒了!」

「嗯,我看到了。」

「不要怕,我們還活著,不是么?」

「帕慕克大師,您事先知道會有事發生,對么?」

夢非忽然問道。

「隨你怎麼想,看見你們活著我很開心,很開心,你知道么?」

帕慕克有些失控的喊道。

「走吧,師傅,此地不宜久留。」

夏洛奇不想看見師傅與朋友鬧不愉快。

「我們到哪裡去?」

浪凡問。

「自然是去百羅啊?」

「就這麼走著去?」

Prev Post
是啊,就是在說你。謝烯然也沒有想到自己哪兒的勇氣,憋了多年的話就在這隨意聊天的情況下給說出來了。
Next Post
「哪裡逃!」冷沐風大呼一聲,宛若霹靂響徹整個天空,人如流星一般追了過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