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來好好看看這位學員是如何在紫霄天雷陣里化為灰燼的!」

在眾人的注視下,五道天雷將李宇周身籠罩,雷光照耀得眾人簡直睜不開眼睛。

他們只看見李宇在天雷轟頂的情況下嚇傻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然後便被天雷淹沒。

等強光過去,眾人想象中的屍骨全無並未發生,李宇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

他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這就是你們吹的飛起的紫霄天雷陣?怎麼連我的一根汗毛都沒有傷到!」

赤靖瞪大眼睛:「怎麼可能!紫霄天雷陣的每道天雷均是威力非凡,一擊下來就等同於先天高手的全力一擊。」

「他沒有任何抵擋的動作,任憑天雷劈落的話,就算先天五重天的武者也會重傷甚至隕落,他怎麼可能安然無恙!」

比赤靖更為吃驚的是操控陣法的雲霄,李宇的表現簡直超出了他的固有認識。

雲霄連忙操控陣法繼續發動天雷,這回是七道天雷落下,呈現出北斗七星的陣勢,不管李宇如何躲避,都要被這連環天雷命中!

可李宇仍然是絲毫不動,像是沒有看到那翻滾不停的紫色雷雲和粗大如水缸的天雷!

等七道天雷落下,地面上都被轟出了一個個深坑,碎石濺射得到處都是。

雷光過後,李宇仍然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

他甚至掏了掏耳朵:「這天雷是很響,可怎麼比爆竹還不如,只有響聲,不見動靜。」

雲霄氣得手都在發抖,他感覺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小看他!

「小子,你知道你惹到誰了么!我是來自天雷谷的三大陣法師之一,我名雲霄。」

「本人可是貨真價實的三品陣法師,在天元國內僅次於紫霄老人的存在!」

林長老倒吸一口涼氣:「居然真的是來自天雷谷的陣法師,他們對天雷系陣法造詣極深,傳言整座天雷谷都是一座無上陣法,每時每刻均有天雷降世。」

「天雷谷的陣法師瘋狂到親自去承受天雷轟擊,來研究天雷系陣法的奧妙。」

「此人居然是那群瘋子中的一人!」

人的名樹的影,天雷谷的名號在斷魂嶺六國中大名鼎鼎,其雖然不是一元宗一樣的二流宗門,可就連一元宗也不願意輕易與天雷谷起衝突。

在天雷谷內可是聚集了西南十八國中大部分的天雷系陣法師,他們合力研究這類陣法的奧妙,更是不斷改造天雷谷,使之成為了一處狂暴之地,到處都是天雷。

不知曉原理的武者進入天雷谷,一不小心就會被天雷轟中,化為焦炭隕落。

不過天雷谷的陣法師很少離開那裡,也不知赤靖到底付出了什麼代價,居然請動了他們。

三品陣法師的地位可比三品煉藥師或者煉器師要高的多,畢竟三品陣法師必定是精神力達到三階的強者,

雲霄就是這樣一位強者,連林長老也不敢輕易得罪此人。

李宇毫不在意的抬頭看了眼矗立在山谷峭壁上的紫衣老者,他打了個哈欠:「你說的好像很厲害,可我怎麼感覺你就是打打嘴炮而已。」

「話說我感覺你的嘴上功夫比陣法要厲害多了。」

雲霄沒想到李宇在聽到天雷谷的名號之後,居然還敢如此挑釁他,挑釁一位三品陣法師,特別是他還處於陣法之中的情況下!

在天武大陸中有一個說法,千萬不要和一位陣法師在陣法內講道理,拳頭就是真理!

「你要是找死的話,我就成全你!」

雲霄抓起一桿紫色天戈,那是控制紫霄天雷陣的寶具,也是動用天雷之力的關鍵。

「聽我號令,天雷滅世!」

他將紫色天戈刺入陣紋內,其化為連接天地之間的器具,引導著無數天雷劈落下來!

紫霄天雷陣本就可以操控天雷之力,現在有紫色天戈引雷,其威力大增,這天雷滅世便是紫霄天雷陣全力出擊的大招,在紫霄天雷陣內的目標幾乎都會被轟殺!

李宇看到雲霄用出這招,他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來吧,讓天雷來的更猛烈些吧,讓我在裡面洗個澡!」

李宇這回並沒有矗立不動,而是直接沖向了那漫天雷霆,在眾人眼中,他真的是以擁抱雷霆的姿態沖了進去,無數雷光瞬間就淹沒了他的身影。

「真是愚蠢透頂,居然主動去承受那天雷轟頂,就算是我,也不敢直接硬扛那些可怕的天雷!」

赤靖冷笑著搖頭,明霧也露出笑容:「我剛才還以為這小子找到了紫霄天雷陣的破綻,站在那裡就可以避開天雷的轟擊。」

「可看他現在這麼愚蠢無知的行為,看來之前他都是走運的剛好處於天雷轟擊不到的位置。」

秦穆然則拉住了想沖入陣法中的秦素雅:「你現在進去也改變不了什麼,最多就是跟他陪葬,你可千萬不要衝動!」

秦素雅也只能奢望李宇能依靠對陣法的了解,躲過這一劫,可她怎麼也無法相信李宇能在如此狂暴的天雷轟擊下存活下來。

如同下雨一般的天雷漸漸停息,雲霄也放下了舉起的紫色天戈,他累得喘息不已,不過效果卻很讓他滿意。

看著滿地深坑,他喃喃自語道:「現在那個該死的小子肯定屍骨全無了。」

「居然敢看不起我的紫霄天雷陣,我就叫你灰飛煙滅!」

正在雲霄喘息的當口,他卻聽到了一聲充滿了懶洋洋味道的聲音:「你是沒有吃飯么,一道天雷都沒有劈中我。」

「你是沒有吃飯,瞄不準么?」 雲霄顫抖的轉過身軀,他就看到李宇伸了一個懶腰,露出了一口白牙:「看到我活得好好的,是不是很驚訝。」

「我還驚訝你怎麼連一發天雷都放不準呢,真是讓我失望。」

雲霄從沒見過這種情況,他有些結結巴巴的說道:「怎麼可能……」

「我連天雷滅世都用出來了,你居然還活了下來。」

紫霄天雷陣可是天雷谷諸多陣法師都在潛心研究的一座陣法,其威能無匹,遠超普通的三品陣法。

雲霄也曾經和人聯手在戰場上擺下這座陣法,由幾名先天高手率領的數千名軍士沖入陣法內,最後也在天雷滅世下灰飛煙滅,全數被轟殺。

那無數高手臨死前的慘叫,雲霄到現在為止都記憶猶新。

此次被赤靖等人請過來,為了震懾住這群大盜,展現實力,雲霄這才布下了威力最大的紫霄天雷陣。

按理來說,就算幾名先天高手進入紫霄天雷陣內,也需要付出慘重代價才能闖出陣法,可李宇卻在其中如入無人之境,那些天雷像是在躲著他走一般!

雲霄怎麼也想不明白,李宇卻已朝山谷前的眾人招了招手:「大家快進入山谷吧,這座陣法根本就是銀樣蠟槍頭,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天雷!」

李宇的話差點讓雲霄氣得吐出一口老血,什麼時候威力堪比滅世的紫霄天雷陣居然被稱為銀樣蠟槍頭了!

他心中暗恨不已,準備等其他武院學員進入陣法時再給他點厲害瞧瞧,讓他知曉紫霄天雷陣的可怕之處。

其他武院學員有些遲疑,他們可是看得清楚,那紫霄天雷陣的威力確實非凡,整座山谷都處於天雷覆蓋打擊之下,恐怕他們進去就是一個死字。

畢竟不是誰都有李宇那麼好的運氣,所有天雷都避開他轟下。

「我來!」空暮煙毫不猶豫的走入紫霄天雷陣中,她嘴角含笑,欣然走向李宇所處的位置。

秦素雅和李牧歌等人也緊隨其後,她們紛紛入陣,讓其他學員看得一陣側目。

「很好,小子,這些就是你的紅顏知己吧。」

「你居然拉著她們送死,那我也就不憐香惜玉了,你們跟著這個可惡的小子一起化為劫灰吧!」

雲霄再次舉起紫色天戈,他催動全身的精神力,控制紫霄天雷陣發動攻勢。

只見陣法上方有更為濃郁的雷雲在凝聚,眨眼間就有厚重的雷雲帶著陣陣巨響降臨在李宇和空暮煙等人頭頂。

「空暮煙她們怎麼如此衝動呢,腦子一熱就衝進了三品陣法中,這大陣可不是鬧著玩的,稍有不慎就會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場!」

「剛才我差一點就沖入大陣中了,那樣的話,就會跟他們一樣死於大陣中。」

不少武院學員心有餘悸,也暗暗可惜空暮煙等絕世佳人就要死於大陣神威之下。

不過也有十幾人看著雷雲凝聚,仍然堅毅的沖入大陣之中,準備為李宇等人分擔天雷,提高他們存活的可能性。

雲霄揮舞出紫色天戈:「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居然還敢衝進來,那你們就跟著這小子一起陪葬吧!」

他將紫色天戈再次插入陣紋內,天空中一聲巨響,有雷光閃過。

可雲霄想象中天雷不斷劈落的場景並未出現,雷雲中只是陣陣爆響,卻連一道天雷都沒有看到。

咔擦!

紫色天戈發出脆響,在雲霄震驚的眼神之中,那天戈被陣紋所磨滅,化為無數碎片消失於大陣內!

「這是怎麼回事!為何紫霄天雷陣會毫無反應,就連天戈也被摧毀!」

雲霄徹底懵逼,他從未見過這種情況,在他眼中,紫霄天雷陣明明運轉正常,可卻偏偏無法攻擊到李宇等人。

「你們先通過這座大陣,去到血棘谷另一邊!」

李宇向空暮煙等人指引方向,她們見大陣確實毫無動靜,便放心的穿行,很快就來到大陣邊緣,離開了這座三品陣法。

雲霄連連催動紫霄天雷陣,可這座陣法猶如一潭死水一般,明明雷雲越發凝聚,可就偏偏沒有天雷落下!

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空暮煙等人離開大陣,安全逃離此地。

「雲霄!你不是拍著胸脯保證可以一人封死整座血棘谷么,為何這群武院學員如此輕鬆的突破了大陣!」

赤靖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他不禁怒喝道。

他為了請來雲霄,可是花了大代價的,準備靠這座大陣封路,將武院學員一網打盡。

若是大陣沒有作用,那武院學員們可以輕易的穿過血棘谷,他的圍殺就是一場笑話!

現在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就出現在他面前,李宇向諸多武院學員呼喊道:「這座大陣沒用了,大家快隨我衝出去!」

有空暮煙等人作為榜樣,成功突破封鎖,其餘武院學員不疑有他,全都衝進血棘谷中。

「哪裡走!」赤靖怒吼一聲,他撲向眾人,卻被林長老擋住。

「李宇,你帶著大家先撤出去,我們來攔住這些追兵!」

林長老和其餘兩名傳功長老主動站了出來,他們在大陣前擋住了瘋狂前沖的赤靖等人。

三位傳功長老均是高手中的高手,即使是赤靖調動了其他大盜首領圍攻,也一時之間難以突破三人的防線。

「我們終於逃出來了!」

一炷香時間,眾多武院學員來到血棘谷另一邊,他們鬆了口氣,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此時林長老等人也且戰且退進入到紫霄天雷陣內,李宇返身一拳將一名先天高手擊退,他對幾位長老說道:「你們先退出大陣!」

林長老瞪大眼睛:「那怎麼行,明明是我們來斷後,怎麼可能讓你一個小娃娃獨自斷後。」

李宇低聲道:「沒時間解釋了,你們快退出大陣,我留下來自然有道理!」

李宇算無遺策的表現已漸漸深入林長老心底,他深吸一口氣,帶著兩名傳功長老退出了大陣。

赤靖帶著將李宇團團包圍:「小子,你居然敢留下來獨自斷後,是想以死謝罪么!」

「這回我可不會讓你逃掉!」

明霧手持長槍指向李宇:「你殺了我三弟和眾多兄弟,我要你賠命!」

其他大盜也紛紛劍拔弩張,如此多的高手,他們一齊出手的話,李宇絕對撐不住幾輪攻擊。

而正在苦苦思索著紫霄天雷陣為何會啞火的雲霄便聽到一個聲音:「我來告訴你紫霄天雷陣為何會暫停運轉吧!」

李宇轉而看向赤靖等人:「諸位,跟我一起來在天雷中洗個澡吧!」 看到李宇似笑非笑的表情,赤靖心中升起一絲不安,然後他便聽到天空中一聲炸響,一道天雷劈落下來,將他身邊一名氣感九層的武者炸成了焦骨!

一位氣感九層的高手,就這樣瞬間被轟殺,嚇得周圍的眾人全都退開,生怕被天雷炸死。

「咦,紫霄天雷陣居然又重新恢復運轉了。」雲霄驚喜的說道。

只見赤靖臉色一黑,他忍著怒氣說道:「那還請雲霄大師催動大陣將這個可惡的小子轟殺!」

明霧露出快意的笑容:「小子,你的好運氣用完了,其他人可在大陣未運轉的時候逃出去,可你就只能留下來送死了!」

總裁太難纏:搞定摳門笨助理 李宇淡淡笑道:「是么,我怎麼覺得來送死的是你們。」

他話音剛落,就又有兩道天雷落下,又是兩名大盜被天雷劈死。

雲霄不可置信和急迫的聲音傳來:「怎麼可能,為何這紫霄天雷陣不受我控制了!」

雲霄的驚呼聲讓赤靖等人心中一沉,他們看到李宇飽含深意的笑容,心中猛的一突。

丹道宗師 「難道……這小子對這一切都胸有成竹?」

赤靖腦海中想到一個可能,其很快也轉化成現實。

李宇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天空中凝聚的雷雲卻開始釋放出可怕的力量,十息時間,就有九道天雷劈落下來,又是幾名大盜化為了焦炭。

就連其中一名先天二重天的高手,也被天雷劈中后受到重傷,現在的天雷威力似乎比之前更強!

「雲霄,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堂堂一個三品陣法師,難道連自己的陣法都控制不了么!」

赤靖看著手下的大盜在天雷下損失慘重,他心如刀割。

這可都是他辛辛苦苦招募來的高手,沒有死在與武院學員的大戰中,反倒被自己請來的陣法師害死,這簡直就是最為諷刺的事情。

雲霄也臉皮直跳,他用盡辦法想要重新奪回大陣的掌控權,可他催動精神力之後,凝聚的雷雲反倒受到刺激,爆發的更加激烈!

嗤啦!

一連七八道天雷劈落下來,白馬騎軍之中有一名先天二重天的高手被三道天雷連續劈中,當場死在大陣中。

明霧悲呼一聲:「老四!」

這位大盜頭子雙目赤紅的看向雲霄:「你不是在控制陣法,你這是在幫倒忙!」

「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根本就沒能力控制這座陣法,你誤了我等大事!」

紫霄天雷陣是三品陣法,若是其不受控制完全爆發的話,就連明霧和赤靖等人也不敢如此承受天雷的轟擊。

Prev Post
不過,兩個守衛讓李瀟先行進入,並且告知不能飛行。
Next Post
只見在四人前方的不遠處,不知何時出現了一片方圓百里世外桃源。四人看著仙境般的桃源略有疑惑,簡玉寒說到:「這識海之中,一草一木飛鳥走獸,機關禁制。都是那女魔頭想象幻化而出,雖說算是幻術,但也兇險萬分。這世外桃源我看也畢定是如此」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