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逃!」冷沐風大呼一聲,宛若霹靂響徹整個天空,人如流星一般追了過去。

妙無計也身形一晃,緊追在周勝身後,三人一前兩后迅速消失在天空中。

賈宗道正與鷹長空激戰,突然聽到冷沐風的聲音,心中不由一個哆嗦。隨著妙無計的遠去,空中的烈焰逐漸消退,賈宗道這才發現周勝、公孫無忌都不見了蹤影。

賈宗道不敢多待,知道神光城是保不住了,三把短劍齊出,閃耀著青光射向鷹長空,自己趁機往一個方向逃去。

鷹長空擊落賈宗道的三把短劍,看了一眼他逃去的方向,猶豫一下沒有去追,還是先拿下神光城要緊。

鷹長空飛身下來,殺入神殺、翡翠谷眾人之中,手下幾乎沒有一回合之將,頃刻間摧毀了守軍的士氣。

再說冷沐風、妙無計,一路追著周勝狂奔,三人都將速度施展的極限,下方的高山、河流、城池飛速的向後方流逝而去。

妙無計驚訝看了一眼冷沐風,沒想到他的速度絲毫不遜於自己和周勝,問道:「陛下何時晉級到武皇境界?」

「哈哈,妙閣主難不知,我們逍遙宗最擅長的就是逃命嗎。」冷沐風哈哈一笑說道,卻隱瞞了自己晉級到武皇的事情。

妙無計也沒有懷疑,畢竟即便冷沐風晉級到武皇境界,還是不能與武皇巔峰的自己、周勝比速度,想到雲飛揚曾在周混手中逃走,妙無計便釋然,笑道:「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雲前輩這套身法當真奇妙。」

「那是,這可是我們逍遙宗每個弟子都必須修鍊的保命法訣,逃命專用的。」

「哈哈!」妙無計聽到這裡忍不住笑了起來。

前面逃命周勝聽到這裡,心中別提有多鬱悶了,你拿逃命專用的法訣,拚命追在我屁股後面,冷沐風這不是在故意羞辱自己嗎。

周勝邊逃邊觀察四周情景,突然前面的山脈中,響起一聲巨響,接著便是一陣虎嘯之聲傳來。

周勝大喜,運轉靈氣拚命向那裡逃去,冷沐風、妙無計卻大吃一驚,冷沐風喝道:「快攔住他,周混在前面。」

說罷,也顧不得隱藏實力,身體一提,如一道殘煙一般向著周勝追去。

妙無計看到,暗暗吃驚,調動全身的靈氣緊緊追了上去。冷沐風右手暗扣板磚,在周勝準備轉身時,猛的砸了過去。

周勝不時偷眼往身後看來,見板磚呼嘯而來,舉起嗜血寶刀就狠劈過來。

「砰!」的一聲巨響,周勝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向那片山中飛去。

「糟糕中計了!」冷沐風沒想到周勝會冒著受傷的風險,硬捱自己一擊,借勢往後逃去。

此時周勝也不好受,他不知道冷沐風已經和他一樣,同是武皇巔峰,全力一擊,讓他受了內傷,體內血氣翻騰,硬被一口靈氣壓制住,才沒有噴出來。

周勝內心已經不足以用震驚來形容,在往後飄飛的過程中,深深的看了冷沐風一眼,不知道他是用何手段,飆升到武皇巔峰。

「妙閣主,火鳳凰!」冷沐風突然大喝一聲。

妙無計很快反應過來,右手一揚拋出了神器鳳舞九天,一聲啼鳴響徹天際,一隻渾身浴火的火鳳凰疾飛而下,向著周勝抓來。

總裁前夫,請自重! 在火鳳凰出擊的同時,冷沐風也拋出了龍鱗劍,向著周勝激射而來,半途,小金子張牙舞爪的飛了出來,一聲龍嘯向著周勝撲去。

周勝此時身在半空,大意之下又受了內傷,見狀取出一顆玄元丹塞入口中,然後揮起嗜血寶刀向火鳳凰劈來,同手左手化掌為拳,狠狠向小金子砸來。

嗜血寶刀中,猩紅的光芒衝天而起,迎著火鳳凰劈來,「轟」的一聲巨響,無數火焰在空中綻起。

與此同時,「砰!」的一聲巨響又傳了過來,接著便是周勝「啊!」的一聲慘叫。

原來小金子見周勝一拳向它砸來,也跟著握起了龍爪,磨盤一般大的拳頭,狠狠砸在周哺「小巧」的拳頭上。周勝措不及防,哪裡想到一條召喚出來的神龍也會學著他握拳,拳頭被砸得瞬間腫了起來。

周勝本就有內傷,全靠一口靈氣壓制著,被小金子一拳震散體內的靈氣,頓時氣血翻騰,再也壓制不在,忍不住「啊」的一聲慘叫,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隨後衝來的妙無計被嚇了一大跳,忍不住看向了小金子,沒想到它竟能一拳將周勝砸的吐血。

「他本就受了內傷,快趁他病要他命!」冷沐風迅速喊道。

妙無計恍然,當下將目光從小金子身上移到周勝身上,飛身撲了過去,展開了疾風驟雨般的攻擊。

冷沐風怕周混趕來,也急忙沖了上來,一把將穿山甲扔向周勝,右手龍鱗劍,左手板磚圍住了周勝。

火鳳凰和小金子也沖了過來,將周勝團團圍在中央,展開了瘋狂的進攻。

周勝左衝右突,始終無法逃走,急得仰天發出一聲厲嘯,雙手握住嗜血寶刀向火鳳凰劈來,意圖從這裡打開一個缺口。

隨著周勝的厲嘯響起,周混從山脈之中飛了出來,看到這面的情景,急速飛了過來。

這時另一條身影從他背後出現,正是雲飛揚:「哪裡逃!」雲飛揚大喝一聲,緊隨周混身後追了過來。

兩名武神從盤龍古道出口一直殺到這裡,中間沒有絲毫停歇,此時都已露出疲態。 「周混!你自身難保,還想著救人嗎?」雲飛揚大喝一聲,朝著周混拋出了天雷印。

「咔嚓」一聲,無數閃電密集的打了下來,攔在周混前面,阻擋住他的去路。

周混無奈,祭出虎尾錘拋向空中,一隻白虎在半空浮現,與虎尾錘一左一右向著虛空的天雷印夾擊而去。

冷沐風知道,必須儘快除去周勝,否則等周混趕到,就再也沒了機會,而自己武皇巔峰的修為也將泄露出去。

妙無計也明白時間不多,鳳舞九天狂舞,連著招出三隻火鳳凰,連啄帶抓的殺向周勝,穿山甲、小金子也使出了渾身解數,不給周勝喘息之機。

周勝瘋狂的揮舞著嗜血寶刀,護住自己的要害,他知道只要再堅持一會,周混就會趕到。

「轟!」的一聲巨響,白虎和虎尾錘一起撞上天雷印,頓時罡風呼嘯,風雲激蕩,漫天的閃電消失不見。

周混身形一晃,不顧雲飛揚向自己後背襲來,瘋狂的向這邊趕來,以他的速度,很快就可以將周勝救出。

冷沐風見狀,一咬牙撲向周勝,對妙無計大喊一聲:「掩護我!」

妙無計不知道冷沐風要幹什麼,但見他如此拚命,也揮舞鳳舞九天撲來,將周勝死死牽制住。

冷沐風將龍鱗劍、板磚全部打了出去,圍住周勝亂轉,雙手握拳,使了一招雙風貫耳,向周勝的雙耳砸來。

妙無計、周勝見狀都心中奇怪,莫非冷沐風殺紅了眼,以為這樣就能將周勝殺死嗎。

周勝卻不敢大意,他已經知道冷沐風的真實修為,見他雙拳砸到,右手揮起嗜血寶刀擋住妙無計,同時聚起全身法力,左手握拳迎了上去。

冷沐風就是在等這個機會,兩拳快要相撞的時候,突然右手一翻,化拳為掌,一把抓住了周勝的手腕,同時默運《萬源歸宗》,瘋狂的吸收周勝的體內的靈氣。

周勝魂飛魄散,體內的靈氣像決堤的海水一般,瘋狂的湧入冷沐風體內,一瞬間,周勝似乎明白了冷沐風修為飆升的原因。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冷沐風扣住周勝的手腕,不待他喊出聲,便大聲對妙無計喊道:「快殺了他!」

妙無計還以為冷沐風不顧安危抓住了周勝的手臂,對周勝煞白的臉色也會錯了意,以為是驚嚇所致。右手一抖,鳳舞九天恢復原本的模樣,一把一尺來長的紅色扇子,緊握在妙無計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向周勝的胸口。

周勝體內的靈氣正瘋狂的被冷沐風吸收,連驚代嚇,根本動彈不得,妙無計的速度又極快,在周混已經就要趕到時,鳳舞九天刺入周勝的胸口,鮮血飈飛而出。

妙無計一擊得手,冷沐風鬆了一口氣,假裝不敵,倒飛而出。妙無計在周混眼睜睜的看著下,催動靈氣瘋狂湧入周勝體內,「篷!」的一聲,將周勝炸成碎片,漫天飛舞開來。

「啊!」周混仰天怒嘯,雙目變得猩紅起來,不顧一切的殺向妙無計。

妙無計轉身就逃,他也聰明,招來三隻火鳳凰擋住周混一擋,自己向著雲飛揚逃去。

「哈哈!我就說你救不到人,現在看你還有何手段。」雲飛揚見殺了周勝,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手下卻沒有絲毫停頓,催動天雷印再度砸向周混。

妙無計逃到雲飛揚身後,不由鬆了一口氣,剛才還真是驚險,沒想到冷沐風如此瘋狂,竟然抱住了周勝的手臂。

抬頭向冷沐風看去,只見他臉色慘白,嘴角有血絲滲出,正靠在穿山甲的身上,連吃藥的力氣也沒了。

「雲前輩保護我。」妙無計大喝一聲,飛身向冷沐風這飛來。

周混也醒悟過來,不再與雲飛揚、妙無計糾纏,也向冷沐風撲來,要殺了冷沐風,為周勝報仇。

雲飛揚如何會給他機會,飄身將他攔住,拎起天雷印向周混的腦袋砸來。

妙無計來到冷沐風身邊,從懷中掏出一顆金還丹塞入冷沐風口中:「陛下還真是瘋狂,幸好殺了周勝。」

「咳!」冷沐風咳嗽一聲,將金還丹吞下說道:「是啊,終於殺掉一個,等這一天我可是等得太久了。」

「陛下的毅力當真讓人佩服,短短數年,修為飆升猛進,現在已經到了武聖境界了吧。」妙無計看了一眼冷沐風問道。

「嗯,中階武聖,全是靠玄元丹推上來的。」

「這也不錯了,一般人就是有玄元丹,也不敢這樣用,身體承受不住,陛下這些年想必吃了很多苦頭。」

冷沐風看了一眼妙無計,察覺他在有意試探自己的修為,搖搖頭說道:「比起慘死的兄弟們,我吃這點苦頭算什麼。」

說到這裡,見妙無計還要接著往下問,便搶先問道:「我們三人聯手,能不能將周混殺死?」

妙無計一愣,冷沐風還真不是一般的瘋狂,龍在天在趙晉、楚鍾離、龍羽軒的配合下,也沒能殺死雲飛揚,在散關也是如此,沒能殺死燕無極。

「若要殺死一名武神,最少也需要兩名武神聯手,我們兩個怕是不行。」妙無計搖頭說道。

「那也不能便宜了周混。」冷沐風說著,搖搖晃晃的從穿山甲身上站起。

「陛下要幹什麼?」

「殺不了他,也要咬下他一口肉來!」冷沐風說罷,身形一晃消失在空中,向著周混殺來。

他這樣既是避開妙無計,也是為了對付周混,儘可能的不讓周混完整的回去。

穿山甲「吱吱」一叫,如一道閃電一般緊隨冷沐風撲了過來,晃動著巨大的尾巴,抽了過來。

妙無計見狀,也不好一個人站在這裡,揮舞鳳舞九天也殺了過去。一時間天空中風雲激蕩,悶雷陣陣,不時有龍吟虎嘯之聲傳來,下方群山中百獸,一個個瑟瑟發抖,匍匐在地不敢動彈。

激戰終日,到天色轉暗時,周混漸漸冷靜下來,這樣下去,他即便能離開,怕也是身負重傷。

「冷沐風,你和我的約定還算不算數?」周混突然問道。 冷沐風知道周混說的是遮日佛影槍,說道:「當然算數,你帶的那些高手我一個也沒追殺。不過周勝可不算,他當時不在盤龍古道。」

周混這個鬱悶,被冷沐風鑽了一個空子,即便當時提到了周勝,他現在也不敢多說什麼。

「你放我離開,我將遮日佛影槍送到鬼門鎮。」

「遮日佛影槍!」妙無計不由驚呼一聲,這可是周聖元的護身法寶,古武大陸為數不多的神器之一。

「嘿嘿,你可以走,至於其他人能不能通過鬼門鎮,就看他們自己的本事了。」冷沐風嘿嘿一笑說道。

雲飛揚聽到這裡,便慢慢停了下來,周混趁機跳出圈外,對冷沐風說道:「凌雲宗、神女峰剩下的弟子怕也沒了幾人,對你已構不成威脅,不如放了他們。」

冷沐風看了妙無計一眼,對周混說道:「不可能你動動嘴我就放人,總要拿出些誠意來吧。」

周混聽到這裡頓時頭大,雄霸天、龍在天和冷沐風這是都盯上了周家的府庫,只是再多的物資,也禁不住這樣連番折騰。

錯婚謎愛:神祕老公有點壞 「府庫早已被搬空,老夫現在也是有心無力了。」

「是嗎,我這次不要物資。」冷沐風說道。

周混聽到這裡,心中一緊,問道:「那你要什麼?」

「從歸綏郡到桃山郡的城池,全部歸還我。」冷沐風沉聲說道。

「不可能!」周混立即說道:「這件事陛下也不會答應。」

「呵呵,恐怕你還不知道,你家那位陛下現在正焦頭爛額,也許他巴不得會同意呢。」冷沐風笑道。

「什麼意思?」周混的聲音都變了,顫聲問道。

妙無計看到這裡,替冷沐風回答道:「野狼軍團、奔霄騎士團一北一南已經攻入周國境內,現在攻佔的城池已經有十餘座。」

「不可能,有張豹在,董武根本不可能打進來。」周混說道。

妙無計看向冷沐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張豹突然被調回神都,隨行的還有那五萬暴龍軍團的修鍊者,圖魯和董武就把握住機會發動了襲擊。」

冷沐風還不知道那裡的具體情況,聽到這裡不由笑了起來:「是嗎,看來這就是天意,哈哈!」

周混臉都綠了,看著仰天大笑的冷沐風,心頭突然泛起一絲無力感。

想了一下,周混問道:「我若將歸綏郡至桃山郡一線的城池給你,你是不是命令他們停止進攻。」

超痞兵王 「可以,但他們不會撤走。」冷沐風說道,他命圖魯、黃飛龍襲擊周哺,就是為了引出周勇,現在目的已經達到,有條件的停戰也不是不可以。

「好,成交!」周混果斷的說道。

妙無計在一旁聽著,見冷沐風寥寥數語又得到十餘座城池,眼中閃過一道異光,似乎在謀划著什麼。

冷沐風好像還沉浸在興奮之中,沒有注意到妙無計的異狀,一旁的周混飛快的瞄了妙無計一眼,將目光又轉向冷沐風:「你馬上命令圖魯、董武停止進攻,我回去之後馬上交割城池。」

「好!鬼門鎮和黑風峽谷中,飛龍山的人不會再為難你們,但其他人我無能為力。」冷沐風說著看向妙無計。

妙無計饒有興趣的看向周混,周混見妙無計一副準備與自己談一談的模樣,不由頭皮發麻,對冷沐風說道:「其他人我自有辦法對付,只要你們到時不插手就成。」

妙無計看向雲飛揚,知道周混唯一忌憚的是他,這時冷沐風說道:「好,成交。」

聽冷沐風答應下來,周混二話沒說,轉身往鬼門鎮方向飛去,很快消失不見。

妙無計沒想到冷沐風這麼快答應周混,說道:「其實陛下還可以再提一些條件。」

「周家已經榨不出多少東西了,再逼下去,他們就要拚命了。」冷沐風說道。

妙無計深深看了冷沐風一眼,知道他沒有說實話,冷沐風現在沒有對周家趕盡殺絕,唯一的原因就是他還需要周家守住一線天。

「陛下說的也是,您現在是去神光城,還是返回飛龍山?」妙無計問道。

冷沐風有些猶豫,他擔心周混將遮日佛影槍也送給了龍在天,有心要去神光城,與妙無計一起將趙晉、楚鍾離逼出混亂之地。但鬼門鎮、黑風峽谷又急需他回去坐鎮,權衡一下,冷沐風說道:「我和師父暫時返回飛龍山,我寫一封信請你交給趙晉和楚鍾離。」

「也好。」妙無計說道。

冷沐風、雲飛揚匆忙趕回飛龍山,剛剛飛到山頂,柳飛絮就匆匆趕來:「陛下,周混闖出黑風峽谷了。」

「我知道,我們的損失大不大?」冷沐風問道。

三人邊說邊走,來到飛龍廳坐了下來,柳飛絮回答道:「我們飛龍山的人還好,有數十人受傷,但黑風峽谷的山匪死了數百人,損失慘重。」

「哼,周混這是將怨氣出在山匪身上。」雲飛揚冷哼一聲說道。

「陛下,莫非您和雲前輩已經和周混達成某個條件?」柳飛絮此時哪裡還看不出來,低聲問道。

「是的,你將黑風峽谷中我們的人全部撤回,同時告訴雁過拔毛,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將賞金給他們送去。」冷沐風說道。

「是,陛下。」柳飛絮躬身說道,沒有多問。

「鬼門鎮留下兩千人維持秩序,其餘人全部撤回各城。另外通知圖魯、黃飛龍停止進攻,就地駐守。讓黃飛龍、李長龍做好準備,隨時接收歸綏郡到桃山郡的所有城池。」

柳飛絮大喜:「周混拿歸綏郡到桃山郡這一線的城池,換來我們停戰嗎?」

Prev Post
站在一旁聽浪凡責問夏洛奇露出微笑。
Next Post
見得女兵護著自己,靜秋眸子里閃過一絲黯然。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