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死,我們也要撕下你山河宗一塊肉。」

……

有性子急的人已經大吼。

他們仗著人多才敢這樣說,要是單獨前來,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

其他大宗門的宗主聽聞這種抨擊山河宗的言論,並沒有阻止,甚至說內心毫無波瀾。

這是他們縱容的結果,也是他們內心想說的話。

「為了解同道們的疑惑,不致使大家的疑惑,也為了還山河宗一個清白,望熊長老請凌宗主出來見一面,避免不必要的誤會。」蕭冰頓了頓,接著道:

「當然了,我蕭冰個人非常相信凌宗主是不會做出那些事情,不過還是當年說清楚的好。」

這個太極,推得還真是乾淨。

這句話就是說,不是我想知道真相,我相信你不是兇手,可其他人不相信,不如出來解釋一下。

果然,能夠當上宗主的人,心中都有城府,無論是不是凌風乾的,他都先把自己給置身事外,不會得罪山河宗。

「是啊,我古河也是非常相信凌宗主的品行,為了宗門弟子的疑惑,不得已才前來,若有得罪之處,請多多包涵。」古河道。

「我天河宗也相信凌宗主絕對不會幹那種傷天害理之事。」

不相信你們會聚集在這裡?

熊大可不信!

「也就您們幾位至高存在相信他,我百分之百可以確定,凌風就是兇手,除了他,幽靈谷內誰有這種能力?」

「是啊!」

「喪心病狂地嗜殺同道,和魔道有什麼區別?」



叫囂的都是躲在人群中的小嘍嘍,時常變換位置,根本不知道是哪個人,或者說哪個宗門傳出來的。

「各位請慎言,你們說的每一句話,都要負責的。」熊大銅鈴大的目光掃了在場的人一眼。

「做了還不讓說?」

「沒辦法,人家山河宗認為自己是幽靈谷的主宰,無法無天,哪管大家的死活?根本沒把大家當人看。」



「哈哈~」

就在此時,凌風輕笑一聲,帶著剩下的弟子趕來,陳溪也帶領餘下的溪河宗弟子同來。

「宗主!」

見凌風出現,眾人自發讓出一條路,紛紛抱拳。

凌風點了點頭。

熊大等人鬆了一口氣,他們剛才態度強硬,可內心還真怕對面一言不合就衝過來。

那樣的話,以他超凡一重境界,根本抵擋不住。

也不知道為何,凌風只要站在身邊,無論是溪河宗還是山河宗都覺得非常有安全感。

彷彿只要他在,整個天塌下來都沒事,宗主肯定能解決。

「今天還真熱鬧,諸位來幽靈谷已經許多天,一直沒見誰來我山河宗串門,今日居然有這種興趣,一同來了,還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凌風攤手。

「只可惜我山河宗地少人稀,容不了這麼多同道,但是怠慢了各位。」

「哼,別假惺惺了,你自己做了什麼心裡沒有一點數?」

「兇手!」

人群中,又有人開口,同樣看不清是誰,聲音忽左忽右,也無法確定方向。

「哼!」

凌風的表情卻瞬間冰冷了下來,如同寒冬臘月一般。

他餘光掃了眼前茫茫一片人影。

「請管住嘴!當心禍從口出!」

他的目光讓眾人嚇了一跳,氣勢太盛,硬是讓人群中一片寂靜。

沒辦法,凌風的眼光太嚇人,每個人都有一種錯覺,那目光已經完全鎖定自己,只要敢再開口,肯定會被幹掉。

蕭冰,古河,留無淵等人也是驚愕,上一次在天河城見到凌風時,他給人的感覺不是這樣的,這才多久不見…

那眼神就已經像一頭凶獸了!

不!更確切地說,像一條毒蛇,陰毒有威懾力。

那可不是?凌風在血蘭花世界一年時光可不是白混的,那種冷血陰森的氣息已經深入骨髓。 這種狂霸的刀法必定是蘊含了強大的真氣。

而這種紅雲一般的真氣也被武林中有識之士認出正是千年前鳳凰古國的九鳳噬天訣。

傳言九鳳噬天訣能夠吞噬任何真氣,乃是當時鳳凰古國第一奇功。

可惜後來鳳凰古國遭遇千年難遇的地陷,整個鳳凰古國就此淹沒在魔鬼流沙河之下。

沒人知道大漠紅雲如何得到的九鳳噬天訣,有人猜測她可能進入了遺失在地底的鳳凰古國,從而得到了這曠古絕今的神功。

除了擊殺邊陲大漠各處的馬賊土匪除暴安良之外,大漠紅雲還是劫富濟貧的女俠一流。

自從她出現以後,無數邊陲大漠的窮苦民眾都曾悄然受到她的資助。

在普通民眾的心裡,大漠紅雲儼然已經是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

而在豪強惡霸的眼中,大漠紅雲卻是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後快。

可是在幾年間,足有數十位武功高強的綠林好漢相繼折在大漠紅雲的九鳳朝陽刀下,甚至有一些所謂武林名門正派的高手也死在她的手中。

一時之間,武林中人聞之色變。

不過,大漠紅雲卻在幾年後突然之間就銷聲匿跡了。

有人傳言大漠紅雲已被仇敵所殺,身首異處。

也有人說大漠紅雲厭倦了江湖上刀口舔血的生涯,嫁了個如意郎君,生娃去了。

更有人說,大漠紅雲回到了魔鬼流沙河下的鳳凰古國隱居去了。

但真實情況如何,卻沒有任何人能夠知道。

三十年來,大漠上依然流傳著大漠紅雲的傳說,但已經沒有了大漠紅雲的蹤跡。

對於大漠紅雲,哪怕過去了三十年,大漠的普通百姓依然對之念念不忘,而鳳梧桐最崇拜的人就是大漠紅雲。

唐明玉的宿主鳳梧桐之所以知道大漠紅雲,並且對大漠紅雲如此的崇拜,是因為她的爺爺鳳滿天曾經被大漠紅雲所救。

鳳梧桐從小就是聽著爺爺說大漠紅雲的故事長大的,這種行俠仗義的故事在小孩的心裡很容易就留下深遠的影響。

而這種影響自然也帶給吸收了鳳梧桐記憶的唐明玉。

唐明玉這會看到九鳳噬天訣的心法,心裡那叫一個欣喜若狂,看來這就是她穿越的福利了。

一塊玉牌只有手掌般大小,字雖小,但也沒多少句。

雖然都是晦澀難懂的古文,但唐明玉可是學考古的,古文不在話下,所以記起來絲毫沒有難度。

就在她剛剛記住九鳳噬天訣的時候,唐明月和歐陽婉兒就過來了。

唐明玉雖然趕緊把玉牌放下,卻依然被眼尖的唐明月看到了。

唐明月見狀心裡頓時放心了,微笑說道:「明玉妹妹,喜歡這些東西嗎?母親說了,這些聘禮都是你的嫁妝。」

這時歐陽婉兒補充說道:「明玉,不僅這些,等會還會有我們天山派特意為你準備的嫁妝,價值不比這些聘禮差。」

唐明玉這會自然不露聲色,欠身說道:「謝謝母親。」

歐陽婉兒將食盒放下,走上前來將唐明玉擁在懷裡柔聲說道:「明玉,其實母親也捨不得你出嫁,你跟明月都是我看著長大的,明月這孩子沒有你懂事,以後你一定會是個賢惠的妻子。」

唐明玉這會還能怎麼說呢,反正先離開這裡再說吧,至於歐陽婉兒究竟有幾分真情實意,那對於她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

歐陽婉兒說著,還輕輕撫摸唐明玉的秀髮,拍怕她的肩頭以示安慰,然後放開她把食盒打開說道:「來,明玉,先喝點雞湯補補身子,再吃點母親親手為你做的小籠包。」

歐陽婉兒來自江南的歐陽世家,她做的小籠包可是一絕。

唐明玉這會的確有些餓了,也不客氣,喝著雞湯,吃著小籠包,味道果然是相當好。

而且不知道是因為古代的食物綠色無污染還是什麼,反正無論是外面的麵皮還是裡面的肉餡,都比現代的好吃,尤其那雞湯,喝了還想喝。

三下五除二,唐明玉就把東西給吃光了,這越發讓歐陽婉兒感到放心。

接著,歐陽婉兒讓唐明月把食盒和碗筷拿回廚房。

往常這些事都是唐明玉乾的,唐明月雖然心裡不願,但這會也不敢忤逆母親的吩咐,只好嘟著小嘴把東西拿起走出了門。

古時候女兒出嫁,母親都是會有一些私下裡的交代。

歐陽婉兒這會也輕聲跟唐明玉說著這些閨房中的事。

唐明玉心裡聽著好笑,她堂堂穿越而來的現代女寫手,什麼不知道,竟然還要一個古代女子傳授這些男女方面的知識。

好笑雖然好笑,但唐明玉也只能聽著,好不容易聽歐陽婉兒交代完,接著又要開始化妝了。

坐在梳妝台前,唐明玉這是第一次看自己穿越后的容貌。

還真別說,比原來的她要好看多了,真的是可以用花容月貌來形容,唯獨讓她鬱悶的是,現在還是個太平公主。

不過,十五歲的年齡,還有無限的發育可能,這點倒是不用太過擔心。

略施粉黛,盤了髮髻,插上碧玉簪子,戴上耳環,又穿上喜慶的喜服,唐明玉更美了,她差點要被銅鏡里的自己給美呆了。

「我家明玉好美,就像仙子一樣。」歐陽婉兒看著唐明玉也忍不住驚嘆了一句。

這時,山門外響起了鑼鼓聲,緊接著鞭炮的聲音也噼里啪啦響了起來。

唐明玉知道,接親的隊伍馬上要到了。

在現代,她有過一段三年的感情,最終因為男友的劈腿而沒能走入婚姻的殿堂,而後又邂逅林俊龍,雖然彼此有好感,卻沒能走到一起,現在穿越而來就要坐花轎了,想想人生真是狗血。

不過,我命由我不由天,她不會屈服於命運,她也不會承認這段姻緣,因為她是一個現代女子,她想要的是一段你情我願、彼此有情的真正愛情,而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明玉,接親的隊伍到山門了,母親出去準備一下。」

歐陽婉兒走出去后,唐明玉立即又來到那堆金銀玉器旁邊,把那火紅的玉牌拿在手裡。

就算拋開九鳳噬天決,這玉牌無疑也是絕好的東西,拿在手裡非常暖和,只是唐明玉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玉。

雖說這聘禮都會當成她的嫁妝,但是唐明玉肯定是要跑的,所以她決定把這玉牌帶在身上。

正好她看到玉牌上面有一個孔洞,於是便拿來紅絲線穿進去,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頓時,脖子一片溫暖。

唐明玉越發喜歡這玉牌了,加上這玉牌有九隻鳳凰又刻有九鳳噬天決,於是她在心裡便為這玉牌命名為九鳳玉牌。 身為一個宅男,他深知打群架時要怎麼說話才有氣勢。

反正就是大聲嚷嚷,嚇唬對方,能不能打起來再說,氣勢要在。

身後,山河宗的人一看宗主出馬就威懾了氣勢洶洶的眾人,心中崇拜與自豪感頓時油然而生。

崇拜:宗主就是宗主,一出手便鎮壓一切。

自豪感:身為山河宗的一份子,此時我感覺到很驕傲。

「叮~新的主線任務出現,稱霸幽靈谷!

任務獎勵:500積分,隨機抽獎一次!

任務失敗:扣除300積分。」

嗯?時隔多日,居然又有主線任務了,凌風心頭一喜。

主線任務重要的不是積分,而是獎勵!

「哈哈,凌宗主果然與傳說中的一般英武不凡。」蕭冰見氣氛有點尷尬,立刻出來打圓場。

「過獎!」

「不瞞凌宗主,我等此行,是為了那事!」

「不錯,還請凌宗主指教!」

「你們說的是那個兇手?」凌風道。

「正是!」

「我沒做過!」他否認道。

而且沒有做過多的解釋,只有一句我沒做過。

這種不算解釋的解釋,讓眾人一愣…

也太草率了吧。

他們還以為凌風會說出一大堆理由,扯各種不在場的理由,拿出一條條證據。

Prev Post
見得女兵護著自己,靜秋眸子里閃過一絲黯然。
Next Post
劉秀迷迷糊糊的走到了衛生間,首先接觸的便是一陣的冰涼,直接將劉秀的睡意一掃而空。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