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睡的很香,絕對不會醒的。」華新擁著葉婷說道。

「反正你別弄這麼大動靜。」葉婷心裡還是有些忌諱,不由說道。

「好嘞,好嘞。」華新連連答應著。

就這樣,華新擁抱著葉婷在客廳裡面翻滾著,從沙上,到廚房裡,在到浴室,最後翻滾到了另外一個房間的大床上,而這件房正是主卧,葉婷和老唐兩個口子的房間。

華新和葉婷不停得糾纏著,翻滾著。

到了此時此刻,葉婷早已經陷入了其中,哪裡還避諱什麼,也是叫的很大聲。

良久。

華新才抱著葉婷的身體一陣痙攣和抽搐。

兩道粗重的喘息聲,不由回到在卧室裡面。

「無恥。」

「你要不要搞那麼多花樣。」

兩人停歇了下來,葉婷不由幽怨的說道。

「嘿嘿。」

「可是,婷姐不也沒反對么,而且……嘿嘿。」華新的咸豬手不由在葉婷的身上不老實著,「葉婷的身體可是很實誠的哦。」

「實誠你個頭。」葉婷嬌羞的白了華新一眼,突然驚叫了起來,「啊……」

「怎麼了?」華新被葉婷這突如其來的尖叫聲也是搞得一頭霧水。

「全裡面了。」葉婷不由拍打著華新,「你快出去啊。」

「哦。」葉婷這麼一說,華新立刻就明白了什麼,不由咬著葉婷的耳朵道,「不出去,就不出去,不就是裡面了么,嘿嘿,你就給我生個猴子啊。」

「滾蛋。」

葉婷不由白了華新一眼,連連拍打著華新。

「快,出去。」

「我要去吃藥了。」

葉婷催促著華新。

「好吧。」

華新答應著,不過卻補了一刀:「才怪,哈哈。」

他就這麼摟著葉婷,就是不鬆開她。

「你……忒無恥。」

葉婷不由嬌嗔道:「身子都被你給拿了,你還想幹什麼。」

「我們可以生猴子啊。」華新邪笑。

「你……」葉婷被華新的無恥給徹底打敗了,「好好好,猴子生下來了,你養。」

「嘿嘿。」華新一臉邪笑。

半響,華新退了出去,鬆開了葉婷。

「好了,婷姐,不作弄你了,你快去吧。」

「哼。」

葉婷不由哼了聲,這才赤著身體,從床上跳了下來,然後躬身在旁邊的抽屜裡面翻找著什麼。

葉婷不由哼了聲,這才赤著身體,從床上跳了下來,然後躬身在旁邊的抽屜裡面翻找著什麼。

葉婷不由哼了聲,這才赤著身體,從床上跳了下來,然後躬身在旁邊的抽屜裡面翻找著什麼。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你……」葉婷感受著華新摟著自己就開始,也是無語,「都裡面了,你還來。」

「嘿嘿,誰叫婷姐那麼美呢,我這不是把持不住么。」華新摟著葉婷,咸豬手就開始不老實著。

「無恥,就沒見過你這麼無恥的人。」葉婷不由翻了個白眼,旋即感覺也來了,就同華新這麼papa著。上演著一幕關於愛情的動作片,旖旎之色充斥著整個房間。

「嗯嗯。」

「papa。」

各種聲音交織成一充滿了愛意的愛情交響曲。

而華新就好像不知疲憊的永動機一般,同葉婷不停得譜著這愛情交響曲。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葉婷的身子一陣痙攣抽搐之後,就顯得異常的疲憊,然後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嘶!」

華新同葉婷相擁而眠時,周東澤卻因為猛灌56°的高濃度二鍋頭而頭被疼醒了過來。

「東子?」

周東澤搖了搖頭疼欲裂的腦袋,眼角餘光頓時就現車裡蓬頭垢面的劉東已經不見了。

「砰。」

他連忙推開警車車門走了下來,環視了四周一眼,大聲喊道:「東子,你去哪裡了?」他環視了四周一眼,整個公園裡面看上去黑漆漆的,根本不知道東子去了什麼地方。

「混蛋。」

「冰片,高冰,我一定會抓到你,替東子討要一個公道。」周東澤咬牙切齒的說道。眼前不由再次浮現出了當年的那一幕,當年的他和東子都是緝毒警。

東子的女朋友,一個相貌清秀乖巧可愛的女孩子。

畫的一手好畫,她的心愿就是開一場屬於自己的個人畫展。

她很努力的學習,採風,領略各地的風土人情,希望畫出心中的那幅最美的畫。

而綽號冰片的高冰,是毒販子。

在同緝毒警東子的反追鋪和反調查的過程中,瞄上了東子的女朋友,名字想詩一樣美的菇涼,詩若雨。

高冰就偽裝成詩若雨的仰慕者,很欣賞詩若雨的畫作,經常去購買詩若雨的新作。一來二去便熟悉了,高冰就趁機以忠心買到了自己喜歡的畫作為由,向詩若雨表示感謝想要請她吃飯,詩若雨抵不住高冰對自己的仰慕和對畫作的欣賞,心中也欣喜有這麼一位欣賞自己畫作的愛畫人,於是就同高冰吃了一頓飯,也就是這一頓飯,讓詩若雨陷入了萬劫不復之地。

高冰給詩若雨下了葯,然後就強姦了她,並且還拍下了視頻藉此威脅詩若雨。

詩若雨頓時就崩潰了,整日神情恍惚,幾次想要向東子說出實情,卻都開不了口,也無心採風,領略各地的風土人情了。心裡煩躁,沒有靈感,沒有新作,整日就顯得有些頹廢。

但是,高冰這個時候卻出現在了詩若雨的視線中。

以詩若雨不來找她,就把視頻給她的男朋友東子,到網上去,讓全天下所有的男人都看一看詩若雨背著男朋友和其他男人在床上的樣子。

詩若雨頓時就慌了,有些無措。然後她便去了,但是,去了之後,便是高冰又一論對她的糟蹋。開著攝像機,然後強姦了她,而這一次,還逼著生無可戀的詩若雨吸了毒。

隨後,詩若雨便被毒品俘虜,被高冰俘虜。

毒癮作時那種煎熬的感覺,生不如死,讓她再次找上了高冰。

而這次,原本那個像詩一樣的女孩詩若雨就好像狗一般的跪在茶几前吸食毒品,而高冰卻在後面糟蹋詩若雨。

詩若雨的生活一度陷入了萬劫不復之中,可卻不能告訴東子。

而高冰也藉此,不斷的通過詩若雨打探東子的動作,甚至讓詩若雨去竊取東子的工作文件,以此幫助他逃過緝毒警的調查和追鋪,而詩若雨在毒癮作時生不如死的噩夢中,不得已幫著高冰從東子那裡打探工作和竊取文件資料。

慢慢的,東子就產生了懷疑。

他接受不了女朋友泄漏工作資料甚至竊取證據的事實,所以故意製作了一份假的資料和線索信息,被詩若雨給了高冰。

這一次,高冰就落入了全套之中。

走投無路的高冰闖進了詩若雨的畫室裡面,挾持了詩若雨。

他自知自己這次凶多吉少,甚至當著東子的面,扒掉了詩若雨的褲子,就這麼當著東子和周東澤的面前強姦了詩若雨,而詩若雨就彷彿一個行屍走肉一般任由高冰從後面摟著她強姦著她,流著淚凝視著東子。

而東子崩潰了,尖叫著。

手中握著的槍對準了詩若雨和躲避在詩若雨後面的高冰。

他狂著,尖叫著,握著槍的手顫抖著,淚流滿面。

而高冰手中的槍對準著詩若雨的腦袋,肆無忌憚,猖狂的大笑著,還不停的強姦著詩若雨。

東子整個人都崩潰了,撕心裂肺的狂吼著,狂叫著,一顆心支離破碎。可他不敢開槍,因為詩若雨還被高冰挾持著。

「東子,我對不起你。」詩若雨嘴唇哆嗦著,流著淚凝視著東子。

旋即,她就抓住高冰頂在自己太陽穴之上的槍,扣動了扳機。

砰。

隨著一聲槍響,爆起一團血霧,詩若雨流著淚凝視著東子,身子不由自主的軟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東子崩潰了,瘋狂了,握著手中的槍,不停得扣動著扳機。

蹦蹦蹦的槍響聲回蕩在畫室之中,卻沒有一槍擊中高冰。

「槽尼瑪的,賤貨!」

高冰咒罵了一聲,拿著詩若雨的屍體當作擋箭牌,一手抓著褲子,一腳踹在詩若雨的身上,把詩若雨踹了出去,整個人連滾帶爬的落荒而逃,而他還趁此機會打破了天然氣管道,天然氣頓時泄漏了出來,隨著一聲槍響,空氣中的天然氣就洶湧澎拜的燃燒了起來。周東澤第一時間持槍向著高冰追了過去,卻沒想到被高冰持槍槍殺了一名電瓶車的車主,奪了車就跑,而周東澤卻因此耽誤了時間,沒能追上高冰。

等周東澤返回畫室的時候,畫室裡面的瞬間燃起的洶湧火焰已經消失,可東子卻用自己的身體保護住詩若雨的屍體,抱著詩若雨的屍體撕心裂肺的大哭著,而他身上還燃著火。但他整個人都崩潰了,彷彿失去了理智一般,沒有任何的知覺。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高冰。」

周東澤不由咬牙切齒的低吼道,恨不得把高冰千刀萬剮。可從那之後,高冰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而從那之後,東子也被燒成了重傷,生無所戀,整天買醉,就好像一個瘋子一般邋遢的要死。

「酒,我要酒。」

周東澤不知道,劉東中途就被噩夢驚醒了過來。

56°的高濃度二鍋頭好像免疫了一般,並沒能讓他呼呼大睡過去。

他離開了周東澤,搖搖晃晃的走著。

「紅館kTV生毆鬥事件,請附近的同志趕去現場。」

這時,警車裡,報警中心的案情通報傳了過來。

「收到!」周東澤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旋即回道。

紅館kTV門口,幾人搖搖晃晃罵罵咧咧的走了出來。

「槽尼瑪的,勞資是誰了,道上的人哪一個見了我不叫我一聲冰哥,你敢跟勞資叫囂,勞資不弄死你,勞資不信高。」一高瘦男子指著紅館kTV叫囂著,怒罵著。

「槽尼瑪的,敢和冰哥這麼說話,改天就把你的場子給平了。」一男子跟著叫囂道。

「什麼東西,也敢和冰哥叫囂,找死。」另外的男子罵罵咧咧的道。

「冰哥,我們換個地方財去。」一群人勾勾搭搭的道。

「酒,我要酒。」蓬頭垢面的劉東跌跌撞撞的走了過來,也沒注意到人,一下子就撞進了被稱為冰哥等人的人堆里。

「槽尼瑪,沒長眼睛啊,把冰哥給撞到了。」其中一人二話不說就翻臉了,對著劉東就是一巴掌扇了過去,同時一腳把蓬頭垢面的東子給踹翻在地。

「我要酒,我要酒。」劉東被打的或許已經習慣了,盡然直接被打到在地了,然後捲縮成一團。

「槽尼瑪的,沒長眼睛啊。」冰哥也被撞了一個不爽,走了上去,沖著劉東就是一腳踹了過去。

「槽。」旋即一群人就對著劉東拳打腳踢。

「給我打,不長眼的傢伙。」冰哥沖著東子狠狠得踹了一腳之後,就退出了圈子,讓給了其他人,他叼著一根煙,囂張跋扈得點指著。

「砰砰砰!」

一群人沖著東子毆打著。

而蓬頭垢面的東子豁然一驚,雙眼驟然變得異常明亮。

「槽尼瑪的,沒長眼睛啊。」這句話深深的印入了東子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太熟悉了,太熟悉了,每夜夢回時,都會被這個人的聲音所驚醒,讓他疼哭難當,撕心裂肺。

「高冰!」東子的眸子裡面閃爍著刻骨銘心的仇恨,他旋即試探著跪了起來,但四面八方的拳腳一刻不停的招呼過來,讓他站起來都異常的艱難。

但他咬著牙,眸子緊緊的眯成了一條線。

雖然遭受了這麼多拳腳的毆打,但他還是憑藉著一股毅力爬了起來,他低著頭,眼角餘光看著周圍的人看去。但是,因為視角的緣故,根本就看不清楚誰是誰。

「打,給我打。」冰哥的聲音不時的傳了過來。

而這個聲音,再次進入了東子的腦子裡面。

東子的眸子猛然一縮,就向著一邊看了過去。

透過身邊毆打自己雙腿之間的空隙,終於看見了另外一個人的雙腿。

「是他,是他的聲音。」東子的腦海中這麼認定著,他艱難的調轉方向,向著冰哥爬了過去。

毆打東子的幾人,見到東子像狗一般的跪爬在地上,便嬉皮笑臉得嘲弄了起來。

「好好好。」

Prev Post
同時,身體里升起一股寒意。不是那種深秋寒冬的涼意,也不是被什麼氣勢煞氣所壓迫的涼意,而是一種,來自靈魂里的涼意,來自生物本能的涼意,來自生命層次不同的涼意,從裡到外,從上到下,全都涼個通透。
Next Post
「小心!」黃老與右雲同時對視一眼,互相提醒。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