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正在興緻勃勃觀戰的正道聯盟年輕一代高手們瞬間面色大變,幾乎絕望,因為人群之中已經沒有一個絕世王者。

在這危急時刻,這群年輕人反應不一,有人轉身就跑,有人嚇得面色蒼白,有人大聲求救…

並非沒有人上前阻擋,只是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不到,胸口就被一隻手掌直接洞穿,爆炸成了漫天的血雨。

「動用天雷滅魔術應該可以抵擋片刻。」

張俊才咬牙,準備衝上去阻攔那道黑影,雖然強行動用這一門他還沒有掌握的天雷滅魔術,自身的根基很可能會受損。

「哧!」

然而下一刻,一道銀色的劍光劃破虛空,冰冷到極點,所過之處點點銀輝灑落,宛若冰晶。

那道劍光太鋒利了,竟這絕世王者級的人形生物劈的倒飛而回,幾乎將身體直接切開。

陳心蘭雙目淡漠,劍心通明,未等那人形生物從廢墟中爬起身來,再次頻頻一劍刺出。

一道乳白色劍光從劍尖處飛射而出,將那絕世王者級的人形生物直接釘死在地上。

咕嚕!

太驚悚了!僅僅兩件就斬殺一位絕世王者,簡直可不可懼!

張俊才吞了吞口水,對方如今展現出來的實力簡直強得不可思議!

彷彿只是踩死了路邊的一隻螞蟻,陳心蘭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改變,依舊冰冷而淡漠。

「這就是祭劍者。」

此刻,看著對方轉身離去的背影,張俊才心中越發沉重!

這場戰鬥引起的動靜太大了,超過20位絕世王者一起出手,掀起了無比恐怖的能量風暴。

即便是在這特殊的環境之中,一些人也注意到了。

「還好自己沒走那條道路。」

趙天收回望向遠處的目光,心中不由慶幸,他自己雖然無懼,卻未必來得及保護所有人。

她選擇的這條道路已經被前人探索過,一路走來到處可見戰鬥的痕迹,激烈異常,甚至有一座大殿因此而被打爆,變成了一片廢墟。

順著別人開闢的道路前進,一路上沒有絲毫危險,所以趙天等人的速度很快,一段時間后遠遠地就可以見到一些人影。

那是炎黃閣眾人,一條數百丈長的青龍游弋在虛空,周圍是一片片倒塌的建築,似乎剛剛經歷過大戰。

見到那條散發著滔天威壓的青龍,趙天挑了挑眉,看樣子那個張龍竟然沒死!

他還以為在那種混亂的局面下,對方被自己這邊打成了那樣子,在這危險的地方肯定死定了。

雖然有些意外,不過趙天並沒有太放在心上,帶著朱雀站隊追上了炎黃閣的隊伍。

朝歌內部的空間明顯有異常,真實的面積大的出奇,趙天等人在匯合了炎黃閣的大部隊以後又足足前進了上百公里,才最終抵達了這片宮殿群的最深處。

眼前是一片無比壯觀的景象,幽暗的霧靄翻滾洶湧,宛若天上的雲海茫茫無際。

彷彿天河之水傾瀉而下,茫茫無際的幽暗雲海從中心處垂落下一道百丈寬的幽暗天瀑,雖然靜寂無聲,但是卻彷彿轟隆隆的震響在每一個看到這一幕的生靈心中。

趙天打量著那九條糾纏在一起的青銅龍,眉頭微皺,他覺得那些散發著冰冷而堅硬金屬光澤的青銅神龍恐怕很不好對付。

雖然恢復了許多記憶,但並不完整,限於自身現在的生命層次,一些太過強大的東西根本無法記起。

不過,如今趙天的眼光也遠超從前,他發現那九條青銅神龍相互糾纏纏繞,不僅引動了整個殷墟內部浩瀚無邊的負面能量。

那九條青銅神龍似乎還化做了一個無比繁複的道文,像是改變了這片天地的某些規則!

「這個道文像是與生死之道有關。」

趙天猜測,難道有人想要憑藉這裡的布置重新歸來,復活!

「不會真的有個上古時代的老怪物復活吧?」聽到趙天的猜測,眾人都有點發毛,就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紫都有點心虛。

「復活,哪有那麼容易!」趙天搖頭,只能說只能說當初布置這一切的人還是把事情想得太過簡單了,生與死的界限又豈是區區一個或者幾個近道生命可以逾越的! 未免夜長夢多,不再等了!

炎黃閣九大高層經過商議之後終於決定不再繼續等待,白虎戰隊與玄武戰隊至今都未出現,他們決定現在就動手。

龍吟之聲震天!

陳建國越眾而出,手中拋出一枚晶瑩剔透的水晶,其中晉封印著一條黃金小龍。

這塊晶瑩剔透的水晶在空中碎裂,其中的黃金小龍騰空而起,轉瞬間就化作了一條千丈長的黃金神龍,搖頭擺尾,攜帶著滾滾金色雲霞朝著那懸挂在天空中的幽暗天瀑衝去。

轟隆隆!

就在這一刻,這片天地彷彿被引動了,天穹之上幽暗的雲海瘋狂翻滾,彷彿有神靈在咆哮,格外嚇人!

伴隨著大地的輕微震顫,那九條盤在一起的青銅神龍竟彷彿活了過來,青綠色的龍眼之中有淡淡黑光亮起。

其中一條青銅神龍竟然瞬間從交織在一起的青銅龍區中穿梭而出,扶搖直上,瞬間與黃金神龍廝殺在一起!

直到此刻,趙天才發現這九條青銅神龍竟然也有近乎千丈長的軀體,遠遠超過他之前的估計。

青銅神龍格外兇悍,龍爪揮舞,青銅龍牙上閃著幽幽的藍光,在黃金神龍身上撕下一片片金燦燦的血肉。

「比預計的還要強一些!」

炎黃閣九大高層仔細的觀察著天空中兩條神龍的戰鬥,有人眉頭微皺,露出幾分擔心之色。

「事到如今,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白衣老者目光銳利,口中一字一頓的說完,就直接出手了!

他縱身一躍,雙臂舒展,如一隻蒼鷹般在天空中盤旋,隨後凌空撲下,身體化作一道黑色的閃電,一雙鷹爪竟不斷在青銅龍身上撕下一片片龍鱗。

黃金神矛橫貫長空,如同璀璨的流星火雨。

劍光縱橫,拳影漫天,又有一道道如匹練般的霞光洞穿虛空。

幾乎在一瞬間,絕大部分散修強者都出手了,一路而來眾人也算得到了不少好處,如今僅僅是站在遠處發動遠程攻擊,這些人倒也頗為賣力。

一時之間那片區域被無數的遠程能量攻擊覆蓋,五彩繽紛,各種璀璨的光芒直接將幾條剛剛從糾纏在一起的狀態中掙脫出來的青銅神龍淹沒。

冰冷而堅硬,時隔無數歲月依舊沒有半點銅銹,伴隨著高亢嘹亮的龍吟之聲,一條條青銅神龍從那片璀璨的霞光之中呼嘯而出。

然而,除了炎黃衛隊投擲出的黃金神矛,其他人的攻擊竟沒有在青銅神龍表面留下絲毫痕迹!

就連那些無堅不摧的黃金神矛,雖然一米半長的矛身幾乎大半都沒入了青銅神龍體內,但是相較於其旁大的體型而言或許就如同普通人被蚊蟲叮咬了一般。

「平均封號圓滿到王者初段,這些人的實力還是太低了一些!」

趙天看得搖頭,以他如今的眼光不難看出,這九條青銅神龍每一條都有著絕世王者極限的力量,一兩個普通的絕世王者隊上都根本不是對手!

「更麻煩的是那恐怕堪比君主級強者的肉身強度,只希望九大高層提前有所準備吧。」

心裡一動,許瑤、上官靈、金小琪身上同時燃起熊熊的赤紅色火焰,很快,包括趙天在內所有的朱雀戰隊成員身上都被熊熊的烈焰包裹。

只是瞬間,這片區域就化作了一片火海!

鏗!

一隻近百丈長的朱雀從火海中誕生,雙目如同兩顆紅寶石晶瑩而剔透,朱雀本源大陣發動!

懸浮在火海上空,朱雀張嘴一吸就將下方的一片火海瞬間吞入腹中,身上的羽毛似乎越發赤紅,帶著通透感。

下一刻,朱雀翔空,雙翅如同兩把紅色天刀,一左一右朝著其中一條青銅神龍沙去。

幾乎就是在同時,青龍戰隊也再次發動了青龍本袁大陣,一條青色巨龍搖頭擺尾,口中噴吐出一道道恐怖的青色光柱,與一條青銅神龍扭打在了一起。

「滋滋!」

朱雀速度飛快,圍繞著青銅神龍不斷穿梭,雙翅更是如同神兵利器在青銅神龍那堅硬無比的軀體之上留下一道道劈砍過的痕迹。

而在那些痕迹之上一朵朵紫紅色的火焰如同精靈般不斷跳躍,肉眼可見的青銅快速變紅,化作一滴滴桶水滴落。

不得不說如今這種紫紅色的朱雀烈焰太霸道了,無物不燃,又宛如跗骨之蛆一般,連虛空都要焚燒,極度的可怕!

趙天如今恢復了一部分上一世的記憶,雖然並沒有包含絲毫的修鍊感悟,但卻讓他的真靈有了極大進步。

現在,趙天發動朱雀本袁大陣不再需要藉助朱雀神戒,竟還能夠向更深層次演化,發揮出更強的力量!

操控著百丈大的朱雀化身,起初僅僅是面對一條青銅神龍,趙天還能夠佔據上風。

但是,很快又有兩條青銅神龍咆哮而來,三面夾攻,讓趙天不得不超控著朱雀化身狼狽的逃竄。

「抽空觀察了一下全場,青龍戰隊攔下了兩條青銅神龍,看樣子已經相當吃力,時不時就會被青銅龍爪從身上撕下一大片青色血肉。

炎黃衛隊徹底放棄了遠程攻擊,化作了一根幾十丈長的黃金神矛,再加上那些散修的牽制,勉強糾纏住一條青銅什龍。

這一切還在趙天昱料之中,除非組成大陣,否則很難抗衡。

但是,出手對抗另外三條青銅神龍的竟然只是一個不到20人的隊伍,尤其令趙天瞳孔猛縮的是這20人並沒有組成大陣,僅僅只是依靠配合就能夠與三條青銅神龍正面對抗!

之前那條從水晶中出現的黃金神龍似乎因為能量耗盡已經提前消散了,那名如鷹般銳利的白衣老者配合另外幾位同樣白髮蒼蒼的老者竟然將青銅神龍打的在虛空中連連後退。

「哈哈!就讓我鐵金剛來試一試你的成色!」

一聲狂笑,一名老者身上的黑衣突然直接炸裂開來,原本乾瘦的軀體之上一塊塊如同金屬般的肌肉浮現而出,僅僅只是一個呼吸,這名白髮蒼蒼的老者赫然化作了一個肌肉賁張的巨漢!

血氣沸騰如海,鐵金剛渾身都包裹在璀璨的光芒之中,他狂暴無比,抬手抱住青銅神龍的龍尾一聲怒吼,竟然如同掄風車一般將這條千丈長的青銅神龍凌空掄動起來,場面格外的壯觀!「我靠!這老頭是誰?太猛了吧!」

趙天傻眼,心說怪不得炎黃閣敢主動攻打殷墟,原來還藏著這些超級高手! 最後,裴雋以還是選擇報出異能換取居住地,同時也可以展現自己的實力震懾對方。

從阿元一開始隱藏了她空間異能,改用車子抵押物資的時候,裴雋以就猜得到這個基地可能不是他們表面看得這麼好。

昏婚欲愛 阿元對於人心善惡的感應,車隊里的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阿元在第一時間選擇隱瞞實力,他們當然要配合。

既然沒有物資,怎麼可能有晶核呢?

當然選擇報異能等級了!

他們一行十幾個人,除了三個女生,其他人都報了異能。

裴雋以一邊讓人過來報異能,一邊暗中觀察對方紀錄時的神色。

果然發現對方在得知他們隊伍里沒有一個弱者時,臉色有幾分隱晦的難看。

隨後又把目光落在三個女生身上,「這三位女士呢?」

被問到的葉靜徐搖頭,「我們沒有異能。」

裴雋以又看到登記的人露出一絲淫邪,很快又恢復正經。

讓人帶他們去了他們的住所,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女生的四人宿舍和他們男生隔了一段距離。

裴雋以冷笑了一聲,基本可以肯定這個基地的人估計是看上了她們三個女生,想要做些什麼手腳。

當即說:「阿元,你們過來住我房間隔壁,你們那間讓小張他們過去。」

安排房間的那人臉色有些難看,剛要說什麼,裴雋以就堵住了他的嘴巴:

「怎麼,不都說四人宿舍?有什麼住不得的?別告訴我你們這兒還分男女宿舍,剛才我可是看見了好多房裡男女混住。」

「況且我們是一個隊伍的,保護我們隊里的女生怎麼了?這你也管?你有資格嗎?」

對方:……我忍!

等著吧!過兩日看你們還會不會這麼得意!

心裡已經在想著若是領主得到了這三個風格迥異的絕色美女,他們能不能喝一口湯。表面上還是很恭敬:「當然不是,若是諸位互換房間的話,我也是要報告一下的。沒別的意思。」

裴雋以冷哼,「最好是這樣。」

等帶路的人離開了,他們才聚集到一個房間里。

佟諸忽然開口:「我記得,末世之前,這一片有個很出名的監獄。剛才沿路我看了看基本地形,這裡的房子規劃都跟監獄差不多,我懷疑……」

其他人亦是臉色凝重。

本來以為是一個普通的基地,進來之後才發現,這裡比他們想象的情況更嚴峻。

不過他們並沒有害怕。

如果發生衝突,他們也能夠從這裡全身而退。

鹿茗軟綿綿的坐在房間的床上搖著腿,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似乎心情不錯,「這裡就是監獄吧。一開始我就察覺對方的目光一直看著我們幾個,那種眼神太討厭了,比渣男看我的時候還要討厭。」

「那我們明天就走?」

也不知道阿元想去的北方是哪兒,早知這個地方不是什麼好去處,他就不該往這裡開。

「不用啊。」鹿茗抬起頭,乖順的面容是一如既往的羞澀淺笑,可在討論這個話題時她如此開心,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靜徐姐的機遇就在這裡。」就算葉靜徐得不到,也絕對不能讓給霍林。

她的精神異能已經達到八級,就算沒有這個機遇,她也能夠通過製造幻覺讓葉靜徐激發出光系。

只是有了這個機遇,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機遇……」葉靜徐沉默了一下,「算了。」

她搖頭,「阿元,我不想為了這個所謂的機遇留在這裡,況且我現在也……」

阿元伸手捂住了她要說出口的話,一臉的認真,「不,你想要。」

葉靜徐:……

Prev Post
「小心!」黃老與右雲同時對視一眼,互相提醒。
Next Post
「呵!你以為你就是什麼好貨色?還不是趁著他的正牌女友不在就在這裡趁機偷腥!」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