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也不重視。

陸胤只覺得頭痛不已,一手輕叩桌面,「喬小諾,剛才我說的話,你都聽進狗肚子里了?」

「哦。」喬小諾也不反駁,垂下眼帘,又出神了。

「我給你安排了醫生,明天你到醫院檢查一下身體。」

陸胤看她心不在焉的樣子,嘆息一聲,「要是不想一個人去,我讓你姨姨陪你去。」

「我身體好著呢。」換了個姿勢,喬小諾背對著他靠在沙發上。

姿態就像自閉一樣,不肯用正臉面對人。

只留給陸胤一個冷漠不想多說的背影。

「總之,給你安排了醫生,明天你去也得去,不去,我讓保鏢逮你去。」

第二天一早,喬小諾還沒睡,就被一陣敲門聲拉回了思緒。

「誰?」

「小姐,先生讓您起床了。說是吃了早餐,該去醫院檢查身體呢。」

傭人在門外叮囑她。

「我不去。」

「小姐,先生說了,您不想去也得去。您還是配合一下吧。」

被傭人從床上拉起來的喬小諾,臉色憔悴,黑眼圈特別明顯,她一下樓,就把林沁兒嚇了一跳。

擔憂的抓住她的手臂,仔細打量,「小糯米,臉色怎麼這麼差?昨晚沒睡好么?」

「……昨晚沒睡。」

林沁兒:「……」

這孩子!

拉著她往餐廳走,林沁兒忍不住嘮叨,「把早餐吃了,一會兒我陪你一起去醫院。你身體虛,長此以往,會吃不消的。女人啊,身體一定要調理好,不然以後不好懷孩子。」

喬小諾根本就沒聽進去,吃了早餐,她拒絕林沁兒同行,自己跟警衛去醫院。

醫院是陸氏集團旗下的醫院,喬小諾一到,就有醫生在等候她了。

一路都由醫生和護士陪著她一起,做各項檢查。

在等候室等待檢查結果,喬小諾靠在沙發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感覺到有人在搖晃她,喬小諾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便看到近在咫尺的醫生,醫生鬆了一口氣,「喬小姐,您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先恭喜您……」

喬小諾一改剛才迷茫的神色,屏息凝神格外專註的聽完醫生接下來的話。

從醫生手裡接過檢查報告,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眸,「真的?」

「是真的,只是您身體虛弱,建議您前三個月,以靜躺為主。保證充足睡眠,少憂思,營養呢也要跟上。」

「謝謝醫生!」

喬小諾抓緊檢查報告,突然沖了出去。

嚇了醫生一大跳,反應過來后,急忙沖著她的背影叮囑,「喬小姐,您別跑,當心啊!」 不過,想到雪麗,夜白不禁也有了種跟龍三一樣的猜測。難不成這禁忌之力,其實並不是什麼能力,而是一種「物品」,獨一無二的「物品」。因為其獨一無二性,所以只能有一個人可以擁有它,而不是說有兩個人,或者更多人可以學會它。

之前,夜白失去能力,在他自己看來,是暫時的,可如果禁忌之力不是能力而是物品的話,那麼實際上就是丟了,然後被雪麗給撿到了。所以,哪怕現在夜白恢復了視力,東西還在雪麗身上,夜白自然不可能憑空再變一個出來。

雖然這種說法看似非常玄乎,但禁忌之力,本身就很難琢磨,就是夜白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來的,莫名其妙,突然就有了。至少夜白可以確定的一點,這並不是生下來就存在的。如果要用一個時間點來分界的話,那在夜白被姐姐夜月扔下獸人大陸大峽谷之前,他都是沒有真實之眼的。

總而言之,目前這還只是猜測,說不定就跟夜白說的那樣,只是太久沒用了,生疏了,慢慢找回感覺來就行了呢。不過,如果這個猜測真的就是事實的話,那麼未來可就會很難辦了呢,雪麗會願意把真實之眼還給他嗎?夜白還能夠通過控制雪麗還控制龍三嗎?

「白夜哥哥,怎麼樣了?好了嗎?」這個時候,白天闖了進來。

「已經能看得見了。」夜白沖白天笑道,沒有提起真實之眼的事,是不想讓妹妹擔心。

「既然如此,還帶著這丑東西幹什麼。」 追夫守則 白天說著就要去把夜白眼睛上的機器道具抓掉。

「別!」夜白連忙阻止,「這東西還是很有用的,而且不是說取下來就能直接取下來的。」畢竟這可是跟夜白的神經連接著的呢。

「這樣啊。」白天悻悻的收回了手,然後偷偷看了阿瞑一眼,阿瞑沖白天點了點頭,示意她答應過白天的事,已經做到了。夜白剛剛的絕對催眠中,已經偷偷加上了一條。

見狀,白天一笑,然後拉著夜白就往外走,

「白夜哥哥,我有話要跟你說,很重要很重要的!」白天一邊拖著夜白一邊說道。

夜白從來都是無比寵愛自己這個妹妹的,對於白天的要求,從來不會拒絕,因此只能對阿瞑等人揮了揮手,

「道謝的事,待會兒再說了。」

「不用,這是我應該做的。」阿瞑回道。

就這樣,白天帶著夜白離開,屋內只剩下阿瞑,羅蘭,還有睡著的白蒔。由於怕施術的時候被打擾,所以之前這裡並沒有其他人。

「好啦,任務完成,我也走啦!」羅蘭說道。

「等等!」阿瞑突然叫住羅蘭。

「還有什麼事嗎?」羅蘭回身問道。

阿瞑走近,直視羅蘭的雙眼,開口問道,

「我是不是也被你絕對催眠過?」

羅蘭眼睛一彎,大笑,

「哈!我可沒有那種能力。。。。」

結果,羅蘭的話還未說完,阿瞑就打斷道,

「如果像剛才的夜白一樣,是我自願的呢!」

羅蘭看向阿瞑,

「你為什麼要自願?」

阿瞑回道,

「所以我才來問你。」

兩人昔日的好姐們,以這樣的形式,重新站到了一起。真真假假的感情,她們還能找到當初的那分純粹嗎?

······

外面,

龍三一直等著夜白出來,然後向夜白攤牌,沒想到卻被闖入裡面的白天搶先了一步。

「哈哈,閣主,恢復了嗎?」龍三笑著問道。

「恩。」夜白只是簡單的點了點頭。

龍三眼睛一眯,

「真的完全恢復了嗎?」

夜白沒有回答,反而問道,

「你找我有事?」

其實兩人間的一些想法,各自都已經心知肚明。

龍三看了白天一眼,笑道,

「還是等閣主忙完了再說吧。」

反正他也不急,而且,估計夜白也想真正確定一下自己的真實之眼到底有沒有失效。

於是,白天拉著夜白,一直來到了空曠的廣場處,白雪也等在這裡。看著白雪帶著行李跟食物,夜白不由問道,

「你們要走了?」

是啊,白天畢竟是白家的人,這次跑出來這麼久,也該回珍珠城去了吧。只是,路途上會安全嗎?夜白有些擔心。

「所以,在分別之前,想跟白夜哥哥多說些話。白夜哥哥,你先閉上眼睛。」白天引著夜白找個地方坐下,然後突然從背後蒙住夜白的眼睛,這種動作,簡直跟從背後抱住夜白沒什麼差別,白天整個人都親密的貼在夜白身上了。

白雪眼睛一偏,白天讓她來這裡等著到底是幹什麼啊,當電燈泡嗎?既然要離開的話,那到其他地方等不是一樣?等等!白雪突然轉過頭來看向白天,為什麼要蒙住夜白的眼睛,難道白天是在提防夜白的真實之眼?!

「天天,別鬧了,我眼睛才剛剛恢復呢,讓我多適應一下。」夜白不禁說道。可惜,白天還是沒有放開他,而對妹妹白天,夜白又如何可能強行掙脫。

「說起來,敵人的手段,就跟冷凝霜的分身差不多吧?」白天突然說道。

這種正式的話題,卻是吸引了夜白的注意,而白天的手臂也微微一緊,把夜白抱得更加嚴實,給人一種不想放手的感覺。就好像這次離別以後,將有很長時間再見不到夜白一樣。

「沒錯。所以那個冒牌貨才能夠使用我的影魔法。」夜白答道。

「我記得冷凝霜的分身,跟本體的距離不能離得太遠吧?」白天說道,太遠的話,靈魂的聯繫就不夠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天貴族跟普通魔法師不同,就像天玄月的竊夢魔法,她甚至能夠覆蓋整個大陸。所以,想要通過拉遠距離的方法來破解這個難題,應該也是辦不到的。無論我跑到大陸的哪個角落去,都不夠遠。」夜白說道。

「那,去另外一個大陸呢?」 如果蝸牛有愛情 白天突然說道。

夜白跟白雪同時一驚,特別是白雪,腦中靈光一閃,終於聯繫起了她一直沒有想明白的地方。白天做了,她居然真的做了,把夜白送到一個沒人找得到的地方!此刻,夜白再想反應,已經來不及了,一道光,夜白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緊接著,白天轉向白雪,

「雪姐姐,白夜哥哥暫時就拜託你照顧了。我很快就會找過來的!」

白雪這才明白過來,原來白天讓她準備的行李跟食物,不是她跟白天的,而是她跟夜白的!一道光,白雪消失。 「你這傢伙!你做了什麼?!」

冷凝霜朝白天這邊撲了過來,其實剛才她一直都遠遠的看著,夜白絕對催眠,冷凝霜不可能不關心,只是被白天搶先一步,所以冷凝霜才想等白天離開以後,再找上夜白。沒想到,白天卻讓冷凝霜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如你所見,你不會連我的魔法都不清楚吧?」白天淡淡的回道。

「我是問你,你把白親送到哪裡去了?」冷凝霜抓著白天的衣領,如果白天不肯說的話,冷凝霜會毫不猶豫的對白天用酷刑。

「精靈大陸。」白天沒有隱瞞,也沒有撒謊。

冷凝霜眼皮一跳,

「你瘋了嗎!」

雖然乍一聽之下,非常不可思議,但仔細一想,白天所說的很可能就是事實。既然白天已經做出這種事情來了,所以她肯定是不希望夜白自己回來的。那麼,人類大陸,無論哪個位置,對白天來說都毫無意義。同樣,獸人大陸,立刻就能出海重新回到人類大陸,白天也不會選擇。

想要夜白回不來的話,最好就是離人類大陸「最遠」的精靈大陸了。在精靈大陸,夜白要是還打算回來的話,就只能環繞世界一周。而且,從操作性上,白天也不可能再有其他的選擇。前面就說過,如果沒有坐標的話,白天的神送也是存在誤差的,距離越遠,誤差就越大。所以像這種跨越大陸的無坐標傳送,危險性已經非常的大,就算白天設想的是把夜白傳送到精靈大陸的正中央,最終夜白也可能出現在精靈大陸的邊緣。如果選擇更遠的大陸的話,沒準白天就會直接把夜白送到海里去了。

而且,白天可不是單單送走夜白那麼簡單,她肯定還打算追上去找夜白。距離太遠的話,必然也增加白天尋找的難度。精靈大陸,就是人類大陸的下一個大陸,白天立刻出海追過去的話,運氣好幾個月之內就能夠跟夜白重逢。

因此,精靈大陸是白天最好的選擇,也可以說是唯一的選擇。在白天的眼裡,只有夜白,沒有家族,也沒有七君子。如今夜白在這裡越來越痛苦,越來越呆不下去了,所以就算明知道這種事可能會讓夜白生氣,明知道夜白會痛苦,但白天還是毫不猶豫的做了出來。

「我瘋了?就當我瘋了吧。反正已經跟你沒關係了,放開我,我馬上也要離開這裡,去精靈大陸。」白天對冷凝霜說道,表情有些得意,就像戰勝了宿敵一般。

是啊,她白天能夠拋下一切,去精靈大陸找夜白,但你冷凝霜能拋棄一切嗎?你水之君可能離開嗎?

「你不知道這會害死白親的嗎!跨越大陸,子母碎片無法聯繫,這是約定之日之前,我們還在獸人大陸的時候就已經試驗過的。你現在把白親送到精靈大陸,白親得不到這邊的任何消息,滿腦子只會想著他的冒牌貨屠戮我們的場景,每天晚上做噩夢,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自我了斷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1073/ 他有這樣的覺悟,為了家族,為了我們七君子,包括為了你,他有這樣的覺悟!」冷凝霜大聲叫道。

白天這種衝動不思後果的行為,根本就不是在幫夜白,而是在害夜白!如果夜白死了,冷凝霜不相信白天還活得下去!害人害己,果然早就不應該讓夜白跟白天見面了。

「呵呵!」

沒想到,白天卻是一聲冷笑,

「你太小看我了,對白夜哥哥的了解,我可從來都不比你差。你說的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我已經請夜瞑幫了我一個忙。」白天說道。

冷凝霜臉色一冷,

「你在絕對催眠中動了手腳?!」

白天微微一笑,

「沒錯,其他的那個夜瞑不會答應。所以,我只讓她加了一句——『無論遭遇了什麼,都要堅強的活下去!』所以,白夜哥哥是絕對不會自我了斷的,他只會在精靈大陸乖乖等著我去找他。」

啪!

「賤人!」

冷凝霜大怒,一巴掌打在了白天的臉上。

白天沒有還手,只是伸手捂著自己的臉,她知道自己不是冷凝霜的對手,不會做無謂的反抗。

「怎麼?你嫉妒我了嗎?」白天嘲諷的瞥了冷凝霜一眼。冷凝霜也就現在能夠發泄了,勝利的是她白天,這已經無法改變了!

冷凝霜咬牙,冷冷的說道,

「我完全可以把你留在這裡,不讓你出海。」

「白夜哥哥肯定知道我會去找他,如果遲遲沒有等到我,他會擔心成什麼樣?而且,你就放心一直讓一個外人照顧白夜哥哥?」白天摸著胸口說道,「至少我,是真心對他的,不是嗎?」

「原來如此,你還真是準備充分呢。」冷凝霜眯眼說道,從白天趕過來,甚至更早的時候,白天就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算計好了,包括現在如何應對她冷凝霜。

「多謝誇獎。」白天回道。

「哈哈哈哈哈!」 https://tw.95zongcai.com/zc/22285/ 冷凝霜突然莫名大笑起來。

白天皺眉,冷凝霜這是氣過頭了嗎?

「你笑什麼?」白天忍不住問道。

「我在笑你沒有小看我,但卻是小看了你哥哥!」冷凝霜說道。

「什麼意思?我怎麼可能小看白夜哥哥!」白天叫道。

Prev Post
聽到這話,林達心中怒火一繚,冷冷地把頭轉向此人,眼睛狠狠地盯著他一眼,一霎那間,一股奇異的閃光從林達眼裡激射而出,刺入此人眼中。
Next Post
林達當即下令手下發起攻擊,他們在飛快接近越軍兩百多米外時,士兵們從身上取出手雷,在林達的統一號令下,紛紛拉開引線,施展擲物術將手雷飛快地甩出,落點正是遠處越軍的方向!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