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從方才的的那一幕中緩過神兒來的我,並沒有習慣性的去問陳乾,而是問大光頭,因為我知道陳乾不可能見過場面,因為這東西和經驗什麼的無關,只和年齡有關係。

「你這怎麼話呢張恆兄弟,不是罵你老哥哥嗎,什麼叫聽過沒有,你應該問見過沒有!」

本來在問這話時,並沒抱多大希望,可聽得大光頭這麼一個口氣,不光是我有些意外,就連陳乾他們也都是萬分表情複雜的看著他,眼神中儘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光頭大哥,那這是什麼東西,和琉璃穹頂有關係嗎?」陳乾問大光頭道。

「我怎麼知道,剛才張恆問我聽過沒,我就已經告訴他了,我根本就不知道。」

「啥?不知道?不知道那你還應該問你見過沒有?」我一聽就來火了,心想你丫的不知道還那麼牛逼,坑傻呢!但接下來大光頭的話,卻又是讓我無話可接。

大光頭聽著我的話,先是一愣,然後不緊不慢道:「我都沒見過,能聽過嗎?這麼詭異的玩意兒,是聽能聽出來的嗎?」

「啊?什麼?陳乾兄弟你等等,剛剛我聽你什麼來著?琉璃穹頂?」

「你確定我們頭頂這大圓頂就是琉璃穹頂?」

大光頭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滿臉吃驚的問陳乾。

「對,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就是琉璃穹頂。這琉璃穹頂本事西域傳到內地來的,但也只有在很短的一段時間裡使用過這種防盜機關,所以很少有人能聽到這個名字。光頭大哥,你怎麼知道這琉璃穹頂的事兒?」

「我、我是聽你老爸的。」大光頭臉色猛地尷尬,然後悄悄看著陳乾臉上表情道。

在大光頭這句話的時候,我明顯看到了陳乾臉上那突然出現,然後又悄悄消失的表情。

「陳乾,這琉璃穹頂是個什麼東東?比紅太狼手裡的鐵鍋還牛逼嗎?」我故意扯開話題問道。

顯然我和陳乾兩人還是太熟悉了,陳乾沒有迴避自己父親的事兒,眼睛看著我拍了拍自己胸脯然後道:「這琉璃穹頂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現在沒時間解釋了,從現在開始大家只記住一點兒,那就是連喘氣都要聲點兒!」

「走!往回走!」

「什麼?往回走?我們就這樣走了?」我伸著兩個來時空空的手,現在還是空空的手道。

「你們不知道這琉璃穹頂的厲害,別說是我了,一旦穹頂成型,別是我了,恐怕連當初設計建造這琉璃穹頂的人都破解不了。」

聽得陳乾這麼一,反正我是相信了。因為陳乾臉上已經寫明了一切。

「走,走吧,快點兒走了。還是保命要緊。」安娜催促道。

「那、那我這手指頭怎麼辦?難不成就真這樣了?」

眷戀調皮妻 「光頭大哥,想要治好你的手指頭,就必須先有你這麼個人對嗎?」

「你到底走不走,不走就留在這兒給女粽子當寵物吧!」

「安娜咱們走了快點兒!」

說完,我拉起安娜轉身就往外走。心想著只要大光頭看我們這麼一走,他肯定也就會跟上來了。

但是此時的我們都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懷裡一陣顫抖著的那弒天匕首這一關鍵東西。

」咔嚓!」的一聲微響突然在穹頂內迴響起來。

「你們聽到什麼聲音沒有?」陳乾突然站立左看看、右看看的問道。

「聲音倒沒有,不過我們好像走錯方向了,門呢?怎麼看不到門了?」安娜有些怯怯道。

該不會連後悔都來不及了吧,我心裡想道,因為我分明看到眼前本來就在的那半扇石門。

看到那半扇石門的同時,他旁邊那半扇原本都還是空空的石門位置,卻是此時變成了一堵結結實實的石牆。

正在我們這邊一陣陣心慌,但卻是誰又都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現實時,大光頭的聲音卻是從我們身後一嗓喊了出來。

「陳乾、張恆兄弟抬頭,抬頭,快抬頭看!」

「抬頭看?什麼意思?頭頂有門嗎?你站在那兒幹嘛,不準備出去了?」

上一秒我們都還埋怨著大光頭腦袋短路了,可下一秒抬起頭看到跟前正搖搖晃晃的石頭時,啊的一聲就跑開了去,站在了大光頭的身邊。

等回過頭來再細細一看,才終於看清楚,這哪裡是什麼石頭動了,分明就是一個那麼高、那麼壯的石頭巨人,搖搖晃晃的邁出了第一步往我們這邊走過來。

巨大且沉重的身軀每走一步,地面和四周的牆壁就劇烈顫抖一下,似乎這穹頂隨時都有坍塌的可能。

是什麼叫害怕,此時看著這莫名就出現的東西就真真切切的叫做害怕並后怕著。 「大光頭,你是不是動這兒的什麼東西了?」

「我……我沒有,沒有動這裡東西。」

陳乾緊張到不行的看著眼前這正慢慢走來的石頭巨人,吼著大光頭。

「啊!張恆我害怕!」

「別怕,別怕,這不都還有陳乾嗎,天塌下來有陳乾頂著呢。」

在我摟著懷裡的李暖間,才終於看清了這石頭巨人的熊樣。

它是石頭巨人,也只是形狀像個人而已,並不是那有眼睛眉毛的什麼東西,只是大大的石頭堆積在一起,向我們這邊噗通噗通邁步過來間,還偶爾從身上嘩啦啦的掉下幾塊兒石頭。

「門?門!那不是門嗎?」陳乾突然喊道。

也是直到此時我們才終於明白,原來之前沒找到那半扇門的位置,就是因為被這傢伙的身體給擋住了,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麼一個大傢伙,之前我們都怎麼都沒有發現呢?

不過此時已經沒有時間糾結這個,因為我看到大光頭手裡正握著一個什麼東西。

「大光頭,你是不是把剛才那幾十塊兒古玉凝結成指甲蓋大的東西撿起來了?」我大吼。

「是,是啊,我看著這東西肯定值不少錢,所以就順手牽了個羊。怎麼了?這東西也不能碰嗎?」

大光頭一陣后怕的道。

「怎麼你也和張恆一個毛病,這石頭人估計就是因為這個才出現的。」

「哎,這石頭人怎麼回事兒?他是在摳腳趾頭嗎?」李暖歪著腦袋道。

因為此時這石頭人沒走幾步就停在了原地,正彎身兩手摸著腳丫上的那大石頭。

直到我們看到那石頭巨人猛地一個用力,把腳丫上的幾塊兒青色巨石給生生搬下來轉身時,陳乾臉色突然變色大叫道:「不好,這石頭人想要堵住出口。我們快走!」

但顯然陳乾還是意識到的有些晚了,因為都不等我們挪動腳步時,石頭巨人從腳丫上搬下來的石頭,已經把門給堵得嚴嚴實實。

「好了,現在連跑都省的跑了,我們都成了瓮中之鱉了。」我臉色灰然道。

估計在我出這句話的時候,都不會想到這是自己在這穹頂內出的最後一句,還算是稍微輕鬆點兒的話,不是因為改掉了從愛貧嘴的毛病,而是接下來根本就沒什麼機會了。

因為,之前都還看上去有些笨拙的石頭巨人,這會兒正肢體近乎可以被稱之為靈活的向我們跑了過來。

這墓里見過大粽,見過粽,甚至都還見過喜歡帥哥的美女大粽和阿飄,但這石頭人還他娘的真是第一次見到。

此時我之所以有這樣的感慨,並不是因為這老高的石頭人有多帥,而是我和陳乾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對付。

這眼看著石頭人就到跟前了,可心裡都都還沒有底呢,不由得我和陳乾招呼著李暖他們連連後撤的同時,周身也是渾身是汗。

直到我們退到了穹頂的一個角落,再無路可退的時候,終於感覺到了無路可退已經不再是簡單的四個漢字那麼簡單。

而是就連汗毛孔和腳趾頭都透著無限的恐怖。

越軌遊戲:老公太危險 石頭巨人一步又一大步的往身前靠近著,之前陳乾連喘息都不讓出聲的穹頂也是晃啊晃的,特別是頭頂那看似堅固,但此時此刻無意中瞟了一眼的石頭,卻是好似在顫抖。

」陳乾,這傢伙事用驢蹄還是巴豆?」

「啥?巴豆?還他娘的黃豆呢。不管用什麼豆也的先找到嘴能塞下去吧。你以為這東西是殭屍啊,用黑驢蹄。」

「和黑驢蹄和巴豆,我還是更相信自己的拳頭,張上,這次咱哥倆一起揍他丫的!」

「我負責下面,你負責上面!」

要在平時肯定就陳乾一人搞定了,可這次既不像粽,也不像阿飄的,甚至連這大傢伙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所以兩個人對付一個人,多少還是能增加點兒勝算不是。

我應完陳乾的話,就抄起屁股上掛著的工兵鏟沖了上去,不管三七二十幾的有多大力氣,就用多大力氣,愣是把手裡握著的工兵鏟給當成了關二爺手上的大刀,啪嘰的一下就砸了上去。

緊接著,耳邊就聽到了一個清脆的咔嚓聲。

嗯?怎麼回事兒?這石頭巨人該不會是紙糊的吧?這就被我砸斷了手腳不成?

此時本都還閉著眼睛的我,正想要睜眼去看,可都還不等睜開眼睛呢,身後的陳乾就叫喊了起來。

」張,你個王八蛋找死呢?還不快爬,大傢伙要踩到你頭上了!」

什麼?當時我一聽陳乾這話中都啞了的嗓音,眼睛都不太睜開的,就地一個翻身便滾到了一邊,比之前拿著工兵鏟砍這傢伙的時候,用的力氣更大,用的力氣更多。

直到此時我才終於明白,剛才那一瞬間,到底是有多麼的危險。看著手裡只剩下半個的工兵鏟,才終於明白剛剛那清脆的咔嚓聲並不是來自石頭巨人,而是我手裡的工兵鏟手柄。

因為在我才剛剛就地翻滾,甚至連翻滾著的身體都還沒停下時,身後便是一聲如同雷響般的悶沉聲,隨後這整個穹頂內又是一通猛烈顫抖。

青石的地面都給這丫生生踩出了一個大坑,後背頓時一陣后怕到發麻。不過發麻的同時也在慶幸,因為這石頭巨人好像對我不怎麼感興趣了,轉身走了。

我這邊正看著手裡只剩下半個的工兵鏟納悶時,想著一會兒總不能搬著個石頭和石頭女人干吧,太他娘的不吉利了,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嗎。

可我這邊想著的是,那邊陳乾卻是叫喊起來了,不過卻也只是叫喊起來,比我聰明太多了,根本就沒靠近。

「畜生,來打我啊,來打我啊,抓不到我吧,氣死你!」

「張恆,我這邊吸引他的注意力,你後面找機會幹掉他。」陳乾看我沒事兒,從地上站了起來,一邊向石頭巨人擺動著手裡的傢伙事兒,一邊沖我大聲喊著。

不得不直到此時我才真正感受到這石頭巨人有多牛逼,因為自陳乾喊過讓我伺機偷襲后,仰頭看了老半天的我,愣是沒找到下手的地方。

這渾身上下都是石頭,偷襲也得要找到下手的地方啊。

正當我想著喊陳乾,做活靶這事兒還是讓我來吧,我更專業些。讓陳乾伺機搞定他。

可我這話都還沒出來呢,陳乾這丫果然就表現出了他做人肉活靶極不專業的一面兒,也不知怎麼的本來還都是調戲著石頭巨人的他,一個閃身躲避攻擊間,就躲避到了石頭巨人腳丫下面。

最要命的還是啪嘰一下絆倒了,就算是想逃也他娘的都來不及了。

「不好,陳乾快爬!」

但顯然我這提醒聲還是有點兒晚了,因為此時此刻那石頭巨人都已經調整了自己身體位置,彎下了身去,看樣是想要活捉陳乾。

嗯?這丫的一彎身,怎麼石頭縫隙里好像有衣服?

當時我也沒多想,就想著下一秒如果陳乾不擅長連滾帶爬的話,這丫就要成肉泥了。

所以。

「丫的,吃你張恆爺爺一記佛山無影腳。」

當時也不知怎的就出了黃飛鴻的台詞,明明自己可是生活在渤海古國書中的,但此時這已經不是重點了,重點的是我騰騰騰的就順著彎下身去的石頭巨人,爬到了他頭頂上。

死死想要抱住這石頭巨人,可不得不我還是太高估了自己胳膊的長度,在身左擺右晃的石頭巨人脖上,試了好幾次,愣是沒找到能抱住的地方,都他娘的是一個又一個大大石頭。

正在我想著,這要是掉下去的話,會不會順便體驗把蹦極的爽感時,也不知腳丫踩到了什麼地方,只聽嘩啦的一通悶沉聲,地上已經掉落了那麼一大片的青色大石頭。

壞了,這下是不是沒有機會體驗免費蹦極了?

可當我這麼盡量保持自己身體平衡,往下看那些石頭的時候,眼睛看到的東西卻是差點兒沒讓我給嚇尿了。

原本還都是那麼大的一個沒有眼睛,沒有眉毛,沒有鼻的根本都不像人的石頭巨人,此時在那些石頭掉落的背後位置,竟然露出了個著裝華麗的古代女人宮廷服飾。

那衣服雖稍顯皺著,但卻是光彩艷麗,更為重要的是我在她後背上看到了一個鳳凰的圖騰。

這石頭裡面該不會是個人吧?

難道這就是陳乾的琉璃穹頂的危險之處?把我們之前在島上看到的那些屍體同夥變成了這大傢伙?

「張恆,你太牛逼了,比我可厲害多了,竟然發現了他的弱點!」

「把他身上的石頭都給弄掉了,估計這大傢伙也就沒什麼折騰的了!」

要陳乾還是陳乾,就連我莫名其妙踩下來的石頭,都給給他成發現弱點。不但是這樣了,而且還都正在做著,正在石頭巨人腳下快速躲避著被踩成肉泥的同時,趁機往下弄著他身上的石頭。

或許是因為這石頭真的是他的力量源泉吧,這麼會兒移動的速度明顯變得慢了好多,還真就被陳乾給弄掉了好幾塊大石頭。

我一看這種情況哪裡還會再等下去,當時就跳到那背後滑落的石頭上,一腳又一腳的往下踹著大石頭。 剛被這巨人給欺負成了個熊樣的我和陳乾,這會兒既然找到了他的確定,就更賣力的你一塊兒,我一塊兒往下踹著石頭,不大會兒時間這石頭巨人身上的石頭,就已經少了將近一半。

本來眼看著這大石頭巨人,都已經快被我和陳乾搞定了,但因為一旁親眼看著這發生一切的大光頭他們,肯定也是解氣啊。

所以大光頭就把肩上一直扛著的玉葉組佩往安娜手裡一塞,就要擼胳膊幫忙。

可大光頭在把玉葉組佩塞給安娜時,並沒有提前說話,正擔心到不行的安娜一個沒注意,就沒接住箱子。

嘩啦的一聲,摔在地上的箱子開了,玉葉組佩弄的滿地都是。

「啊!」大光頭和安娜還有李暖看著滿地的玉葉組佩,都滿臉吃驚,不知所從的樣。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還都差不多已經快被我和陳乾給弄光身上石頭的大傢伙,卻是身體猛地一個定格不動。

然後,兩個那麼粗壯的石頭手臂微微彎曲用力,砰的一下就崩碎了身上的所有石頭。

接下來,我們就看到了別一輩,就算是十輩,二十輩也都不會忘記的畫面。

眨眼間,一個身穿秀金鳳袍、頭戴紫霞鳳冠的年輕女人就立在了整個穹頂的正中間。

面色蒼白中帶著胭脂腮紅,胭脂腮紅中又有透著骨里的一股寒氣,的直白點兒,那就是猛地一看怎麼看,就怎麼是個人。但仔細再看,不管怎麼看,都沒有人的感覺。

又或者是,本來從一開始我們就看到了陳乾應該看到,而不該我們看到的東西。

不由得,此時我們幾個都安靜了下來,甚至連正擼胳膊、挽袖本想著要過來幫手,現在也正準備蹲身和安娜還有李暖去撿地上那掉落玉葉組佩的他們三個人,也都各自保持著原有的姿勢,一動也不動抬頭看著眼前突然發生的這一幕。

「安……安娜你她是人還是鬼?我怎麼就感覺多看她一眼後背就發涼呢?」

「以俺大光頭多年倒騰明器的經驗來看,這女人是不是鬼不知道,不過肯定不是人。」大光頭稍稍動了下身,蹲地上心撿著掉落在地上的玉葉組佩若在自語的道。

突然的。

「陳乾你們快看,這女的腳沒站在地上。」我失聲喊道。

「張恆別亂說話。」

一直都心觀察著那鳳袍紫霞冠女人的陳乾慌忙阻止我,但顯然好像陳乾沒能來得及。

Prev Post
而這鬼算師一坐在棺材上后,葉長風就憤怒的呵斥道:「你是送葬人,膽敢坐在棺材上,你這是侮辱死者,對死者不敬!馬上帶著你的人滾,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Next Post
洛光發不明白,為什麼李嘉峰要拜託他把辰凡安排到一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