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光發不明白,為什麼李嘉峰要拜託他把辰凡安排到一班。

難道這個辰凡跟李嘉峰有什麼特殊關係?

洛光發並不知道辰凡是李雨桐貼身保鏢的事。

洛光發也沒說什麼,帶著怒氣繼續上課。

李雨桐坐在班級的第二排,不敢回頭看辰凡一眼,生怕被人知道,辰凡是她的貼身保鏢。

那樣的話,她真的都不敢來學校了,李雨桐也是今天來學校后,才知道辰凡的臭名已經傳遍全校了,如果昨天知道的話,她拚死也不允許老爸聘用辰凡。

辰凡在女廁打飛機的事幸好沒有傳開,不然辰凡的名聲更臭了。

當然,李雨桐也不會說出去,畢竟這也關乎到她的名聲,誰讓她看了辰凡的那個東西呢。

但是,知道這件事的除了李雨桐外,還有一個,就是那天還被辰凡給打了的混混學生。 「下課!」

「老師再見!」

可洛光發並沒有走,看著辰凡說道:「辰凡,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安排到我班級,但是你給我記住,不要在我班上搞事,不要拖我班級後退,更不要敗壞我班級的名聲。」

說完,班主任洛光發就走了。

班主任一走,就在這時,辰凡前面幾個位置的兩個女生故意大聲的說話。

「我們一班又多了個渣滓生,這回班級又要再次的被拖後腿了,距離進入十佳班級又遠一步了。」

「何止多了個渣滓生,還多了一個色狼,難道你沒看到某人寫給20班上官媚的情書嗎?嘖嘖,我早上都不好意思看下去了。」

「真夠無語的,也不知道他們跑到我們班級是什麼目的。」

「還能是什麼目的,十有八九是沖著校花來的唄。」

說完,兩個女生看了眼李雨桐,不過李雨桐低頭看書,不予理會。

兩個女生繼續說道:「咱班真是越來越沒意思了,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突然好想念趙鋇。」

「你想念趙鋇幹嘛?趙鋇在班上橫行霸道,每個人都厭惡死他了。」

「正是因為趙鋇是在班上橫行霸道,我才會想念他呀,現在多了個渣滓生,要是趙鋇為班級做點貢獻,你說好不好?」

「咦,你這麼一說,我也突然覺得趙鋇沒有以前那麼可恨了。」

全班同學都聽到后,所有人都靈光一閃,咦,對啊,頓時加入議論之中。

「趙鋇到底哪去了啊?今天需要他的時候怎麼卻不見了?」幾個女生說。

「趙鋇平時都是第三節課才來上課的,下一節課他就來了。」

「趙鋇以前在我們面前霸道無比,我恨死他了,今天卻很想他早點來呢,第一次覺得,原來趙鋇也還有點用處的。」

「嘿嘿嘿,如果趙鋇為我們班級做點貢獻,把這個渣滓趕走,那以後也沒那麼可恨了,好歹也算是為咱班立了一個功。」

一班的同學都很反感辰凡這個敗類加入他們班級。

可是,大家都不敢得罪這種渣滓,正當鬱悶不已時,突然想到了趙鋇。

趙鋇自然也是渣中之王,在一班橫行霸道,人人憎恨,仗著會點武功,經常欺凌弱小,每個人都討厭他。可沒想到,這個可惡的趙鋇,竟然也有好的一面嘛。

李雨桐雖然低頭在做作業,但耳朵卻一直在聽班上的人說話。

說到趙鋇時,李雨桐也凝神靜聽,她也才突然想到這個人。

趙鋇是班霸,當然,跟辰凡一樣,都不是好貨,現在兩個不是好貨的渣滓,湊到一個班級來了,會發生什麼呢?

趙鋇會收拾辰凡嗎?把辰凡趕走嗎?想到這裡,李雨桐頓時有點期待了。

李雨桐當然希望趙鋇把辰凡趕走,因為辰凡在女廁打飛機,深深的傷害了李雨桐,李雨桐心裡覺得辰凡比趙鋇可惡多了。

辰凡來到新班級,又沒有什麼熟人,自然也不說話,而是閉目養神起來。

此刻,在學校大門口,一個壯碩的男生,穿著一條花式背心,左手一根油條,右手一杯豆漿,一口油條一口豆漿往校門口走進來,身後跟著三個小跟班,也同樣一手油條一手豆漿。

門衛見了,慌忙拿出遙控,把伸縮門打開。

四個人一路招搖的進了學校。

這個穿著花式背心的男生,正是高三一班人人厭惡的趙鋇。

趙鋇吃完早餐,把手上的豆漿杯子往地上一扔,還順便吐了一口痰,不遠處的一個清潔阿姨敢怒不敢言。

吃完后,身後的一個跟班說:「趙哥,你放心,今天我一定把那個褻瀆大嫂的混蛋抓出來!」

趙鋇一腳把路邊的垃圾桶給踢掉了,怒道:「他嗎的!連老子的內定女人都敢動,找到他后,看我不廢了他!」

趙鋇很怒火,因為他內定的女人,上個星期五被學校一個男生輕薄了。

另一個跟班說:「趙哥,抓到他后,直接廢了他下面吧,這混蛋在女廁所打飛機,大嫂肯定看到了他的雞兒,大嫂連你的雞兒都還沒看過,卻先看了別人的,如果不廢掉他的下面,說實話,連門衛都看不下去了。」

那個比較愚蠢的跟班忙道:「跟門衛有什麼關係?」

那個跟班一巴掌扇在他的頭頂:「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

這時,另一個跟班的手機響了。

「趙哥,是班長那娘們打來的。」那個跟班忙接起了電話。

「喂,班長,幹什麼?」

電話里,班長說道:「趙鋇呢?」

「找我們趙哥幹嘛?趙哥現在心情不好,沒空理你!」

「我找趙鋇,有重要的事,讓他接電話。」

「你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

班長無奈道:「是這樣的,剛剛我們班級,轉來了一個渣滓生,是高三六班來的,班上的同學都特別希望趙鋇能夠做一件好事,把那個渣滓生趕走。」

「就這點屁事還打什麼電話,馬上到班級了!」

掛了電話,那個跟班對趙鋇說:「趙哥,班長那娘們說,咱班上來了個渣滓生,同學們都希望你做一件好事,把那兩個渣滓生趕跑。」

趙鋇一哼:「什麼渣滓生敢往我們一班來,嗎的,本少今天心情正不好,他不想混了!」

「走,回班級,先收拾一頓那個渣滓,再去找侵犯我未來女朋友的混蛋!」

很快,趙鋇就回到了班級。

趙鋇走進班級,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趙鋇。

趙鋇掃視了一眼班級,沒有看到陌生人。

趙鋇皺眉道:「渣滓生呢?」

班長忙道:「趙鋇,他們去廁所了,第三節上課之前他肯定會返回來。」

趙鋇哼了聲,走到李雨桐的座位前。

「雲,你還好嗎?」趙鋇問。

李雨桐冷冷的說道:「我好不好關你什麼事,走開!」

趙鋇卻習以為常,說道:「雲,對不起,上周五我去外地玩了,沒想到發生這樣的事,你放心,我會把那個侵犯你的人找出來。」

「連我趙鋇的女人都敢動,我看他是活膩了,老子不宰了他,我趙鋇就跟他姓!」 李雨桐沒有理會趙鋇,不過,李雨桐內心卻很期待趙鋇是不是真的能夠為她出氣,把辰凡給懲治了。

當然,李雨桐對趙鋇也是十分厭惡,但相比起來,她更厭惡辰凡,畢竟辰凡對她做了傷害更大的多的事,趙鋇至少沒在廁所打飛機吧。

班長說道:「趙鋇,能不能為班級做這件好事,就看你了。」

全班同學都看著趙鋇,目光期盼,紛紛說道:「是啊,趙鋇,你要是把那個渣滓趕走了,你以前在班上橫行霸道,欺負大家的事,就一筆勾銷。」

趙鋇第一次感受到班級同學如此溫柔的目光,心中挺得意。

趙鋇不屑的點頭道:「放心,這不過是一件小事,舉手之勞罷了。」

「耶,終於可以把那個渣滓生趕走了。」

班上的同學都歡呼起來,看著趙鋇的目光也比較溫柔了,沒有以前那麼可恨了。

火爆甜心,首席請簽字 趙鋇的一個跟班說:「趙哥,看到沒有,大家好像沒有那麼厭惡你了,如果可以和班上的同學修復好關係,何樂而不為呢?」

「你也不想每天來到班級,所有同學都對你冷言冷語吧。」

「而且,大家對你不那麼厭惡后,說不定李雨桐也會逐漸的不那麼討厭你,從此愛上你呢。」

趙鋇點了點頭,說道:「難得為班級做一件好事,放心,那個敢來我們班的渣滓生,我會讓他後悔來!」

此刻,在教室外面,一個同學慌忙跑進教室,喊道:「來啦來啦,他回來啦。」

所有同學頓時緊張起來,辰凡上廁所回來了。

連李雨桐也無法淡定了。

大家目光都看了眼趙鋇,緊張又激動,大家並沒有擔心趙鋇的實力,畢竟他班霸不是瞎吹出來的。

辰凡並不知道此刻一班的全體同學的陰謀,正在等著他回去被收拾呢。

辰凡一進入班級就感覺到了一股異常的氣息。

全班同學目光都看著他。

這時,傳來一個不屑的聲音:「你就是轉入我班級的渣滓生?」

辰凡往趙鋇看去,不過,辰凡看到趙鋇旁邊的男生時,愣了下,因為那個男生辰凡見過,就是上周五,辰凡從女廁出來,那個叫李雨桐大嫂的混混學生。

此刻,那個混混學生看到辰凡,瞪大著眼睛,難以置信的指著辰凡,大聲吼道:「趙…趙哥,他…他就是上周在女廁所打飛機侵犯大嫂的混蛋!」

辰凡在女廁發生的事,一下就被捅出來了!

「什麼?」趙鋇大驚,還以為舉手之勞,收拾一個渣滓生,沒想到,這個渣滓生正是讓他咬牙切齒的色狼。

一班的同學也大驚,顯然第一次知道,辰凡不僅寫露骨情書,還在女廁打飛機侵犯過李雨桐,這混蛋,居然還有更無恥的事。

「我靠!人渣啊!」

「畜生!」

「連畜生都不如!」

「渣中之王!」

許多同學按捺不住,紛紛大罵辰凡,辰凡的形象一下升級了,從渣滓生升級為渣中之王。

李雨桐鬱悶無比,她不想這件事傳出去,可沒想到,就這麼被全班同學知道了,估計很快全校也會知道了。

趙鋇怒了,瞬間往辰凡走去。

他發誓,今天他不當眾把辰凡的雞兒切割了,絕對無法平息他的怒火。

「你叫什麼?」趙鋇大聲一吼,估計隔壁班都聽到了。

聞言,辰凡眉頭一皺,沒有說話,準備回到座位,

「草!!!走?老子准許你走了嗎?我問你叫什麼?你他嗎的聾了嗎?我今天想知道,是誰這麼大膽,敢動我的女人,說,你叫什麼?!我今天如果不當眾把你的雞兒割下來,我趙鋇是你孫子!」

趙鋇大怒,尤其是想到李雨桐肯定是看到辰凡的那玩意了,心底的嫉妒和怒火就瘋狂的燃燒起來,二話不說,上前直接擋住了辰凡的去路。

「讓開!」辰凡抬起頭,看向趙鋇,安靜的有些詭異。

「讓開?你以為你是誰?是校長的兒子還是武道社的社長?笑死老子了,什麼時候廢物也會裝比了?老子再說一遍,你叫什麼名字!」趙鋇猙獰道。

趙鋇的態度十分囂張,聲音也很大,周圍已經有不少別班的同學圍觀,這些圍觀的同學,看向辰凡的眼神,基本上都是幸災樂禍。

辰凡微微抬眼,表情慢慢變的淡漠起來,眼神冷漠著盯著趙鋇。

「廢物,你的眼神好恐怖、好冷漠哦,這麼盯著老子,老子都快快嚇尿了,哈哈哈……」

趙鋇有恃無恐,甚至,囂張的伸著頭,滿臉得意的笑容。

然而,下一秒!

辰凡動了!!!

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就是一巴掌,簡簡單單的一巴掌……

但,這一巴掌的速度,卻是無法想象的快、准、狠!

趙鋇別說躲避了,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

「啪!」

一個響亮無比的耳光,把全班同學都打傻了。

這個關鍵時刻,辰凡居然還先一巴掌打趙鋇,他不要命了嗎?沒看到大家都擔心他被打死嗎?還主動打人?還嫌趙鋇怒火不夠大嗎?

趙鋇被辰凡突如其來的一耳光拍懵逼了,他摸了下嘴角的血,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這是當著全班同學的面,丟失了臉面啊,而且最重要的是李雨桐還在場,他一下就失去理智了,不知從何處仇出一柄摺疊刀,吼道:「老子宰了你!!」

「啊!」班上的女同學們看見刀子,頓時尖叫起來,好像看到辰凡的屍體了一樣。

可是,下一刻,並沒有看到辰凡倒在血泊之中。

辰凡兩根手指夾著刺到他胸前的摺疊刀,而且還好像根本不費力的樣子。

趙鋇愣了下,完全在意料之外。

Prev Post
終於從方才的的那一幕中緩過神兒來的我,並沒有習慣性的去問陳乾,而是問大光頭,因為我知道陳乾不可能見過場面,因為這東西和經驗什麼的無關,只和年齡有關係。
Next Post
嗡!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