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瑤菁是李天辰的班主任。

見到李天辰在這裡,木瑤菁也是有些詫異,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神色,然後走了過來,令的李天辰沒有想到的是,木瑤菁竟然直接挽起了李天辰的手,道:「你來了,那我們可以走了。」

(本章完) 這種懷疑一直等到下課的時候,歐洛微才明白過來了。

莫小念在老師一喊下課的時候,就匆忙的跑出了教室,直奔洗手間。

歐洛微本來就起了疑心,於是便跟了上去。

洗手間內,莫小念偷偷拿著小鏡子照著自己的側臉,隨後,拿出隨身攜帶出來的氣墊,在側臉上打了點粉。

「咳!」

一聲輕咳在莫小念身後響了起來,由於心虛,莫小念手中的氣墊一個沒有拿穩,便直接掉在了地上,瞬間成了兩半,掉出了一些粉。

莫小念驚恐的朝身後看去,看到站在身後的人,連忙朝後退了幾步,捏緊了手中的小鏡子。

「你們,你們還要幹什麼?我已經聽你們的話了,沒有跟她說話,忽視了她。」

何曉兒輕輕哼了一聲,她走在最前面,挑了挑眉,說:「當然,你跟我一個班的,我當然看得到你跟她的距離,這個樣子,希望你能一直保持下去,不然,那個野丫頭可是救不了你,更救不了你家的,明白么?」

莫小念再一次的捏緊了小鏡子,低低的嗯了一聲。

何曉兒心情大好,在莫小念臉上捏了一下,嫌棄又可惡的開口說道:「嘖嘖,你看這張臉蛋,多好的啊,結果……」說著,何曉兒便直接撩開了她擋住側臉的頭髮,再一次的笑出了聲。

莫小念不敢生氣,更不敢頂撞,只能任由她擺弄。

「看來,我以為你只是心高氣傲了一些,想不到私底下竟然是這麼的不要臉,這麼的噁心。」突然一道極其平淡的聲音在洗手間內響了起來。

莫小念和何曉兒一同看了過去,驚恐的瞪大了眸子。

「你!你怎麼進來的?她們呢?」何曉兒驚訝的說。

歐洛微輕輕哦了一聲,指了指門外的那兩個女生說道:「你指的她們,是門口那兩個弱雞?我就往那一站,兩個人就怕了我,給我讓道。」

弱雞?何曉兒憤怒的瞪著眼睛,怒指著歐洛微:「歐洛微,你竟然又敢打架!你以為斯蘭蒂是你家開的么?我要去跟校長說,你再一次的打架,我就不相信這次你還能在繼續斯蘭蒂逍遙下去!」

對於何曉兒的憤怒,歐洛微卻是非常無聊的打起了盹,她還真想告訴她一聲,斯蘭蒂差不多,四捨五入一下就是她家開的。

等何曉兒說完,歐洛微才輕輕掀開了眸子,無語的看著她,淡淡出聲:「說好了么?我還以為你這隻狗要說上半天,都夠我睡一覺的了。」

何曉兒瞪大了眼睛:「你,你竟然說我是狗!」

歐洛微:「我好像說的很清楚了吧,你竟然還在懷疑,你這個智商,真是堪憂哇!嘖嘖,趁年輕,趕緊治療一下,別老糊塗了。」

「啊啊啊!!歐洛微,我要殺了你!你竟然說我老!」

歐洛微打了一個哈欠,百無聊賴的看著只能在原地氣的抓狂,只能幹放狠話的何曉兒,心情沒有一點的波動。

很好,看來她還是知道斯蘭蒂嚴禁打架的,證明腦子還有點用處。 李天辰現在有兩件事情搞不懂了。

第一是,今天又不是周末,按道理木瑤菁應該要在學校上課才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第二,也不知道她哪根神經有問題了,抱著自己的胳膊幹什麼?

把自己當什麼人了?

我只是你的學生而已,又不是你的男朋友,至於這麼親密么,以木老師平常那端莊,為人師表的性格,也不是那種見到自己學生就主動現殷勤的性格啊。

難不成是她以前的那溫文爾雅都是裝的,其實她骨子裡浪的很?

不然怎麼解釋現在的這一幕?

李天辰打算把手給抽回來,可發現木瑤菁抱的更加的緊了,就見她故意湊到了李天辰的耳邊低聲道:「別動,老師現在遇到了一些麻煩,需要你的幫忙。」

李天辰看了一眼林子哥,又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木瑤菁,就算不用猜,李天辰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你的意思是,要我當你的擋箭牌?」

「什麼擋箭牌?別說的那麼難聽好不好。」木瑤菁雙手死死的抱著李天辰的胳膊:「我只不過是找你幫個忙而已。」

「好。」李天辰沒有猶豫,立刻點頭。

先別說,這木瑤菁在學校的時候,對自己頗為照顧。

就說那系統,幫人忙那可是能夠計算抽獎次數的。

這種就完全等於白白送上門來的獎勵,李天辰當然是沒理由拒絕了。

林子哥雖然喝了不少的酒,眼神有些恍惚,可看到李天辰第一眼的時候便是有些熟悉,然後不免多看了幾眼。

我去!

是你?

重生之緣來如此簡單 不就是那個秦月妍的小白臉嗎?

多看了李天辰幾眼之後,林子哥便是將李天辰給成功認了出來。

「哦,是你。」李天辰自然也認得他。

這傢伙,當初自己和秦月妍一起的時候,遇到了這個傢伙,然後和他飆車,賺了秦月妍一百萬。

「我去,原來是你啊。」林子哥認出來了是李天辰之後,頓時就樂了。

因為知道李天辰是秦月妍的小白臉,在南延市,他是不敢動李天辰了,因為那裡並不是他的地盤。

可著南陽市就不一樣了,這裡乃是自己的地盤。

你一個南陽市的小白臉跑到這裡來,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那一次和李天辰飆車,差一點被這小子命都給弄沒有了,從那之後他就想要找李天辰報仇了,還是打電話給王楚風電話之後,才知道了李天辰的身份。

可又忌憚秦月妍的身份,借給林子哥十個膽子,在南延市他也不敢動李天辰的。

畢竟,他家的勢力範圍可是在南陽市而並非在南延市的。

本來,林子哥都認為,這一輩子都很有可能報不了這個仇了,畢竟他不清楚李天辰是否會來南陽市。

可沒有想到,這才過了多久,竟然就能夠碰到他。

老天爺都在幫自己啊。

「小白臉,真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能夠碰到你,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偏闖進來。」

李天辰挑了挑眉頭:小白臉? 重生國民男神:離爺撩不停 自己什麼時候成為小白臉了?

「我告訴你,這裡可不是南延市,是你小爺我的地盤,在這裡你那小白臉的身份是保不了你了。」林子哥本來是喝了不少的酒的,可看到李天辰后也許是太興奮了,酒意都消除了不少。

李天辰看著得瑟中的林子哥:「這麼說來,你是不打算放過我了?」

「你讓我差點翻車,差點連命都沒有了,還要我放過你?做夢,你給我等著。」

林子哥也不傻,因為是出來開房的,所以也沒有帶保鏢在身邊,考慮到自己一個人動手未必打的過李天辰,於是立刻就拿出了手機,然後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很快電話就掛了。

「你給我等著,我的人很快就要到了。」掛了電話之後,林子哥惡狠狠的對著李天辰道。

「你電話打完了,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吧。」李天辰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看著他。

「走,我的人還沒有到來之前,哪都別想走。」林子哥不可能讓李天辰就這麼離開,伸手將他攔了下來。

李天辰突然之間出手,抓著他的頭髮,把他的腦袋往下摁,同時右腳向上一頂。

碰!

直接來了一次親密的撞擊。

這一下,林子哥的鼻樑直接是凹陷了下去不說,而且鼻血都狂噴了出來,然後李天辰隨手一甩,把他甩在地上。

「小白臉,你,你,你,敢打我?」

「真是白痴。」李天辰無語搖了搖頭,說真的,這種貨色李天辰都已經懶的動手去揍他了。將這傢伙甩在地上之後,便是拉起木瑤菁的手:「木老師,我們走。」

說著,便是拉著木瑤菁進了電梯。

「喂喂喂,李天辰,我是要出去,不是要上樓的。」被李天辰硬是拉進了電梯當中,木瑤菁也想要離開,可這一次輪到李天辰抓住她了。

緊緊抓著她的手,她根本就逃不開。

很快,電梯上了七樓。

兩人進入到房間之後,李天辰右腳一勾,砰的一聲,房門便是關了起來。

「李天辰,你拉我進房間幹什麼?還有你幹嘛要關……啊!」

木瑤菁關門的門字都來不及說出口,便是猛的被李天辰一推,推的她摔倒在那足足能夠躺下五六個人的柔軟大床上。

「李天辰,我是你老師,你要作什麼?」

突如齊來的變故,令的木瑤菁面色一變,正打算要爬起來,可是李天辰已經是壓了下來,樂李天辰整個人壓在她那柔軟的嬌軀之上,同時抓著她的雙手令她動彈不得。

李天辰低著頭,看著近在咫尺的美女,眉頭微微的皺了皺,聲音低沉,道:「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麼人?」

木瑤菁掙扎了一會之後,發現根本就掙脫不開李天辰的魔爪,只能夠乖乖就範了,道:「我,我是你老師啊,還是你的班主任。」

「你是明白人,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並不是這個答案。」李天辰看著她:「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告訴我你真實身份究竟是什麼,若是還忽悠我,我可以向你保證,現在我就把你就地正法了,反正這麼大的一張床,若是不發生點什麼的話,那也太浪費了。」

(本章完) 歐洛微的視線放在了一直默不作聲,低著頭的莫小念身上,說:「你還站著幹嘛?快上課了,你難道想要遲到?」

莫小念抿了抿唇,猶豫了一番。

歐洛微的眉頭不經意的蹙了起來,莫小念這是在猶豫?

剛剛何曉兒對莫小念說的那些話她自然聽到了一點,所以,歐洛微也把事情猜出了一個大概。

何曉兒利用莫小念的家庭以此威脅,莫小念沒有何曉兒那麼大的權力,只能乖乖屈服。

歐洛微聽莫小念說過,她家裡只是一個暴發戶,能進斯蘭蒂還是她爸爸費了不少的精力,所以莫小念只有在學校里認真讀書,不去招惹這些豪門千金,不然受委屈的還是自己。

而且,莫小念臉上的傷,估計就是昨天晚上回家的時候,被何曉兒一幫人給欺負留下來的。

歐洛微嘆了口氣,自知道莫小念會被欺負成這樣完全就是因為她,所以,也就沒有過多的跟何曉兒起爭執。

歐洛微不知道莫小念的態度是什麼,所以就直徑走到了何曉兒的面前。

何曉兒害怕的後退了幾步,隨即便聽到歐洛微的聲音在自己頭頂響了起來:「以後,不許你再欺負她,當然,你要是敢欺負,學校外面小樹林見,我會讓你知道,打架是怎麼爽的。」

何曉兒緊緊抿著嘴唇,沒有說話。

「嗯?不說話?就是不答應了?還是說,你現在就想去學校外面的小樹林體驗一下打架的爽快?」歐洛微再次威脅著,這一次的聲音比剛剛還要狠厲幾分。

何曉兒的小腿肚子都在打著哆嗦,礙於強者的那一方,不得不先應允下來。

歐洛微往後退了退,瞥了一眼莫小念之後,就離開了洗手間。

很快,洗手間內就剩下莫小念和何曉兒兩個人。

接觸到某人陰狠的目光,莫小念的後背顫了顫,連忙惶恐的說道:「我不會說出去的,我什麼也沒有看到,我什麼都不知道!」

何曉兒冷哼一聲:「算你識相!記住,剛剛的事情要是讓第四個人知道,你可要想想你的家庭。」

莫小念慌忙不敢懈慢的點頭答應著。

她的這個低聲下氣的樣子讓何曉兒開心極了,完全忘了剛剛歐洛微是怎麼把她嚇成狗樣的了。

……

回到教室的歐洛微就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覺去了,就是連莫小念什麼時候回來的都不知道。

這節課是第四節課,等歐洛微醒來的時候,南如煙正站在自己的旁邊,不停的叫醒她。

歐洛微鬆懈的揉了揉眼睛,直接趴在了南如煙身上,迷糊不清的說:「唔,煙煙,現在幾點了?」

南如煙淡淡的說道:「十二點半,這個時候要是去食堂的話,可能還會有好菜給你留著,所以,你是選擇繼續睡覺呢,還是吃飯?」

歐洛微咽了咽口口水,陡然精神了起來,說:「當然是吃飯了,天大地大,吃飯最大,走,我們去消滅食堂,讓她們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實力!」 李天辰將木瑤菁兩隻手交叉放在她的頭頂上方,一隻手就能夠抓住她的兩隻手腕,而空出來的那一隻手則是極為不老實的放在了她的臀部位置。

而他的身體則是重重的壓在了木瑤菁的正上方。

兩隻腳將木瑤菁的雙足給盤住。

此刻的木瑤菁就好像被李天辰給五花大綁了一般。

只是綁她的不是繩子,而是李天辰的身體。

如此親密的接觸,饒是李天辰都能夠感覺到下方的這具身體那驚人的彈性,以及,她這具玲瓏嬌軀當中散發出來的特有的芳香。

兩個人現在的動作實在是太曖昧了,木瑤菁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和一個男人零距離如此親密的接觸,臉色漲紅無比。

也不知道她這臉紅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和林天辰太過親密的接觸,而感覺到害羞的。

「李天辰,你放開我,我是你的老師,你就這麼對待你的老師嗎?」被李天辰這般的壓在身下,實在是令人難為情啊,木瑤菁被氣得胸口都不斷的起伏著。

要知道她現在可是被林天辰給壓著。

林天辰的胸膛就壓著她的胸膛的,她胸口就這麼上下起伏。

嗯,這麼有彈性?

李天辰眉頭忍不住的一挑。

說實話,這也是李天辰第一次和女人如此親密的接觸的,饒是以前和前女友在一起的時候,頂天也就拉拉小手而已。

李天辰他不是神。

也是人。

還是個男人。

準確的說,還是個正處於血氣方剛年齡的男人。

Prev Post
嗡!
Next Post
此時,魔雷就猶如暴雨,朝著紀羽傾盆而下……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如落雨般的魔雷,天空中烏雲密布,時不時閃現著讓人有些恐懼的力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