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見到月千歡他們后,妖凰改變了主意。

它已經將月帝陵墓的下落全部封印在了妖凰蛋里。除非他的後代誕生,否則不會有任何人知道月帝陵墓的位置。

而妖凰蛋誕生了。它在月千歡身邊,讓月千歡知道也無妨。

四族的後代知道保護月帝陵墓的!它可以放心了。

不管谷方昱和谷方凌再怎麼逼問它。妖凰閉上眼,靜靜躺在地上。要不是谷方昱可以確定妖凰的心臟還在跳動,恐怕都會以為妖凰死了。

他暴跳如雷,憤怒無比!

「它到底什麼意思!」

「我懷疑那不是妖凰蛋,是月帝陵墓的下落!」谷方凌突然出口。

谷方昱回頭瞪著她,「你說什麼?」

「妖凰的意思,難道不是這個嗎?它不再怕我們將它煉製成傀儡,恐怕它已經將月帝陵墓的下落告訴了那三個人。現在他們帶著月帝陵墓的消息逃了。」

「哼,他們逃不了的!還有這畜生,真以為我們無法知道?」谷方昱獰笑,「等把你煉製成傀儡,搜魂煉陣,沒有什麼秘密能隱瞞我。」

「妖凰,我還要親自騎著你去挖開月帝陵墓。哈哈哈!你無法阻止我幻靈族,那幾隻老鼠也不可能!」

妖凰還是沒有反應,它緊閉眼睛一動不動。

……

另一邊。

月千歡他們根據妖凰給的路線,成功避開搜尋的幻靈族護衛,迅速出了三淵。

「快走!很快整個地魔淵就會被幻靈族包圍。那些千窟怪物,百洞的蟲潮要是再出現。我們被困住就麻煩了!」風欲說道。

月千歡:「按照妖凰給的路線,只要沒錯。我們可以避開那些東西。」

墨九卿:「走!」

他們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幸好妖凰給的路線,並沒有掉鏈子。

那條隱藏在地魔淵中,除了妖凰並無人知道的路線還保存的好好的。這比他們下來時容易簡單多了。離開十府,入百洞,再到千窟。

他們只用了一個時辰!

抬頭,上面就是鎮魔道!但他們卻停下了腳步。

風欲眉頭緊皺開口,「上面有人,是幻靈族!」

「我們不能上去。」月千歡搖頭。

一旦上去,定會被幻靈族發現。恐怕谷方昱和谷方凌還想不到他們逃出來的速度竟然這麼快,但地魔淵早就被封鎖。所有出去的人都會被抓住,嚴密審問。

他們想要矇混過關也不可能。

但不上去。妖凰給的那條路就在上面。只有上去,他們才能出地魔淵。

一瞬間被困在這兒,前進和後退都難以抉擇。

時間每分每秒過去,如同脖子被人掐在手裡。呼吸不通,極其難熬。誰也沒有停息,他們都在想著解決的辦法。

可是一時,根本沒有什麼好辦法能解決如今的局面。

怎麼辦?

就在這焦急,緊張的讓人喘不過氣的時候。上面的人竟然走下來了!

身體緊繃,殺氣瀰漫。 只要一下來,殺了他們!

耳中聽著腳步聲靠近,殺意越發濃郁,張牙舞爪。只等他們下來,他們齊齊出手。就不信殺不了幻靈族。

眼見氣勢劍拔弩張,即將出手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小千歡,你們這殺氣簡直都快撲過來了!好嚇人啊!」

什麼?

這聲音,這語氣!

微愣中,視線中出現幻靈族的服飾。但隨著過來的兩個人露出真容,他們才知。他們不是幻靈族,而是……

「師尊!琴尊!」

「徒兒。」鳳九黎點點頭。

琴尊卿風雅勾唇打趣,「怎麼樣,見到我們是不是鬆口氣?你們以為是幻靈族嗎?本尊也不想穿幻靈族的衣服,但不穿就偷摸不進來。」

「太好了!是師祖你們啊,真是嚇死我們了。」霽華拍拍胸口。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虛驚一場真是太好了!

氣氛緩和。緊接著他們更好奇,鳳九黎和卿風雅怎麼會在這兒?

月千歡開口:「師尊你們怎麼進來了?」

「外面局勢不對。不僅外域,內域也來了不少人。將地魔淵包圍起來!我們擔心你們遇到麻煩,所以想辦法進來了。」

「這個辦法是?」墨九卿挑眉詢問。

能在這個時候,偷偷進入地魔淵。這個辦法不用想,也知道非同一般。

鳳九黎揚眉沒回答,而卿風雅則是幾分同情的搖搖頭。某個人被拖下水,恐怕氣的這幾天都睡不著,吃不下。

月千歡:「好了。我們出去再說!師尊,琴尊。我們知道一個隱蔽的出口,可以避開幻靈族。」

「好!你們知道出口,也比找公西臣妥當。總覺得這小子不靠譜。」卿風雅說。

「什麼?」

大家驚呆了。

風欲:「你們竟然去找了公西臣?」

「當然。除了他,還能有誰幫我和鳳九黎進來?你們以為外面的守衛是開玩笑嗎?我們想偷偷進來不可能,只能讓公西臣出手找出破綻。」

一路上,他們邊走邊說。才知道鳳九黎和卿風雅對公西臣做了什麼。

用卿風雅的話說,動手的是鳳九黎。

他愛徒心切。找到公西臣一番「和諧」「友好」的談話后,公西臣冒著被當做幻靈族叛徒的下場。把他們給塞了進來。

不過進來是進來了。出去,公西臣死活不幫忙。

聽了經過,月千歡他們表情複雜。不知道是稱嘆鳳九黎未卜先知厲害,還是同情一把拉下水的公西臣。

同情還是算了,多點幾根蠟燭吧!

「為了以防萬一真的出什麼大事。月瀾星和雲夜已經在在外面準備好接應我們。不過幸好你們來了,不然在等個一天。我和鳳九黎就得殺進去找你們了。」

「下面幻靈族的九王中最強的修羅王,還有白羅王在。你們下來,也很危險!」

聽到修羅王和白羅王也在下面,鳳九黎和卿風雅紛紛感到了嚴重!

有什麼事發生了!

月千歡:「這裡就是出口了。走! 總裁的雙胞胎女友 等我們平安出去后,找個地方慢慢聊吧。再不走,恐怕修羅王他們就要追上來了。」

「嗯,我們走!」 沿著幽暗的隧道,他們走了三個時辰才離開地魔淵的範圍。抬頭看向四周,他們是從一個假山後面出來。

四周是建築物,他們對外域了解並不多。一時半會也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直到鳳九黎和卿風雅聯絡雲夜,月瀾星后才知道他們來了外域之三。

聯絡后,鳳九黎回頭看向月千歡他們。「你們先各自回外域去。我想很快,外域就會統計人數。」

「新生人數太少了。很容易就能發現我們不在。先回去,避開第一波統計調查后,我們進九重空間塔說話。」

「好。」大家齊齊點頭。

雖然他們用斗篷遮掩了身份,但谷方昱和谷方凌知道他們的身份。會在地魔淵中的,只有前來做任務的。

一旦幻靈族派人調查,他們不在,瞬間就會暴露。

月千歡看向花元冬,目露擔心。她不能保證谷方凌有沒有在千窟和百洞看見過他們的長相。但她知道,花元冬和谷方凌正面衝突過。

年齡,實力一對比。很容易就會暴露身份!

不僅月千歡想到這一點,墨九卿也想到了。他們立馬將這個猜測告訴了大家。

準備離開的人,頓時停下腳步。皺眉擔心起來。

花元冬低下頭,咬著嘴唇。「對不起,是我給你們惹來麻煩了。」

「沒事。我們去殺了谷方凌不就好了?對付不了最厲害的那個谷方昱,一個谷方凌。我們所有人難道還對付不了嗎?」霽華安慰花元冬。

月千歡也道:「不要自責。這是誰也不能提前預料到的。大家先回去,時刻在九重空間塔里留個神識。一旦情況有變,立馬通知大家。」

「好!」

「都要小心!注意安全。」

「嗯。你們都是!小心為上。」

大家一番叮囑后,才迅速轉身離開此地。

要快!一定要趕快回到自己的外域位置去。以免谷方昱和谷方凌知道他們已不在地魔淵后,來調查統計外域人數。

毫不意外,月千歡回去外域之六,由碰到了煙曼。

但這次,煙曼是在她房門口守株待兔。邊上,還有黑著臉面目扭曲的公西臣。他們齊齊抬頭看向月千歡,神色各異。

月千歡反倒是平靜。如常走過去,「你們怎麼在這兒?」

「小歡兒你到底幹了什麼?」

「月千歡你到底幹了什麼!」

兩人異口同聲,都在質問月千歡。月千歡去地魔淵,是煙曼給開的後門。她當然知道。而公西臣更慘的被拖下水。

月千歡靜靜看著兩人,勾唇微笑。「進屋談,怎麼樣?」

「肯定要談的!」公西臣砰的踹開門進去。看樣子,他氣的不行了。

再看煙曼,煙桿一直叼在嘴裡當磨牙的。她深深看了眼月千歡,才轉身進屋。「小歡兒,你可要好好解釋才行。」

進屋坐下,月千歡先拿出茶具。煮茶,行雲流水的優雅動作。還有茶香四溢,神奇的安撫了兩人內心的暴躁。

月千歡為他們各自倒上一杯玉荷心。「請喝茶,我會回答你們的疑問的。」 喝茶?

公西臣看著面前精緻堪稱藝術品的茶杯,還有茶杯里散發沁人茶香的玉荷心。他如牛飲牡丹,一口乾掉。

公西臣:「我喝完了,現在可以回答我了吧?」

說著,公西臣不由砸巴嘴。咦,這茶還挺好喝的!

煙曼倒沒有公西臣那麼粗暴。她端起玉荷心,先嗅了半秒茶香。再紅唇輕啟,微品玉荷心。茶水入口,煙曼眼眸一亮。「好茶。」

「的確是好茶,挺好喝的。這叫什麼名字?」公西臣順口追問。

或許他都沒有發現,自己的心情平復安靜下來了。不像是剛剛那麼急躁暴躁。

煙曼敏銳發現了這點。她再看自己,心情也舒緩多了。發覺這是這杯茶的原因,更加驚詫。

月千歡嘴角微彎,「此茶名為玉荷心。好了,你們想問什麼就問吧,不過我並不會所有都回答。」

「先回答我,你們進地魔淵幹什麼!有兩個男人找到我,他們進去找你。肯定是認識你的!他們是誰?」公西臣咬牙切齒。

說來簡直恥辱!

他被威脅一陣,不得不幫忙。 辣妻追夫:秦少慢點走 結果到頭來,他連兩個人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這能不氣嗎?

又直勾勾盯著月千歡,公西臣內心交戰不休。

月千歡為什麼去地魔淵?她和地魔淵被封鎖,有什麼關聯?若不是他仗著父母雙方的身份,也不可能偷偷的背著內域外域,把鳳九黎他們放進去。

但這不代表,公西臣就站在月千歡他們這邊。他是被逼上賊船!他還是向著幻靈族的。

月千歡放下茶杯,玉荷心在唇齒間回味。她開口:「我們進地魔淵是為了找一個很重要的人。她叫花元冬,是進地魔淵做任務的新生。找我的,也是我的朋友。」

月千歡並沒有暴露鳳九黎和卿風雅的身份。

公西臣可不接受這個什麼消息都分辨不出來的解釋。他還要追問,煙曼搶在他前面。「一人一個問題,該我了。小歡兒,你就為了一個叫花元冬了,進地魔淵?」

「是。」

煙曼不信。那個花元冬有這麼重要?

月千歡接著說:「我告訴你我有地魔淵任務是騙你的。否則說真話,你會放我去?」

「當然不會!」煙曼咬牙切齒,「你不知道地魔淵現在戒備森嚴。整個聖域都盯著地魔淵!你進去就是送死!」

「雖然你現在平安出來了。但是小歡兒我告訴你,一旦幻靈族知道此事。你難逃被抓!幻靈族審問人的手段,我想你是不會想要親身體驗一把的。」

說著,煙曼還謹慎的看了公西臣兩眼。

要不是公西臣被拉上了賊船,他也不可能在這兒。煙曼覺得頭疼。換了別人,她早就當甩手掌柜,絕不會把自己牽扯進去。但月千歡。

她是真心喜歡這個叫月千歡的新人。不僅臉和她胃口,性格也挺讓她喜歡的。

她不想看到這麼個好苗子,被幻靈族給毀了!

煙曼嘆口氣,她扭頭看向公西臣。「公西臣,我可以幫月千歡遮掩。說她沒有去過地魔淵,但這需要你這個幻靈族的幫助。」 「我還幫她?」公西臣瞪眼。

他放鳳九黎和卿風雅進去,已經是違背幻靈族的規矩了。要是被幻靈族得知,他就是叛徒!他絕對會被抓進大牢里蹲著,直到他父母來救他。

Prev Post
比如說在網上求個網址,後面加一句你懂的,就會搜索到老司機的車牌。再比如說現在。。。
Next Post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蘇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