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左成哲已經吃驚得說不出話來。

一路上,徐焰都說自己懂鍛造,左成哲卻沒有理會。畢竟鍛造也是一門大學問,不像醫術與丹道之間有著相通。那是一門全然不同的學問。

徐焰懂丹、醫、紋三道,已經足夠令人吃驚。

沒想到,此刻……竟然真的會鍛造!

剛才那光芒,明顯是紋兵成形時的光芒啊!

短刀之上,那時光芒及刃上的紋路彷佛有生命般緩緩消退,最後像縮回殼裡的烏龜,落在那只有指頭大的小的雲朵樣子的紋圖裡。

徐焰滿意的點了點頭:「還湊合。」

他從目瞪口呆的左成哲手中搶過短刀:「叫甚麼名字好呢?啊!我想到了!」

我是如何當神豪的 他看著手中的短刀,惡狠狠的道:「就叫作【土豪一號】!」

不成土豪,之後的日子恐怕難過。徐焰已經硬下心腸,狠狠立下要成為土豪的打算!

此刻的徐焰,斷然沒有想到,這件紋兵便是將來名震天下的「土豪系列」中的兵器之一!只是那時候,每一件「土豪」系列的紋兵,都是萬金難求的稀品!

…………

全清宮,中央,有一座高樓。

這座高樓,在全清宮的地位很特殊。

帝皇最忌功高蓋主,這並不單單指的是軍功,就連建築也是一樣。能夠比當今藍皇所居住的純陽殿還要高,令其存在變得更加特殊。這座高樓,稱為「天樓」。

而整座天樓中,也不見有人們進出,加上歷屆藍皇故意淡忘之下,很多在全清宮或看見天樓的人,都會下意識的無視它、忽視它,就像從不存在。

但是不能抹去,它存在的意義。

它是整個全清宮的中央,也是陣法的中樞。

而住在這座天樓里的,是一名不為人所知的千紋境紋師。

危老已經被世人淡忘很久,甚至已經習慣。能夠修行到這個地步,他已經能夠做到漠然看天下,無悲無喜。

當任何一個人,活了百年以上,大多都會變成這樣。

危老也不例外。

對他而言,最重要的莫過於鑽研紋道,尋求那突破傳說中的萬紋境的一絲可能。

只是今天,他那寧靜了近百年的生活,卻是被打破。

一道敲門的聲音響起,雖然並不用力,但對於危老而言,如同天雷。

他的心神能與整座全清宮陣法相連,幾乎在瞬間,他便知道來者何人。

吱呀。

天樓的門被打開,甚至揚起陣陣灰塵。

無人看見天樓有人進出,是因為危老若要出入,根本不需要走門。他能夠瞬間出現在天下任何一個地方。

所以這門,已經很久沒有打開過。

一名女孩,穿著並不華麗的長裙走了進來:「老爺爺你在哪啊?」歡快的聲音如同那隨朝陽而醒的鳥兒初啼,帶著勃勃朝氣。

「你這小娃娃又跑來幹嗎?」

聲音中帶點無奈,又有種沒好氣的感覺。

走進來的,自然是藍明心。

藍明心笑嘻嘻的,面上那雙不大的眼楮更是瞇成兩道月牙兒:「事情我聽靳叔叔說了,是老爺爺替我刻紋入宮吧?所以,我這不就來報答你了。」

嗖。

天樓極高,卻沒有梯級。

天樓的下層,也只是象徵式的擺了幾張古色古香的桌椅而已。

嗖的一聲,危老不知何時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你這娃娃又玩甚麼把戲?」

「呵呵呵呵呵……」藍明心奸狡一笑,更像一隻狐狸:「登啦!」

她把手中的盤子遞到危老身前。 ?第一百八十五章──五彩晶瑩

玉白色的盤子上,躺著一塊巴掌大小的糕子。

糕子呈方磚,卻是有著一道又一道的五種色彩間條。

紅、綠、藍、黃、紫。

五種顏色,間條式的呈現在這塊方磚大小的糕點之上,彷佛通體由玉石打造而成,絢麗耀目!

「哦?」饒是危老,面上也是露出趣味之色:「這是甚麼玩意?」

藍明心咳咳兩聲,那略黑的臉龐上卻是露出自豪之色:「這是我最新菜色──【五彩晶瑩】。」

「因為老爺爺已經很老了,所以我想做些健康的給老爺爺,但又要考慮到味道,所以便創出這道五彩晶瑩。」

「我沒有甚麼長處,就只是會料理,所以也只能做出菜色來報答老爺爺了。」

「老爺爺快點試試看!」

被藍明心那充滿期待的目光盯著,危老只感有點吃不消,覺得在百年前被無數敵人盯著的緊張感也不過如此而已。他拿起了這塊糕點,輕輕的咬了一口。

修行到這種級別,食物已非必需。他直接就可以從天地元力中,修練紋力的時候,直接將元氣化成身體所需的所有能量。所以真要說起來,他很不知多少年沒有真正吃過東西了。

只是在這吃下口裡的瞬間,他便愣在原地。

在口腔中,無數味道的混雜,如同強大而複雜的紋圖,彷佛交融卻又相輔相成。清香、鮮甜、果酸,明明是不同的味道,在配搭起來卻又如此的毫無違和感。

耳邊一邊傳來藍明心那略帶得意的聲音:「這道糕點,是由我用不同的果子及蔬菜而成,沒有任何別的調味品混和在內。而且,我在蒸煮的過程加入了對身體有益的紋植,對身體很好的!」

危老仍然愣在原地,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手中的那塊糕點已經被他吃得一乾二凈,甚至他感覺到自己嘴角有著一些糕點的殘渣。

「哼哼哼,佩服了吧。」藍明心絲毫不以為意,面上儘是洋洋自得的笑容。

危老也是不禁失笑的搖頭,隨即他又再次愕然。

自己多久沒有如此快樂了?

口腔中的那種清香仍然沒有離開,彷佛滲透到心底,令他已經枯竭多年的心,降下一滴甘露。

危老看向藍明心的目光都變得柔和:「小娃娃很不錯。」

藍明心吐了吐舌頭:「只是一些小玩意,老爺爺不嫌棄就好了。對了,氣宮的紋,我也看不太懂。這次也打算順道詢問。」

危老嘴角微笑:「那是藍家家傳的紋圖【契牙沙】。」

「契牙沙?」藍明心一愣。

「南方有一長河,便是母親河,你應該聽說過吧?」

藍明心聞言點了點頭。

危老便續道:「母親河自南方的汪洋而來,沿過大大小小數十個城市,經過血腥戰線到北方。也正是有母親河引汪洋之水進來,令南方生機勃勃。所以南方都信奉此河,甚至有一些河邊的村莊,每年都是祭拜母親河。」

「而契牙沙,是千年前的古語,意指母親。」

「藍姓的歷史,比你想象中還要悠遠。」

危老那雙蒼老渾濁的眼眸,卻是調皮的眨了眨巴眼睛:「只有歷代藍家最出色的弟子,才能夠入此紋圖。而當藍氏成了皇姓,那就只有每代的皇帝及太子才能入此紋。」

藍明心聞言,面上露出驚慌:「老爺爺!你既然知道這等忌諱,那怎麼還替我入此紋!你這不是害我嗎?」

危老看著那如驚弓之鳥的藍明心,心頭一樂:「呵呵,老爺爺可不受皇朝所掌控。既然靳行找上老夫,太低級的紋圖,老夫可是下不了手喔。當然,小娃娃修練的功法也是不凡,才有足夠的紋力去成功入紋。」

「放心吧,若是他日被發現而追究起來,你就跟藍鎮小子說是老夫的手筆。他不會責怪你。」

藍明心此時,才用古怪的目光看著眼前平凡的老爺爺:「老爺爺你到底是甚麼人。」

危老再次微笑:「只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罷了。」

…………

藍明心從天樓離開,到走的時候,她還是有點暈乎。靳行並沒有解釋危老的身份,只是說了別去打擾危老。但心地善良的藍明心,得知是危老替她刻紋入宮,自然得去報答。

但現在,她卻隱隱覺得這老人的身份不簡單。

很快,她沒有再深思下去。她知道自己笨,所以一些雖然聰明人才理解的事情,她很習慣的沒有去理會去深思。此刻,她只需要知道自己在宮中多了一個朋友,就足夠了。

想到這裡,藍明心又再次歡快的向御花園走去。

也沒有意外的,看見那一襲灰袍的身影。

雖然只是少年,不高的身形,看起來卻有一陣孤高的氣息。

藍明心下意識的放慢腳步。

每每千機哥哥雕刻著木頭的時候,那氣息就會變得跟徐大哥很相似。只是徐大哥是每次喝醉的時候才會有這種氣息。

那是一種,彷佛站在人群中,被萬千人圍擁著,卻仍然如孤獨一人的寂寥。

「明心……明心?」

金千機笑著在藍明心面前揮舞著手掌:「怎麼發愣了?」

「啊?沒有。」藍明心回過神來,笑嘻嘻的道:「千機哥哥明天要去哪個甚麼甚麼雲府了吧?」

金千機再次一笑,把手中雕刻的一個人偶扔到藍明心身前:「準確來說,是雲府外門。」

藍明心手忙腳亂的接過,卻是發現那個人偶,是一個看起來相當滑稽的女生,在瞪著那不大的眼楮發著呆。雖然很難像這種滑稽的風格中看出到底是誰,但金千機雕刻的東西,卻就是有一種獨特的魅力,令人一眼就看出到底是甚麼。

這個滑稽的女孩,是藍明心自己。

藍明心笑嘻嘻的接過:「為甚麼千機哥哥那個地方啊?在宮裡不好嗎?」金千機搖了搖頭,真是一個單純的孩子:「這裡?不過是一個大一點的牢獄而已。」

「牢獄?」

金千機沒有搭話,只是一笑,眼睛隨意的在御花園裡環視:「明心有興趣的話,就偶爾來探探我,也可以去看看那傳說中的雲府。」說著,金千機神秘一笑:「據說,有一位很有名的紋廚,便是隱居在雲府喔。」

藍明心的眼睛都亮了起來:「真的嗎?」

金千機續道:「當然是真的了。 烈焰焚情:誤惹惡魔老公 只是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待我開始正式上課後,有消息便通知你,屆時你偷偷的摸進來。」

「一言為定!」

「打勾勾!」

「這個……不用了吧?」

「勾!」

「真的不用……」

「勾不勾!」 ?第一百八十六章──外門開課

又是一天的過去。

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這只是已過去的無數天之一。但對於某些有心之人,這一天絕不普通。甚至是某些人,引頸以待的一天。

陽光升起,在陣法保護里,南皇城感受不到隆冬的嚴寒,只有淡淡的寒意。沒有令人不適,反而有種精神舒爽的感覺。

徐焰仍然是穿著那徐天縫了不同尺寸、卻是同樣款式的深紅色背心,其他都放在湖邊小屋。至於闖入,徐焰也不擔心。他做了些手段,大多都除了一些具攻擊性的機關外,還有示警性的機關。 婆婆媳婦小姑子 若是有人闖入,馬上會有獨特的信號射上天空,而他也向左家與謝家打了招呼。只見看到此信號,便會馬上派人來查看。

若是真有人闖進來……

想到這裡,徐焰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

都處理完畢后,徐焰便向著雲府的方向走去。

…………

地點他早就得知,但親身到來還是首次。

只是這外表……比他想象中還要平凡。

這座名震天下、學費貴得嚇死人的雲府外門,看上去與一座山間小廟沒有兩樣。肉眼看上去的面積……徐焰暗地裡的在與自己的湖邊小屋比較,就像相差無幾。

就連至南城的乘雲學院,比這裡大上不知幾倍!

若是說這裡是像乘雲學院那種小學院的話,徐焰自然能接受……

但這裡可是收黑得嚇死人的學費啊!!

徐焰狠狠的抓了抓自己的光頭,腦海中暗自盤算,若是這裡是虛有其名的地方,自己馬上拍拍屁股就走!

他硬著頭皮,走進了這座看上去殘破的寺廟。

甫剛進去,便看見有一名老者在掃著地上的殘雪。當他看見徐焰走進來,老者只是抬起頭盯了一眼,然後眼皮便微微闔下,就像快要睡著:「直走,左邊便是課室。」

徐焰點了點頭:「謝了。」

他沿著路向前走,只是片刻,便看到了左右有兩座院子。 我家養了一隻小惡魔 同樣的殘破,只是右邊很大,卻只用木製欄柵圍著,徐焰猜測,大概是用作活動。而左邊的院子卻是很小,甚至比自己那座湖邊小屋的寢室還要小。

在那座院子,有著兩道殘舊的木門。木門看上去破破爛爛,就像被大風一吹便會壞掉的感覺。徐焰仔細的再次四周打量,反覆推算,在確認自己沒有來錯地方后,緩緩的推開門:「有人在嗎……」

吱呀。

門被徐焰推開一條縫隙。

當徐焰從縫隙看過去的時候……

Prev Post
周圍的蟲魔發出一聲聲嘶鳴,不知道何時出現在石磊的周圍。
Next Post
「生命,怎麼可能憑空創造出來!」洛天眼中露出明悟,種靈藥需要種子,憑空煉出鬼物也需要種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