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怎麼可能憑空創造出來!」洛天眼中露出明悟,種靈藥需要種子,憑空煉出鬼物也需要種子。

而這對於飼鬼師來說正是常識,只不過,洛天是個半吊子,剛剛接觸飼鬼,而洛塵那玉簡之中也沒有提及,洛天自然也沒有去想。

「嗡……」想到這,洛天再次開始煉化起來,黑色的鬼氣,再次朝著洛天的手中凝聚,八色的火焰開始煉化起那些鬼氣來。

又是一個時辰之後,一聲更加強烈的轟鳴之聲響起,整個小山,被夷為平地,洛天灰頭土臉的站在煙塵之中,目光之中帶著憤怒。

「還不對勁嗎?」洛天憤怒無比,不過這一次雖然動靜很大,但是卻是讓洛天找到了一絲問題所在。

「鬼氣,我的修為中雖然有鬼氣,但是我畢竟不是真正的鬼修!」洛天猜測是跟自己的修為有關係。

「看來,得先渡劫啊!」洛天手掌一攤,黑色的鮮血懸浮在洛天的手中,不過比起鬼王剛剛給自己時,氣息微弱了許多。

「渡劫成為真仙,吸收這天地的鬼氣,然後將修為全部轉化成鬼氣!」

「雖然這或許讓我仙界有些異類,但是我也得先能回到仙界再說啊!」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伸手一揮,將能夠恢復傷勢的丹藥放到了口中。

就在洛天恢復之際,一道渾身黑氣的身影正朝著洛天的方向而來,臉上帶著一絲冷意。

「洛天,你若是在葬宮之中死了最好,若是死不了,那麼我拼盡一切也要找到你,讓我的家族將滅殺!」

「還有陳天勝,你個王八蛋,竟然將洛天故意往我身邊引,此事沒完!」張門烈眼中露出憤怒。

地宮爆炸之後,張門烈便是掉落在了一處山地中,撿了條性命,在地宮之中,張門烈消耗極大,差點就被洛天給追死,而他掉落的地方,距離他的家族不近,恢復了一下之後,張門烈便是想要先回家族。

對於洛天的恨意,張門烈一直都沒忘記,三次,足足三次,洛天都是差點要了他的性命。

「有人?」飛行中,張門烈便是感覺到呼吸有些急促,看到天空之上那匯聚而來的烏雲。

「有人要渡劫?真仙劫!」張門烈瞬間便是看到了盤膝坐在地面之上的化成洛塵模樣的洛天。

「他受了傷,一定也是在地宮之中受了傷!」張門烈眼中微微一亮,凶光一閃。

「在地宮之中我消耗很大,此時兜比臉還乾淨,何不趁此要挾一翻!」想到這,張門烈那真仙初期的修為便是散發而出,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地獄鬼修兇殘,殺人搶劫的事情是常有之事,張門烈瞬間便是站到了洛天的身前百丈處。

「識相的,將身上的寶物交出來!」張門烈冷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威嚴,大袖一揮,一股惡風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嗯?」洛天睜開雙眼,之前他便是感覺到了有人飛過,但是洛天也沒在意,以為對方是路過,洛天不曾想,竟然是老熟人。

「真是……」洛天看著張門烈,有些無語,張口一吐,風聲從洛天的口中傳出。

兩股勁風對抗在一起,捲起了大片的塵土,讓張門烈眼中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而就在張門烈詫異間,洛天卻是動了,整個人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道殘影,朝著張門烈沖了過來。

「找死,區區沒有渡劫的還不被稱為真仙,也敢對我出手!看來你是活夠了!」張門烈臉上頓時露出狠辣,一掌拍出。

張門烈並沒有認出洛天,若是知道眼前之人是洛天的話,張門烈一定會轉身就逃,有多遠逃多遠。

能夠在洛天的手中逃出三次,張門烈的實力自然不用多說,黑色的大手力壓而下,縱然是真仙初期也要小心應對。

「嗡……」不過,就在張門烈剛剛拍出之際,便是感覺到自己的修為運轉竟然有些生澀。

「轟……」三倍的肉身之力,發動而出,洛天的拳頭,轟在了那手掌之上。

「啊……」張門烈慘叫一聲,身形倒飛了,那拍出的手掌的那條手臂更是扭曲起來。

「怎麼可能這麼強!」張門烈臉色蒼白,腳下有些發軟的站在那裡,手臂之上傳出驚心的疼痛,冷汗頓時從臉上流淌下來。

「殺……」而洛天卻是再次飛身而起,朝著張門烈的方向沖了過去,不過飛行中,蒼穹之上卻是傳出了強大的壓力,讓洛天的身形停頓下來。

「哈哈,天劫要來了!」張門烈臉上露出強烈的喜色,飛身而起,朝著遠處逃遁,站在洛天的萬丈之外,想要看著洛天被天劫擊成重傷,到時候自己在出手,那樣就穩妥一些。

「天劫?」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此時身上的傷勢已經沒有什麼大礙,接近了痊癒。

「轟隆隆……」轟鳴響起,雷霆之力在烏雲之中翻滾起來,隨後一條金色的水桶粗的長蛇從天而降,朝著洛天轟殺過來。

大道轟鳴,天地震動,轟鳴中,一道道雷霆從天而降,帶著毀滅的波動,席捲在洛天方圓萬丈。

萬丈之內車第化成了雷霆的海洋,而地面之上的那些樹木,花草,都是受到了席捲,彷彿也是在渡劫一般。

「去……」洛天一拳轟出,朝著那水桶粗的閃電轟了過去。

「嘩啦啦……」轟鳴中,那金色的閃電,被洛天一拳轟碎,朝著四周席捲起來。

「他那拳頭,是什麼東西做的!」雷霆之外,張門烈嘴角抽搐,看著洛天竟然一拳將那自己忌憚無比的閃電擊成了碎片,心中震撼到了極致。

張門烈是真仙初期,自然也是渡過真仙劫,他深知真仙劫的恐怖,他當初渡劫之時,真的要生要死的。

「第一道雷劫就水桶粗細,還帶了一絲天道之力,這是不想讓他成為真仙啊!」張門烈臉上帶感嘆,看著那已經再次迎向自己的水杠粗的雷霆。

「嘩啦啦……」金色的雷霆彷彿一條金色的長龍一般,而洛天則是揮拳,同金色的長龍戰在了一起。

「你也別看熱鬧了,咱們一起吧!」轟鳴中,朗笑的聲音響起,洛天飛身而起,朝著張門烈的方向沖了過來,頭頂之上卻是頂針萬道雷霆。

「我草!」張門烈大喊一聲,臉色頓時變化起來,身形退起來。

不過,張門烈的速度雖然快,卻是沒有洛天快,幾乎還沒等張門烈反應過來,一道雷霆便是力劈而下。

「這場面,似曾相識啊!」雷霆中,看著被電的亂跳的張門烈,洛天心中暗嘆。

「為什麼會這樣,有種你留個名字!」張門烈哇哇亂叫,身後雷霆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

「洛塵!」洛天沉聲開口,隨著張門烈不時的加入到範圍之內,讓那雷劫更加恐怖起來。

「姓洛的,我真是欠了你們姓洛的,我服了,我服了,你別追我了!」張門烈大聲咆哮起來,帶著洛天飛行了一會兒,張門烈便是有些承受不了。

「殺……」而洛天卻是沒有絲毫的猶豫,不斷的朝著張門烈追殺而去。

轟鳴不斷,此時的洛天就是主宰,誰敢去惹洛天,就是仙王在洛天面前也要低頭,更別說一個小小的張門烈了。

「祖宗,我錯了,求你放我一條生路!」張門烈哭了,此時身形狼狽到了極致,整個人的如同喪家之犬一般,被劈的渾身冒煙,連親媽都不認識。

「他的肉身是啥做的!」張門烈看著身後同樣狼狽,但是卻依然氣息通天的洛天,心中驚駭。

不過,張門烈卻也沒有將眼前之人跟洛天聯繫到一起,畢竟這裡已經接近地獄之中。

而且地獄之中天驕也是有許多,連張門烈自己都是認不全面,張門烈此時心中別說多後悔了,自己就想劫東西而已,並沒有想要眼前之人的性命啊。 第兩千零六十五章殺進黑雲城

「啊……」慘叫之聲不斷響起,天劫原本就對鬼修克制極大,張門烈渾身不斷冒起黑煙,身上更是傳出焦糊的氣息,瘋狂飛行在地獄的大地之上。

「大哥,你別追我了,行嗎?我知道錯了,我怎麼這麼倒霉啊!」張門烈不斷的沖著洛天開口,心中悲憤到了極致。

萬丈的雷霆海洋中,洛天不斷的抗擊著天雷,同時不斷的跟在張門烈的身後,緊緊的追趕著張門烈。

呼嘯之聲不斷響起,張門烈不斷飛奔,身後方圓萬丈的雷海,不時的劈出一道粗壯的閃電,轟擊在張門烈的身上,讓張門烈不得不玩命的逃竄。

「如果我沒猜錯,前方應該有一個家族!是陳天勝家族的分支!」張門烈雖然狼狽,身上的氣勢也是不斷的下降著,剛剛恢復的修為也是再次燃燒起來。

「嗎的,陳天勝你當初帶著洛天那個王八蛋追著我不放,今天老子就帶著這個煞星去你的家族,先找回點利息!」張門烈心中有了決定,化成一道黑色的流光,朝著陳天勝家族的分支衝去。

「雷海,會移動的雷海,我的天啊!」張門烈帶著洛天飛奔,自然也引起了地獄鬼修們的注意,引起陣陣的驚呼。

石氏 「前面那個人是誰,竟然能夠牽引雷海!」隨後人們便是看到了張門烈的身影。

由於最中央的位置已經被雷海扭曲,人們發現不了洛天的存在,只看見張門烈身後跟著一片雷海,頓時將張門烈驚為天人。

「太猛了吧,那是誰,肯定是個天驕,能夠牽引雷海,說不定是哪個天王的子嗣也不一定啊!」人們看到雷海的一瞬間,便是躲的老遠,看著張門烈帶著那雷海呼嘯而過。

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張門烈也是聽到了人們的議論,心中苦澀,他能夠想象的到,今天的事情一定會在整個獸鬼王的勢力中傳揚,而人們雖然不知道他是誰,但是肯定有人知道,他張門烈的名字一定會被傳揚開來。

若是換做任何時候,張門烈的名氣大了,張門烈心中都會高興,因為在地獄之中,實力便是代表著資源,自己名氣大了,在家族之中,也必然會引起老祖的重視,會賞賜下資源。

但是現在,張門烈只想快點甩掉這個煞星,然後回到家族去療傷,時間過了這麼長時間,張門烈已經有些不支了。

黑色的城池,出現在了張門烈的視線當中,讓張門烈的眼中露出強烈的喜色。

這座城池,正是陳天勝家族中的領地之一,陳家,乃是獸鬼王勢力下的一個大家族,張門烈所在的家族雖然也很強大,但是比起陳家來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因為陳家乃是同洛家,還有嚴家三家是獸鬼王勢力下的三大家族,家族之中都是有著仙王強者坐鎮。

張門烈的家族,雖然也是有著一定地位,但是家族之中,修為最高也只是半步仙王,因此差距很大。

不過,這裡僅僅是陳家的一個小小的分支而已,縱然張門烈滅了,陳家也不會去在意,因為在地獄之中,一個小城池被滅是常事。

這座城池名叫黑雲城,城主名叫柳成,真仙初中期的修為,雖然是真仙中期,但是卻是一隻食氣鬼所化,因此不被張門烈看在眼中。

由於是鬼物所化的原因,柳城在陳家也只能是當做這一小城的城主,否則真仙中期,在陳家雖然不算是頂尖,但是也不會偏拘在這小城之中。

這就是地獄之中的矛盾,鬼物和鬼修的矛盾。

「那是什麼東西!」張門烈還沒到,那黑色的烏雲便是先到了,整個城池彷彿陷入到了黑夜之中,讓城中的鬼修變的詫異起來。

「怎麼回事?」陳天勝坐在城池當中,臉上帶著詫異,他在地宮之中也沒有死去,而是運氣很好的掉到了這城池當中,一直在這城池當中養傷。

陳天勝是誰,整個陳家的兩大天才之一,若不是掉到這座小城裡,陳天勝這輩子都不會來到這座小城。

陳天勝的到來,自然引起了柳成的極度重視,柳成感覺這是自己一步登天的機會。

得知陳天勝好色,柳成送上了不少女修,甚至還讓自己的女兒跟陳天勝接觸了一下,讓陳天勝開心,陳天勝將他的女兒收為了妾室,這讓柳成的地位瞬間提升不少。

「公子,城外飄來了一塊烏雲,好像有人朝著這裡飛來了!」柳成雖然已經是陳天勝的岳父,但是還是深知自己的地位,很是謙卑的開口。

「烏雲?誰敢在我陳家這裡鬧事,去滅了吧,過幾天你隨本公子回陳家,怎麼說你也是我的岳父,這小小的黑雲城實在是有失身份!」陳天勝揮揮手,表示不耐煩,左擁右抱,手很是不老實的在懷中女子身上亂動。

「這柳成雖然是只鬼物,但是這女兒倒是不錯!」陳天勝心中暗嘆,這些天在這黑雲城中,陳天勝很是開心,心中已經決定將柳成帶在身邊。

「是!」柳成連忙開口,眼中露出喜色,飛身走出了大殿,衝出了黑雲城,心中暗自決定,一定要將這來挑釁的人給滅掉,而且還要滅的漂亮,在陳天勝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

「轟隆隆……」雷聲陣陣,柳成剛一出現在城外,便是看到了天空之上那黑沉沉的烏雲,那股毀天滅地的氣息,讓柳成心中一抖。

不過一想到陳天勝就在黑雲城中,柳成心中頓時有了不少底氣,挺胸抬頭,臉上露出傲然,真仙中期的氣勢散發而出。

「何人在這裡裝神弄鬼,本座黑雲城主柳成,出來受死!」柳成大喊,聲音威震八方,在黑雲城中回蕩起來。

「是城主!柳城主!」黑雲城中的人們振奮起來,目光中帶著恭敬看向緩緩升空的柳成。

柳成聽到城中人們的恭維之聲,眼中得意之色一閃即逝,感覺這些場面陳天勝一定會看在眼中,自己如此威武的畫面,肯定讓自己在陳天勝心中的地位再次提高了幾分。

一想到自己跟著陳天勝回到陳家,雖然在陳家之中會裝孫子,但是在外面卻絕對是呼風喚雨,柳成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因此更加賣力,甚至動用了修為,使得柳成這裡看起來更加威嚴。

「真仙中期!」張門烈此時距離黑雲城只差幾萬丈,能夠聽到柳成的聲音,知道柳成是真仙中期之時,張門烈眼中微微一亮。

「在下飼鬼師家族,張門烈!」呼嘯中,張門烈已然到了黑雲城下,與張門烈一同到來的,還有那方圓萬丈的雷海。

「你……」柳成聽到張門烈的聲音,微微一愣,因為飼鬼師在地獄之中地位特殊,柳成身為鬼物所化,更是對飼鬼師有些敬畏,剛要回應,一道金色的雷霆便是橫空落下。

「啊……」陣陣的黑煙在柳成的身上升起,柳成整個人的臉色扭曲起來,渾身那濃郁的黑氣彷彿被凈化了一般,極致的疼痛讓柳成嘶吼起來。

雷霆之力對於鬼修有著很大的剋制,對於鬼物來說,那幾乎就是滅絕,這道天雷劈在一般的真仙中期身上,或許只能讓其受創。

但是劈在了柳成的身上,卻是瞬間讓柳成受到了重創,真仙中期的修為都是有些聳動起來。

「公子,救我!」柳成瞬間沒有了之前的威嚴,轉身就逃,逃向黑雲城中。

「跑啊!」整個黑雲城頓時雞飛狗跳起來,實在那雷海太過駭人,若是城中進入到黑雲城中來,整個黑雲城必然會損失慘重。

一道道身影瞬間衝出了黑雲城,轉眼間整個黑雲城便是人去樓空。

陳天勝猛然站起身來,飛身而起衝出了大殿,站到了黑雲城的天空之上。

「公子!」柳成飛到了陳天勝的身旁,眼中露出驚恐,目光看向那已經飛飛到了城下的張門烈。

「轟隆隆……」轟鳴滔天,一道道雷霆頓時激蕩在黑雲城的城門之上,整個城門頓時化成了廢墟。

「張門烈!」

「陳天勝!」幾乎同時,張門烈和陳天勝便是都看到了對方,兩人都是微微一愣。

「張門烈,你找死!」陳天勝大喊,不過面對張門烈身後那恐怖的雷海,陳天勝心中也是顫抖無比,尤其是看到張門烈那凄慘的模樣,陳天勝想都沒想,便是便是轉身就逃。

柳成也是飛身而起,抓起了自己的女兒朝著遠處逃去。

「完了……」張門烈看到陳天勝,臉色也是難看起來,沒想到陳天勝竟然在這黑雲城中。

「天勝兄,此事是誤會!」張門烈大喊,朝著陳天勝的方向追去。

「張門烈,你他嗎離我遠點!」陳天勝大罵,心中瞬間便是顫抖起來。

轟鳴中,整個雷海便是佔據到了半個黑雲城,天地轟鳴,半個黑雲城瞬間便是化成了灰燼。

「還都是老熟人啊!」洛天站在雷海之中,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並沒有去追擊張門烈和陳天勝兩人,因為此時他已經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第兩千零六十六章投名狀

黑雲城,大半個城池徹底湮滅在那恐怖的雷霆之下,洛天身體之中的仙氣不斷的涌動著,抵擋著那一道道能夠重重創真仙初期的雷霆。

張門烈,陳天勝,還有柳成以及柳成的女兒站在那裡,臉上帶著驚恐,心中暗自慶幸這雷海停了下來。

「我的黑雲城啊!」柳成心神顫抖,看著黑雲城淹沒在那恐怖的雷霆之下,那是他的心血,此時卻是毀了一大半。

「我招誰惹誰了?」柳成心中鬱悶到了極致,但是那恐怖的雷霆卻是夠讓他不敢越雷池一步。

「張門烈,此事你必須要給我個交代!」陳天勝陰沉著臉,目光看向張門烈眼中森然無比。

「陳兄,我也是無心,我被那小子追殺,原本是想要找黑雲城主幫忙,沒想到事情變成了這樣,陳兄放心,這黑雲城的所有損失,我一定賠償!」張門烈心大聲開口。

此時的張門烈凄慘無比,接二連三的消耗,張門烈現在的修為甚至跌落到了半步真仙,張門烈身上的資源也是消耗一空,只能靠著功法去恢復。

而陳天勝的憤怒他更是需要去平息,畢竟他跟陳天勝的地位不平等,若是不能平息陳天勝的怒意,鬧到家族中去,他會吃不了兜著走。

「一座城池就想打發我么?我陳天勝就這麼不值錢么?」陳天勝冷眼看著張門烈,目光之中泛著危險之色。

「陳兄……」張門烈目光看向陳天勝,瞬間便是明白過來,陳天勝就是找茬威脅自己,是明搶。

陳天勝的確是這麼想的,在地藏王宮之中,他損失也很大,因此才想著敲詐張門烈一筆。

張門烈心中憋屈,想到了地獄之中若不是陳天勝將洛天引到自己那裡,自己也不會像現在這麼凄慘,說不定靠著自己的消耗,還能將這個渡劫之人幹掉。

Prev Post
而左成哲已經吃驚得說不出話來。
Next Post
從已經知道的信息來看,納蘭雲川雖然與現狀的大夏龍雀統領納蘭雲海是兄弟,但兩人的性格似乎頗為不一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