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已經知道的信息來看,納蘭雲川雖然與現狀的大夏龍雀統領納蘭雲海是兄弟,但兩人的性格似乎頗為不一樣。

作為大夏龍雀的統領,一般來說是不應該摻和東荒大事的,所以納蘭雲海一直都在伏龍坡,或者與麾下士兵一起去秘密訓練。

但納蘭雲川不同,從已知的信息來看,他多次來京城,而且當年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實力,一度成為整個京城的姑娘們最想嫁的對象。

這樣的一個人難免會與許多人產生聯繫,比如與姬太浩成生死之交……

同為東荒三傑,與李雲清恐怕也會成為舊識……

還有自己的外祖父秦天恩……

寫下秦天恩的名字后,秦少孚又將他和代表了自己父親的圓圈連起來,一時皺眉。

很明顯,秦天恩是知道這個圓圈身份的,所以他才會勸自己母親放下那段感情。

https://tw.95zongcai.com/zc/45595/ 而且當天見面的時候,秦天恩還罵自己連累了母親,導致她最後客死異鄉,魂斷銅陵關,如果猜得不錯,他當年甚至會要母親墮下還在腹中的自己……

明明知道很多事情,肯定還有更好的解決辦法,但秦天恩最後卻是選擇了用那樣的方式來處理他和母親的關係,這之間會有什麼原因?

秦少孚一時間想不明白,只能又回到納蘭雲川那繼續思索。可惜,情報有限,而且納蘭雲川當年失蹤后就再沒有半點信息。

如果他死了的話……不對……

秦少孚突然想起,皇甫長青曾和自己說過,納蘭雲川沒死,還回來了,見過皇甫光明,只是他沒有確切的看到而已。

但能讓掌握了十方俱滅的他說出這些話,十有八九是沒有問題的。

既然納蘭雲川回來了,那他現在會去哪?

回伏龍坡……不可能的,秦少孚雖然不認識納蘭雲川,也沒見過面,但能想到,一個昔日絲毫不收斂低調的大夏龍雀統領,此人心性必然自視甚高,而且非常驕傲。

這樣的一個人失意后,再回來,發現自己曾經的位置被人取代,那人還是自己的弟弟,必然不會再回去,不然太丟顏面。

如果不回伏龍坡,四方魔族出動又沒有他的動靜,那極有可能此人要麼隱藏在皇宮中,要麼就是隱居在京城內。

想到此處,秦少孚頓時在這名字上加了一個圈,再繼續想其他。

可惜,信息有限,卻也再想不出更有用的東西。

正要轉另一個人,突然心中一動,又在一旁加上了姜岩的名字。

器靈種田記 鮫珠昔日被姜岩所盜走,最後卻到了自己母親身上,最終融入自己的身體。這其中有過怎樣的故事不知,但也有可能是姜岩與納蘭雲川認識,然後因為某些原因給了他,最後見得自己母親重病,所以給了她療傷。

可惜了……姜岩說不再與自己相見,不然該問問他此事。

納蘭雲川之後,秦少孚將目光轉到了姬太浩上。

曾經的東荒三傑,大寒朝戰神,之前被懷疑最有可能是自己父親的人。

與他有關係的人不少,納蘭雲川、秦瑤、皇甫光明、李雲清……

關於此人,有那麼幾個事情極為古怪。

前代魔神皇魔功蓋世,就算不如現在的魔神皇,但也應該到了太天位,所以曾將東荒英雄打的落花流水,自己卻絲毫無損。

那姬太浩究竟是如何與他同歸於盡的?還是說,姬太浩也有了太天位的實力,若是如此,那李雲清和納蘭雲川根本不配與他同列東荒三傑。

須知太天位和玄天位之間是天壤之別,不可逾越。更何況那個時候的李雲清和納蘭雲川未必有玄天位實力。

如果的確如此,那也有可能是姬太浩故意隱藏了實力……說明他是一個有不為人知秘密的人。

其次,雖然賭約是單打獨鬥,但如果真是雙方重傷,魔族大軍就在一側,魔神皇的手下斷不可能真正袖手旁觀。

尤其最後同歸於盡之前,兩人必然都是實力大損,此時一個大天位魔將便可解決姬太浩,但並沒有出手。

為什麼……是什麼限制了這些魔將,讓他們從頭到尾都在一旁觀戰。

還有……秦少孚突然又想起一事:前代魔神皇第一次會戰東荒英雄之時,姬太浩不在。

作為大寒朝的戰神,是不可能遠離東荒的,為什麼會在這麼關鍵的時刻消失了。

魔族浩蕩來襲,不可能不知,而且時間也非一日兩日,一月兩月,他去了哪裡?

如果他明明就在東荒,卻是沒有出現,而且從之後來看,他肯定也是沒有傷痛病痛影響,那麼只有一個原因:他在避戰。

當年的姬太浩並不想和魔族交戰……秦少孚很驚訝,自己居然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

而且姬太浩最後是以孤膽英雄的姿態,直接與魔神皇約戰聚龍山,似乎要解決什麼……這要解決不僅僅是東荒,也許還有其他,比如……

魔神皇之位!

當秦少孚想到這個的時候,瞬間心如擂鼓,將要從口中跳出。

如果真是如此,那便說明了一個事情。

大寒朝的戰神,姬太浩,他根本不是人族,而是魔族!

這個身份……秦少孚目光瞬間定格在了那個代表自己父親的圓圈上。 姬太浩,這位大寒朝的戰神,東荒的英雄,不是人族,而是魔族。

若說出去,恐怕無人會相信,但秦少孚卻覺得只有這樣才能解釋。

姬太浩既然有能跟前代魔神皇同歸於盡的實力,那便是太天位。太天位實力的他沒有害怕魔族的理由,自然也不可能避戰,除非他自己就是魔族。

姬太浩是魔族的王子,那個時候的他,還沒有做好挑戰魔神皇奪取皇位的準備,所以當知道魔族來襲后,他選擇了避戰,希望東荒人族能憑藉自己的能力打贏這場戰爭,這樣便不會那麼麻煩。

還有魔神皇不得不與其單打獨鬥的原因……

其他魔族不能插手的原因……

如今的魔神皇,當年的魔族王子會放過李雲清的原因……

秦天恩不認女兒的原因……

大寒朝淡漠了這位英雄,不宣傳為世人所知銘記的原因……

很多很多……

秦少孚心中一一理順,彷彿間一下子回到了百年前,看見了一切的發生。

一百年前,年輕的魔族王子,厭倦了魔族的生活,想去往東荒看看另一個世界。

雖然當時的魔界之門是關閉的,但他有個好朋友擁有打開魔界之門的力量,那個好朋友就是姜岩。

姜岩召喚了赤芒星與熒惑守心同現,年輕的魔族王子偷偷的來到了東荒。身為皇族子嗣,又是天才中的天才,該是有他人所不能的能力,比如:收斂魔族氣息,變成人族模樣,無人能看出。

他化名為姬太皓,開始在東荒闖蕩。

不同於其他魔族,姬太皓並沒有那麼強烈的毀滅和戰爭慾望,他喜歡這個相比魔界更為生動,更為精彩的世界。

他遊盪了很多地方,一個偶然的機會,邂逅了虎神將家族秦天恩的女兒秦瑤,並一見鍾情。

為了接近秦瑤,姬太皓投身大寒朝軍旅,開始尋找接近心上人的機會。

超強的實力,讓他應付任何局面都遊刃有餘。各種出色的表現,引來了世人的注意,無數女孩子親睞,其中便包括了自己的母親秦瑤。

郎才女貌,天賜良緣,若按正常的情況發展下去,本該是天作之合。

然而姬太皓卻是忘記了另一件事:他表現的用力過猛了。

太過出色的他,被皇甫光明委以重任,成為皇族麾下最重要的將領,並冠以戰神的名頭。

在皇室的版圖中,除了不能繼承皇位,他的地位已經能與皇子相當。這樣的地位,讓他擁有娶大寒朝任意一個女子的資本,除了神將家族的。

神將家族的女子決不能外嫁,只能入贅。

如果姬太皓想要與秦瑤結成良緣,他便必須入贅秦家,而這是皇甫光明不能允許的,甚至秦家也無法接受……畢竟誰也不知道姬太皓心屬哪個陣營。

無奈之下,兩人只能暗中保持聯繫,尋找合適的機會。

龍不與蛇語,只與龍為伍。

姬太皓的傑出,吸引來了東荒人傑的注意。納蘭雲川、李雲清很有可能與他是不打不相識,成為好友。

三個天資卓越的人,成為天下最傑出的年輕人,被世人成為東荒三傑。

而此時一件尷尬的事情出現了,納蘭雲川愛上了秦瑤,卻不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已經和心上的女子私定終身。

為了讓關係不至於變得太尷尬,秦瑤不斷的拒絕納蘭雲川,同時兩人也對他隱瞞了彼此的關係。

若是繼續如此下去,在找不到合適的解決方法下,最終的結果,恐怕是姬太皓帶著秦瑤私奔,離開東荒。

然而在這麼一個關鍵的時刻,赤芒星現,熒惑守心,魔界之門大開,魔族入侵東荒。

現在的魔神皇,當年還只是魔族王子,可能就與現在的這些魔族王子一般,被魔神皇驅入東荒,挑戰強者。

李雲清與其戰過五次,皆是落敗。姬太皓在一旁看著,沒有插手,但也因為他的緣故,當今的魔神皇沒有對李雲清下殺手。

當然,他絕非是念著與姬太皓的兄弟之情,而是因為他看到了另一件事情的苗頭。

當今的魔神皇發現了姬太皓與秦瑤的關係,更明白戰爭一旦發展到不可收拾的時候,姬太皓必須要做出選擇:是為魔界而戰,還是為愛人而戰。

以他對姬太皓的了解,知道後者更有可能。那麼到時候,姬太皓和前代魔神皇都會重傷,那便是爭奪魔神皇皇位的時候。

他必須要保持實力,如此才更有機會。

而之後的事情發展也基本如此,姬太皓不想與自己的父皇交手,所以開始選擇了避戰……也許會與秦瑤找個地方躲起來,過隱居生活。

也許自己就是在那段時間產生,珠胎暗結。

此時,人族戰敗的消息傳來,秦家死傷慘重。當無法安心隱居的秦瑤回到秦家的時候,發現曾經美滿幸福的一家,已經只剩下了自己和父親。

傷心鬱結,一病不起。

姬太皓終於再也忍不住,找到了納蘭雲川,同赴聚龍山,挑戰前代魔神皇。

魔族皇位的傳承,從來都是殘酷的。不僅僅有繼承者之戰,還有強者為尊的爭奪方式。

在魔界皇族中,有規定,任何皇族嫡系血脈,都有權力向魔神皇發動挑戰,任何人不得插手。勝者成為新的魔神皇,敗者死亡。

因為王子鮮少有能比自己父皇強的,自然不會去自己找死,所以很多世代過來,都沒有王子使用這個權力……但這個權力依然存在。

最終,姬太皓與前代魔神皇同歸於盡。臨終前,把從姜岩處借來的鮫珠交給了納蘭雲川,讓他帶回去給秦瑤。

魔族的軍隊退回了魔界,並非是因為群龍無首,不敢戀戰,而是為了幫助各自的主子爭奪空出來的魔神皇之位。

突然的斷層,那時的魔神皇之爭必然兇險,所以現在的魔神皇才會娶那麼多女子,並讓她們修鍊太始之魔的救贖。

而重傷的納蘭雲川帶著鮫珠回到京城,這才發現心上人不僅和姬太皓相愛,還私定終身,有了身孕。

傷心欲絕的他,留下了鮫珠和本該給自己療傷的寒玉床后,便黯然離開。

魔族懷孕時間本就長,加上重病,還有寒玉床和鮫珠的影響,秦瑤昏迷了三十年,肚子裡面的孩子也停止了生長,直到她蘇醒過來。

秦天恩發現了其中的秘密,要蘇醒過來的秦瑤拿掉肚子裡面的孩子,被她拒絕。

秦天恩不敢讓自己的女兒生下魔族王子的孩子,但又捨不得殺掉自己女兒,最後只能將其貶去銅陵關,任她自生自滅。

因為蚩尤血脈的影響,將近五年後,自己才出生……

一切想下來,秦少孚捏緊了拳頭,時間線一一對上,如此……合情合理。 一切下來,時間線剛好吻合。

解釋了為什麼秦瑤去銅陵關近五年後生下了自己……

解釋了為什麼李雲清會暗中教授自己凌仙步法……

解釋了鮫珠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體內……

解釋了秦天恩為什麼不認女兒……

也解釋了大寒朝為什麼刻意打壓關於姬太浩的英雄事迹……

東荒的英雄,居然是魔族,這是何等可笑。 寵婚撩人:小嬌妻,有點甜 人族的安危,居然需要魔族來挽救,說出來恐怕瞬間奪大軍士氣。

將這一切理順后,秦少孚莫名覺得神清氣爽,這些事情會帶給自己怎樣的命運已經不重要,他需要的是真相,他尋找了多年的真相。

當他準備離開密室的時候,突然目光又釘在了納蘭雲川的名字上。

經歷了那個時代的人,李雲清在劍仙崖,新任魔神皇已經準備入侵東荒,姜岩剛離開自己,秦瑤已死,姬太浩已死,秦天恩……

所有人都有下落,唯有納蘭雲川不知。

一個愛的深沉的人,一個自有大俠之意的男人,一個曾因為情傷黯然離去將生的機會留給暗戀之人的人……他還活著,回來了,那麼這些年他會去哪?

如果自己是他,經歷了這些,會怎樣?

如果是以前,秦少孚根本不會去這麼想,以他的閱歷,他的人生,根本不可能與納蘭雲川發生共鳴。

然而經歷了這麼多,加上白玉瑤被擄走,還有各種事情如大山壓頂鋪面而來后,他感覺自己可以嘗試去共鳴一番。

當心灰意冷后,曾經的榮耀名聲都會變得無足輕重。就如自己一般,心若疲憊,大寒暴虎的威名又有何意義?

自己會離開,隱姓埋名,隱藏自己的實力……或者說已經重傷,可能修為盡數被廢,然後離開大寒朝,離開東荒……

不對,這是自己的想法,如果是納蘭雲川應該不會。

他能在那種情況下,不顧生死,與姬太浩同赴聚龍山,說明他是一個真正為國為民的大俠,他的立場讓他生來就站在魔族的對立面,而不是如自己一般因為種種原因走到魔族對立面的人。

縱然他對權力名譽榮耀都失去了興趣,他也不會遠離東荒,因為他是大夏龍雀,他要守護人族,內心的責任感會讓他一直注意著整個東荒的情況。

身為大夏龍雀的統領,家訓會讓他心念守衛人族,而不是大寒朝。

當對繁華淡漠,便會去偏遠的地方,如深山,如鄉下,如……邊疆,如……隱姓埋名成為一名普通的士兵,發揮餘熱。

但他不會隨便加入一個軍隊,因為納蘭家的組訓不允許對人族出手,那麼他守衛的方向就該是異族。

秦少孚心中瞬間蹦出一個地方:銅陵關。

銅陵關是關押神將家族罪人的地方,同時也防衛大寒朝北方的地方。在正常情況下,雍國和東夷都不會進攻這裡,這裡主要防備的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在狹義上不屬於東荒人族的範圍。

Prev Post
「生命,怎麼可能憑空創造出來!」洛天眼中露出明悟,種靈藥需要種子,憑空煉出鬼物也需要種子。
Next Post
楊玄真心想,『如果我達到一定境界,也能讓時光倒流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