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浪將一半的道印都轉化成為同一種道印。

龍的天空道印,能夠影響天地,讓龍族成為這片天地的主宰者,凌駕在眾生之上,進而提升龍族技能的威力。

在這種道印的幫助之下,范浪的人龍血脈以及龍蛇並起,都會大大增強,更上幾層樓。

「吼!!!」

龍蛇劍氣同時咆哮,體積進一步膨脹,瘋狂吞噬刀氣,逼近了白無常。

「不好!」

白無常心中一凜,臨時變招,引爆了之前凝聚的輪狀刀氣,將龍蛇劍氣震開,自己連人帶刀穿梭而出,刀尖直奔范浪而去。

他這個變招,其實已經算是出了一招半,只不過這種口頭上約定的交鋒,不可能那麼嚴格,到頭來要比的還是實力。

范浪看到了白無常的動作,卻沒有改換招式,而是繼續催動龍蛇劍氣,兩股劍氣交織在一起,龐大的身軀彼此環繞,將持刀襲來的白無常捲入其中。

轟!轟!轟!

龍蛇劍氣連連爆炸,釋放出恐怖的威能,對白無常造成重創,先是止住他的去勢,接著讓他倒退了一段距離。

白無常不得不轉攻為守,用刀氣護住自身,避免了傷害,但是這個舉動就已經證明他落入了下風。

勝負已分!

范浪收回雙劍,前方的劍氣也隨之收斂,化為了兩條安穩的龍蛇,在他身前環繞。要是白無常認賬,那他就會收手,要是白無常不認賬,那他就會繼續進攻。

白無常收刀而立,再看他的衣服,有一處衣角變得破破爛爛。

這一點點損傷,同樣證明了他的失敗。

「後浪推前浪,白無常願賭服輸,這個泉眼歸你了!原本我打算利用這個泉眼提升自己,可惜無福消受。」白無常認輸道。

「承讓了。」范浪還劍入鞘。

「被你這個後起之秀比下去,還真是有點不甘心,按你這個修鍊速度,再給你一年半載,我恐怕就要被你遠遠的甩開了。」

「確實如此,再給我一些時間,我將傲視整個神浩星,無人能夠匹敵。」

「哈哈,你還真是驕傲,但不算自大,你有資格說出這番話,讓我無法反駁。」白無常笑的有些無奈,甚至還有一點點嫉妒的意味。

天妒英才,連上天都在嫉妒范浪,何況是人。

范浪心中一動,想起一件事來,話鋒一轉道:「白宗主,既然你知道了我的厲害,那我就多說幾句,在此給你提一個醒,以後若是爆發大陸之戰,希望你能站在騰龍大陸這邊,不要動搖!」

「你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了?」白無常笑容淡去。

「不久前的灌頂大戰,白宗主有過一些可疑的舉動,具體是什麼,我就不啰嗦了。我只是提醒你,永遠不要當我的敵人,別逼我跟你一決生死。」

范浪凝視著白無常,目光鋒芒畢露。

白無常目光閃爍,沉默了一下,這才緩緩道:「聖帝很強,我當年跟他交過一次手,連他的一招都擋不住。他當時放了我一馬,沒有殺我。我知道他這屬於收買人心,並沒有多麼感激他,但是對於他的實力,我算是心服口服。神浩星的玄神一共就那些,他的實力放在玄神當中,絕對是頂尖的。他將來甚至有可能直接在神浩星上就突破玄神境界,達到更高的境界。」

「這就是你向聖光大陸低頭的理由?」范浪問道。

娛樂圈頭條 「你沖我發火沒用,」白無常搖搖頭,「有本事,你就去把聖帝擊敗,要是你能擊敗聖帝,自然天下歸心,整個騰龍大陸都會臣服在你腳下,所有玄神都會甘拜下風。」

「不用激將我,等到時機成熟,我自然會去宰了聖帝。 南宋風煙路 放眼騰龍大陸,能殺死聖帝的人,捨我其誰!」

范浪說出豪言壯語,立下斬殺聖帝梵剎的誓言。別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敢發誓辦到。

「好,沖你這番話,我賣你一個面子,給你一個承諾。要是聖光大陸打過來,我不會投靠他們,最多袖手旁觀。要是你真能殺了聖帝,我就跟你一起殺到聖光大陸去。」

「聖光大陸打過來,你要袖手旁觀,我把聖帝殺了,你倒是要跟我一起去撿便宜,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我要你答應我,要是我殺死聖帝,你就帶著整個斷雲宗臣服於我,這樣的許諾還算是可以接受。」 范浪說出了一個新的要求。

這個要求看似過分,是逼迫白無常帶著斷雲宗臣服,但如果他真的殺死了聖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強者君臨天下,有資格擁有一切。

白無常想了想,點頭道:「可以,你要是能殺死聖帝,那我就拱手臣服!」

「白宗主一言九鼎,這句話我就記下了,到時候自然會讓你兌現。」范浪道。

「我會等你殺死聖帝的那一天,畢竟你是騰龍大陸的人,相比之下,我還是希望你能贏。」

「借你吉言。」

「言盡於此,我走了!」

白無常跟范浪拱拱手,化作一道流光,順著激流涌動的方向,借力離開了此地。

他心生感慨,范浪的實力竟然成長到了這種程度,能跟他一較高下,還揚言要殺死聖帝。這個承諾,並不是說大話,按照范浪的成長速度,將來確實有望辦到此事。

「一山不容二虎,范浪跟聖帝梵剎之間,將來必有一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誰能贏。雖然范浪進步神速,但他現在的實力,距離聖帝梵剎還有一段距離,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白無常暗暗道。

思忖之間,他已經走遠了。

范浪留在原地,目送白無常遠去消失,然後轉回身望向了天河泉眼,眼神變得火熱。

這可是好東西!

天河泉眼是洞天福地所誕生的奇物,是靈氣濃郁到一定程度所產生的形態變化,就跟以前遇到過的天地靈樹一樣,只不過形態有所區別,一個是樹,一個是泉眼。

整個天水聖院的靈氣,絕大多數都是來源於此,有了這東西在身上,就不愁沒有靈氣可用了。

從泉眼當中湧出來的水,隨便喝上一口,都能強身健體,要是大量吸收,對於修鍊大有幫助。

范浪閃身來到泉眼附近,伸手成掌,凌空一抓,對著泉眼抓了過去,開始煉化此物。

這泉眼已經有了靈性,不煉化的話,是帶不走的。

這種煉化,需要雙管齊下,玄力跟意念雙雙出動。

范浪的手掌之下,凝聚出一條條龍,環繞著泉眼飛舞。

嘩啦!

泉眼受到煉化,激烈的反抗,噴湧出更多的激流,隨便一道激流,都有洞穿高山的威能。

范浪釋放護體罡氣,一邊抵禦泉眼的反抗,一邊繼續煉化。

連白無常的刀都拿他沒辦法,何況是這個泉眼,煉化完成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他身在此地,同時分出意念分身去關注戰況,要是有需要他出手的地方,他自然會去出手,不會耽誤大局。

他之前大殺四方,連連重創天水聖院,導致天水聖院元氣大傷,剩下的都已經不足為懼。

接下來的戰鬥順風順水,在天縱丹聖的帶領下,將所有的反抗分子擊敗擊殺,剩下的天水聖院成員,全都選擇了投降。

范浪見大局已定,也就安心煉化天河泉眼。

他這邊同樣順利,沒有遇到什麼麻煩。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最後總算是把泉眼煉化完成了。

天河泉眼不再反抗,變得溫和下來,以水球的形態滴溜溜旋轉。這小小的水球,裡面承載著五湖四海之水。

范浪一招手,將天河泉眼拿在了手中,伸手輕輕撫摸表面,感受到濃郁的靈氣。

玄武者的修鍊屬於內外兼修,要有內在的成長,還要有外在的幫助,兩者缺一不可。

像是靈氣這種有益能量,就屬於外力。

藉助外力,可以成長的更快,好比是鋪在腳底下的階梯。

「九大超然勢力,從今天起變成了八個。水火不容,最後還是火焰更為猛烈。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接下來還有很多麻煩需要解決。道場要去,聖帝要殺,還有各方勢力需要整合。以我一己之力,到底能把神浩星改變成什麼樣子?」

范浪胸懷大志,豪情澎湃。

然後他一張嘴,將整個天河泉眼吞了下去,一路送到丹田之內。

一個是「泉」。

一個是「田」。

用泉水來灌田正合適!

范浪可以源源不斷的吸收泉眼散發的靈氣。以前用來供給整個天水聖院的泉眼,以後將用來供應他一個人。

真是應了那句話,農夫山泉有點甜!

……

另外一方面。

遙遠的聖光大陸。

炎龍學院消滅了天水聖院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這裡,落入了聖帝梵剎的耳中。

這屬於一個重磅消息,震動了兩個大陸。

暗物質博物館 聖帝梵剎藉此大做文章,將文武百官召集到了一起,當眾說明了此事。

群臣站在大殿當中,分列兩旁,人人都穿著白衣,人人都沐浴聖光。

梵剎本人端坐在白玉龍椅之上,容貌莊嚴,神聖發光,沒有半點煙火氣,看上去聖潔高貴,令人自慚形穢。

他坐在那裡,顯得超凡入聖,好似佛陀講經說法。

「騰龍大陸的人野蠻粗魯,嗜殺成性。就在昨天,騰龍大陸又發生了一場戰爭,兩個超然勢力打來打去,導致生靈塗炭,血流成河,死者不計其數,真是令人扼腕嘆息。」

梵剎聲音洪亮,帶著悲天憫人的情懷,說到這裡,輕嘆一聲,搖了搖頭。

百官紛紛發話,怒斥騰龍大陸,還有人勸說梵剎不要傷心。

「騰龍大陸都是賤民,死了才好,聖帝不必掛懷。」

「請聖帝保重聖體,騰龍大陸的人都死絕了,也不及您一根毫毛重要。」

「他們內戰是好事,死的越多越好。」

殿內群臣口徑相同。

「話不能這樣說。騰龍大陸的人也是人,他們還有的救。只要對他們進行洗禮,他們也一樣能變成聖子,人人相親相愛。這次交戰雙方,一個是炎龍學院,一個是天水聖院。 實力寵妻:女王養成記 後者早就棄暗投明,投靠了我們。要不是因為這一戰,天水聖院早晚會投入我們的懷抱。」

「這一戰,讓我堅定了決心,必須要拯救騰龍大陸,否則戰爭永無休止,黎民百姓永遠生活在水火當中。當年我在一統聖光大陸之前,聖光大陸一樣征戰不休。唯有以戰止戰,才能開創盛世太平。」

「當年我能一統聖光大陸,現在我一樣能降服騰龍大陸,天降大任於斯人也,捨我其誰!」

聖帝說的慷慨激昂,最後豁然站起,周身大放光明。

他的那尊頂天立地的巨大法相也跟著亮了起來,光芒普照整個大陸,猶如神跡顯靈! 傅辰修拉住姜小時的手,力道用的極大,脖子上的青筋根根突出,「小時,不可以,五叔會瘋的。」

「五叔,對不起。」姜小時掙脫傅辰修的手,跟著神婆走進地下室。

傅辰修就跟粘在原地一樣,一動不動,但是那緊繃的臉部輪廓彰顯了他現在的情緒。

「傅辰修這是你欠我們的。」許苑澤在路過傅辰修的旁邊說的話。

……………

地下室

姜小時看著躺在水晶棺裡面的莫江湘,臉上的面容已經被收拾乾淨,穿著也很整潔,一點都不像是受到撞擊死亡的,更加像是在安睡的人,只不過那個臉色過於蒼白了罷了,眼眶濕潤,淚水擋住視線。

莫江湘的樣子她太熟悉了,那就是她在水晶棺裡面躺的那些年,那些年傅辰修從未有過一天間斷的跟她說話,每一次的對話她都想活過來,抱抱他的五叔,安慰她的五叔,讓她五叔不要哭,可是她只能被困在那裡,只能聽到他的聲音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

「姐。」姜小時嗓音沙啞的喚著躺在那裡的莫江湘,眼淚就跟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一顆一顆滴落在莫江湘的身上,「姐,謝謝你當年捨命救我。」

「她救你,那是因為你們血脈相連,姐妹情深。」神婆沙啞卻不難聽的聲音,回蕩在地下室裡面。

姜小時擦了擦濕潤的眼眶,鼻尖紅紅,嗓音啞啞,「婆婆,要怎麼做才能救我姐姐,我該怎麼配合你。」

「你這個樣子跟你姐姐當年一摸一樣,她也是這樣求著我救你。」神婆像是在回憶著什麼一樣。

「神婆,那是前世的事情您還記得?」姜小時雖然知道這個神婆的能力,但是前世跟今生一起見證還是有些驚訝的。

神婆微微一笑,「開始吧,你不是要讓我救你姐姐嗎?」

「我該怎麼做。」

「去中間坐著吧。」

姜小時這才看見原來整個地下室是一個陣法圖,而她跟莫江湘的位置就是在法陣中心。姜小時就在原地坐下。

「把上衣褪了。」神婆腳步緩慢的走近姜小時,手裡還拿著一隻筆和硃砂。

姜小時配合神婆褪了衣服坐在原地,神婆拿著筆沾上硃砂在姜小時的身上寫寫畫畫,很快就被畫給遮蓋住了。

把畫畫完了過後,神婆尖銳的指甲劃開姜小時手腕的皮膚,鮮顏的血立刻就流了出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地上的陣法圖開始亮起來了,隨後神婆開始嘟囔的說起了一些姜小時聽不懂的話,像是在念咒一樣。

姜小時聽不懂她在念什麼,但是手腕不斷流出的血,能讓她感覺頭有點暈,當年莫江湘救她的時候,她沒有看到這些,因為她看不見,她只能用聽,她當年也只是能聽到這跟咒語一樣的聲音,到最後神婆好像還跳起來了。

姜小時身體失血的時間越來越久,而神婆依舊還在念,到最後慢慢的她的視線也變的模糊不清。

砰—

姜小時失血過多躺在地上,神婆停止念咒走向姜小時。 大殿之內群情激動,文武百官紛紛跪了下去,向梵剎恭敬叩拜,自發的表示尊敬。

「聖帝英明神武,震古爍今,一統天下,指日可待!」

「聖帝英明神武,震古爍今,一統天下,指日可待!」

「聖帝英明神武,震古爍今……」

文武百官齊聲大喊,聲音傳盪開來,引起更多人的附和。

Prev Post
……
Next Post
接著,他掏出口袋裡所有糖果送給小傢伙,之後離開了裁縫鋪,沒有多做停留。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