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頭上長角的惡魔,果然率先的發起了攻擊。不過這種攻擊對於劉俊之來說,這短時間之內會無用的。如果他不拿出真實的實力的話。那麼劉俊之也就白瞎了,他在神武大陸已經生活了,快三年的時間。

所以他對大多數新聞還是十分的了解。

但是那個老者是不會理會這些事情的。因為他一上來就進行了凌厲的攻擊。不過都被劉俊之化解開了。

不過這個九幽魔族的老者的攻擊越來越猛烈。讓劉俊之都有些招架不住,不過他最後還是咬咬牙忍過來了。

雖然挺過來了,但是劉俊之知道,這個九幽魔族的老者絕對不是,表面上的那樣,而是一個隱藏十分深的人物。

真實的實力一點沒有顯露出來,但是即便是這樣,劉俊之發現自己也打不過他。

但是,如果跑路的話。劉俊之之也要想個完全完美的計劃。

但是今天他所有的計劃都已經被打亂。

因為他不知道還有多少公雞在等著他,而且他知道的事情是,眼前這個人,不簡單,如果要想迅速擺脫他的糾纏的話,就一定不要心軟。

因為他知道,這個九幽魔族的老者,恐怕在九幽魔族的內部的職位也不低。

而且幾乎沒有什麼人,知道他真實的實力,這是因為如此,劉俊之才會對他十分的忌憚。

短暫的交手之後,什麼線索也沒有查出來。

但是對於乾坤夫人的突然離去,劉俊之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不過他知道他現在所要對付的敵人不簡單。雖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線索。

可是劉俊之知道。一定會有一些蛛絲馬跡,不過現在還沒有被發現而已。因為劉俊之始終對這個九幽魔族的惡魔,十分忌憚。 這個九幽魔族,對劉俊之來說,是十分危險的。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劉俊之十分警惕。

他這樣十分的警惕,就是為了,防止這個九幽魔族突然的襲擊,因為這個男子的力量十分的詭異。而且他能不斷的變換自己的攻擊,讓自己無時無刻不處在他的攻擊之中。

就算是自己不想承認,這個九幽魔族的人很強,但是劉俊之也知道,他是十分強橫的,他的攻擊屬於全方面的攻擊,這種攻擊對於自己來說是全面性的打擊。

所以自己很難躲得過去,沒過多長時間,自己的身上就已經遍體鱗傷,而且,自己的傷勢越來越重,已經,自己無法壓制住了,對於這個九幽魔族來說,劉俊之從頭到尾都不知道他是誰,但她將自己死死地壓制住,並且還有對付逍遙帝君後人的方法,這讓劉俊之十分的詫異,儘管如此,劉俊之也做出了自己的準備。

而且還有一件事情也十分的詭異,就是這個傢伙不停的變來變去,一會兒是少年人的模樣,一會兒是中年人的模樣,一會兒又是女人,讓自己很難琢磨的透。

對於這個變態的能力,劉俊之有些無語了。

他甚至懷疑這個男人就是一個女人,一個九幽魔族的女人,在九幽魔族,女子達到這種實力是十分難得的事情,而且他的實力似乎是天魔王,但又不是很像,似乎比他強一些,但又似乎比他弱一些,這一點讓劉俊之無從下手。

因為自己的攻擊主要是全方面的打擊,他就立刻變成女子,因為相對來說嬌小的身軀,可以全面的阻擋,這樣的攻擊,因為他的面積十分狹小的,所以讓他變成男子的模樣時又不一樣。就是因為這種不一樣,讓劉俊之十分的頭疼。

可是又毫無辦法,他進行大面積的攻擊,那個男子就會變成女子,只要自己一陷入到防禦之中,他就立刻變成男子攻擊自己。而且他變成男子之後,它的攻擊力就會大大的增強。這讓自己十分的頭疼,因為他的攻擊力增強的話,自己就會面對全方位的打擊,而且每一次的打擊都是十分沉重的,讓自己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光靠自己的武神之氣抵擋,是根本抵擋不住,因為他九幽魔族的氣息,無時無刻不在纏繞著自己,自己身上的死氣雖然能抵消這些氣息,可是時間一長,它的效果就不大了,而且他只要一變成女子的時候,自己的攻擊力不是被他躲避,就是被他強行的擋開。僅憑藉著這一點,這個女子的攻擊就十分的厲害,讓自己毫無頭緒,自己雖然也有十分厲害的攻擊,可是在這個女子面前,似乎用處不大,因為這個女子她只要一變成女子,自己的攻擊就會威力減弱,但只要自己一防禦的時候,它又變成了男子,這樣周而復始的,攻擊和防禦,讓劉俊之十分的無奈,可是劉俊之知道如果不這樣做的話,自己是很難找到這個女子的弱點。

不停的轉換著性別,對自己進行攻擊和防禦,劉俊之發現自己沒有一絲辦法,但是最後他還是找到了這個女子的弱點。

這個弱點就是在她的胸部,是自己只要一靠近。他就會從男人變成女人。這一點讓劉俊之十分的無語,雖然自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哥好歹也是個有家室的人,也不是什麼,色中餓鬼,所以自己在關鍵時刻,自己的手總會無意間的躲開,這也就讓這個女子更為的囂張,他的攻擊也就更加肆無忌憚,而且是十分的肆無忌憚。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劉俊之決定要用那樣的攻擊結束這個戰鬥,既然這個女子想用這種辦法牽制著他,他當然不會無動於衷,所以他立馬制定著辦法,這個辦法是很實在的。就是他可以,趁他變換性別的一瞬間。對時間和空間進行鎖定,這樣的話,這個女子就不能再進行變化,劉俊之就有十足的把握,將他留在這裡。可是這個把握,似乎對於劉俊之來說太難。因為要凍結空間和時間,所要消耗的力量是十分巨大的,正因為這樣,劉俊之好幾次都沒有成功。

不過他最後抓住了時機。對這個不男不女的九幽魔族進行了最後的攻擊,這個攻擊,十分的快速,打在了這個女子的身上。

對於時間和空間的鎖定,劉俊之還不是太熟悉,所以在那一瞬間,這個男子掙脫開來。便成了女子的模樣,不過她的結局是十分的凄慘。

因為他的整個胸腔已經被打得稀巴爛,劉俊之的雙手已經,從他的胸腔穿過。

一隻手緊握著他的心臟。另一隻手還握著她的心臟,九幽魔族共有兩個心臟,一個是處在心臟位置,另外一個是處於遊離位置。

對於處於心臟位置的這一顆心臟,劉俊之要得到它,十分的容易。但是想要得到另一顆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不過最後劉俊之還是完成了。利用自己手中的強大吸引力。將他那顆心臟的位置吸引了下來。

兩顆心臟同時握在手中,劉俊之雙手合十,將他們拍個稀巴爛。

因為他知道只有這個樣子,才能至九幽魔族於死地,別的辦法根本不會造成任何的效果,這是唯一的辦法。不過他最終還是完成了,他捏死了這個女子。

周俊只抽出自己的雙手,甩了甩手臂之上的血跡。

這就已經解決了一個了,雖然他的實力強橫,但是經過自己多方面的努力,終於找到了他的弱點,以及他的心臟所在的位置,然後用,引力牽引,將他的那顆心臟,牽引到手中,最終將他擊殺。

不過劉俊之也十分的噁心,這傢伙的能力也太變態了,竟然能夠自由的切換性別,這是一個十分噁心的能力。本來是一個萌萌的軟妹子,突然變成一個巨漢,這讓誰都會接受不了,這種事情,太噁心了,不過最終的結局還是好的,因為劉俊之已經幹掉了他。 幹掉他之後,劉俊之的心情格外的舒暢,因為他現在已經幹掉了一個十分強力的對手,只要再幹掉另一位十分強力的對手,自己就將有可能面對著秋風雪,只要幹掉它以後,其他的人不是任何問題。

正是因為這些人不是任何問題,所以現在也沒有任何問題。

劉俊之本來以為自己打敗他之後,空間的壁壘就會消失,結果他發現這個壁壘就沒有消失。

所以劉俊之十分驚愕的回頭一看,看到了一幕,他永遠不法忘記的場景。

剛才已經倒在九幽地上的那個魔族,變成了一個男子的模樣。

不過他一轉身,便出現了一個女子的模樣。

就像是兩個人背對背,粘在一起似的。

這樣的場景,讓劉俊之十分的噁心,他幾乎要吐了,看來大千世界什麼都有,這樣噁心的生物也存在世間。

不過他,沒有多想,是因為他根本不能多想,因為他被一拳砸在了地上。

而且是被硬生生的砸在了地上,整張已經陷入了土地之中。

這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這傢伙竟然會,攻擊自己俊美的臉,自己可還靠這張臉吃飯呢。

那碩大的拳頭,一拳一拳的,砸在劉俊之的臉上,雖然對劉俊之造成的傷害是很小的,可是劉俊之也,十分的怒火,這傢伙簡直無可救藥,竟敢欺辱自己那張英俊的臉。

劉俊之雖然腦子被鑲嵌到地中。

可是論實力來說,他仍然是強大的存在,十分強大的存在。

所以這些攻擊對於他來說只是撓痒痒,他隨時都可能躲開。

劉俊之的身形慢慢的淡化,消失了。

正當他想找個地方靜靜,仔細的觀察。

那不男不女的怪物竟然打到了隱身的他,並且一拳直接又把它鑲在了地里。

劉俊之心中無語了,這個怪物和他有仇啊,專門向他那英俊的臉龐下手。

劉俊之忍無可忍,一股強大的電流從他的身體之內迸發而出。

瞬間將這個不男不女的怪物轟開。

「你這個鬼東西,不要太過分。」劉俊之摸著自己略帶紅腫的臉龐,他現在是真的生氣了。

「哈哈,我是什麼鬼東西?我是九幽魔族,這就是我的真面目,你就在我的真面目之下死去吧。逍遙帝君家的小鬼,現在我不想,活捉你了,現在我想讓你死去,將你的屍體帶回去,這樣我的任務也算完成,所以你,自殺吧。免的髒了我的雙手。」只不過他還沒有說完,他的臉龐被重重地鑲在了土地里。

「也讓你感受一下這樣的疼痛,你這個不人不妖的怪物,九幽魔族竟出你這種怪物,看來是時候,清剿一番了。」劉俊之說完之後,便不再說話。

因為他現在對於這個怪物,產生了好奇,決定將她的屍體保存的完好無損,這樣有便於自己研究,在他的眼中,這個不男不女的怪物早已經死了。

只不過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怪物巨大的頭顱,向後一甩,竟然讓劉俊之十分的狼狽不堪。因為他已經摔了下去。

對於這種情況,劉俊之十分的無語。

看來以現在這種情況來說,就算自己,不動用全部的力量,恐怕也打不過眼前這個不男不女的九幽魔族,這個狀態應該是他最強的狀態,

看來果然是千奇百怪,世間無所不有。不過最終現在該結束了,這場鬧劇該結束了,劉俊之的手中多了一把由元力組成的光劍。

僅僅憑這一集,就貫穿了那個女子的胸腔。

這個不男不女的怪物,男人的一方,終於關閉了自己的雙眼,已經氣絕。不過對於劉俊之來說,他竟然發現他所要面對的是那個女子,在這個男子死的一瞬間,他所有的精氣神都被吸走瞭然后他僅剩餘價也隨風而去。

因為他已經,還被那個女子吸收了,那個女子在吸收完它之後,身上立馬發生了變化,比剛才還要強上無數倍。

於是劉俊之的臉,再一次和土地來了個親密接觸。

劉俊之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了,但是他知道每一次過後,自己都十分的疼。

臉部十分的疼痛。

現在自己又被人轟進土地當中。

那對於他來說是何等的諷刺,所以劉俊之,立刻進行了反擊,反擊效果也相當的不錯。

打鬥依然在持續著。秋風雪的那一方面也不斷的尋找著屏蔽的,破斬,結果發現,一件十分震驚的事情,就是這個屏蔽,沒有任何破展,一絲絲破綻都沒有。就連秋風雪用了他最強的攻擊,也被這個奇怪的屏幕給吞併了。

這個屏蔽,在吞併了他的力量之後。

又重新的,將所有的力量全部放出。

雖然這裡的人都進行了格擋,可是還是有人受傷了,因為秋風雪剛才所用的力度是十分的出眾。

所以有些人的實力不如他,而且,他們所作出的防禦雖然是積極有效的,但是難免會被誤傷。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他的攻擊之下,做到完美無傷。

這裡所有的人當中唯一沒有受傷的,竟然會是殺手至尊。

因為它所製造出的能量罩。瞬間發出一道白光。

這道白光打在屏障之上。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屏障竟然在慢慢的融化。

已經融化出一個大洞。當秋風雪準備穿越的時候。這個大洞又瞬間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瞬間變得牢不可破。秋風雪十分的懊惱,就這麼短短的時間。自己根本無法穿越,而且似乎屏障的恢復力也十分的強大。

劉俊之對付面前這個九幽的魔族的女子,已經用盡了自己的全部招數。

但是她卻發現一件事情,就是無論自己怎麼的努力,這個女子,也能阻擋自己的攻擊。

這個和剛才的時候一模一樣,於是兩個人又陷入了拉鋸戰當中。

只不過這一次,劉俊之手上的速度便加快了。

他不斷的進行著攻擊。全心全力在尋找著女子的破綻,如果按照九幽魔族的特性來說,這個女子應該已經死了,但是他不僅沒有死,並且他的實力在戰鬥當中,還慢慢的提升。 劉俊之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攻擊是無用的。

隨著這個女子的實力,不斷的提高自己的攻擊,也越來越沒有了效果。

劉俊之發現自己每進行攻擊一次,這個女子的,實力就會強上一層,現在的話自己已經無法和他對壘,因為他的實力是太強了,已經強到了極點。

擁有這種實力,這個女子已經和他相比,是十分的厲害,他已經無法在觸碰到這個女子了,這個女子的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他的攻擊力也十分的強盛,比自己更具有侵略性。

正是因為這樣,他比自己更具有侵略性。

所以現在這個女子的實力是不容小覷。

這個女子的實力是十分的,不容小覷,正是因為這樣。自己現在已經無法具備優勢,這一點劉俊之十分的清楚,所以他要想擺脫這個女子,是十分的困難。

並且已經困難到了極點。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劉俊之現在小心翼翼。

只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一道響雷落下。這個人影順著雷光傾瀉而下。

隨著它的降落,所有的屏障全部消失,牢籠也被破壞了。

這個渾身附著著雷光的男子,瞬間將那個女子抱在懷裡。

「海王,我說過多少次,不要變成男人的模樣。如果你在這個樣子的話,我就不要你了。」這個男人,抱了這個女子之後。另一隻手伸手一撈,一個女子也躺在了他的懷中。赫然是剛才入侵的二人組中的另外一個女子。

「他們的動作太慢了,現在我決定親自下場。逍遙家的小鬼,你不該參與這場戰爭。」這個男子說話的聲音很平常,就像敘述一件平常的事情一樣。

不過劉俊之卻知道,眼前這個人,他的實力應該很強大,已經超過了自己,但是這個是九幽魔族的人。和那兩個女子一樣,也是九幽魔族的人,可是劉俊之卻對他們沒有任何印象。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三個人到底在九幽魔族當中擔任什麼位置?因為他們三個人雖然是九幽魔族,可是根本沒有出現過。沒有存在過九幽魔族的歷史當中,這三個人到底是誰?而且他們的實力和天魔王相似,甚至是更強。肯定不是無名之輩。

可是他們卻在九幽魔族中沒有任何記載,難道是九幽魔族故意的,但是這樣也說不通,如果這是他們故意的,當年的那場戰爭,坐三個人只要出現的話,很可能扭轉整個戰局。所以他們不會隱藏著三個人的,那麼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三個人的地位超然,對於九幽魔族的事情也很少插手。但是今天他們卻插手了,這到底是為什麼?更何況,他們的身份還是個謎,這一點劉俊之很是懊惱,因為到現在他只知道一個人的名字。就是那個女子的名字。那個女子的名字叫做海王。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兩個人的名字當中,或者綽號當中應該有個王子。

海王,如果按字面上的例子來理解。他的實力應該對應的是水,可是這麼老半天了,自己也沒有發現他拿水系武系對付過自己。這個叫做海王的傢伙,只是一味的攻擊,再攻擊。防禦再防禦。 自己每提升一點實力,他就會蓋過自己。所以現在造成的結局是,他根本打不過這個叫做海王的女子,現在又出來這麼一個男子,而且他身上的波動比這個叫做海王的女子還要強,也就是說他的實力還在這個女子之上。

一個都不好對付,現在三個全聚在這裡,自己更無法對付他們,而且剛才乾坤夫人,不知道怎麼回事,丟下了一句話之後,自己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自己現在對付這三個人,連一點把握都沒有。

劉俊之雖然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可是他也不會輕敵的。

而且牢籠破裂之後,他就不能用自己真正的實力,要多方面限制自己,因為戰鬥的波動可能會引起,修羅大千世界強者的窺探。到那個時候可就真的不好說了。

只不過劉俊之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那個男子用手輕輕一揮,又立馬形成了結界。

「你先對付你的敵人吧,稍後我們再對戰。我不想因為有別人的關注而讓你分心,雖然你是逍遙帝君的後人,是我們的仇敵。但是看在逍遙帝君的面子上,在你沒有解決完你的仇敵之前,我是不會動手的,同樣我也會約制海王和天王。你現在可以放心的大鬧一場,但是如果你要想逃脫我所製造出的屏障的話,那根本是沒有可能性的。」男子慢悠悠的說道,因為他十分,害怕麻煩,所以,他要在解決劉俊之之前,先讓劉俊之解決他的對手。

對於他的話,劉俊之也聽進去了,因為劉俊知道他所有的罪大罪首是秋風雪,不管這三個九幽魔族的人出於什麼目的,但是他們這樣做的話,基本上不會影響他們的目的。

劉俊之同樣也明白,這是在消耗自己的體力,可是也毫無辦法,因為如果秋風雪在一旁窺探的話,自己很難集中精神來對付這三個九幽魔族的人。

雖然這個提議會消耗他的體力,但是,也是一個辦法,因為聖帝所製造的屏障早已經消失。所以秋風雪一定,會趁這個機會和自己對決鬥。

因為他也同樣知道自己對他來說是個巨大的威脅,所以只要塗掉自己之後,他才能安安穩穩的,活下去。如果自己一天不死,那麼,他還會做那樣的事情。所以要解決的對手第一個就要先解決他,然後才是這三個九幽魔族的人,雖然這有些被利用的嫌疑,可是劉雋只知道,自己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妥協。可是那樣的話就不符合他的性格,所以他決定還是放手一搏,先幹掉秋風雪,收拾了那些人以後,在對付這個九幽魔族的三位強者。因為總體來說,他們三個的實力才是最強的,而且這種狀況之下,不能暴露出聖帝的存在。 所以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去自行摸索,也就是說要靠自己真實的實力,去進行血拚。雖然說自己的實力並不如這三個人,可是要論起拚命來自己的實力,在這個三個人之上。這三個人的實力是十分強勁的,不過對於自己來說。他還是有把握擊退這三個人,雖然九幽魔族的弱點不在,但是,正是因為他的弱點不在,才有可能是他最大的弱點。

世間公認九幽魔族的最大弱點就是他們有兩個心臟,如果這兩個心臟被同一時間取出的話,他們就會死無葬身之地。但是真正的原因,他們的心臟只要兩個都被取出,他們就會死無葬身之地,但是剛才那個叫做海王的女子沒有,他的兩顆心臟都已經被劉俊之捏碎,但是他也沒有死去。甚至什麼事都沒有,而且他現在的實力比最剛開始還要強,這一點讓劉俊之十分的無奈。但是劉俊之現在知道自己眼前的,敵人不是他們,而是秋風雪。秋風雪沒有想到,他們竟然不會現在動手,鎮壓劉俊之,所以劉俊之和自己的仇恨,現在就要進行清算。

不過秋風雪也沒有害怕,因為沒有什麼好看怕的,就算是沒有盟友,他也可以輕易的鎮壓劉俊之,更何況,自己這一方面人十分的多,要想輕易的鎮壓他也十分的容易,因為不僅他一個人是武神,他,而且他們之間,最次的人物也是,武聖十重,人間至尊,至於石昊天。剛才的時候,他早已經被屏障排除在外,所以以他的實力是根本進不來的。不過這樣也好,既然進不來的話。那麼他們只要離開的時候悄無聲息的走,石昊天那傢伙也不會發現。正是因為他發現不了,所以他們打算拋棄石昊天這個天生至尊,已經廢了。擁有一個至尊骨而已,他的精神早已經廢了,甚至性格,也已經扭曲了,所以他不適合再待在這裡這裡。秋風雪已經將他放棄了,武聖十重,人間至尊。擁有至尊骨確實是十分的強烈,可是他已經,對他的至尊骨產生了懷疑,所以他也不能,更快的進步了,這樣的人要了也沒有任何用處。更何況自己的手下那麼多,也不缺他一個人。

但是秋風雪也十分的謹慎,他知道劉俊之很難對付,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劉俊之藏有什麼樣的底牌。

所以他也要十分謹慎的對待劉俊之,因為畢竟這傢伙,是武神托生,雖然不知道他是哪一位武神託身,但是,秋風雪知道的事情是,如果自己不將他解決掉的話,統一神武大陸的願望。 最新潮的愛 恐怕要晚一點才能完成,因為面前這個人十分的厲害,已經厲害到了極點。剛才倆人儘管是試探。可是同樣,他們也知道,對方的實力是不容小覷的。正是因為這樣,秋風雪也十分的小心,因為他不知道劉俊之會有什麼樣的底盤,同樣,劉俊之也不知道他有什麼樣的底牌。所以兩個人,他們兩個人的戰爭,誰勝誰負都很難說。

秋風雪的實力是十分高超的。可是她也同樣懼怕那三個九幽魔族的強者,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三個人的實力究竟如何?但是他們強大的威壓,讓他十分的頭疼。也就是說,他的實力根本打不過那些人。

但是不管怎麼樣來說,自己和劉俊之間的戰爭,這些人是不會插手的。而且當時他聽得清清楚楚,這些人要對劉俊之進行活捉。那麼自己只要不打死劉俊之的話。這些人應該不會為難於他。

但是秋風雪並不知道!這三個九幽魔族的強者,對於他並沒有什麼惡意。因為他們所得到的命令。就是逮捕劉俊之,以及金魔,雷魔只是附加條件。至於這個秋風雪,只要不擋住他們的道路。他們是懶得理會的,至於九幽魔族,要想統一神武大陸,那件事情,和他們沒有任何直接的關係。他們直接聽命於魔祖。至於哪些天魔王他們都不用理會,因為那些人和他們的身份地位相差太遠。所以他們就算有什麼計劃,也不會告訴那些天魔王的。

但是現在他們的計劃,要活捉劉俊之,對於他和秋風雪之間的恩怨,他們是不會管的。這兩個人愛怎麼著怎麼著,只要他們最後能完成他們的任務即可。

秋風雪知道那三個九幽魔族的人,不會插手他和劉俊之間的事情。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秋風雪放開了手腳,盡情的攻擊劉俊之。但是他並不知道他的攻擊,對於劉俊之來說,沒有任何實際用處。

Prev Post
接著,他掏出口袋裡所有糖果送給小傢伙,之後離開了裁縫鋪,沒有多做停留。
Next Post
「我不行了!」老鴉慘叫一聲,灰暗螺旋之梯崩散開來,化為滾滾黑霧重新凝聚成腐骨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