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行了!」老鴉慘叫一聲,灰暗螺旋之梯崩散開來,化為滾滾黑霧重新凝聚成腐骨鴉。

缺少灰暗螺旋之梯的壓制,巨鹿人完全放開手腳,渾身毛髮劇烈顫動,那始終凝固在它體表的強酸水有剝離的趨勢。

「按計劃進行!」波曼吼叫一聲。

手臂收攏於胸前,一塊塊肌肉群像蟲子一樣蠕動,這是他模擬狂怒之血創造的一招,火煙在血管中極速竄動,大量的紅色蒸汽散發出來,凝聚在身體外。

「血肉魔鏡·四倍狂怒強化術」銀色的鏡片鑲嵌在頭部,血肉從鏡子四周湧入火刑鬼軀中,維持著這一招的消耗。

「嘭!」紅色的巨大殘影閃過,原地留下一個巨大的坑洞,血肉的肉掌印在巨鹿人的胸口,它的胸口直接凹進去。

鹿蹄揮擊只能擊中波曼的紅色殘影,一雙肉掌在一息內連續打出八掌,每一個掌都從不同部位擊出。

「這麼猛的嗎!」老鴉撲閃著翅膀不可思議的看著被紅色肌肉巨人壓著打的巨鹿人。

不過它並沒有忘記波曼的計劃,直接飛到儀式圈內提起富商的小兒子大叫一聲:「鄧肯!」

巨鹿人扭頭回看,銅鈴的大眼閃過驚愕、掙扎、憤怒等等神色。

「好機會!」化掌為刀直接劈在巨鹿人的右小腿上,整個受創嚴重的右腿直接被削斷。

「吼!」鹿角一仰直接插中高速移動中的波曼左臂。

波曼右掌化刀斬開以自己被插中的左小臂,而後刀掌一翻斜斬而出,直接在它醜惡的鹿臉化開一道血肉翻卷的傷口。

「鄧肯!」老鴉吼叫道。抓住富商鄧肯小兒子的鳥爪一撕,血肉和臟器濺灑一地。

「不!」巨鹿人眼中不再是渾渾噩噩的神色,而是流露出痛苦的掙扎之色。

「老鴉繼續!」波曼腳下連蹬,氣浪和碎石在腳下炸開,巨大的身軀直接出現在巨鹿人的頭頂,斷裂的左臂骨直接刺進巨鹿人脖頸韌帶。

黑色的污血噴射而出,右掌一下下拍在鹿頭上,這鹿頭好像金剛石鑄造,不!就算金剛石在他的手掌下也堅持不過三掌。

巨鹿人完全不在乎套牢在它頭部上的血紅肌肉巨人,一雙眼睛死死盯著老鴉。

這目光激發了老鴉體內的巢穴怪物的凶性,只見它大嘴一掌噴出一股腐臭黑霧直接將富商鄧肯活屍化的兒女化為腐水吞了下去。

「嘎嘎嘎嘎!在你老鬼鴉面前耍威風,還差了幾個檔次!」老鴉撲閃著翅膀大叫著。

「蠢貨!」波曼的計劃是以鄧肯的兒女為威脅喚醒巨鹿人體內的人類富商的意志,結果這老貨完全忘記他交代的話。

殺了一個兩個也就罷了,居然全給殺了,這下子拿什麼來喚醒富商鄧肯,來完成任務,波曼餘光掃過還在一旁主持儀式的尼雅。

巨鹿人眼中的渾沌之色完全消失,富商鄧肯的意識竟然全面壓過獸性。

「你們該死!」

【叮!恭喜完全任務,尼雅·惠特蕾的丈夫已找回。】

【任務結束,將在兩個小時后返回教團】

鹿蹄踐踏,火星在蹄間飛濺,巨鹿人一下子跨到儀式圈中,鹿蹄就要擊中老鴉。

「聖蛇,救命啊!」老鴉看到越來越近的鹿蹄慘叫道。

「血肉魔鏡·超限強化」紅色蒸汽不要命的從撕裂的肌肉中噴射出來,維西完好的右掌生生漲大三倍,然後又壓縮成正常大小,帶著紅色蒸汽和白色氣浪憤然拍下。

巨鹿人鄧肯的整個右眼帶著右臉寸寸碎裂凹陷下去。

「尼雅!」波曼嘶吼道。

尼雅聽到波曼的聲音,好像觸發機關一般瘋狂的沖了上來。

巨鹿人鄧肯有那麼一瞬間的僵持,愣愣的看著衝過來的尼雅。

「老鴉,拖住它半分鐘!」

「好!我老鬼鴉拼了。陰暗之梯·束縛」老鴉整個身體下來,腐骨鴉化為黑霧形成一圈圈螺旋之梯纏繞住巨鹿人。

波曼扒開巨鹿人的大嘴,一直拉到上顎和下顎持平,巨鹿人的整個嘴撕裂開來。

「灰能·火苦之煙」體內的火煙從波曼嘴中洶湧的崩騰出來,從巨鹿人鄧肯的大口中灌入。

火煙將巨鹿人燒了個內外通透,波曼渾身肌肉慢慢萎縮,血肉快速轉化火煙灌入巨鹿人的口中。

老鴉維持了將近一分鐘,而後灰暗螺旋之梯化為一頭破爛的腐骨鴉掉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巨鹿人鄧肯沒了陰暗螺旋之梯的束縛,一把將萎縮的波曼塞進嘴裡,打了個冒著黑煙的飽嗝,而後踉踉蹌蹌的走了幾步,癱倒在地面之上。

「血肉魔鏡·血肉寄生」 「啊!聖蛇,想不到你會在我前面犧牲,你放心!我會繼承你的遺產,發揚你的精神,嘎嘎嘎嘎!」

腐骨鴉在地上撲騰著,它的一隻翅膀已經斷裂,但是依舊生龍活虎的。

老鴉一開始還為波曼假模假樣的哭泣哀嚎,但是說著說著就開始興奮起來,發出嘎嘎的難聽叫聲。

巨鹿人屍體的頭部,銀色的鏡面從眉心拱了出來,血肉從鏡子邊緣處的血管中涌動出去。

煙花易冷:君惜否 巨鹿人體表的毛髮即使變得焦黑,絲絲煙氣從毛髮上升騰,好像快要燃燒起來,空氣中的溫度開始攀升。

血肉魔鏡中儲存的火刑鬼血肉一點點輸送到巨鹿人的屍體中,火刑血肉一點點吞食同化巨鹿人的血肉,它們本質上都有共通之處,轉化完成的很順利。

腐骨鴉顯然感覺到巨鹿人的異常,因為屍體已經開始劇烈顫抖起來了。

「嘭!」焦黑的毛髮到了臨界值,騰的一聲燃燒起來,黑色的火焰包裹著巨鹿人的屍體。

老鴉分明看到火焰中的巨鹿人開始爬了起來,晃了晃巨大的鹿頭朝他咧著嘴。

「完了!徹底完了!」老鴉剩下的一隻翅膀在地上使勁拍打著。

波曼微微晃了晃黑色鹿頭,黑色火焰包裹著波曼的軀體,黑色皸裂的焦皮出現在身上,體型也慢慢恢復人形,但是這顆鹿頭依舊毫無變化,頂多這張鹿臉慢慢有幾分人樣。

火焰被開裂的傷口吸收進體內,感受體內質與量更上一個層次的黑色火煙,波曼滿意的笑了笑。

【恭喜黃昏教徒融合古神信徒之軀:黑鹿火刑鬼,獲得灰能:黑血】

焦黑的軀體頂著一顆鹿頭,分叉的鹿角如同黑色的王冠,波曼來到老鴉身前抓住它的一條鳥腿提溜了起來。

「嘎嘎!不要殺我。」

波曼真不知道這老鴉是怎麼晉陞為一階巢穴怪物的。

「行了,不要叫了,是我!」

「聖蛇!」老鴉看著那顆黑色鹿頭驚聲道。

「你沒死!你…」

波曼一把將老鴉甩到一旁,他走到尼雅·惠特蕾面前,此刻的尼雅癱倒在地上,雙目無神。

精神催眠的弊端已經完全顯露出來,波曼決定在臨走前幫一下這個女人,算是為他不多的良心和愧疚。

解除精神催眠順便抹去關於富商鄧肯、亞薩以及他的記憶,一本記載著儀式巫術的書籍放置在她懷中。

「希望你醒來有一個新的開始!」波曼看著昏睡過去的尼雅說道。

「任務回歸!」

波曼和老鴉的身體漸漸淡化,兩個黃芒在一片灰霧中回返於肉體。

孤零零的墳墓中,兩具石棺緩緩打開,波曼和老鴉從中走出。

「虧了!真虧了,忙活了這多天,最後一無所獲。」老鴉在波曼身旁念叨著。

「好了,看看任務獎勵吧!」波曼提醒道。

兩塊石碑各自飛到二者身前,波曼看了看老鴉身前的石碑,他在老鴉那塊石碑上看不到任何東西,但是看老鴉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也知道它收穫不菲。

【完成化身任務,獎勵黃雲幣三百】

【完成任務:未來的愛人,獎勵黃雲幣四百,灰原土一份】

【支線:殺死使徒(白×2),獎勵黃雲幣二百】

「化身到底是什麼?」波曼摸了摸胸口出那塊人形灰斑,人形灰斑的頭部有兩根分叉的角。

波曼清楚的感覺到神術能環中的光輝之力和死影蜘蛛印記中的聖影之力不斷的向灰斑中湧入,一點點壯大它。

「過來吧!」冬眠議員站在墓園外向波曼和老鴉招手道。

「抓住我的手臂!」冬眠議員說道。

波曼和老鴉對視一眼,他們都聽到冬眠議員話語中的凝重,手掌搭在冬眠議員的手臂上,下一刻空間扭曲坍縮,彷彿在滾筒里滾了幾圈。

一個呼吸便來到一處巨大的會議廳,大廳內細微的交談聲此起彼伏,波曼和老鴉坐在北地教區的兩個席位上。

波曼發現會議廳里的教徒都是參加過教團任務的,他們的頭頂上隱隱有虛無的形體浮現,身旁老鴉的頭頂上隱隱凝聚一頭烏鴉,正是那腐骨鴉。

而他自己的頭頂上,一個鹿頭人身的虛無之體浮現在上面。

「各位靜一靜!」大廳一位議員敲著桌子。

這位議員並沒有戴著面具,花白的捲髮,蒼白的面容暴露在所有教徒的眼中。

「各位黃昏教團的教徒們,我的兄弟們,我的姐妹們,我們的時間所剩不多。

在這裡!在這個陰影之地,我們潛伏著力量,積蓄著龐大的能量,就是為了取得我們應有的地位。

加入我,為了真理和力量,讓莫泰瑞爾迎來新的變革,否則你們面對的將是滅亡。」

「夠了!古德拜林,在莊嚴的黃昏大廳收起你的話語。」一位議員站了起來,魔杖猛擊地面,黃昏之景驅散大廳頂部的黑暗,陽光照射進大廳。

「古德拜林,異端獵殺序列第一,復仇主教。」波曼心中一驚。

「我知道你們的計劃,龍之聖女,次元巨鯤行動等等,但是我已經向至高的黃昏剪影遞交了我所準備的行動。」

「你竟然越過圓桌議會,私自接觸至高之影,你眼裡還有其它議員和議長嗎?」

「我已經同意他的計劃了!」一段段樹根從地上生長而出,樹根扭結成一張老者的面龐。

「議長!」那位議員隱隱猜測到什麼,看了古德拜林一眼,恨恨的坐了下來。

「諸位,最好的時代已經來臨,是接受改變贏得應有的地位,還有滯留於陰影之中永久潛伏,選擇吧!」

有三位議員果斷的站起身走到古德拜林的背後,這些議員所統屬的教徒佔據三分之二。

剩下的議員要麼是那種獨門獨戶的,要麼就是有自己的心思。

北地教區的一位執事級教徒也站起身子,「抱歉,冬眠議員大人!對於北地的未來放在龍之聖女身上,我實在難以接受。

想比之下,古德拜林大人的計劃或許更適合我。」

「嗯!」冬眠議員只是冷淡的點了點頭,每個教徒都是獨立的個體,即使擁有名義上統領權的議員也不好過多干涉教徒的意志。 黃昏大廳里的教徒來得快,散得也快,一群人跟隨在古德拜林身後,堂堂正正的推開廳門,迎來的黃昏之景彷彿站立在黃昏夕陽下先古的諸王,氣度讓人為之折服。

冷冷清清的大廳里寥寥幾位議員如同被拋棄的舊時代,孤孤零零的背影不復剛才那般挺拔。

「走吧!」冬眠議員深吸一口氣說道。

波曼看了看跟在冬眠議員身後的教徒,連他在內竟然只有五個,其它議員更是不堪。

冬眠議員來到北地教區的黑石殿,吩咐其它教徒繼續完成龍之聖女的任務,而波曼和老鴉這兩位剛剛完成任務的留了下來。

「如你們所見,黃昏教團正在發生一場變革,古德拜林就是變革派的代表人物,他現在正在將教團的底蘊消耗一空,而只是為了爭取對我們毫無意義的地位。」

冬眠議員有些痛惜的說道。

「好了,不談這些了。說一說化身的事情吧!想必你們也體驗過來它的威能了吧。」

「的確不錯!」波曼沉吟一聲道。

何止不錯,火刑鬼堪比一階巢穴怪物,一手火苦之煙無物不蝕,並且還可以反補自身,即使以波曼一階聖光環牧師的手段一時半會也無法拿下火刑鬼。

而融合巨鹿人的黑鹿火刑鬼已經達到一階極限之境,配合血肉魔鏡的血肉強化手段,硬剛二階也不是不可以實現。

老鴉面容扭曲,胸口起伏不定好像有極大意見,它在任務中根本沒有獲得太多的提升,最後多次使用刻印在靈魂中的本命詛咒法,可以做了一筆賠本買賣。

「嗯!」冬眠議員點了點頭,「化身其實就是你們內心的「鬼」,每個人內心都有灰暗地帶,迷茫、痛苦、無助等諸多情緒都是它在主導,化身便是它的具現化,在其它次元文明中,有的稱之為心相,有的稱之為三屍,有的稱之為天鬼。」

「那什麼天鬼一直在吸收我的魔素,這是怎麼回事?」老鴉說道。

「我們黃昏教團將之稱之為灰質,內心混沌的本質。」冬眠議員笑著說道。

波曼總是感覺冬眠議員的話並不全面,似乎隱藏了核心的隱秘,並且在他說道混沌這個詞語的時候,波曼的第三聖眼本能的跳動了一下。

「灰質是我們的最終的點,在灰質具現后,教徒的重點都會放在灰質上面,現實的力量和身份只是作為養料和二重身。」

「那我們多年努力豈不是白費。」老鴉頓時大叫道。

「灰質是更高的起點,它與莫泰瑞爾大陸的諸種族而言如同巨龍與爬蟲,如同江海與溪流。

不過你之前的修習也並不是白費,魔素從二重身流淌至灰質中,高質量的魔素會飛快提升灰質的實力從而與二重身持平。

就如同底部相連的兩個木桶,裝滿水的木桶的水會不斷流淌到另一個木桶中,並且裝滿水的木桶可以自行恢復自身水量,所以最終二者都會裝滿水。」

冬眠議員耐心的解釋道。

「這樣會不會影響到日後的晉陞,甚至暴露出身份。」波曼說出自己的擔憂。

冬眠議員擺了擺手,「獲得灰質,它會與現實的二重身漸漸融合,應該說是吞噬取代。

在其它次元種族對於灰質的形容就是無形無相,它可以從本質上模擬出原本的力量體系,除非神袛降臨,否則絕無可能發現這種力量本質乃是灰質。

同時你的晉陞秘法同樣對灰質有效,大約在一階極限之時,這種融合取代的過程就可以完成,不會影響到你的修習進益。」

「那就好!那就好!」老鴉如此說道。

「好了,既然對於灰質的存在認同並理解了。

那麼接下來要告訴你們一個不好的事情,北地教區將迎來蟄伏期,當然各地區的權利腐蝕還是要進行,不過你們的陰影通道許可權將會暫時封閉。」

Prev Post
這個頭上長角的惡魔,果然率先的發起了攻擊。不過這種攻擊對於劉俊之來說,這短時間之內會無用的。如果他不拿出真實的實力的話。那麼劉俊之也就白瞎了,他在神武大陸已經生活了,快三年的時間。
Next Post
但是,她也看明白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