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蕭天仰天長嘆。

「我……我錯了!爺爺我會改的,要不是爺爺告誡羅續的話,可能我就要死在羅續手上了。」

「唉,算了你還小,希望你真的能改過自新,同樣的錯誤犯兩次就是愚蠢了!好了,你回去吧。記住眼界不要太低,會限制你將來的成就!」

「是的,孫兒明白了。就先告辭了!」羅飛說完便是轉身緩緩離去,並沒有因為自己拿到第一而多麼開心。或許正是羅續這幾天給他的震撼讓他明白了自己是多麼愚蠢——自己挖空心思想要得到家主之位人家都沒有放在眼裡。這一刻他終於知道自己跟羅續的差距在哪裡了,他真的覺得自己太傻,太天真了。

「咦,羅鐵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讓你暗中保護羅續的安全嗎!」羅蕭天說,眉頭一皺。

「這個……是因為……」羅鐵把羅續的事情跟羅蕭天說了一遍。

「什麼?你說什麼?他身邊有高人保護,還是他師父!」羅蕭天失聲驚叫著。

「不過他的師父是道魂體,實力高神莫測!就是威壓直接將一名印王給活活壓死!還記得幾天前後山中發生的震動嗎?那就是羅續少爺跟張家兄弟交戰時造成的!」羅鐵繼續說。

「什麼!那也是他弄出來的!」羅蕭先是一愣隨後大笑:

「我羅家要崛起了!哈哈哈!有這樣的孫兒我真是上天對我分支羅家的最大的照顧啊!」

九兒,你真是替為父生了個好兒子,等著吧,他的未來一定超乎我們每一個人想象。將來我們父子倆一定會再次相聚,還有我的兒媳,羅蕭天心中想到這,神情激動的對著羅鐵說:「退下吧!這次我們羅家要真的崛起了。」

「呃,家主這……屬下告退!」羅鐵沒想到羅蕭天對羅續如此的看重。

最後現場只剩下羅蕭天、趙欣、和羅靜。

「欣兒,你們怎麼還不回家!」羅蕭天問。

「我在等我哥,他還沒有回來!」趙欣說,其眉頭緊緊鄒起來。

「羅靜,你先回去吧,這小丫頭交給我!」羅蕭天對著羅靜說。

「呃,好吧。」羅靜低頭應了一聲就是退了下去。

「欣兒你過來,我有事要告訴你!」羅天說。

「嗯。」趙欣走到羅蕭天面前繼續問:「什麼事呀?爺爺!」

「你的哥哥羅續已經離開家族了,要打算獨自歷練一陣時間,畢竟他要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你也知道他可能會九死一生,要知道外面可不想家裡,人心險惡啊,他不想你受到任何的傷害,才沒有告訴你,所以你也不要怨他瞞著你了。在羅續離開的這段時間,你就很在我的身邊。」羅蕭天蒼老的臉上露出一副慈祥的笑容。

「我……還是我的實力太弱了!可是不管我怎麼修鍊,修為總是沒有什麼長進,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趙欣輕聲抽泣。

「這個……是因為你的體質,不要著急,總會有解決的辦法的!」羅蕭天也不清楚趙欣現在的情況,只能先安慰一下她了。

「真的能解決嗎?」趙欣卻是一副認真的樣子。

「肯定能啊,小丫頭,羅續這次出去就是為你尋找解決你身上問題的辦法!」羅蕭天信誓旦旦地說,但其心裡卻是沒底,畢竟他不知道續是否能找到解決方法。但眼下也是沒有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森林深處,一位身穿白色衣袍的少年在狂奔,身後一群兇狠的靈獸在狂追。似乎不把羅續給撕碎誓不罷休。

而那被追的少年正是羅續。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多半天,羅續發現他自己身上的傷勢又是加重了幾分便是忍不住破口大罵:「該死的畜生,要不是我受傷今天非得把你們給全都解決了!」

「嘿嘿,好徒弟趕緊跑吧。它們好像又追了上來!」腦海中突然響起了金志天的聲音。

「我又沒招沒惹它們,為什麼老是追我呢?真是奇了那個怪了!」羅續疑惑地說。

「這個嘛,當然是你身上有東西吸引著他們。」金志天呦呦一嘆。

「呃,什麼東西?」

「你覺的身上有什麼東西能讓他們這麼瘋狂的追你?」

「難道是我身上魔核散發出來的氣息?」

「小子還挺聰明!不過就算知道了又有什麼用。你還能丟掉不成?」金志天說。

「是不能丟掉,所以還得跑是嗎!」羅續翻了翻白眼說。

「唉為師我也沒有辦法啊,這隻能靠你自己了!」

金志天嘆息一聲。

「是嗎?好像每一次你都是這麼說的!」羅續滿臉黑線。

「有嗎?我怎麼不覺得呢,你小子有精力還是趕緊想想如何解決眼下的困境吧。」金志天說完便是不在理會羅續,任憑羅續如何叫喚也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唉,這師父關鍵時刻總是掉鏈子,我怎麼會有這樣的師父啊!羅續內心一陣嘆息,到腳下的步伐卻是不敢停下,繼續狂奔。

嗷——嗷——嗚羅續身後還是不斷傳來陣陣靈獸的吼叫聲。

吱吱——突然懷中的小白探出她的小腦袋仔細地打量四周,看著羅續受重傷還在狂奔,心中很是疑惑。

「呃,你醒了小白!不過我們今天可能要被身後的靈獸給咬的骨頭渣子都剩不下了!」羅續說。

吱吱——小白聽到羅續說的話小爪子胡亂的比劃著不知道要表達什麼。樣子十分搞笑。

「醒了,你別搗亂了,等安全了再給你做烤肉吃,現在呢,你就乖乖地別動就行!」羅續伸手將小白按進懷裡,繼續開始他的逃命之旅。 中午時分,陽光烘烤著大地,森林中一位身穿白色衣袍的少年緩緩地走著,他衣衫襤褸,遍體鱗傷,頭髮蓬亂,但其精神卻是飽滿。看不出有絲毫的疲憊。這人正是前幾天被靈獸狂追的羅續



「真是坑爹啊!該死的靈獸整整追了我兩天兩夜白停下來,要不是我能抗,恐怕我就葬身於此了!」羅續抱怨著。

其實他也真是夠倒霉的,受了傷。還要被靈獸追趕,現在他身上的傷口癒合了又裂開。反反覆復不知道多少回,要知道這種痛苦可不是一般人才能承受的,必須是有毅力內心強大的人才能挺下來。也正

因為如此,金志天心中更加的確信羅續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從這幾天羅續的反應情況,和處理緊急事件的能力還是讓他頗為欣慰。

「小子,別在這抱怨了,要是還有力氣的話就趕緊去找些療傷的藥材。如果你不想死的話!」金志天的聲音在羅續的腦海中響起。

「呃,你老人家總算又出來了。唉!」羅續眼神中充滿了幽怨,眼神怪異地盯著腦海中金志天。

看到羅續這中眼神,金志天也是一愣旋即便是反應過來說:「臭小子,你廢什麼話,告訴你這才是你歷練的開始。如果你想放棄,我不會阻攔。」

「我這不是也沒說放棄啊,我去還不行嗎!」羅續一臉的無奈。

一念情深:傲嬌老公送上門 隨後,羅續便是開始在這林子里尋找能夠療傷的藥草。

看著羅續一副不情願的的樣子,金志天也不由的笑了起來,低聲喃喃地說:「這臭小子!」

「對了師父你的實力多低有多強,為什麼印王強者在您面前就跟紙糊的一樣?」

羅續一臉崇拜地問。

「哼,一名小小的印王算什麼能跟你師父我相比,師父要是還有當年的實力的百分之一就能輕鬆應戰百名印王!小夥子你的強者路還很遙遠,還是解決眼前的問題吧!」金志天一本正經地說。

「是嗎,師父你是不是吹牛皮?忽悠你徒弟我啊!」

「胡說,師父我是這樣的人嗎?」

「呃,那您給我證明一下吧!」

「怎麼證明?」

「就是……」

「得得得……我知道你小子想幹什麼了。告訴你不可能,一切都得你自己解決!哼!」

「呃……師父您老人家就是厲害!真是讓徒兒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一邊去,在拍馬屁都不行,還是以前的約定,不到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我是不會出手的,你的強者路只能你自己來走,我只能當一位好導師,其他的嘛我就不管了,就只能你自己解決了!」

「唉,都說師父好師父好,看看自己的師父和別人家的師父真是差距不一般的大。唉唉!」羅續知道師父這裡是靠不上了便是開始挖苦金志天起來。

「啊呦!你小子今天是不是又皮癢了,讓師父幫你解解癢!」

「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就行,您老人家還是歇歇吧。」

「哼,趕緊幹活,告訴你你的傷拖得越久對你以後修鍊越是不利,你有時間和師父鬥嘴還不去找藥材,是不是想又變成一個廢物。」

「不是……我……」羅續想說些什麼,但張了張嘴又是閉上。

隨後,羅續幾個時辰羅續僅僅找到兩株龍血草,一株玉蘭草。

吱吱——突然懷中的小白跳了出來搶了羅續的手中的藥草就是塞在嘴裡。吧唧吧唧,三下五除二就將羅續辛辛苦苦找到的藥草全部吃下肚子。

隨後他還用毛茸茸的小爪子摸了摸嘴似乎是還想吃!

羅續先是一愣旋即便是失聲叫喊:「不要啊,我的藥草。小白你……」

吱吱——小白知道這次真的是闖禍了趕緊用小白爪子捂住臉不敢在直視羅續。

「呃,這……我還沒作什麼呢!你捂頭幹什麼!」羅續怒吼。

吱吱——小白隨後便是轉身跑了出去,一眨眼便是消失不見。

「你給我回來,別跑!」羅續叫喊著,但卻沒有什麼作用。

唉,這小白,真是給我添亂。還得重新尋找。算了她也受傷不輕,就算是補償她吧!

吱吱——突然小白嘴裡叼著幾株藥草跑了回來,扔在羅續面前。

「這是你找到的?」羅續疑惑地問,這速度也太快了,要知道自己可是找了好幾個時辰啊,真是奇了怪了,怎麼這小老鼠就能很快就找到這麼多藥草,難道她長的狗鼻子嗎?羅續心中很是不解。

吱吱——小白趕緊點了點他的鼠頭回應著。

「真是太好了,你怎麼不早出來!」羅續一把將小白抱了起來,那樣子就跟見個金元寶似的盯著她。

吱吱——小白被羅續狂熱的眼神給嚇著了在羅續的手中掙扎著,但掙扎了幾下感覺沒什麼用,便是放棄抵抗,用雙手緊緊捂住腦袋,心中祈禱著羅續不要對她做些什麼。

隨後,感覺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小白緩緩放下爪子睜開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羅續正在盯著自己,一時間一人一鼠四隻大小眼對視,互相愣住,就這樣持續一段時間。羅續才將眼神移開,此時小白也是一臉的懵逼不知道羅續是在幹什麼?

「真是奇怪,你也沒有那麼特別為什麼就很快就找到藥草?」羅續隨後的一句話讓小白鬆了一口氣,旋即明白了過來,原來羅續是好奇自己為什麼會找到藥草。

吱吱——小白鬍亂比劃著,表達出自己能找到藥草是因為自己能聞到藥草散發出來的味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看來你的鼻子真是靈,快比上狗鼻子了。」

吱吱——聽到羅續把她和狗比較便是有抗議起來。直接哧溜一聲竄上羅續的脖子上不斷地用毛茸茸額小白爪子拍打著羅續。

「呃別鬧了,我只是做個比較,既然你不喜歡狗那就換一個別的吧!」羅續說,看來這小白真是來歷不簡單,先天境一重的修為就如此聰明,竟然能聽懂自己說的話。其實羅續早就懷疑小白不是一隻普通靈獸,早晚要離開自己的,到時候該怎麼辦。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以後在說吧。羅續心中想。 在小白的幫助下,一下午的時間羅續就收集到幾十株的療傷藥草。

期間幸好有羅續跟在小白的身後,不然就憑小白貪吃的性格早就吃光所有採摘的藥草。可憐的小白整整當了一下午的苦力,這讓她很是不爽,舉起毛茸茸的小白鼠爪胡亂比劃起來,強烈抗議羅續行為的不齒。

對於小白的「抗議」,羅續就是故意裝到聽不見,時不時地抬頭望天。一副你在抗議都是沒用,最後還得乖乖地當羅續的苦力。

就這樣,一人一鼠的聲音回蕩在這片森林中。 妖豔太子不過期 最後小白眼巴巴地瞅著羅續手上的藥草,眼淚似乎都要掉出來。真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女孩。看到這一幕,羅續也也不由的嘴角抽了抽嘆息一聲:「行了,就先給你幾顆吧,等我傷好了後繼續給你烤肉吃。這總行了吧,我的小祖宗啊!」隨後便是躬身將小白抱起來塞進懷中,轉身離去。

吱吱——小白用爪子不斷比劃著,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等過幾天我就做烤肉給你吃,我保證!」羅續感覺小白是在比劃這件事。

果然小白便是停下啦眼睛緊緊盯著羅續的雙眼,想看看羅續是不是在騙她。

「額,不用這樣看著我!是真的,你咋就這麼能吃呢?早晚得胖的走不動道!」羅續也是一愣旋即便是回應到。

一路上,一人一鼠緩緩找到一座比較隱秘的小山洞,金志天隨手便是布下一道結界堆起些乾柴生起溫暖的火苗。

天空愈來愈發的陰暗,最後一抹夕陽也被這無情的黑夜給吞噬。此時天空月亮逐漸高掛,繁星閃爍,森林中傳來陣陣鳥獸的鳴叫聲。

「傻徒弟,今晚你就在這裡煉製一些療傷丹藥吧!別偷懶,我會監視你的!」金志天說。

「什麼?我自己練!我……哎呀不行我感覺身上好難受!」羅續說。

「難受是嗎?」

「嗯!」

「多練會丹藥就好了,你這是一種病!」

「什麼病,我不就是受傷了嗎?哪來的病。」

「懶病,欠打!」

「呃,這個,師父你不是……」

「少廢話,趕緊練丹,師父我還有別的事要做!」

「哦!羅小子很不情願的拿出了他的黑色爐鼎。」

「把你收集到的魔核都給我!」

「你是要……」

「別廢話,把東西給我就趕緊去煉丹去。」

隨後,羅小子將裝魔核的儲物戒指遞給金志天。隨後倆人開始分工,羅續煉丹;金志天在一旁煉化魔核。

「金本源,木本源,凡火決,生!」隨後羅續右手中忽然出現一道黃色的小火苗,左手用靈力控制著藥草將其放入黑色的爐鼎中。然後便是精確的控制靈力的輸出,要知道火力過大和過小都對丹藥有很大的影響。打個比方,如果一株藥草正常煉製可以是上品一階丹藥,但是火力大小有些偏差或是偏差很大,輕則上品降為下品,重則丹藥出爐時炸裂。

「木靈印,火靈印,紫火決,生!」金志天虛幻的身影低吼,隨後他利用靈力化作一座巨大的熔爐,將所有的魔核一股腦地倒了進去。紫色的火焰在金志天靈力化的熔爐上劇烈燃燒。

就這樣,一黃一紫,一大一小,靜靜在洞里燃燒著。

懷中的小白也是趴在羅續的肩膀上眼睛微眯著看著眼前的一切,隨後的幾個時辰內,羅續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煉製了幾十顆上品一姐龍血丹和玉蘭丹。這是羅續長呼一口氣:「總算是煉製完成了!累死我了!」隨後,羅續擦去額頭上密密麻麻的汗珠,然後目光便是轉向金志天。

吱吱——小白突然叫喚起來。似乎是在對羅續大手隨意抓住自己的行為抗議和不滿,眼神充滿憤怒盯著羅續。

「呃,小白你別激動,我只是感覺你趴在我肩膀上怪怪的,所以就……再說我也沒用多大的力道,你不會介意我多給你些烤肉吃吧!」羅續說。

吱吱——一聽的說是有肉吃,小白眼神立即閃爍狂熱的目光,

趕緊點了點頭,意思是可以啊。完全沒有剛才一副生氣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羅續也不由地抽了抽嘴角,心中想,這傢伙真是吃貨,一提到吃的幹啥都行,唉!

吱吱——小白又是叫嚷著,發現羅續這傢伙實在耍她,心中便是十分不滿。

Prev Post
看著各種各樣的受罰弟子,少年面無表情的走到紫劍德房間門口。
Next Post
猴賽雷對兩人道:「這便是我們靈猴族的半神老祖——猴齊天!」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