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賽雷對兩人道:「這便是我們靈猴族的半神老祖——猴齊天!」

猴齊天眼睛鄙視的看著貝斯特,「現在知道害怕了?慫!」

隨後他看向伊耶絲,「你小子可以啊,罵了我裝b,現在見我出現也不見害怕,有膽識!」

伊耶絲冷靜沉著道:「我那不是罵您,是誇,所謂裝B只有實力高強,有能力才能做到,那些實力不夠的不叫裝B,而是吹牛B,因此我才默默的讚歎一聲裝B」

猴齊天詫異的看著伊耶絲道:「沒看出來啊!你小子可以啊!說起謊來,在我這個半神面前都不帶喘氣的!哪個勢力的小傢伙?」

伊耶絲道:「沒有勢力,一個普通家庭出聲的普通人,就讀於清風之影學院。」

(普通家庭傑克伊!)

「嘖嘖」猴賽雷圍著伊耶絲轉了一圈,不住的發出感慨聲,「了不得,了不得,小子有沒有興趣加入靈猴族?」

伊耶絲搖頭道:「沒興趣」

「呵呵!果然有膽識,敢拒絕我的人不多!」猴齊天沒有再多言,作為半神,能夠邀請一次已是給了伊耶絲天大的面子,若不是覺得伊耶絲頗合他胃口,他才沒興趣邀請,即便是天才也一樣!

「小賽雷,你帶這兩小子來幹嘛的?」猴齊天沒了興趣后,這才關心起正事。

猴賽雷生怕這老祖又扯到其他事情去,趕緊道:「他們便是通過了遊戲,符合要求的人!」

「哦!」猴齊天眼中閃過一絲光芒,再次看向兩人,搖頭晃腦道:「讓我猜一猜是你們兩人中的哪個!」

猴齊天走到貝斯特的身前,盯著他看了一會後,搖頭道:「肯定不是這個傢伙,眼力見不夠,也不夠沉著冷靜,是不可能抓得到變色蟻的。」

「看樣子又是你個臭小子了!」猴齊天瞬間出現在伊耶絲面前,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興趣。

伊耶絲點頭道:「不錯,確實是我!」

猴齊天:「嘖嘖,我越來越對你小子感興趣了!走吧!隨我進屋談!」. 茅草屋裡面也十分簡陋,僅僅一床、一桌、一椅爾,四人一同進去后,不大的茅草屋立刻顯得很是擁擠起來,猴齊天看了眼猴賽雷,不客氣道:「你去外面等著」

猴賽雷尷尬的看著猴齊天,猴齊天「嗯?」一聲,似乎在問他是不是不願意,猴賽雷見無法改變老祖的決定,只能無奈出去。

「隨便坐」猴賽雷指了指周圍,對伊耶絲兩人道。

貝斯特心中忐忑,猶豫一下一屁股坐到床上,伊耶絲看了看唯一的一張椅子,想了想打算坐到桌子上去,開玩笑的,他坐到了貝斯特的身旁,在半神面前他還不敢太過放肆。

猴齊天道:「可以把你們臉上的偽裝摘了不?四不像的模樣,看著噁心。」

兩人:「…」

「這可能不行,這是請別人幫忙偽裝的,咱兩可不會,一旦卸了,就弄不回去了」伊耶絲摸了摸臉上那層偽裝,解釋道。

「咋滴,還怕人找你們麻煩不成,在靈猴族,就算你裸奔,只要我吱聲,誰敢找你們麻煩」猴齊天眼睛一瞪,咋呼道。

伊耶絲和貝斯特相視一眼,只能卸去偽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這樣才對嘛,剛才那模樣看著就膈應,對了你兩叫什麼名字?」猴齊天這才想起來,到現在了,他還不知道這兩個臭小子的名字。

「伊耶絲」

「貝斯特」

兩人神情有些不自然,猴齊天一聽這名字,疑惑道:「咦,怎麼好像在哪聽過,似乎有些耳熟」

忽然,猴齊天眼睛一瞪,瞬間出現到兩人面前,腦袋抵到兩人面前,相距不足兩厘米,道:「喲呵,我說怎麼有些耳熟,貝斯特,這不正是被火靈鳥人族全獸族通緝的傢伙嗎?人族少年,二階實力,很是符合!」

腹黑總裁:別給姐裝斯文 猴齊天在空中一招手,一張紙突兀出現,正是通緝令,他看了眼上面的畫像,在看了眼卸了偽裝的貝斯特,嘖嘖道:「果然是你們!可以啊!英雄出少年!能夠讓火靈鳥人族大吃一虧,怪不得不願加入靈猴族,不一般!真是不一般!」

靈猴族作為不必火靈鳥人族差多少的大族,自然知道更多的內幕消息。

貝斯特被猴齊天搞得不知道說什麼好,面對半神,他完全失去了平時的傻氣和耿直。

伊耶絲苦笑一聲,「哪是我們厲害,都是被逼無奈之下的選擇。」

猴齊天越看兩人越覺得順眼,不住點頭,能讓火靈鳥人族吃虧的傢伙都是好樣的。

「行了,如此一來,我對你們更有信心了,接下來便告知你們正事!」猴齊天忽然話鋒一轉,讓兩人有些適應不過來。

「你們可知,對於我們靈猴族而言,什麼最重要?」說罷,猴齊天手中浮現一個葫蘆,他咬開葫蘆塞,飲了一大口。

這也太明顯了,伊耶絲:「猴兒酒」

猴齊天摸了把嘴巴,道:「猜的不錯,猴兒酒,靈猴族的特產,暢銷星河宇宙」

伊耶絲點頭表示贊同,雖然略有誇張,但是說的倒也不錯,確實很暢銷,猴兒酒算是酒中皇帝,難有與其比肩的美酒。

貝斯特:「這我聽海克斯說過,確實很有名!很暢銷!」

伊耶絲忽然轉頭,白了他一眼,貝斯特不明所以,不過還是閉嘴,沒有繼續說下去。

猴齊天雖然發現了他兩的小動作,但是沒有多想,繼續道:「猴兒酒如此美味,自然離不開繁瑣的釀造工藝,而越是高階的猴兒酒,對於各方面的要求便更大,無論是材料、環境、程序都無比的複雜麻煩!但是這並不能阻擋我們對極致美酒的追求!而現在我們都工藝已經陷入了瓶頸,族內又無人獲得酒神的青睞,成為酒神契約者,這便使得我們遇到了難題」

「酒神?那不是…」貝斯特聽到酒神兩字,就想起了海克斯,正打算脫口而出之時,伊耶絲手肘猛的向後一頂,直擊貝斯特腹部。

「伊…你…」貝斯特捂著肚子,佝僂著身子,說不出話來。

伊耶絲無視他,對猴齊天道:「抱歉,他老是這麼多廢話,打擾了我聽您的話語」

猴齊天:「原來如此,確實,這個貝斯特嘰呱嘰呱不停的插嘴,確實有些煩人」

猴齊天很滿意,這個小夥子他很中意,不但有個性,有實力,而且還能夠在他講述時如此認真的傾聽,好小子!

猴齊天飲了口酒,繼續道:「正當我們一籌莫展之時,出現了新的曙光!在某一天,一位族人發現了某個山洞,當他好奇之下,進去探查后,他發現了一個秘境!」

「那個秘境等階不高,估計是遠古時期,某個領域級創造的,並且由於時間的侵蝕,承受能力大大下降,只能承受操縱者以下實力的契約者進入。原本這沒什麼,畢竟每年都有不少的低階秘境,遺迹之類的被發現,又不是什麼世界碎片或者完整世界,並不值得我們關注。」

「但是!在某幾個族人的一次探險中,他們進入某個房間后,聞到了濃濃的酒香,然而當他們找到香氣的來源之後,發現那僅僅是一臉盆的水!用四階材料打造而成的臉盆,裡面確認無誤確實是水,應該說原先是水,後面異變成酒!」

伊耶絲:「這麼神奇?」

猴齊天道:「就是這麼神奇,經過他們帶回來的樣本,我們經過不斷的分析實驗,最終查明了真正的原因」

伊耶絲和貝斯特都露出好奇的神色,當然實際上伊耶絲並不感興趣。

「天地奇獸——酒蟲!凡是被酒蟲所浸泡過的,無論是什麼液體都會變成散發著濃香的美酒,如果是酒的話,則會變得更加香醇,品質獲得提高。這正是我族一直苦苦追尋無上珍寶!」

說到這,身為半神的猴齊天眼神中散發出強烈的興奮光芒,然而過了會,他忽然嘆了口氣道:「可惜,酒蟲作為天地奇珍有著奇異的手段,蹤跡之難尋,更甚變色蟻,來去無影,我族的契約者進去,連他都影子都沒發現」

伊耶絲問道:「會不會已經不在那個秘境之中了?」129. 伊耶絲的這個問題很關鍵,一針見血。

猴齊天肯定道:「不!還在,我們做過實驗,帶了不少水和臉盆進去,放置之中,一段時間后,又有不少水變成了醇香的酒,因此它還在,說不定正躲在某個角落嘲笑進去的人」

伊耶絲疑惑道:「為什麼是臉盆?」

「嗯?」猴齊天很好奇伊耶絲的關注點,不過有個性,他喜歡,「因為我們並不能確定酒蟲有什麼愛好,至今只發現那臉盆里發現過他停留過的蹤跡,因此…」

「因此默認酒蟲喜歡臉盆了嗎…這…」伊耶絲心中很是無語,不過倒也正常,面對這種他們極度渴求,又不敢驚擾,只能按照已發現的某些特點進行模仿。

伊耶絲:「所以,這次讓我們做的事情難道是…」

猴齊天道:「不錯,如同你所想的那般!前往秘境!尋找酒蟲!若能成功,靈猴族必定給予豐富的獎勵!並且你還能夠獲得靈猴族真摯的友誼!」

又是友誼,伊耶絲髮現這些大勢力似乎都將獲得他們的友誼當做一件天大的榮耀。

之前菲絲如此,現在靈猴族也如此,不過結果上而言倒也不錯,沒看他每次去暗跡買情報都打折嗎?!太實惠了!

「猴兒酒,要高階猴兒酒」貝斯特在後面竄嗦道。

猴齊天道:「只要能得到酒蟲,高階猴兒酒任你們挑!」

貝斯特聽的眼睛放光,低聲道:「到時候回去扔到海克斯前面他肯定會過來求我們的!」

伊耶絲無語,這傢伙,他都提醒好幾次了,不讓他提海克斯,這傢伙怎麼就是理解不了呢,看來那個傳承還是對其腦子沒多大作用。

不過幸好,猴齊天將貝斯特現在的模樣當做獲得瑰寶,迫切想要向朋友炫耀時的小孩樣,因此還是沒有深究。

如果讓他知道海克斯是一名酒神契約者,伊耶絲覺得海克斯就是下一個貝斯特…很有可能被興奮的靈猴人強擄過來。

猴齊天道:「總之,酒蟲對我們靈猴族很重要,只要你們能夠拿到,那麼你們無論你們有什麼要求,都是可以商量的。」

伊耶絲衡量了一下得失,感覺蠻划算的,那個低階秘境里都是靈猴族的人基本上沒有任何危險,他只需要全心全意的尋找酒蟲便可以了,而且之前猴賽雷說了,不管成功與否,作為最低的報酬都會保他們。

既然自己不吃虧,那麼,伊耶絲抬起頭,看向猴齊天道:「我會儘力一試!」

「哈哈,爽快,走!現在就去那個秘境!」猴齊天大笑一聲道。

伊耶絲驚愕:「這麼快就去?」

狂妃翻雲覆天下 猴齊天:「怎麼?你小子還想我留你們在這吃個飯,喝個酒先?」

伊耶絲:「……」

不見猴齊天有什麼動作,伊耶絲和貝斯特只感覺眼前一黑,恢復視覺之後,人已經到了一處山林之間。

「這是什麼能力? 重生之豪門影帝 空間?」伊耶絲好奇問道,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半神的奇妙。

猴齊天道:「並不是,我可不懂空間方面的東西,只不過虛無國度所在,我便能夠隨心而動」

虛無國度,比領域級更加高級,乃是進階半神之後才有的能力,按照猴齊天的說法,只要他虛無國度所能覆蓋的地方,他意念一動,便能瞬間而至!這便是半神的玄妙之一。

秘境位於山林間的一個山洞之中,頗為隱秘一般人不注意難以發現。

「走吧」猴齊天手一揮,山土自動橫移,林木避讓,露出個足以通過數人的洞口,舉手投足之間,移山倒海,簡直可怕。

山洞裡面空間不大,不過在猴齊天的意志之下,通道自動變寬,三人一路直達山洞最深處。

在洞穴深處,有著幾名靈猴族的人在守衛,見到猴齊天來了,他們頓時精神一震,站的筆直,有些激動道:「老祖好!」

「恩」猴齊天淡淡的應了聲,道:「我帶幾個人進去,你們繼續守衛」

「是!老祖走好!」那些靈猴族人整體劃一道。

「怎麼樣?我的猴兒訓練有素吧」走進去后,猴齊天有些得意道。

伊耶絲覺得這傢伙很是有惡趣味,這根本就毫無意義嘛

進入之後,伊耶絲髮現這裡面別有洞天,在洞穴的盡頭,是一處較為開闊的平地,平地中間,一個神紋法陣刻畫在上面,伊耶絲看著這熟悉的線條,瞬間便知曉了這是一個傳送法陣,說起來,伊耶絲接觸的最多的就是傳送法陣了,人生經歷頗為豐富。

猴齊天直接站到法陣一旁,解釋道:「來吧,站上來!這是傳送法陣,能夠直接送你們前往那個秘境,進去之後,務必全力尋找,就靠你們了!」

伊耶絲點頭道:「請放心!」

貝斯特拍拍胸口道:「就包在我身上了!」

猴齊天:「沒說你」

貝斯特:「…」

隨著猴齊天神力的輸入,傳送法陣發出強烈的光芒,「嗡」的一聲,伊耶絲和貝斯特兩人消失在原地!

經過一段時空穿梭,伊耶絲和貝斯特出現在了另一處地方,伊耶絲細細的品味著腦中的暈眩感,忽然低語道:「恩,距離不算很遠」

貝斯特:「啊?什麼?」

伊耶絲:「沒什麼,頭暈不」

貝斯特搖搖頭道:「這不算什麼,和以前那次去小世界的暈眩頭疼比起來差遠了」

「恩,那就好」伊耶絲見其沒事,便開始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來,這裡說是秘境,其實真正說起來可以算是一處居所,沒錯,秘境之中花花草草,綠意盎然,看起來頗為舒適,除了沒有生氣以外,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個住居之所。

還不待他繼續查看,忽然一道聲音在兩人身旁響起,「喂!你們是誰?怎麼進來的?」

伊耶絲尋著聲音望過去,只見一個尖嘴猴腮的傢伙站在一棵樹杈上,兩隻黑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們看。

「靈猴族的人」伊耶絲絲毫不甘驚訝,前面猴齊天說過,靈猴族一直有派人在秘境之內尋找酒蟲的蹤跡,只不過見效甚微,連一絲痕迹都沒有發現。91. 樹上的這個靈猴人很是小巧可愛,看其模樣,聽其聲音應該是位女性,為什麼說應該呢,因為她和其他的靈猴人一樣,身上長滿了毛,以伊耶絲的審美來看,分辨不出差距。

面對她的質問,伊耶絲道:「伊耶絲!貝斯特!我們乃是受你們的半神老祖邀請,前來尋找酒蟲的。」

那小巧的靈猴人烏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著兩人,「就憑你們兩人?」

貝斯特:「必須的啊!你這是看不起我們還是咋滴?」

「是看不起啊,你們有什麼本事倒是說來瞧瞧」

貝斯特:「憑什麼告訴你,再者說了,我們告訴了你名字,你還沒有自報家門呢,我可沒興趣和陌生人說話」

「小氣,算什麼男人?」小巧靈猴人鄙視的看了貝斯特一眼,驕傲道:「猴靈兒,本小姐乃是靈猴族第一美女,你們能夠與我講話,就感到榮幸吧!」

貝斯特哈哈大笑:「你這是靈猴族第一美女?哈哈哈,沒看出來,臉皮倒是第一厚」

靈猴人的審美,他們理解不了。

「咚」的一聲,貝斯特正笑的開心的時候,身體一個趔趄,差點摔倒,腦袋上迅速的腫起一個大包,「卧槽!好疼,誰襲擊我!」

「哈哈哈」樹枝上,猴靈兒清脆的笑聲,如同鈴鐺般,不斷響起,「讓你個臭不要臉敢罵本小姐,活該!」

「你!」貝斯特氣急,他看了下腳下,發現在一旁,一塊拳頭一半大的石頭孤零零的躺在地上,仔細一看,能發現上面粘著幾根髮絲。

貝斯特心中惱怒之下,直接撿起石頭,運用自己在傳承中所學到的特殊發力技巧,手腕猛的一抖,石頭激射而出。

伊耶絲看他這扔石頭方式,微微點頭,以小見大,可以看出貝斯特確實有了不小的長進。

「哼哼」猴靈兒哼哼兩聲,一臉傲然,面對襲來的石塊,絲毫不懼。

「咻」,石塊直接穿過猴靈兒飛了過去,貝斯特驚訝道:「怎麼回事?石頭穿過她的身體了?」

伊耶絲搖搖頭道:「並不是,剛才在石頭快要接觸到她身體的一瞬間,她在極短時間內,身體微微一晃,閃避開來,由於速度太快,因此你才沒能發現痕迹。」

「她的實力不俗」伊耶絲點評道。

貝斯特有些不服氣,「等我三階了以後,她便不是我的對手了」

猴靈兒:「哼!簡直可笑!」

伊耶絲拉了拉貝斯特道:「別管他,我們先走吧,完成任務要緊,還得抓緊時間,不能讓其他人等太久。」 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

Prev Post
羅蕭天仰天長嘆。
Next Post
這時候,江寂塵已經慢慢適應了這種感覺,於是,他沒有繼續說話,靜靜聽著太古仙道傳承塔主人的一縷神念繼續說下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