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離點點頭,說道:

「我會全力助你恢復,日後若是有能讓你恢復的天材地寶都會儘力為你尋來。」

「多謝少主。

少主,蒼雪剛剛恢復,還需大量血食,少主可否在此等上一日。」 又要等一天,但也必須要要讓永獵幽冥狼不恢復。慕離想了想說道:

「可以,不過你那個不死不休的性子要改一下,去吧。」

看著永獵幽冥狼幾個跳躍消失在山林中后。

慕離挑了一塊還算完整的黑紋血蟒蟒皮剝下來,拿起重劍撬下兩顆毒牙用蟒皮包好收在儲物戒里。

至於剩下的脊骨之類的東西就被扔在這裡。

雖然也是不錯的靈材,但不知還要多久才能走出這十萬大山,若這種檔次的靈材都要收好,那要不了多久慕離的儲物戒便會被塞滿。

慕小白本想回到自己窩裡明日再來,但是想到當初答應一群小獸要送他們每人一份造化,這才走了多久,哪來的造化可送,於是治好和慕離附近尋了一處可以過夜的山洞。

「小白,你吃肉嗎?」

「沒吃過,不過血淋淋的有什麼好吃的。」

突然慕小白小爪子一拍腦門,說道:

「對啊,慕離你是不是會做肉。」

「那你給我做九彩錦雞,九寶錦雞,九尾錦鯉,九爪雲紋蟹九角雪花羊……,據說這些都很好吃。」

「……」

這些全是都小白那本九州遊記上寫的九州九珍,就連慕離只吃過七寶錦雞,還是很小的時候,只記得味道鮮美,但具體什麼味早就忘了。

萬惡的九州遊記瞧把我們慕小白教成什麼樣了,慕離摸了摸小白的絨毛,說道:

「等到了九州,遲早有一天我會帶你吃到這些的。」

當天晚上慕離帶著小白去遠處的山上獵了一頭十年靈獸白芸虎,自從離開小白的那群小獸朋友以後,慕離似乎再也沒有打過那種無害的小獸的主意。

坐在山洞內,篝火上架著被慕離處理好的白芸虎。

這次慕離沒有用重劍,而是拿了一把磨好的石刀,雖然沒有匕首鋒利,但是也勉強可以切割烤熟的肉。

逼婚,總裁乖乖就範 白芸虎肉質緊密,彈牙的口感配上清新的靈鹽,讓從未吃過熟肉的小白知道了原來肉可以這麼好吃。

連著吃了幾天果子的慕離也一邊喝著果酒一邊大口的吃著烤熟的虎肉。

一隻體形如羚羊大小的白芸虎就在漸漸的被慕離和小白消滅了。

兩人並排仰面躺在篝火旁。

「我就覺得跟著你肯定沒錯,想不到原來熟肉這麼好吃。」

吃飽喝足以後,慕離冥想,小白則趴在慕離的腿上睡過去了。

冥想的時候慕離發現自己的乾坤法已經初窺門徑二重了。

抱走男神輕輕愛 真想不到在靈氣充裕的山中睡了一覺,現在乾坤法居然突破了。

第二日,當聽到洞外響起一聲狼嚎后,慕離從冥想中醒來。

抱著還在熟睡的慕小白走出山洞,慕離看見永獵幽冥狼正抖擻的站在洞外。

身上無疑散發著百年靈獸的氣勢,完全看不到昨天剛恢復的時候神色里的萎靡。

青狼魂幽幽的纏繞在白狼身上,也重新變得凝實起來。

天知道這貨昨晚上捕殺了多少靈獸。

白狼從嘴裡吐出一顆白色的珠子,開口說道:

「少主,昨夜獵殺的一頭百年的踏雪羚羊居然孕育出了獸靈。」

嫁妻如夢 孕育獸靈,相當於靈獸開啟修鍊之路的起點。

獸靈存在於靈獸的獸核之中,獸核便是相當於人類的丹田的存在。

百年靈獸有可能凝結獸核,但孕育獸靈的可能性極低。

而千年靈獸一定有獸核,但不一定會孕育獸靈。

只有萬年靈獸的獸核中才絕對會孕育獸靈。

慕離拿著拳頭大的獸核把玩了一下,抬頭對蒼雪說道:

「這東西對你的恢復沒用嗎?」

「有,但是想到少主現在還沒成長起來,或許這是個不錯的資源,便留了下來。」

慕離隨手把獸核丟給蒼雪:

「沒有什麼但是,既然你有用我沒用那便是你的。」

蒼雪其實撒謊了,這是一隻千年的踏雪羚羊所孕育的獸核。

昨夜蒼雪喚醒靑霜,相互配合之下一共擊殺了五隻千年靈獸,共有五顆獸核里有兩顆都孕育了獸靈。

而蒼雪此刻拿出這獸核,無疑是想測試一下慕離究竟會不會真心為自己尋找天材地寶讓自己恢復。

獸族雖然從來不會違背諾言,但作為混元靈獸,蒼雪也有自己的城府。

不過此刻一切的一切都化為了對慕離的羞愧。

「少主,其實……」

當蒼雪坦白過後,已經做好了被慕離臭罵的準備,但等來的確實慕離擺了擺手,驚喜的說道:

「你能以百年靈獸的勢力獵殺千年靈獸?」

「喚醒青霜以後,能獵殺一些戰鬥力不強的千年靈獸。」

「別往心裡去,下不為例,既然答應了你,我自會以誠相待,至於究竟能幫你恢復到什麼程度,那就看咱們的造化了。」

時間一晃,半年過去了。

這一日在滔土戎州南邊與十萬大山接壤的地方,一個少年穿著褐色的獸皮衣,站在騎著一匹白色的巨狼從十萬大山中飛出。

只見巨狼輕輕煽動兩隻青色的巨翼,眨眼間,巨狼便落到了高大的城門前。

巨狼散發著凶戾的氣息讓城門前聚集著不少準備進山狩獵的修士都紛紛讓路。

原本城門口此起彼伏的吆喝聲漸漸小了,議論的聲音反而嗡嗡響起。

眾人驚奇的打量這個騎著巨狼的少年,女修士在看到慕離那俊朗的面容后,性子豪放的都眼犯桃花,甚至還有對著慕離揮手的,就算是臉皮薄的也忍不住偷偷瞄著慕離。

至於為數更多的男修士眼中閃現的大多是羨慕、妒忌有些人還摻雜著些許貪婪。

這種萬人矚目的感覺雖然不錯,但慕離卻沒有理會人群的喧鬧,因為入城不需要下坐騎,慕離直接騎著蒼雪入城。

其實慕離本不想這麼高調的入城,但永獵幽冥狼這麼大的個頭也沒法藏,索性便不在意那些了。

年少輕狂,慕離也不例外。

不等慕離入城,幾個年歲不大,衣著華麗的少年,胯下都騎著一隻看起來不凡的靈獸騎。

幾個少年來到慕離身邊,其中一個面容俊朗看起來像是領頭的少年說道:

「這位兄弟,在下楚中天,不知道你這坐騎可否出售,價錢隨便開多少錢都可以,我是真心想要。」

不等慕離說話,蒼雪一身氣勢便轟然爆發,低著腰的身子對著少年,呲著牙低沉的嗚嗚聲從牙縫中穿出。

名叫楚中天的少年被蒼雪盯上后,一股涼意從尾椎骨蔓延到整個脊背,不等少年有什麼動作,胯下的那隻雪羽獅一下子就趴到了地上。

看到楚中天狼狽又滑稽的摔倒在地上,城門附近的一群修士不僅沒有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起來,就連慕離肩膀上的小白都捂著肚子在那哈哈大笑。 在眾人的大笑聲中,楚中天的臉憋得通紅,至於和他一起的那幾個少年,想上來攙扶楚中天,但卻迫於永獵幽冥狼的威懾不敢上前。

慕離拍了拍蒼雪,示意他不要在嚇唬那個少年了。

楚中天看見慕離從白狼的背上跳下來走道自己面。

慕離露出了一副自以為非常友善的笑容對著楚中天伸出手,同時說道:

「不好意思嚇著你了,我的狼多少錢也不賣。」

開玩笑,混元靈獸,就算是實力散盡的也不是靈玉可以計算的,慕離又不是傻子。

當然雖然當初慕離和永獵幽冥狼定的是三十年,但慕離心裡還是有自己的小算盤的。

自己以誠相待,說不定三十年之後,永獵幽冥狼也不會離開自己。

拉起楚中天,慕離看見楚中天驚魂未定的樣子,拍著他的肩膀說道:

「我叫慕離,很高興認識你。」

「老子叫慕小白,你這傢伙長得高高大大的沒想到膽子這麼小,哈哈哈笑死老子了。」

聽到慕離肩膀上小白說話,楚中天的表情先是一驚,而後整張臉都黑了。

聽見小白的話,慕離無奈的扶著額頭,給楚中天投去一個抱歉的眼神。

小白從小就在十萬大山中,沒和人族打過交道,自然不曉得人族說話的那些彎彎繞繞。

「不好意思啊,小白說話比較直,你別介意。」

「……」

楚中天聽了這話硬是憋出一口老血,什麼叫說話比較直,這安慰的話還不如不說。

就在這時,城裡衝出一隊不過十幾人的隊伍,鎧甲鮮亮的騎兵馬蹄聲如雷奔。

當蒼雪看到一群金甲騎兵手裡拿著統一的金戟,外放這身上強橫的氣勢,殺氣騰騰的朝自己衝來,一道青色的狼魂出現在蒼雪身側。

楚中天看到這隊騎兵,臉色一變,回頭看了一眼和自己一起的那幾個少年,趕忙揮著手跑上前去喊道:

「誤會誤會,千萬別動手。」

騎兵被楚中天攔下后,一隊金甲騎兵騎在戰馬上俯視著楚中天說道:

「何人在此縱獸行兇。」

「誤會誤會,大隊長真不好意思,麻煩你跑一趟。」

說著取出一塊白色的玉令塞到為首的金甲騎兵手裡。

「一點靈玉,請兄弟們喝茶。」

金甲騎兵不動聲色的收起玉令,對著身後擺了擺手說道:

「以後注意點。」

說著調轉馬頭,帶著一隊騎兵返回城內,只是那個金甲騎兵隊長臨走前看慕離的一眼讓慕離覺得尤為不舒服。

剛才那隊修士展露出的修為至少都是凝氣境的修士,足足比慕離高了一個境界,而且軍隊的戰力並非只是根據個體實力而評判,即便是一堆聚氣境,組成戰陣甚至能爆發出超越凝湖境的力量。

若真的起衝突,那慕離怕是只能騎著蒼雪轉身就逃了。

不過以蒼雪的速度,那隊騎兵騎得烈血駒根本不可能追的上。

「哈,慕離兄弟,不好意思啊,剛才就是個誤會,我那幫兄弟怕我吃虧才喊來城裡的執法隊。」

感覺自己可算是找回了些面子的楚中天哈哈大笑的回到慕離身邊。

「慕離兄弟看著眼生,是第一次來涵燁城嗎?」

得到了慕離肯定的回答后,楚中天這傢伙居然熱情的開始邀請慕離去自己家住。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聚寶樓涵燁城分會的少閣主,慕離兄弟相逢便是緣分,不如讓我略盡地主之誼。」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的道理慕離早就明白,此刻勉強算認識的楚中天莫名其妙的熱情讓慕離既疑惑又懷疑。

看到慕離的樣子,楚中天楞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的說道:

「我這人就是喜歡交朋友,只是覺得和兄弟有緣,對慕離兄弟熱情完全沒有惡意。」

在家靠長輩,在外靠靠朋友,慕離想了想便答應了楚中天,說道:

「既然和楚兄弟這麼有緣那便恭敬不如從命了,但房錢還是我自己來付便好,不然於心不安。」

「哈哈哈,那邊如此。」

入城后慕離先去了楚中天家的聚寶樓。

因為蒼雪體形太大而慕離又沒有能收容坐騎的法寶,所以蒼雪只能先留在外面,楚中天一再保證花不了太長時間。

楚中天帶著慕離從側門直接去了雅間,一個滿頭銀髮的執事笑呵呵的對慕離說道:

「小兄弟有什麼要出售的盡可拿出來。」

當慕離將儲物戒里那一丈見方空間里的靈材都倒出來的時候,饒是見過不少大場面的執事也吸了一口涼氣。

寶菱紫鹿的鹿茸、碧血藍蛛的蛛絲、元魚鷹的鷹爪和喙……每一樣靈材都是那隻靈獸身上最珍貴的部分,足足堆滿了小半間屋子。

其實慕離這半年遭遇的靈獸遠遠不止這些,但很多超過千年的靈獸都不是慕離和永獵幽冥狼可以獵殺的。

至於這些大多是慕離和永獵幽冥狼一同獵殺后,永獵幽冥狼吞噬靈獸的血肉魂魄,慕離將收取這些珍貴的靈材收取。

「小兄弟恐怕要稍等片刻,容我再喊幾個執事來一起清點。」

慕離點點頭和楚中天坐在一起喝著侍女泡好的靈茶,小白不時的趴在慕離的茶杯上舔幾口,若不是那張口閉口「老子」,小白的賣相簡直能把一旁的侍女萌翻。

Prev Post
這時候,江寂塵已經慢慢適應了這種感覺,於是,他沒有繼續說話,靜靜聽著太古仙道傳承塔主人的一縷神念繼續說下去。
Next Post
時雨道:「葉大哥你快救救我們少宮主吧,這大恩大德我們紫軒宮定不能忘。」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