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人精昨天晚上被我收拾慘了,他今天不是要帶校隊去集訓嗎,憑我的手段,估計他黑眼圈能賽過團團和圓圓,精神萎靡、百發百錯、一個不進、受盡冷落!」

謝欣看著站在她身後精神抖擻的洛淼,電光火石之間連怎麼給她收屍都考慮好了。

「妹妹,你昨晚手段的確了得。」

小花原地呆愣,僵硬轉頭。

洛淼用手輕輕捻住小花耳旁碎發,一個俯身壓得她抬不起頭,只見他挑起雙眉,像吃了很大虧似的說道:「不然怎麼會磨的哥哥我今天早上下不了床?」

這一幕剛好落到終於跟上大部隊的陳靜然眼中。

???!!!

信息量爆炸,她需要冷靜一下。

「妹妹倒是好體力,昨晚那個樣子,今天還能活蹦亂跳地蹦噠,哥哥佩服。」

媚眼如斯,小花覺得細密的箭刃從四面八方鋪面向她射過來,扎得她體無完膚、遍體鱗傷。

「欣欣,別拉我,我要和他拚命!」

謝欣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雙手,覺得自己很委屈。

洛淼在小花頭上拍了拍,像在安撫暴跳的小狗。

「常回家看看,花日日。」

小花飛起一本詞典向他扔過去,撞到門上被彈落在地,洛淼毫髮無損地離開案發現場。

「解釋!」

小花氣的肝疼。

周冬晴指著地上的貨說:「如你所見。」 神臨將士見這個丫頭一頭霧水的樣子便好心給她解釋道「沒錯,這神臨是神一般的存在,也不是任何人可以忽視的,天下所有人做的任何事神臨都一一知道,對於天下百姓來說是好事但對於那些心術不正的人卻是壞事。神臨從來都沒有一個固定所在,在百姓眼裡都是難以見到,所以只有有緣人方可看見指引到這神殿。』』

「噢,原來如此啊,想來我便是那位有緣之人了。』』

顧綾風聽見將士一一到來很是高興,雖然時常聽起爹爹們說起神臨神殿如今有幸到此處乃是最好不過了。

「既然姑娘是神臨的有緣之人,那從今天起你便入了神殿的神選之人,姑娘請隨我來。』』

「哎,等等,方才你說的神選之人是指什麼啊?』』聽見神選之人便忍不住好奇的心思問了問。

「這神選之人乃是神殿百年才有一次的神選大會,乃是為神臨擇一位能夠號令所有的強者之尊之人。姑娘我知道你心中的疑惑,這神選會馬上就要開始了,跟我來吧。』』

一路跟著這位將士來到偌大的選武台,這一路走過神臨的風采果然如同百姓說的雲霧繚繞就似一座仙境。選武台很大它不像皇城那樣只是噹噹比試就可以,整個選武台都用神力在支撐著,旁邊有一個很大的漩渦在旋轉著。?「哎,這是~~~好美啊。』』

「中間那是選武台,是神選會唯一比試的地方,而旁邊的那個漩渦般正在旋轉著的乃是通往皇城,天罰,穹雁等各國各大陸的,若是被淘汰了將會被遣送回去。』』

「噢,也就是說若是輸了就是從這漩渦中掉下去啊?』』顧綾風看著漩渦眼睛都要花掉了,也要暈掉了,這麼美的竟然是為失敗者而準備的。?「好了~~姑娘,你可以開始去報名準備了。』』將士說完便一手將顧綾風推了出去,顧綾風直直站在最中間的位置,而有無數雙眼睛都盯著自己,看的自己汗毛都得豎起了。

「你是何人,為何來到神臨?』』

一名老者手摸著白色的鬍鬚說道,此人正是神臨現任的神皇大人,但在外人眼裡大家都只以為他是一名神之執事;真玄,座下目前已有一位徒弟。

「見過老伯,小女名叫顧綾風,有幸成為神臨有緣人,現來參加神選會的。』』

「哈哈哈,你剛剛叫我什麼?老伯,顧姑娘可真是有趣啊。』』真玄聽見這個稱呼聽了不但未生氣而且還似乎有些高興。

旁邊的一名老者按耐不住想要罵這個丫頭道「大膽,竟然敢稱呼真玄執事為老伯,你竟敢觸碰神臨律法,給我拉出去,這人不適合參加神選會。』』生氣的老者便是神臨的二殿主;長胤,真玄自己都還未生氣就見這個二殿主在這生無名氣。這時真玄一整張老臉拉下來面對著長胤殿主道「長胤殿主,不過就是個孩子

(本章未完,請翻頁)

而已,剛剛到神臨不知神臨律法實屬正常,殿主何必如此動怒,不要讓外人覺得我們神臨殿主竟然是這樣不知原委就要亂處置人的人啊。』』

聽真玄執事說完大家也都喧囂喊著說「有道理啊,真玄執事說的有道理啊』』,長胤也不高興的拉下臉,低下頭一言不發。

「既然顧姑娘是來參加神選會,那便前來報名到一旁候著吧。』』

「啊~~好,好,多謝真玄執事。』』

一時之間意外來的太過驚喜,激動地都未去報名,直到真玄執事的徒兒亦逍遙提醒她道「顧姑娘,師傅讓你前來報名,你愣在那幹嘛,還不快過來。』』

「好~我這就來,這就來。』』簽完嗯完手印顧綾風朝亦逍遙微微一笑,小心翼翼地說了一聲謝謝,而兩人也正從這開始成為最要好的朋友。?待所有人都報好名后,神選會開始了,第一輪上場的人還未堅持到一柱香時間就忍受不住了被遣送回,便以後在無緣神臨。

緊接著又一輪,又一組上場,留下的卻只有那麼一個人,而最後還未上場的就只剩自己一個人。?聽見點到了自己的名字,便快速的走上了選武台,便開始了考驗。

此時終於知道為什麼先前那麼多人堅持不下來,原因正是這神力若是分心分神便會侵入五臟六腑讓人心生火熱承受不住。?和顧綾風一起的另一位看著她不動聲色坐在另一邊,打從心底佩服不已,而她自己卻支撐不住最後淘汰。

顧綾風通過了第一輪考驗,緊接著進入到了下一輪的考驗,整個人懸在空中和選武台那神力融為一體,緩慢下來,站在選武台中間。而她用了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就全部通過了,想當初真玄還用了一個半時辰才通過,這真是驚奇啊,驚奇啊。而長胤看的臉色就更不好看了,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就不與她對抗了,真覺得打臉,一巴掌一巴掌打在自己臉上啊。

「好~我宣布,顧綾風已通過全部考驗,並且與神力融為一體足以證明她就是我們神臨所要找的人。從今天開始,命顧綾風為神臨副神皇.帝臨之尊。』』在真玄宣布此事的時候大家都驚訝不已,論時間,論資質不應該是亦逍遙嗎?怎麼會是眼前這個剛剛到來的小丫頭,亦逍遙也頓時感到驚訝,還有那麼一點羨慕啊,誰讓她天資聰穎有她過人之處呢。

「這~~真玄執事這恐怕不太好吧…….』』顧綾風看出了所有人看自己的眼神輕聲說道。

「好了,此時就這麼定了,沒有什麼好不好,我選中的人一定不會差,我想你可以扛得起這重任。』』

「那綾風,在此謝過真玄執事的賞識。』』?隨後真玄拉著顧綾風往最裡面的神殿之處走去,裡面有著一副畫,仔細看更像是整個天下蒼生的圖譜。

「真玄執事,這…..這看起來似乎像整片天下一般景象。』』

(本章未完,請翻頁)

「沒錯,這正是如今的整片天下之圖普,不愧是我看中的人。』』?顧綾風用手去觸摸它,突然整幅圖普變的陰暗起來,有一位身穿紅衣長袍的男子正在親手毀滅這整片天地,百姓們就連躲起來的機會都不曾有。

「是不是覺得這幅圖普變了?』』真玄看出顧綾風的疑問又繼續說道。

「是的,方才還是安詳的一片,瞬間就毀滅於天地之間,太殘忍了…..為什麼他…..』』

「孩子啊,既然你是我神臨選中之人就不會有錯。那麼接下來讓我來告訴你,你看到的這幅景象其實是真實的,是預測在不久之後便會有這麼一場重大浩劫降世,而那位身穿紅色袍子的男子是雲魂殿的殿主,這雲魂殿乃是上古魔殿,神臨此次舉辦神選會就是為了選出神臨唯一主宰來阻止這場浩劫降世。』』

「唯一主宰?那麼就是我嗎?』』

「不錯,方才你已經證明了你有這個能力與這個資格,選武台上還從未有人能像你一般如此快速通過考驗。而我也將命不久矣,所以我這個位置要你來擔任。』』

顧綾風聽見內心很是糾結,而真玄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而是將她拉著打坐了起來,將神臨所有的神力內力,功力都傳授於顧綾風。神臨每一個人的力量都不同,在每個人授予神力的同時都有一套屬於自己的神力存在。

而顧綾風自從那天開始,便每天都在練習著神臨的神力,不久她的幻影神術就此出現,這幻影神術乃是無人能敵。?那些剛剛開始對她心生他意的人也一一對她恭恭敬敬,不敢小覷了她。

「可以啊,綾風,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把那些個懷有其他心思的老賊給收的服服帖帖,不錯。』』

「那些個人早就對師傅等人有私心了,這下剛剛好藉此機會去去他們的銳氣。』』

「我想待會師傅聽到這個消息,肯定要高興死了,』』

「是啊,也不知道師傅現在身體怎麼樣了,我們出來的時候見師傅還在不停的…..』』

「綾風別擔心,師傅是誰,放心不會有事的。』』?自從那次真玄對顧綾風說;命不久矣的時候,心裡就一直懸著這件事,生怕真玄會出什麼事情。

「救我,救我,啊~~』』在顧綾風想事情的片刻聽見一群人圍著一個弱女子,對她拳打腳踢的,顧綾風平時是最看不慣這等事情了於是湊上去說道「你們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弱女子算什麼男人?』』

「呦,又來一個美人兒啊,我們欺負誰你管的著,你能把我們怎麼樣啊,來,陪小爺玩玩。』』在那個大漢走上前正要用手去摸顧綾風的時候,一陣內力將眼前這個人震的跌倒在地口吐鮮血死去,其他人見狀要逃可惜顧綾風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瞬間所有人消失在這片林子中,只剩下那名女子和顧綾風兩人。

(本章完) 「氣節呢?」

謝欣望天。

陳靜然盯腳尖。

周冬晴裝沒聽見。

小花認命。

「沒有下次。」

下次不許帶男人進來了,尤其是洛狗!

「好!」三人各懷心事,異口同聲地答道。

陳靜然在想剛才洛淼口中無意間透露出來的「chuang事。」

周冬晴在想這批貨要怎樣在不虧本的情況下迅速套現。

謝欣在想小花你何必呢,反正你和洛淼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為什麼就不能直面殘酷的現實呢?她從昨晚準備好的書包中抽出小花的書:「下午第一節課的教材,我以為你會直接去教室,結果……」

謝欣暫停了一下。

小花確實去教室了,沒有人。只不過是在錯誤的時間到了正確的地點。

她一邊嚷嚷著坑爹一邊走到窗邊,樓下洛淼頭也不回地上了校隊大巴,在四周女孩子們自以為藏得很好的傾慕目光中揚長而去。

「愚蠢的女人們。」小花站在上面,一覽無遺。

洛淼一流的長相二流的智商三流的人格下流的品性,空有一副好皮囊,誰能看上誰眼瞎。



大巴車上。

「洛隊,什麼時候這麼助人為樂了?」

是球隊的6號前鋒,占著前鋒的位置喜歡長傳,就連說話也離不了拐彎抹角的方式。

當年謝欣剛進校在大學城裡初露頭角的時候,他就瞄準了這隻潛力股,沒想到買入失敗,眼見著這隻股行情漲到頂峰,最終被傳媒系的陸澤收入囊中,這才放棄了心中的遐想,在聯大廣闊的花叢中發光發熱。

等大學城裡傳出陸擇拍戲休學和謝欣分手的消息時,他也剛才和前女友分手不久,趁此機會重新對謝欣發起了攻勢,沒想到謝欣卻將所有追求者都拒之門外,理由是要全心全意準備考研。

好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此刻看到對校隊隊員從來都是高標準、嚴要求的隊長和她如此熟絡,為了幫她抬東西,連校隊集訓的時間都耽擱了,自然不能不往某些方面聯想,這一想心裡就不好受了,不好受吧又不想直接說出來,不說出來吧又不好受,如此循環往複,逼著他變種法兒也要將問題問出來,看看自家隊長怎麼解釋。

「你懂什麼,謝欣是洛隊妹妹的室友,沒有八卦的智商就別干八卦的事,對吧,洛隊?」

隊里見過小花的人不少,一提到她,紛紛反應過來。

可洛淼即刻反駁了這個觀點:「我可沒有什麼妹妹。」

見過小花的人不少,但知道他們家庭是重組家庭的人卻寥寥無幾,洛淼一句不是妹妹,打得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摸不著頭緒。

每次都「妹妹、妹妹」地叫得親熱,怎麼突然又不是他妹妹了?

「我沒有那麼蠢的妹妹。」

想著她剛才在宿舍自欺欺人的樣子,洛淼就覺得她病入膏肓、無藥可救,昨天晚上居然還試圖把他中學時期最喜歡的搖滾樂隊成名曲當作噪音影響他入睡,這種蠢貨怎麼能是他妹妹?

「那你和謝欣……」

6號前鋒回到了問題的起始點。 而被顧綾風救下的那名長相清秀無比的女子似乎有些怕她,一直往後退去蜷縮在一旁,直到顧綾風微笑地走到她面前女子才似乎有些好轉。「方…方才多謝姑娘出手相救。』』女子哆嗦地說道。

「姑娘客氣了,只是看不慣那些個惡人欺負人罷了。敢問姑娘怎麼會出現在這深山之中呢,又怎麼會…..』』

「方才是我從前面鎮上逃出來的,我家人離去了,不得已被逼嫁入一戶人家…可我…』』

說到這裡的時候,女子便靜靜地哭了起來,而顧綾風也大概聽明白了是怎麼個回事了說道「哎…..不知姑娘怎麼稱呼呢,若是你不嫌棄的話以後就跟在我身邊吧,你一個女子在外也著實不安全。』』

「我叫冷鳶,多謝姑娘的好意,我還是不連累姑娘你了。』』能聽見第一次有這樣一個人而同時也很感動,但為了對方著想卻不能連累了人家於是拒絕了。

而亦逍遙從後面走了過來,剛好湊巧看見了顧綾風救下她也聽見了兩人的對話說道「冷鳶姑娘,你就聽綾風的跟我們回去吧,如今世道如此之亂著實危險。』』

「是啊,什麼連累的話你就不要多說了走吧。噢對了,我叫顧綾風,他叫亦逍遙也是我師兄。』』

顧綾風說完替她治療好身上的傷便拉上冷鳶一路回神臨,而亦逍遙看冷鳶的神情是非常獨特,不知道為何還有些害羞,顧綾風看見很快就知道了亦逍遙的那點心思打趣說道「喂,逍遙師兄啊,怎麼呢?臉怎麼這麼紅啊?』』顧綾風撞臉他一下還別說真被這個丫頭給嚇了一跳呢說道。

「有嗎,你肯定看錯了,況且這風吹日晒的正….正常。』』

「嘿呦,師兄還不敢承認呢,就你那點心思我懂,我懂,你放心以後有我在,這事一定給你辦成。哈哈哈哈,天氣真好啊。』』

說完哈哈大笑一個人便往前走了去,剛好留給後面兩個人獨處一小會。?突然亦逍遙對這個師妹還真是刮目相看,也難怪師傅會選她,居然能讀懂人心裡在想什麼,難道我有這麼明顯嗎??他一個人在一邊嘀咕著,旁邊的冷鳶一直聽見他自言自語便說道「亦公子,你在說什麼呢?』』

「啊…..沒,沒什麼,我們走吧。』』?終於走了幾里路程到了神臨,冷鳶之前原本是有聽爹娘說到過神臨,說神臨是神一般的存在,就似如仙境,竟然沒想到我有生之年也能來到這神臨殿,就如同爹娘所描述一樣真的很美,有一股獨特的吸引力。

「見過副神尊,見過逍遙神使。』』

神尊乃是神臨的簡稱,將士和守衛都紛紛向兩人行了禮,將士看見了身後尾隨的一名陌生女子便攔截了下來說道「哎,站住,那個,你等等。我好像之前沒有見過你,你是什麼人?』』將士守衛的職責只負責守護神臨,不會給任何人情面,只要不是

(本章未完,請翻頁)

神臨的人便一併攔下。

「哎,那個,她是我一個遠方的親戚,如今世道這麼亂加上又沒了親人所以我就帶她一同回來,還望通融通融啊。』』

「副神尊,不是我不同意,這個律法是由神皇.帝臨定的,我們實在是無權做主啊。』』

「難道我說了也不算嗎?自己人也攔嗎?』』一個清脆嚴肅的聲音響起,將士們看見是真玄執事就沒有說什麼了,大家都知道他是帝臨身邊的大紅人,不敢輕易得罪啊。

「見過真玄執事,既然執事您都說了,那自然沒有什麼問題,姑娘請。』』

「師傅,方才謝謝你~~不過你近期不是在閉關修鍊怎麼這麼快出關了呢?』』顧綾風看見是真玄執事,開懷大笑的往他那邊走去。

「哈哈,自己人何必如此客氣。不過此次閉關的確很是很快。』』說到閉關這裡真玄眉頭緊促,他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經大不如從前。如今這麼快出關便是大限將至了。

「怎麼了師傅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沒,有為師在能出什麼事情啊。哈哈,誒,這位姑娘便是你救回來的?』』

「嗯,是的師傅,她叫冷鳶,沒有家人如今外面也不安穩索性帶了回來讓她跟著我。』』

「也好,我看這位姑娘,也有幾分習武的天資,將來定能為神臨而成為你左膀右臂。』』

自從顧綾風把冷鳶帶了回來,便親自教她神臨術法,而她也是如師傅所說的有幾分習武的天資,一看一教就會了,便成為了顧綾風身邊的第一個神之護衛。而經過日積月累的時間,她和亦逍遙兩人被顧綾風一步一步的撮合在了一起,他這個師兄什麼都好就是碰見自己喜歡的人不會主動去向人姑娘表白真心。

「綾風,綾風,師傅,師傅他….』』亦逍遙哭著跑過來找顧綾風,她只聽見他說師傅兩個字,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師兄,師傅怎麼了?』』,只聽見亦逍遙的哭聲看的顧綾風都急死了,她快速的來到真玄的屋子,看見一大群人圍在裡面,大家都沉默不語,而大家也為顧綾風讓出了一條道,她通過這條道一步一步走向真玄的床榻前,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師傅…..師傅….徒兒..徒兒來晚了。』』

「綾風,不哭,不必替我傷心,哎,人老了始終都要走這關。你先聽為師說…….』』

「嗯…..綾風聽著。』』

Prev Post
「無知,不自量力,風清揚,我一定會幹掉你。」第六式戰天劍法都無法突破風清揚的防禦,這讓戰無極,多少有些丟面子,畢竟當著斗師聯軍這麼多強者的面呢,他用出戰天宗最強劍法,都無法破開風清揚的防禦,這讓戰無極,有些不淡定了。
Next Post
「對你們這些蠻子來說當然不可能了。」古德曼面前的一面乳白中忽然出現了一個藍色的光點,他驚訝的睜大了眼睛,而光點在古德曼的面前飄動著,傳出了于謙的聲音。「拜託,你們這些蠻神的力量還是靠信徒數量的多寡決定的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