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人的客廳里夏爸爸呆坐了很久、、、、、

之前那個走哪兒都需要背著抱著的小女孩現在已經不需要了,在這一刻,夏爸爸才覺得她是長大了。

只有在孩子不需要大人的時候,大人才會反應過來他們長大了。 月千歡:「你說的。是這山洞裡的禁陣嗎?」

聞言,冰霜巨龍臉色一變。「你怎麼會知道!」就在它愣神震驚的那一剎那,司空喧猛地撞過來直接將它撞飛出去。

砰的撞在牆上。牆面直接裂開了一道裂縫。

月千歡輕蔑不屑的看了眼冰霜巨龍。回頭看向墨九卿勾唇一笑,「交給你了。」

「好。」

墨九卿拔劍。斬天一出,什麼禁陣統統在劍氣下消弭破碎。

冰霜巨龍引以為傲的禁陣。壓根連攔住他們半秒都沒有做到。眼見月千歡他們破開禁陣要出去了,冰霜巨龍憤怒咆哮著。它尾巴一甩,抽飛司空喧。低下頭顱,冰霜巨龍的利爪抓向月千歡他們。

嗆!

幽光月出鞘。一劍砍在冰霜巨龍利爪上。

那隻利爪由龍鱗保護。一擊完,上面一點傷痕都沒有。反倒是月千歡被震的手臂發麻。

緊跟著,司空喧又撲上來壓住冰霜巨龍,它看向月千歡兩人大喊:「我拖住他,月姐姐你們先出去。這裡面有危險!」

山洞已經被冰霜巨龍和司空喧幾乎填滿了。根本伸展不開身手。就是想去找東西,放眼看去除了冰霜巨龍的肚皮,就是司空喧的蹄子。根本找不到。還得擔心,東西會不會被兩人壓壞了。

月千歡黛眉微蹙,「走,先出去!」

墨九卿點頭。他和月千歡轉身,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山洞裡。冰霜巨龍見此,憤怒之極的厲聲咆哮。龍嘯聲遠遠傳出山洞,傳出妖龍谷。傳向武元山脈四面八方。

此時,走到妖龍谷不遠處的人魔陳凡和半魔魔葉對視一眼,彼此看到對方眼中驚駭。

沈華容被這聲龍嘯,直接震懾得跪在了地上。她瞪大眼,瞳孔顫抖著。開口顫顫巍巍問:「那是什麼?」

「龍。」

「龍?這武元山脈里有龍?」半魔魔葉震驚。

她知道龍族。但她從沒有聽說過,武元山脈里還藏了一頭龍。

人魔陳凡抬頭。斗篷下,一個骷顱頭中青色的光團閃爍跳躍著。半魔魔葉見此,不由詭異的覺察出人魔陳凡好像在嘲笑她。

他開口:「這就是我要帶你去看的東西。」

「什麼?去看一頭龍?」

「不。是去看這頭龍鎮守的東西。我們得不到的,不過能看一眼也不錯。放心,這頭龍被封印困在這兒,不得離開。你不用擔心被它吃掉。」

聞言,半魔魔葉黑著臉想要反駁,她才不是害怕了。

但半魔魔葉又聽一聲龍嘯傳來。身體顫了顫,她閉上嘴沒有說話。

同樣。

身在武元山脈中的人們,都聽到了這聲龍嘯。齊齊震驚驚恐。見識少的,還以為是什麼凶獸作亂。

霽華他們腳步一停。回頭,你看我我看你。

月瀾星摸摸下巴,「龍嘯聲。這是不是代表小歡他們碰到龍了?」

「過去才知道。」雲夜冷冷開口。

「你們看,這是什麼?」霽華疑惑的指著一頭從天而降的大鳥。大鳥看樣子飛不起來,砰的砸在地上哎呦哎呦的慘叫。

認真一打量,這是凶獸九眼蒼鷹! 在上學的時候每次臉紅著看著自己喜歡的小女生小男生,都是幸福的一天,慢慢的長大了,談一段所有親朋好友都知道戀情就是一件覺得可以看得見未來的事情。

女生最怕的事情就是看不見未來,就像是一個女生她可以陪著你吃一陣子的苦,但是她不能陪你吃一輩子的苦,這一輩子的苦,看不見盡頭,沒有未來這條路大概就是走不下去了。

作為一個男生從內心講應該也不想讓跟著自己的女生吃苦一輩子吧。應該也不想讓身邊的女生覺得沒有未來。

越在乎一個人就會越害怕失去他,但是有的時候越害怕的事情就越會發生。

不想失去一個人的最好的方式就是給他足夠的理由留在你身邊,讓他在你的身邊有可以待下去的希望。

在一輩子當中總會有一個人讓你拚命想要去守護的人,永遠也不想失去的人,如果你真的遇到了那個人,一定要堅定自己。

任夏天覺得可能陳宇在自己生命里遇到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以後,只是一眼就夠了。

世間最難得的是永恆,希望你的一眼就是萬年。

……

三天的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陳宇心裡還是忐忑,儘管在家的時候爸爸媽媽已經給自己囑咐過了自己應該怎麼辦,尤其是自己的老爸,都已經連自己當時第一次拜見老媽家的情況都給自己說了但是還是沒什麼用,該緊張還是緊張。

其實自己心裡知道也沒什麼好怕的,就是去吃一頓飯,和她爸爸媽媽聊聊天,他們頂多就是不同意唄,不同意自己在想辦法唄,就算是已經這麼想了,還是緊張。

陳宇:「怎麼辦,我緊張我現在手心裡全部是汗。」

任夏天:「你緊張什麼,你什麼大場面沒見過,現在怕什麼?」

陳宇:「話是這麼說,但事實就是不一樣我有什麼辦法。」

任夏天:「先別說了,我們都快準備好了,你在哪兒啊,如果你遲到是不是不太好啊?」

陳宇:「我現在就在門外,我就是不敢進來。」

任夏天:「你快進來吧,你想想第一次遲到的結果和你的害怕那個你能接受?」

陳宇:「那還是緊張吧,我要進來了。」

大門外面陳宇大口大口的吸氣,不停的深呼吸,不停再給自己做著心理建設,最終他邁著略顯沉重的步伐進來了。

……

進來以後的陳宇真的是手足無措。

夏媽媽熱情的打招呼:「陳宇來了,來來先坐一會兒,飯馬上就好了,夏天你來招呼招呼你同學啊!」夏媽媽看出了陳宇的局促不安就招呼任夏天來緩解他的緊張。

夏爸爸慢慢悠悠的從外面進來了,本來在任夏天的安撫下已經漸漸放鬆陳宇,看見夏爸爸從外面慢慢悠悠的進來,一下子又緊張了起來,手足無措的從沙發上站起來。

乖巧的說:「叔叔好。」

夏爸爸裝作一臉嚴肅的樣子:「嗯,坐吧,不要客氣,就當自己家一樣。」

夏爸爸越是這樣說,陳宇越是緊張這到底是個什麼態度啊,心裏面在大鼓。

「夏天啊,你去廚房看看,你媽媽飯做的快了沒。」夏爸爸支走了人任夏天,陳宇還在不停的我眼神挽留任夏天,眼神里透露出了無助,任夏天聳了聳肩,表示我也愛莫能助啊,給了陳宇一個加油的眼神就離開了。

「小夥子,你們家在哪兒啊?」這個談話彷彿已經進入了正軌,開始盤問家裡的情況了。

「叔叔,我家是縣城的,我家就我一個,我爸我媽都是做生意的。」像是倒豆子一樣,陳宇一下子把家裡的情況基本都已經交代了。

其實夏爸爸對於他們家裡的情況倒不是很介意,他在乎的是陳宇對自己的女兒夠不夠好,夠不夠真誠,想著和他來一次男人之間的對話,畢竟男生最了解男生嘛。

「關於你的家庭我其實不是很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你,你對我們家夏天怎麼樣?」夏爸爸輕輕的喝了一口水放下水杯,淡定的看著陳宇。

「叔叔,我說不了花里胡哨的話,我只能說我會盡我的能力對她好,我也不會對她永遠怎麼樣,因為我知道永遠這個時間誰也說不好,我只知道現在我只想對她好。」這些話聽著可能沒有那麼滿意,但是仔細想想是對的,永遠有多遠誰也說不好,能夠看見只有眼前而已。

一輩子太長只爭朝夕。

談話在陳宇說完這些話以後陷入了沉默,陳宇在想是不是自己那裡說錯了,陳宇還在想著自己剛剛說出去的話。

夏爸爸雖然在喝著茶,心裡也在思考著陳宇說的這些話,仔細想來他說的也沒有錯,與其聽著永遠一輩子的場面話,還不如過好眼前的歲月。

夏爸爸思考完什麼也沒有說,就像是默認了陳宇話一樣,走到廚房門口「飯快好了嗎?」

「快好了,爸,馬上。」任夏天想要從爸爸的臉上發現一點信息,看到後面宣布失敗,因為在加臉上看不見任何的情緒變化。

任夏天借著端菜的機會,走到了陳宇的身邊:「你們都聊了什麼啊?」

陳宇:「也沒聊什麼啊,就是很平常的問我家裡的情況啊!」

任夏天:「那問完我爸有沒有說什麼啊?」

陳宇搖搖頭「夏天,快來端菜了。」

「來了,來了。」

兩人簡短談話被打斷了。

……

飯菜很快的就上桌了,在吃飯的時候夏爸爸夏媽媽也沒有說什麼話,飯桌上一派和諧的畫面,都是在享受美食,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陳宇好像是把自己積攢了很多年的讚美別人話,都用在了讚美夏媽媽身上,夏媽媽開心的嘴都合不攏。

一頓飯就在忐忑中開始,在歡聲笑語中結束了。

結束之後的陳宇好像自己闖過了一個大關一樣輕鬆,整個人都感覺放鬆了很多。

躺在床上的陳宇嘴角不停的笑著「我今天真是太開心了,下一步就是要你來我家啦。」

笑的如傻子一般陳宇再給任夏天發著消息。

此時的兩人笑的像一個傻子一樣。

原來被家人見證承認的愛情這麼快樂! 九眼蒼鷹可憐巴巴的抬起腦袋。看向霽華他們。別人見了凶獸都是驚恐害怕,可先有月千歡他們分分鐘教它做鳥。後有霽華他們憋著笑戲謔打量它。

九眼蒼鷹覺得好氣哦,威嚴全沒了!

可它還不得不憋著。爬起來,看著霽華他們說:「你們認識一個叫月千歡,一個叫墨九卿。還有一頭石麒麟吧。」

霽華忍住將要脫口而出的娘親,他戒備盯著九眼蒼鷹。「你怎麼知道?」

「他們讓我見到你們,給你們傳個消息。他們在妖龍谷中!不過那個地方很危險,我可不建議你們過去。」

九眼蒼鷹說著。著重在霽華的身上頓了頓。帶著個小孩子,那不是去給妖龍加餐嗎?剛剛聽到聽到妖龍的吼聲,它可是嚇怕了。

因此,九眼蒼鷹不由又補充一句。「妖龍沒有死。你們之前過去的朋友,恐怕已經被妖龍吃掉了。反正我就是來傳個消息,信不信隨便你們。」

說完,九眼蒼鷹扭頭想要飛。剛剛張開翅膀,聽到身後傳來噗呲哈哈的笑聲。

九眼蒼鷹一低頭。看見自己光禿禿,沒有幾根羽毛的翅膀。頓時委屈極了。還不是那頭石麒麟害的!

不敢再飛。九眼蒼鷹只能邁開步子,砰砰跑出了霽華他們的視線。

雲夜開口:「這頭九眼蒼鷹的話,能信嗎?」

「可以。」月瀾星壞笑,「我在它身上看到了司空喧的牙印,這不會有錯。」

「牙印?」雲夜沉默了。

霽華絕不忍耐。他哈哈大笑。笑的就差捂著肚子滾地上去了。那頭九眼蒼鷹也太慘了!

笑完了,霽華眨眨眼看著兩人。「我們去找娘親他們吧!我才不信一頭什麼妖龍,能傷到爹爹和娘親。」

「沒錯。區區龍族,怎麼可能傷到小歡。走!我們去找他們。」

……

九天鳳築中。

鳳九黎看著星盤顯示出的畫面,眉頭微皺。「鳳尊!我們回來了。」身後,傳來琴尊的笑聲。

回頭看向琴尊,鳳九黎拂袖將畫面關掉。他轉身走來,「回來的正好。你幫我留守鳳築,我要出去一趟。」

「哎,你要去哪兒?」

月明堂也是微愣,「鳳尊要走嗎?」

「武元山脈那頭妖龍醒了。以防妖龍作亂,我必須親自去一趟。而且……」鳳九黎頓了一秒,「徒兒他們被妖龍盯上了。」

「什麼!」琴尊和月明堂先驚了一把。

緊跟著,琴尊皺眉道:「以月千歡和墨九卿的實力。那頭妖龍還不能把他們怎麼樣。」

「話雖如此。但不去阻止,整個武元山脈都會毀於一旦。」

「好!你去吧。我留守鳳築等你消息。」琴尊也很想去。但是鳳築星盤這裡,必須要有人守著。上次其他至尊闖進來的事情,他們可無法忘記。

月明堂自覺留下來。他實力不足,去了也幫不上忙。

目送鳳九黎身影消失在天際,月明堂眼含擔憂的看向琴尊。「他們不會有事吧?」

「你且安心。鳳尊親自出馬,有什麼不能解決的。一頭妖龍而已,不在話下。」

「那頭妖龍,是怎麼回事?」 妖龍谷中,一場混戰就此拉開帷幕。

出了山洞,月千歡他們得到寬闊的空間。同樣對妖龍——冰霜巨龍而言,它也將有更大的空間大展身手!

眼見冰霜巨龍將司空喧撞飛出來。它一探頭,月千歡揚手,幽光月劍鞭席捲而出。鋒利劍刃切割向冰霜巨龍的眼睛。墨九卿在她身側,斬天一劍落下。

吼!

冰霜巨龍仗著自己逆天變態的防禦。躲也不躲,直衝沖張嘴咬向月千歡他們。

司空喧:「你爺爺的,有本事咬我的。磕掉你的大牙!」

司空喧猛地衝出去,狠狠撞在冰霜巨龍身體上。體積擺在那兒,冰霜巨龍當場被撞的身體一歪。月千歡就此機會,閃身追進,幽光月化作利劍,刺向冰霜巨龍身下三寸。

那是冰霜巨龍的心臟!

察覺到危險。冰霜巨龍嘶吼著,扭頭張嘴咬向月千歡。然而還沒碰到月千歡,司空喧一個泰山壓頂正好壓在它頭上。壓得冰霜巨龍差點一口血噴出,暈過去。

嗖——

嗆!

心口劇痛,冰霜巨龍狂暴了。

Prev Post
「對你們這些蠻子來說當然不可能了。」古德曼面前的一面乳白中忽然出現了一個藍色的光點,他驚訝的睜大了眼睛,而光點在古德曼的面前飄動著,傳出了于謙的聲音。「拜託,你們這些蠻神的力量還是靠信徒數量的多寡決定的呢。」
Next Post
那個壓制他們心頭的陰霾,囂張的小子死了,死的很慘,灰飛煙滅,大快人心。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