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非煙想也沒多想說:「跟你走!」

蘊之,也沒廢話,施展身法挾著步非煙就跳出了馬車!他不確定這鎖定自己的強者有多強,但是他敢肯定比自己強,可是他又不放心步非煙一個人在這裡,於是讓步非煙選,他知道自己不能做偽心的事兒!否則會成為自己將來修鍊上的心魔!

北風寒,根本沒有給他任何逃脫的機會!在空中一個急墜,就到了蘊之面前,輕輕的說了一聲:「小友,留下!」

一手抓來,一道龍蛇氣鎖就將蘊之緊緊纏住,動彈不得!

2016-2-12(未完待續) 「是你!」蘊之看著北風寒,步非煙已經昏了過去。

「小傢伙,別掙扎了!」北風寒看著蘊之並沒有放開步非煙。不僅愣了一下。

這時候,那些周圍的人都已經被北風寒用霧龍隔絕開了。緩步走到蘊之身前,將步非煙接了過去。說:「你為什麼不自己跑,帶著這個女娃娃,你的機會就變得渺茫了!」

蘊之說:「你管我!我樂意!」

北風寒喜歡有骨氣的年輕人,於是和顏悅色的說:「我知道你是「強盜丹師」,你知道我是誰嗎?」

蘊之說:「我落到你手裡,知不知道你是誰有什麼用!」

北風寒說:「呵呵怎麼沒用,我是北風寒,一位天雲城築基期資格評定委員會的委員。你不是要到天雲城認證嗎?那麼你說我有沒有用!」

蘊之盯著眼前的強者,不由得心裡泛起了萬般苦澀,自己的路怎麼這麼難,剛剛有些起色,就遇到了金丹強者,還是評委會的委員,自己這不是沒有活路了嗎?得罪了眼前的人,自己還怎麼在天雲城混呀!?可是這北風寒似乎對自己沒有太大的敵意,倒象是一位長輩在和自己談話。

收起敵意說:「前輩,不知道找我有什麼事兒?不會是要打劫我身上的蘊靈丹吧!」

北風寒說:「對吧!這樣子才有禮貌,打劫你,我還不至於,但是有人花大價錢,請我出手,讓你的蘊靈丹不許在市面上流通!現在我給你兩條路選,一條是你不聽話要逃跑,我殺了你!一條是你繼續去天雲城進行築基期資格評定,我推薦你,你入我門下,一定可以取得資格。但是你要把蘊靈丹的丹方交出來!」

蘊之指了指還在昏迷的步非煙,說:「那她怎麼辦?」

北風寒不置可否的說:「她就是一個凡人舞姬,如果你願意入我門下,我也可以陪你們繼續去表演!」

蘊之眉頭緊皺,思考著說:「前輩一翻好意,我當然知道,我也願意選擇第二條路,我機緣巧合下得到了一些蘊靈丹,並沒有丹方,也不是我煉製的。你信也好,不信也罷,但我可以保證蘊靈丹不會在市面上流通,如果前輩信我說的,我願意拜入前輩門下,至於蘊靈丹我手裡還有上百顆,我願意全部交給前輩以示誠意!」

蘊之說的也不假,他的確沒有丹方,這蘊靈丹本就是五彩糜身上的泥和口水混合的,哪有什麼丹方!蘊之確也不會把五彩糜的事兒說出來,這可是他的大秘密,要是被對方知道五彩糜,誰也不會保障他不會動心!搶靈獸殺了自己。

北風寒,並沒有太在意丹方的事兒,築基期的丹藥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只是可以買個好價錢,給百草堂也許可以換些對金丹期有用的丹藥,他作為體修,在金丹期已經好久了,沒有丹藥的幫助,他感覺自己已經突破無望了!他更想找一位傳人,把自己的功法傳承下去!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臨時起意,會對這個打扮成女人的小傢伙有一點點心動!似乎這是一塊寶,如果自己錯過一定會後悔!而且從心性上來看,這個小傢伙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不會丟掉夥伴自己逃跑,寧可減少逃跑的機會,也要帶著那個女孩子。還有看到自己是金丹期強者,竟然也沒有太過害怕,而是進退有度,這份冷靜,也是他欣賞的地方!修仙這條路,並不好走,只有不怕,才能更進一步!修仙後期每一步都是生死,如果怕這兒,怕哪兒,很難有所做為!

北風寒說:「好!我信你!你現在就拜師吧!你叫什麼名字!」

蘊之恭敬的說:「徒兒,姬緣,字蘊之。拜見師父!」

2012-2-12(未完待續) 蘊之恭敬的見過了北風寒,磕了幾個響頭,然後把一袋蘊靈丹,全部遞給了北風寒!北風寒伸手接過,他可不是貪圖這些丹藥,接過,只是因為徒兒拜師都要拿些東西送給老師,做為拜師之禮!以示對老師的尊敬!

北風寒微笑的看著眼前這女子打扮的男孩子,心裡說不出的高興,說:「蘊之呀!你既然是我的徒弟了!為師自然送你些好處!你看!」

說著手裡多了一件金絲軟鎧背心,然後又多了一隻古銅色護臂!接著說道:「這軟鎧背心,是我無意中得到,非常的堅韌,我出拳都不能將它損傷分毫!為師煉體,身體就是護鎧,對於為師來說可有可無,但是對於你這樣的小傢伙,穿在身上,可以抵擋金丹強者的一擊,以做護身之用。」

又把古銅色護臂拿起,對蘊之說:「這護臂乃是為師,學有所成后,親自煉製的,名為狂犀,狂犀,是一隻即將化形為人黑犀的犀牛,被為師和多人圍攻斬殺后,取其犀牛角,所制。此犀牛善風,於是為師做此護臂師,以風係為主,刻畫符陣。此護臂一經施展,可形成風旋,即可以增加飛行速度,又可以吸收敵人的攻擊力量。減少對手對自己的攻擊效果!由於你的修為現在比較低微,所以為師傳你這兩件法寶,均是防身效果極強的!至於攻擊類的法寶,等你修為高時,自己去尋適合自己的吧!」

蘊之看到這個突然冒出的師父,竟然見面就送自己兩件護身法寶,自然對這個師父親切不少,而不是那麼不情願的做一個陌生強者的徒弟了!於是發自肺腑的說:「多謝師父賜寶!」

北風寒接著說:「此次為師,還想要借你們,看看我那個惹是生非的遠房子侄北新月,所以為師,還做你們的隨從。你們也還是按原定計劃去新月盟表演!」

蘊之說道:「那些駕車的車夫都跑了,這些女孩子也不會駕車呀!」

北風寒說:「那些盜匪不是現成的車夫嗎?為師不方便出手,你對付他們綽綽有餘吧?」

蘊之笑道:「師父放心!那紅髮大漢都已經被我制住,其他人也翻不起什麼浪!」

北風寒說:「那個紅髮大漢,頗有些能耐,你不如收他當個跟隨!將來也好助你一臂之力!」

寧西河畔大地情 蘊之說:「那個紅毛,真的很不錯!」

北風寒說:「徒兒,收人要收心!讓他徹底服你!」

蘊之答了一聲,「是!」

北風寒收了霧龍陣!所有人都有點恍如隔世的樣子,各自想起自己的身份!

蘊之,先是以雷霆手段,重重的幹掉了一個看起來不順眼的盜匪。然後高聲喊:「各位,都不要走了,你們的頭兒,已經被我制住,現在你們都要聽我的話,不服從者就像那個傢伙一樣下場!」

蘊之伸手指著那個被幹掉的傢伙!然後又把紅髮大漢從步非煙的馬車中拎了出來,扔在了地上。將步非煙喚醒,送上馬車。

紅髮大漢對著蘊之說:「你這個醜女人,竟然是個修仙者,敢偷襲你家爺爺!真是可惡!有種我們光明正大的比一場!」

蘊之對著紅髮大漢說:「敢說我丑,你可真是沒有眼光,我看你才是醜八怪!你以為比式你就能贏我了,我費那二遍事兒幹嘛呀,你已經是我的手下敗將了!」

紅髮大漢,腦筋也被這個女人說的話,氣得不好使,心想:換成自己也不會沒事再和對手,搞什麼光明正大的比式!可是自己不服氣呀,這個醜女人,真他媽的看著不順眼!於是說:「你要是能正大光明贏我,我就心肝情願的認你當主人!要是你贏不了我,你得放我和手下兄弟離開!」

蘊之說:「好!本姑娘就陪你玩玩!」心想:「這紅毛是不是傻,如果自己被他打敗了,能不放他走嗎?」

紅髮大漢,被蘊之放開,撿起巨斧,就傻蘊之斬來。蘊之有北風寒,這師父在後邊撐腰,那還怕紅髮大漢呀,況且,也想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好讓師父不後悔收了自己。

於是,使出了松姿九式,配合苗刀,倒也相得意彰。身法優美,出刀狠辣!與巨斧的兇猛,相比,如一虎,一鶴!各有所長!

蘊之,找到一個空隙,棄刀用拳,一拳打在紅髮的右肩膀處。紅髮大漢巨斧脫手而飛,自己也倒退好幾步,愣在那裡!他看出了蘊之的力量之強,似乎也不在自己之下。心嘆:「這是女人嗎?」

蘊之可沒有管他,苗刀再一次抵在紅髮大漢的脖子處,說:「如何?」

紅髮大漢說:「我認輸,以後我就認你當主人了!」

蘊之說:「那你發個心誓吧!」

心誓,是修仙者比較常用的,類似一種契約。發心誓者,如有違背主人,會受到心魔所擾,仙基崩潰!

紅髮大漢,發了心誓!蘊之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紅髮大漢,對自己這個醜女主人說:「我叫丁沖!」

蘊之把嘴貼到紅髮大漢的耳旁,說道:「我叫姬緣,姬蘊之。你叫我蘊之吧!我不是女人,只是為了隱人耳目,才如此打扮!你不要聲張!」

丁沖,呵呵直樂,說:「原來主人你不是女人,那真是太好了!否則我還真是受不了,每天面對你這麼丑的女人!」

蘊之對丁沖說:「你去叫手下們,駕馭馬車,我們去天雲城!」

丁沖說:「我們都是盜匪,去那裡幹什麼?很容易被天雲城治安隊抓的!」

蘊之說:「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非煙歌舞團的一員了,不再是什麼盜匪,明白嗎?我們去天雲城,演出唄!難道憑你們這些三角貓的功夫,去天雲城打劫?」

丁沖,說:「是!」就去招呼手下,自安其職!

蘊之來到了步非煙的車上,對步非煙微微一笑,說:「沒事兒了!全都搞定!」

步非煙,重新認識了一下,眼前的這位姐姐,她只記得,剛剛還是挾著自己要跑的雲芝姐姐,怎麼這一轉眼,就把一切搞得井井有條了呢?況且剛才勝了紅髮大漢那武功,根本就不是一個普通的尋常女人!

蘊之,只是對步非煙說:「非煙,姐姐有很多秘密!但是你只要記住有危險我會保護你,就可以了!」

2012-2-12(未完待續) 在百花谷去往天雲城的路上,蘊之,才知曉丁沖他們這些盜匪,原來也曾是一些渴望上進的年輕人!

他們是來自天雲區域各個地方的散修,懷揣著成仙成聖的遠大理想,付出了堅辛的努力,撥山涉水的來到天雲城,可是天雲城是整個天雲區域的中心。高手如雲,天才在這裡,也是多如過江之鯽。想在這裡有一個落腳之地並不容易。

得到天雲城資格評定委員會認證並註冊的築基期修士,還好一些,往往會被一些門派或者高階散修強者收下。人頭稅方面,收得也比較自由,而且相對較少。那些沒有得到認證的低階修士,則生活上非常的窘迫,不只是沒有賺錢的機會,連要每天交納天雲城的人頭稅。

這些修仙者,都不想放棄自己的理想,而就此離開天雲城這能追逐名利,和仙道更進一步的繁華中心,所以只有忍著滿腹的心酸,在這天雲城附近硬挺著!

生活的殘酷,使得一些低階修仙者,不得不幹一些見不得光的事兒,比如打劫!

百花谷周圍的區域,則成了低階修仙者,角逐的竟技場,你劫我,我劫他,最後誰也回不了家!

丁沖,其實還是很有實力的。可是為人有些莽撞,說話不是很著人聽,所以他並沒有通過天雲城資格評審委員會的認證。他心裡不滿,在天雲城呆了一陣,又因為看不慣,與天雲城治安管理委員會發生衝突,不得以才跑到這百花谷方圓百里來混,他實力強勁,為人也豪爽,所以倒也混得風聲水起。

可是誰願意過這種人人喊打、藏頭露尾的生活呢?況且這與他們的夢想,也是天壤之別,所以在蘊之把丁沖打倒的時候,丁沖也看到了一絲希望。當然是知道蘊之是個男人後了!

當蘊之知道,丁沖這些盜匪,竟然都是和自己一樣曾經充滿了激情和夢想的年輕人,竟然不知不覺,就被現實的殘酷,和生存的洪流,所改變的失去了原來的模樣,這種悲哀,只有切身經歷體會過的人,才會知曉,其中的艱難與苦澀!(註:來源於北漂那些人的感受)

蘊之也對這些盜匪們,多了一些了解,多了一些寬容之心。自己如果沒遇到北風寒,是不是也會像他們一樣淪落成這個樣子呢?他不敢想像!

2012-2-13(未完待續) 天雲城!

天雲區域,毋庸置疑的第一大城!沒有人知道,天雲城第一位城主,天行雲,為什麼要花那麼多的力氣,去建一座那麼大的城!

此城,位於天雲山之上,天雲山高一千九百丈,方圓七百里!不知道是什麼絕世強者,將天雲山的一座山峰之顛,生生斬斷,劃出一片平整的頂端。天雲城,就建在此處,方圓幾十里被城牆所隔圍出一座浩大的城池!

這裡被稱為天雲區域仙界的朝聖之地,所有築基期以上修仙者,必須到這座天雲城進行,資格評定與認證註冊!即是有實際的意義,也有一些成為習俗不成文的慣例。

每一位被天雲城認證過的修仙者,都會在天雲城的城牆,有一塊牆磚留下自己的名字!

有傳說,天雲城下,鎮有大妖!也有傳說,天雲城,乃是一把巨劍!還有傳說,天雲城本身就是一件上古大仙的法寶,能大能小!

誰知道呢?反正誰也沒看見過這些傳說變為真事兒!

但是絕大多數人深信,天雲城一定有它不一樣的地方。

望著如此不凡的天雲城!

蘊之不由感嘆!仙界的確非凡間可比,想當年自己也曾見過人間帝都,和這裡一比,差遠矣!

步非煙倒是沒有蘊之這般感嘆,天雲城她來過幾次,採購一些歌舞團用的東西。見雲芝姐姐頗為感嘆此城之壯觀,於是簡單介紹起來,柔聲細語的說:「天雲城,分為內城和外城!外城,是凡人聚集之地,多由富賈商鋪組成,歸內城天雲城治安管理處管理!外城有很多凡人勢力,混雜了少量的低階修仙者在其中,例如新月盟,就是這一類,雖然是凡人勢力,但因為北風寒的關係,也有一些如四大仙人的低價仙人關照。內城! 豔宮殺:嫡女驚華 則比較安穩,沒有眾多的勢力,只有一個所謂的天雲城長老會管理!據說當年天雲城第一代城主天行雲,神功蓋世!威震四方,天雲城大小事情皆由天行雲說的算,可是天行雲,聽聞已經達到元嬰境界,根本不在乎這些世俗權力,因為百花谷的相愛的那位奇女子的逝去,天行雲消聲匿跡,而他又沒有什麼後人,所以當時跟隨天行雲的追隨者們,成立了天雲城長老會,代管天雲城,希望天行雲有一天回來,再把天雲城交給他,可是天行雲,一去萬年。長老會的長老也在不斷的更新換代,但是都依照祖輩的規劇,沒有人敢獨攬天雲城的城主之位。這些都是公開的秘聞,像我們這些凡人也略知一二,但是具體是如何就不知曉了,畢竟內城只有修仙者才能進入!我們這些凡人,是沒有資格進入的!」

蘊之點了點頭,原來如此!沒想到天雲城,竟有如此多的秘聞,看樣子自己有時間還是要向北風寒師傅詢問一些才好!否則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禍端!

蘊之和北風寒是商量先暗中去一趟新月盟,看一看北新月的人品如何。如果可造之才,北風寒會看在遠親的關係上,略加點撥!如果竟幹些傷天害理的事兒,北風寒就打算和北新月劃清界限,不再管他,由他自生自滅!

所以北風寒只是在暗中相隨,並沒有再出現在步非煙等人的視野中!紅髮大漢丁沖等人也不知曉,還有北風寒這位真正的強者金丹期的修仙者在一直觀注著他們!

「紅毛蔥!去看看我們人員是不是準備好了!我們非煙歌舞團就要進城了!」蘊之對丁沖大喊到!

丁沖的手下,都知道這個打扮奇怪女人的厲害,但是這個女人竟然管自己的老大叫『紅毛蔥!』

都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曾經在他們心中偉岸的男子丁沖!

丁沖則不以為然,他喜歡這個『紅毛蔥的名字』,是主人給起的,說明主人很重視自己!至於為什麼會起這麼個可愛的名字。

蘊之給出的答案是『你長紅頭髮,是紅毛,又叫丁沖!我就管你叫紅毛蔥!這種名字,容易被別人記住,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修仙世界中,有個響亮的名字,比較容易出人頭地!名揚天下!」

丁沖,深深的被主人的理論,所折服!他覺得,自己一定有一天可以憑藉此偉大主人給起的名字,名揚仙界!

蘊之起名字后,拍了拍丁沖的頭,摸了措丁沖的紅色頭髮說:「你會隨我一起,揚名!」

其實蘊之只是一起興起搞怪,沒想到他的這個紅毛蔥,將來真的崛起於亂世之中,斬神屠妖!被後世人所景仰的稱為「紅尊」!

2016-2-14(未完待續) 一個寬敞空蕩的大院中,步非煙等人在有條不紊的綵排準備著,突然一個聲音響起,有如皇帝駕臨一樣的,來了一隊侍者隨從,還有人高喊著「盟主,駕臨!」

這已經是非煙歌舞團,來到新月盟總壇的第二天了!接待的人,非常的有禮貌將非煙歌舞團,安置在一個獨立的大院中,並把演出的場地,也安排妥當。就在天雲城,外城,人氣最旺的商業坊市的中心廣場!

獨立大院,立時靜了起來,這些歌舞團的樂師、舞姬,都停下來,看這位大名頂頂的新月盟盟主倒底是個什麼樣子!

只見隊伍兩邊散開,從中間走出一個十分俊俏的女子,白衣素裙,微笑含首,不惹塵埃!落落大方的向步非煙等人打招呼,道:「在下北新月,見過步非煙姑娘,和一眾姐妹。」

蘊之和步非煙,都沒有想到這位大名頂頂的新月盟盟主,竟然是個女孩子。蘊之更是覺得北風寒也太不靠譜了吧!自己家的親戚到底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這就是身份的差距,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鬧士無人問!

北風寒何等身份,怎麼會沒事就見這些凡人遠親,他不想見,也沒時間理這些凡人親戚,除了一點點血脈上的親緣關係,他根本不知道這些遠親都是誰,這些所謂的遠親也只有逢年過節供奉的禮物能到北風寒眼前,至於想去給這位大有身份的金丹強者下個跪,磕個頭,都沒有機會。人家地位高者跟本沒有想過搭理他們,他們只能保持著尊敬和一些禮物的聯繫,卻也不敢主動去打擾!所以北風寒,知道北新月這個名字,知道她成立了新月盟,卻並不知道她是男是女!

步非煙,本以為這新月盟盟主,是貪花好色的男人,所以一直很抗拒見這位新月盟主,如今一見,發現是個女子,戒備之心少了很多。竟然也沒有再用蘊之出頭。也是微微一禮,道:「原來盟主,是個女子。步非煙有禮!」

北新月,瀟洒俊朗的目光一亮,說:「好一個歌舞界的翹楚,果然是步步含情,語語生春!步姑娘,有禮!」

北新月,又打量了一下蘊之,說:「這位就是歌舞團的總監雲芝姑娘吧!有趣!有趣!頭髮有趣,衣著也有趣!」

蘊之對這個北新月,倒是有幾份欽佩,一個看上去年齡不大的女孩子,竟然能在這藏龍卧虎的天雲城,搞得風聲水起,看樣子除了藉助了一點北風寒的名聲,還真是有幾分本事,否則何以服眾!光是這份細仔,就可見一般。自己不過剛剛加入非煙歌舞團,她就能說出自己的名字身份。而且表現的有一種很自然的親和力,讓人不由得覺得親近!

蘊之也向北新月施了一禮,道:「見過盟主!」

北新月爽朗的道:「什麼盟主?不過是大家抬愛!我們還都是姐妹相稱好了!」

蘊之和步非煙都客氣了一下!

北新月揮手,打發了下人,一手拉著蘊之,一手拉著步非煙,來到了一處此宅院假山之上涼亭幽靜之處坐下,早已經有人準備好了香茗和鮮果。

此處可居高臨下,一覽周圍之地,風光美好,又少人打擾!卻是閨房蜜友談些知心話的絕佳之處!

北新月開口道:「兩位姐姐,我聽說,來時路上不太平,遇到盜匪,殺了我派去保護姐姐們的修仙者!還差點讓姐姐們受辱蒙難,都怪妹妹考慮不周,以為打著我遠房族叔的名號可以無憂!還好化險為夷!」

蘊之總已經準備好了說詞,他已經在路上告訴丁沖和手下還有非煙歌舞團之人,說如果有人問起四大仙人被殺一事兒,就說是其他盜匪幹的,在危難之際,有高人出手擊殺,然後高人沒有留下名號就走了!

不露聲色:總裁請出局 步非煙沒有答話,蘊之說:「這也不怪盟主,還好多虧有無名高人出手相助!謝天謝地!安全到達!」

北新月說:「姐姐,可看到高人是何模樣!」

蘊之和步非煙均搖頭!

北新月,又說道:「我請非煙歌舞團來表演,主要是為了打響我新月盟的招牌,讓我新月盟在天雲城的外城影響力提升!所以你們的節目,一定要有想像力,要能吸引眼球,最好是可以幫我吸引到一些高階修仙者的注意!」

蘊之連忙介面道:「我們既然表演來了,那不光是你們新月盟的招牌,我們非煙歌舞團的招牌也希望藉此機會,在天雲城打響名號!這是雙贏的事兒,盟主,您就儘管放心!我們非煙姑娘出馬,還不是萬人空巷!」

北新月哈哈大笑,倒也有一方豪傑的氣慨。只是姑娘家的,看起來不太協調!

北新月,並沒有給表演太多的限制,一切都只要吸引大家的眼球!

聊了一會兒,定下了演出在一月後的三月初七,北新月說還有事兒,就告辭離開了!

步非煙和蘊之互望了一眼,都沒有想到,這北新月,真的只是讓非煙歌舞團來一場商業表演而矣!

這北新月為了一場表演花這麼多的代價,但是沒有目的,如此親自上門慰問,還是讓人猜不透,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2012-2-15(未完待續) 與北新月短暫的交流,讓蘊之和步非煙,對這一趟非煙歌舞團的天雲城之行,有了一個新的認識與想法。即然暫時看來北新月只是一個正常的商業演出邀請,對步非煙也沒有什麼男女之間的不良想法!那麼就可以放心的把精力用在演出上了。

蘊之和步非煙商量,既然新月盟的目的是打想自己勢力的招牌和名號,那麼就不能低調了!非煙歌舞團,應該以一種全新的表演模式,來為天雲城的達官顯貴,來一場不一樣的視覺盛宴!

首先向新月盟要人,布置商演的舞台合場地!廣告是必須要做的,立一面大旗,在即將表演的繁華商業中心廣場,上綉五個大字非煙歌舞團,而旁邊更要在舞台的布置中,體現新月盟的標誌!這樣才能體現強強聯合!

另外向天雲城外城地頭上有頭有臉的人物,發出貴賓邀請函,尊重別人,別人才會尊重自己!想讓別人認識,就必須要混進這一方的大小勢力之中。應酬是必須的!

還好時間有的是,一切都在統籌與規劃之中。北新月給了足夠的重視,人力、物力,都能跟得上節奏,想法一出力馬付出實踐!

Prev Post
那個壓制他們心頭的陰霾,囂張的小子死了,死的很慘,灰飛煙滅,大快人心。
Next Post
外殼半透明,如同冰晶,裡面裹著紫色發光的液體,不像是食物,更像是工藝品。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