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殼半透明,如同冰晶,裡面裹著紫色發光的液體,不像是食物,更像是工藝品。

放入口中,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樣冰涼,更不是冰塊的口感,就像是一塊桃酥,香氣濃郁,嘎吱吱咬碎,紫色的液體入口,從舌尖傳來一陣酸甜,繼而嗶嗶啵啵一通亂炸,就像吃了一大口跳跳糖,咽下去后,又迅速變冷,透心冰涼。

渾身皮毛一緊,柯明德不由得打了個激靈,張開口吐出一團寒氣。

「好滋味!好滋味!」

他連連稱讚,又舀起一枚。

「這是這家酒館的獨門手藝,據說是傳自災變之前的配方,除了老闆,沒有人知道怎麼製作。」

路西恩簡單介紹,也舀起一顆品嘗。

「一定很昂貴吧,讓你破費了!」

「就當是賠罪吧,我的交接程序出了問題,險些連累到你和林雷,還好你們沒事!」路西恩搖頭苦笑,與柯明德碰了一杯。

「我與這家酒館的老闆熟識,寫出的劇本都會拿到他的劇院中上映,憑藉這個關係,才吃得到紫晶葡萄,一般人想吃都買不到。」

「林雷回來了嗎?」柯明德問道。

「他這些天一直在白頭山脈,尋找珍惜材料,為製作自己的魔法物品做準備。」

法師進階到灰袍后,擁有了悠長的壽命,通常會準備材料,製作自己的專屬魔法物品,林雷現在就開始準備材料,要麼是已經進階到了灰袍,要麼是修鍊到了一個瓶頸。

小酌幾口,路西恩掏出兩張精美的卡紙遞給他:

「我的新劇本就要上映了,歡迎你來欣賞,這是門票,就在隔壁的紫晶劇院。」

辭別路西恩,柯明德返回法師塔,心裡有些興奮,也不知道維多利亞怎麼樣,知不知道自己今天回來。

「這不是小亨利嗎!怎麼坐在這裡?」

小亨利坐在樓梯的拐角,小聲抽泣,忽然見到有人經過,站起身連連道歉。

「怎麼了?是不是又把花瓶打破了?」柯明德見他臉帶淚痕,不由問道。

小亨利聰明伶俐,又難得的勤奮,十分討人喜歡。

「牛頓法師,我剛剛做了檢測,他們說,我沒有成為法師的資質!」稚嫩的童聲帶著哭腔:「沒有天賦真的不能成為法師嗎?」

柯明德知道,小亨利從小就在法師塔長大,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法師。

「不能成為法師,你可以修鍊鬥氣啊,煉成白銀騎士黃金騎士,依然能夠成為人上人。」他心中暗自嘆氣,出言安慰。

不是人人都能成為法師的。有些人冥想的效率極低,終其一生也無法將精神海充滿,這樣的人顯然在法師的道路上走不遠,除非身價富豪,大量使用珍貴魔葯;還有的人難以將精神力探出體外,與魔力產生聯繫,這樣的人即便精神力極為充沛,也用不出一種法術。

不過這樣的人都是少數,更多的人無法成為法師只是因為缺乏知識的傳承,小亨利只是恰巧倒霉罷了。

「我那裡有一些鬥氣修鍊的秘籍,如果你需要,可以去找我。」

「謝謝您,牛頓先生!」

告別小亨利,柯明德敲響維多利亞的房門。

「維拉在嗎?」

門很快打開,露出一張宜喜宜嗔的俏臉。

「馴鹿中午就能到的,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遇到了路西恩,和他一起在酒館坐了會,他送給我兩張紫晶劇院的門票,你要和我一起去嗎?」

……

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間,又是一個盛夏。

絕冬城外的落霞海變得一片赤紅,站在城頭遠望,像是把太陽泡進了湖水。

柯明德與維多利亞坐在一艘小木船,在落霞海泛舟。

船上沒有帆,也沒有槳全靠魔法控制水流操縱航行。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維多利亞坐在船頭,伸手掬起一捧湖水。

湖水看似赤紅,捧到手裡卻是清清澈澈,透明見底。

柯明德陽面躺在船上,心裡有些盤算。

超級印表機已經積蓄了三百多點能量,距離返回地球的日子越來越近,柯明德已經把自己能夠接觸到的托泰世界的特產全部掃描了下來,包括魔法物品、書籍、特色植物。動物等。

能夠延長壽命的藥劑是重中之重,他見識過三種不同的藥劑,全部記錄了下來。

而在這個世界十分常見的一些植物動物,放在地球,也將會起到重大的作用。

巴拉格蜥蜴的軟骨能夠促進骨骼再生,波爾特草能夠製作天然的染髮劑,巴法拉克的樹皮能夠治療失明……

這些珍貴的物品放在地球,說不定能夠帶來新一輪的醫學革命。

「超級印表機無法列印有靈魂的物品,列印出來生物也只是一團爛肉,不過他們的細胞都是活潑的,到了地球,要投資一些生物技術實驗室,試試能不能把這些物種克隆出來,也算是造福廣大地球同胞……」

以柯明德的水平,對於靈魂的了解極為淺薄,但通過靈魂之眼的觀察,以及親身的實驗,他還是有一些了解。

在母體內剛成型的胎兒沒有靈魂,大約在出生之前便會形成靈魂;除了少數幾種魔法植物,大多數植物沒有靈魂。至於靈魂的來源,它是怎麼出現的,死後消失又是怎麼回事,柯明德還一無所知。

他曾經列印過螞蟻(體型較小消耗能量較少),身體器官能夠正常工作,但是沒有靈魂,一會兒就斷氣,也曾列印過鳥蛋,同樣沒有靈魂,放到鳥窩裡,被孵出后與正常的鳥類一般無二,同樣擁有靈魂。

「打起精神來,我們就要到了!」

維多利亞拿出一卷魔法地圖,上面簡單的畫著幾筆,一個小圓圈慢慢移動,代表他們的位置。

他們此行要去採摘一種稀奇的魔法植物,這種植物由迪拉殿下首次發現,全世界僅此一株,生長在落霞海北端的一片淺水,能夠幫助法師進階灰袍。

這種植物與蓮花類似,葉子極大,有數十道脈絡,花朵形態極為怪異,像是頭朝下生長的蓮花,盛開之後就像一把小傘,因此被稱作百褶傘蓮。

迪拉殿下曾試圖移植栽培這種植物,卻沒有成功。

「那一片水域有很多斑棱鱷龜,我們要小心一些,不要驚動它們!」

「那可是中級魔獸,我們狩獵幾頭好了,也能賺一些外快。」

柯明德在黑石島的時候,和路西恩一起殺死過一頭斑棱鱷龜,對這種生物有些了解,心底躍躍欲試,想稱量一番自己的手段。

這幾個月,他又學會了幾門法術,中級法術心靈操控的七種符文,銘刻進精神海四種,分別是堅定意志、靈魂之眼、暗示術和精神幻象。 「你可不要隨意動手,斑棱鱷龜群被激怒后,會捲起大浪,很容易破壞掉百褶傘蓮……」

「百褶傘蓮只夠一個人進階,而當初導師的弟子中,我和墨菲都快要到達進階的邊緣,她很發愁讓誰使用,後來受邀到金雀花王國平叛,讓墨菲法師收了王子作為學生……」

「教授學生要花很多功夫,為了補償墨菲法師,導師決定把這次的果實交給墨菲法師使用,我氣不過,就想起了你,把你推薦到了導師那裡……」

百褶傘蓮三年才成熟一次,如果錯過這次機會,她就得再等上三年。

維多利亞說著說著,忽然笑了起來:「那會兒的我可真傻!」

最終,百褶傘蓮還是落到她的手裡,不是因為她收了一名弟子,而是因為半年前墨菲法師已經進階到了灰袍法師。

目的地越來越近,水深逐漸變淺,赤紅的湖水顏色也隨之變淡。

「咦,那是什麼?」

維多利亞指了指前方,拿起法杖給自己施加了「鷹眼術」。

天清氣朗,視野開闊,柯明德循聲望去,遠處有一個黑點浮在水面。

一面給自己釋放了鷹眼術,一面分心通過掃描觀察前方的情況。

心分二用對如今的柯明德來說已經算不了什麼。

一座簡易的木質小樓安置在水中,一半浸在水下,另一半露出水面,幾根立柱釘在水下的淤泥里,支撐起這座小樓。

泡在水中的木材有些腐朽,附滿藻類扇貝。

兩個類人生物坐在木樓里,胸口以下泡在水裡,手裡拿著三十多厘米長的尖刺。

這種生物身材矮小,在一米三左右,皮膚灰白,頸部粗壯,上肢發達,腦袋光滑沒有毛髮。

兩隻眼睛溜圓,間距極大,就像兔子的眼睛,幾乎長在額角;沒有鼻子,只有兩個細小的鼻孔,嘴唇上下有四根肉須,頸部布滿褶皺,皮膚濕潤,肩背胸腹生長著青綠色的鱗片。

手腳各有四根指頭,指間有蹼,指甲銳利,赤身裸體。

「是魚人!奇怪,這裡怎麼會有魚人?」

維多利亞仔細的看了半天,皺著眉問道。

魚人是一種分佈極為廣泛的智慧物種,品種繁多,有深海魚人、淺海魚人、淡水漁人、灘涂魚人等幾十個品種,從沼澤地到幾百米的深水,從極寒冰域到熱帶海域,都有它們的存在。

落霞海同樣有魚人分佈,不過數量極少,大多是灘涂魚人和淺水魚人,分佈在落霞海的西岸。

百褶傘蓮生長的位置距離魚人活動的水域極遠,而且生活著一大群斑棱鱷龜,按理說不會有魚人在這裡生存。

「我們悄悄過去,勘察一下情況,不要說話!」

維多利亞釋放了隱身術,操控水流向魚人崗哨行去。

普通的魚人沒有魔法天賦,偶爾發現有魔法天賦的魚人,會被整個族群重視,不可能充當哨兵,因此二人絲毫不擔心被小木樓里的魚人哨兵發現。

小船靠近木樓,在法術的作用下,水面沒有盪出一絲漣漪,兩個魚人絲毫沒有察覺。

「真噁心!」

維多利亞用傳聲術說話。

只見兩隻魚人嗚嗚啦啦相互交流,不時從木樓浸在水下的部分揪出貝殼,丟進嘴裡。

魚人的語言文字與人類一樣,都是神靈創造的「通用語」,但是它們的發生結構與人類迥異,因此聽起來就像兩門語言,只有對魚人研究極深的法師才能與它們交流。

「你能聽懂它們說話嗎?」柯明德悄悄問。

「我從來都沒有學過魚人語。」維多利亞撇撇嘴,「你呢?」

「唔,他們在說,黑色貝殼的要比白色貝殼的更有嚼勁……」柯明德故作深沉,卻被維多利亞捶了一拳。

「你可真噁心!」

「我們怎麼辦,要不要繼續去採摘百褶傘蓮?看樣子百褶傘蓮正好在這些魚人的巢穴里。」

「有什麼好怕的,我來保護你。」維多利亞自通道。

「這些魚人不會把百褶傘蓮糟蹋了吧?」柯明德忽然想起了什麼,有些擔心,他雖然沒有到進階的邊緣,也吃不到今年的果實,但他有印表機,如果寶物被魚人糟蹋了,對他也有損失。

「導師在百褶傘蓮上布置了魔法陣,它們察覺不了,只有使用鑰匙才能摘到它。」

她托起一塊白色的石頭,在柯明德面前晃了晃,這顆石頭散發著微弱的魔力波動,正是開啟法陣的鑰匙。

兩名法師絲毫沒有把這些皮膚粘滑的生物放在眼裡,侏儒一般的身材,又沒有施法能力,怎麼會讓高貴的法爺重視?

小船繼續行駛,又經過兩個崗哨,魚人對此毫無察覺。

「這裡的魚人數量怎麼這麼多?」

鳳歸九霄:狂妃逆天下 柯明德面色如常,心裡卻重視起來。

通過掃描,他已經發現了近千名魚人,根據書籍記載,魚人的社會結構簡單,生產力低下,通常幾十隻就是一個族群,超過百隻魚人,已經算是大族群了,而這裡的魚人數量破千,完全不符合常理。

這一代的水產不足以支持上千魚人的消耗,除非,這一群魚人中有施法者。

魚人的施法者不同於人類法師,能夠直接利用混亂的魔力施法,不需要法杖的幫助,更像是魔獸。

只要有施法者的存在,就能通過法術製造大量的食物,擁有如此龐大的族群也就不足為奇。

這些施法者被稱為魚人祭祀,全靠天賦覺醒,因此法術傳承斷斷續續,大多都只會天賦法術,只有少數魚人部落擁有系統的魔法傳承。

這些部落,無一例外都是極強的部落。

除此之外,柯明德另有發現,根據迪拉殿下所說,這裡生活著一大群斑棱鱷龜,可現在一隻都沒有發現,顯然是被魚人驅逐或殺死了,這些鱷龜雖然不強,但也都是中級魔獸,絕不是普通魚人能夠趕走的。

或許他在黑石島殺死的鱷龜,就是被從這裡趕走的。

「維多利亞,這裡的魚人數量很多,可能會有魚人祭祀存在,這兒的斑棱鱷龜也都不見了。」

柯明德悄悄提醒。

維多利亞眉頭微蹙,她也發現了這個魚人部落的異常,心裡有些猶豫。

她現在卡在進階灰袍的門檻,絲毫沒有頭緒,全靠修鍊不知道要等多久,只要取到百褶傘蓮,立刻就能成為灰袍法師。

「我們摘下傘蓮就走,不會驚擾它們的。」

魚人性情殘暴,對於侵犯自己領地的生物手段殘忍,否則以他們法師的身份,早就光明正大的進去了。

農門甜妻,腹黑相公來種田 維多利亞最終做出決斷,對船隻釋放了匿蹤術,遮掩魔力的波動,向魚人部落深處駛去。

柯明德警惕心提到最大,時刻開啟掃描,以他現在的精神力水平,堅持五六個小時不成問題,但為了保留充足的精神力用來施法,不能無限度的使用掃描。

魚人既能在水下生活,又能夠離開水活動,通常一半身軀泡在水裡。

建築製作的極為簡陋,牆壁斷斷續續,勉強有個屋頂遮住陽光。

年輕健壯的魚人熱衷於鬥毆,到處都有雄性魚人和雌性魚人不分場合的交配,水面被污染的臭烘烘一片。

遍布整個落霞海的紅藻在此處絕跡,這些東西對水質的要求非常高。

維多利亞厭棄的別過臉,這些魚人沒有固定的配偶,沒有倫理觀念,閑來無事只知道鬥毆和交配,不開入目。

「該死!」

維多利亞小聲詛咒。

眼前的水面飄著一片片蓮葉,每一片都有雙人床大小,卻被魚人撕扯的一塊一塊,幾乎找不到完整的蓮葉。 吃心一片

Prev Post
步非煙想也沒多想說:「跟你走!」
Next Post
用整個聚寶閣來換李逸晨的不受傷,李逸晨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